枭狼1946 第二卷 帮派之争 第三章 帮派(3)

beifanggulang 收藏 1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URL] 乔占江和小何跟着吕把头又向前走了一段,然后领着他们拐进了一个小院,院门口站着几个脚夫,他们看到了吕把头,都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 吕把头一边笑着和他们说话,一边把乔占江领进了院门。 这是一个简易的板房,好象是这些码头工人的办公室了。 吕把头带着乔、何二人进了屋,对坐在桌子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乔占江和小何跟着吕把头又向前走了一段,然后领着他们拐进了一个小院,院门口站着几个脚夫,他们看到了吕把头,都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

吕把头一边笑着和他们说话,一边把乔占江领进了院门。

这是一个简易的板房,好象是这些码头工人的办公室了。

吕把头带着乔、何二人进了屋,对坐在桌子后面的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抱了抱拳,道:“邢头儿,今天我又给您带来两个兄弟。”

那个汉子嘴里叼着烟卷,两只脚翘起来搭在一张办公桌上,听到吕把头的话,他看了一眼乔占江和小何,见他们两个人一身工人的打扮,道:“哪儿来的啊?”

吕把头陪着笑脸,道:“从江南来的。听说咱们这招人,这哥俩就来了。身份证明我看过了,没有问题。”

那个汉子把脚放下来,对乔占江说道:“你们两个条件还不错,不过呢,咱还是得把丑话说到前头,吃码头这碗饭,就得下苦力,跟着我们混呢,也就是三个饱儿一个倒儿,工钱方面不用担心,现在是新社会了,不是小鬼子那时候,也不是刮民党那时候,总之一句话,咱们就是靠力气吃饭的。对了,吕头儿,我还想找你呢,黄头儿说了,新建的那个码头让你的人去管理,怎么样啊?”

吕把头想了想,道:“邢头儿,您这么安排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那个新码头的位置不太好吧,您看,那儿的航道还没有修好,我们这帮弟兄们……”

邢头儿扔掉了手里的烟头,道:“航道方面你不用愁,我已经了解过了,那里是新航道,最迟过年开春就能通航了,你看,几个月的事嘛!再说,弟兄们要是没有那么多的活,可以到老码头来帮忙嘛!”

吕把头似乎对这个邢头儿很忌惮,见他这么说,也就只好应承下来,带着乔占江和小何出了办公室,在院子里,乔占江看到门口站着一个身体微胖的中年人,正在和几个工人在闲聊。

吕把头走到那个汉子面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黄头儿,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这回你可以睡安稳觉了!”

那个汉子眼睛一瞪,随即呵呵一笑,道:“吕头儿,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嘛,怎么着咱们也是一家人,以后你们那儿的活干不过来,还得请您多多关照啊!”

吕把头气得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乔占江跟着吕把头回到了工棚里,那些工人正坐在那儿等着吕把头回来。

吕把头一进屋,这些工人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这问那。

乔占江与小何新来乍到,根本插不上嘴,只好坐到一旁听着这些人说话。

听着听着,乔占江似乎有些明白了,这个码头原来就是由那个邢把头把持着,其实他也是给那些日本人做事,国民党接收哈尔滨之后,他又给国民党做事,可是没过多久,国民党也垮了台,灰溜溜地从哈尔滨撤走了,东北民主联军接管哈尔滨之后,那个邢把头就见风使舵,摇身一变,又成了这个码头上的管事的,而他手下的那些爪牙也都成了他的亲信。

刚才乔占江他们遇到的那个姓黄的,还有一个没有露面的把头都是邢把头原来的手下。而吕把头这一伙人,原来就是一群出苦力的,现在新政府把他们的地位提到了和邢把头手下那两个把头相同的位置。

可是这让那个邢把头心里非常不舒服,就想方设法地想把吕把头他们这一伙人挤兑走,今天见吕把头又领来了两个人,这小子的坏水就冒出来了,所以也没说什么就把乔占江和小何留下来了。

因为这个码头对松花上的航运至关重要,所以新一任的市政府在对邢把头这些人进行了教育之后,又让他们重操旧业,不过这一次他们的油水就少多了,他们没有机会剥削这些工人,也不敢象以前那样明目张胆地对这些工人盘剥,就想出了这么个招。

那个新建的码头地理位置不如现在这个码头,一是离主航道远,二是江心还有一个大的沙洲,挖沙船暂还来不了,所以一些商船都喜欢这个老码头,新码头上泊的船不多,这些工人没有活干,自然就领不到工钱。

那些工人们七嘴八舌地说着,有两个还向乔占江和小何看了一眼,乔占江似乎听到一个人低声说道:“咱们本来就僧多粥少,这下好了,又来了两个,咱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吕把头听着这些工人说的话,他用力地咳嗽了一声,说道:“大家静一静!我说几句!”

这个吕把头在工人中的威望还挺高,听到他要说话,大家就都不吭声了。

吕把头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弟兄,我现在的心情和你们是一样的,邢把头他们的算盘就是想让咱们没有活干,没有饭吃,到时候咱们自然就解体了,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这个新码头对咱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政府不会不管我们的,别看他们现在闹得欢,等咱们这个码头正常使用之后,会比原来那个码头的活还要多,再一个,他们那伙人干活也不得力,真要是有活干不过来的时候,他们还得来找咱们帮忙。所以说,大家不要急,我听那些民主联军的战士说,挖沙船最近这几天就要到了,只要把那片沙洲清理了,咱们这个码头的活绝对少不了。现在咱们先紧巴点儿,有什么事大家再一起商量。”

说着,吕把头向乔占江和小何一指,说道:“这两位兄弟是从江南过来的,国民党的那些当兵的不把咱们穷人当人看,咱们自己可是能看不起自己啊!来,张兄弟和王兄弟,你们两个过来和弟兄们认识一下吧!”

乔占江和小何的身份证明是周玉山给办的假的,目的就是想让乔占江和小何隐藏起真实的姓名,好接近这些码头工人。

乔占江和小何听到吕把头叫他们,就走到了这些码头工人面前,作了自我介绍,乔占江现在的名字叫张一水,小何的名字叫王玉明,乔占江和小何向各位工友们自我介绍完毕,吕把头就让那些工人先去休息,等有船来的时候再去叫他们。

那些码头工人纷纷散去,有的进了工棚,有的找了个背荫凉的地方聊天去了。

吕把头走到乔占江和小何的面前,道:“走吧,咱们找个地方聊聊。”

乔占江和小何跟着吕把头进了工棚,来到了吕把头的办公室。

乔占江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吕把头,道:“大哥,我们来给你们添了麻烦了吧?”

吕把头接过烟卷,苦笑了一下,道:“兄弟,实不相瞒,现如今虽说日本人投降了,国民党那些人也跑了,可是老百姓的日子也还是不好过啊!你们也看到了吧?在这码头上,那个姓邢的把头总是想方设法地琢磨咱们,这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乔占江划了一根火柴,一边给吕把头点烟,一边说道:“如果您感到为难的话,我们兄弟两个再去想别的办法。”

吕把头用力吸了一口烟,摆了摆手,说道:“兄弟,你别误会。这事和你们没有关系,就是你们不来,那个姓邢的也准备在这两天把我们这一帮人分出去。”

乔占江一愣,故意问道:“怎么,你们这里还分帮分伙吗?”

吕把头道:“兄弟,跟你说实话,我们这帮弟兄们,原来都是这个码头上的,那个姓黄的把头还有那个姓余的,他们原来都是帮会上的,他们的帮会叫什么‘道’,日本人没投降的时候,他们跟着日本人,仗着日本人给他们撑腰,什么坏事都干,日本人投降以后,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的门路,和国民党接收大员搞到了一起,没过多久他们就跑到码头上来了,我们都是穷人,吃的就是卖苦力的饭,这帮人来了以后,他们竟然当上了监工,不但不干活,反而对我们挑三拣四,谁要是不听他们的,准得吃亏。”

乔占江睁大了眼睛,道:“有这样的事?”

吕把头点头,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原来领头的那个老哥不服这些人,和他们辩理,可是这些灭绝人性的家伙竟然把那个老哥活活打死了!”说到这儿,吕把头的声音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