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二章北朝鲜的进攻 第一节南逃的总统,北上的将军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2 1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二章 北朝鲜的进攻 第一节 南逃的总统,北上的将军 汉城广播电台:“国军在瓮津地区,摧毁敌人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二章 北朝鲜的进攻


第一节 南逃的总统,北上的将军


汉城广播电台:“国军在瓮津地区,摧毁敌人坦克7辆……一个共军团长同他的共产军一起投诚……”

美国记者:“麦克阿瑟精神抖擞,两眼闪闪发光,就像我看到过的高烧病人的面孔。”

惊慌失措的南韩国防部在恐惧中做出了一个极其愚蠢的决策,那就是 ——炸毁汉江大桥。


6月25日清晨6时,南韩陆军部收到了位于瓮津半岛的韩2师第17团顾问的紧急电报,电报中说该团“受到北朝鲜军队的进攻,濒临溃败。”

此时,汉城广播电台已经由军队接管,只允许广播经军方批准的节目。到了中午时,广播电台里传出的是这样的乐观信息:“国军在瓮津地区,摧毁敌人坦克七辆,缴获冲锋枪七十二支,步枪一百三十二支、机枪七挺、火炮五门,全歼敌人一个营……一个共军团长同他的共产军一起投诚……”

当时针指向8点时,汉城已经雨过天晴。在汉城交通部的国际电报处,美国合众社记者杰克﹒詹姆斯正在匆匆起草他的关于三八线上冲突的电讯稿。不一会儿电报就打好发出,由旧金山转给位于纽约的合众社总部。

在电报的结尾处,詹姆斯谨慎地加上了一条注脚,说他的消息仍是“零碎不全的”。

日本东京。

在东京南面的一处海滩上,《芝加哥每日新闻》记者凯斯﹒比奇正在游泳,他上来淋浴时,听到了电话铃声 ——是东京的同事拉里﹒泰伊打来的。

“你赶紧到这里来,北朝鲜人入侵南朝鲜了!”

“你怎么知道不是南朝鲜入侵北朝鲜呢? ——要知道,李承晚可一直都盘算着这么干。”比奇答道。

“这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是打起来了!四十五分钟后有一架飞机从羽田飞往韩国金浦,你快点赶来吧,晚了就来不及了!”泰伊急急道。

比奇只好匆匆赶往机场。在机场里,他碰到了几位同行:《时代》周刊的弗兰克﹒吉布尼,《纽约时报》的伯顿﹒克兰,另外还有一位刚从国内赶来的《纽约先驱论坛报》女记者 ——漂亮的玛格丽特﹒希金斯。

美国《生活》杂志记者戴维﹒道格拉斯极为传神地描绘了麦克阿瑟得知朝鲜战争爆发后的精神状态:


“麦克阿瑟精神抖擞,两眼闪闪发光,就像我看到过的高烧病人的面孔。”


是啊,战争,也只有战争,才更能体现麦克阿瑟的崇高“价值”,才更能让他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数小时之后,在东京第一大厦的一间办公室里,麦克阿瑟正坐在沙发上,与刚刚从朝鲜回来的杜勒斯高谈阔论着朝鲜形势。这位五星上将手中把玩着他那只著名的玉米芯烟斗,咔叽衬衫领口敞开着,神态非凡。他跷着二郎腿告诉杜勒斯:“这可能只是一次武力侦察。如果华盛顿不对我碍手碍脚的话,我可以把一只手绑到背后,只要用一只手就可以对付。”

杜勒斯知道,在二次大战结束后,美国的报刊舆论曾经猛烈地攻击过麦克阿瑟的这个玉米芯烟斗,说那简直就是战争和死亡的标志,再叼着它会引起战后余生的人们的反感。于是,麦克阿瑟就很少在公开场合叼着那个烟斗了。而今天,这支烟斗又开始冒烟了。

接着,五星上将又开始了他习惯性的踱步和华丽的演讲,政治老手杜勒斯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里却得出了结论:“这是一头让人捉摸不定的、狂妄的、难以驾驭的公牛。”杜勒斯预感到 ——麦克阿瑟以后肯定会带来大麻烦的。

返回华盛顿之后,杜勒斯马上向杜鲁门提出建议 ——撤换掉那个老家伙的职务。杜鲁门内心深处虽然也认同,但麦克阿瑟毕竟是三朝元老,战功卓著,威名赫赫。无缘无故,他怎么敢随便动他呢?

26日凌晨,惊恐的李承晚将电话打到了日本东京的麦克阿瑟住处。值班上校西德尼﹒赫夫打着哈欠请他晚些时候再打过来,李承晚气愤地大叫:“美国公民们将在朝鲜一个个地死去,而你却让你的将军安心睡大觉!”

赫夫上校被吓了一大跳。数分钟后,麦克阿瑟拿起了话筒,李承晚的声音传了过来:“将军,现在,你必须救救朝鲜!我们顶不住了!”麦克阿瑟答应马上送去十架“野马”式战斗机、三十六门10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三十五门155米毫米口径的榴弹炮以及许多火箭筒。

李承晚的声音有点飘:“将军,你是在敷衍我吗?我要的不仅仅是飞机、大炮……”

平民百姓永远都是战争的最大受害者。26日拂晓,汉城已经开始听到隆隆的炮声,大批的难民从议政府方向逃向汉城。但是在这一整天,汉城广播电台都在播出乐观的消息:“韩国军队表现良好,他们的阵地更加巩固。……我深信,独立的大韩民国热爱自由的公民们的正义事业,一定将会取得胜利!”

然而南韩军队大败的消息最终还是隐瞒不住了,惶惶不安的汉城市民们看到了成群败退下来的伤兵,这些伤兵们说不清楚战局的全貌,但都异口同声地说:坦克!北方的坦克厉害!我们没有坦克!

27日凌晨六点,汉城市民们终于惊恐地听到了广播电台上传出的确切消息:“敌人已侵入汉城郊外,政府和国会将临时迁往水原。”

李承晚被打得要迁都了!汉城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长期受到李承晚政府的歪曲宣传而极度“恐共”的数十万难民潮水一般涌向火车站。但铁路系统早就陷入了瘫痪,人们只好或者徒步,或乘坐一切能够找到的交通工具向南行进,公路上很快就挤满了逃难的人群。据史料记载,这一天逃出汉城的难民多达四十多万!

惊慌失措的难民们背着行李、包裹,一些人还牵着牛,杂乱而艰难地向南行进着……

美国驻韩国大使约翰﹒J﹒穆乔不断地请李承晚向他通报战场形势的发展,但令穆乔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国家的总统,在国家面临危难的时刻竟然如此贪生怕死。李承晚说,还是撤离汉城的好。他要逃跑的理由是冠冕堂皇的 ——他说自己一旦被俘落入共产党之手,他毕生为之奋斗的朝鲜独立事业就将会化为泡影!

在哀求哄骗、软硬兼施,各种手段都用完了之后,穆乔也无法说服李承晚留下来。无奈穆乔只好拉下脸皮告诫李承晚,如果你敢跑,消息一旦传开,“就不会再有一个南朝鲜士兵抵抗北朝鲜军队的进攻!”

但穆乔又错了,靠投机钻营起家的李承晚又怎么会真的把南韩的安危放在自己心上呢?

等穆乔一离开,李承晚立即命令交通部长准备了两列火车,在没有通知穆乔的情况下,第二天天亮前就和他的家眷以及几个贴身幕僚一起一溜烟地溜走了。

后来穆乔回忆起此事时依然气愤难平地说:“接下来几个月我没有忘记李承晚施惠于我的一件事,那就是在我离开汉城之前他就先跑了。”

当“大韩民国”的外交部长卞荣泰和其他两位官员赶到美国驻南韩大使馆时,他们吃惊地发现美国人也乱成了一锅粥。大使馆大厅里面乱七八糟地摆满了箱子、旅行包,在熊熊燃烧的火光之中,美国人正在烧毁绝密文件。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正在用钍炸弹破坏密码机,体格健壮的警卫官员正亲自抡起大锤砸碎电话交换机……。

同一天,在东京的一个机场,麦克阿瑟正在送杜勒斯回国时,机要参谋匆匆赶来,请他立即赶回司令部参加参谋长联席会议电传打字机会议(类似今天的电话会议)。麦克阿瑟不耐烦地道:“告诉他们,我正忙着为杜勒斯先生送行呢。如果我赶不回去,就让我的参谋长与他们通话好了。”

恰巧杜勒斯所乘的飞机又坏了,至少要三个小时才能修好,无奈的参谋只好偷偷与机场经理和杜勒斯商量了一番,决定想办法将这个固执的上司骗回去。过了一会儿,机场播音室播出了一条假消息,通知乘客登机起飞,多情的麦克阿瑟目注杜勒斯上了飞机并且和他热情话别后,才驱车返回司令部参加会议。等麦克阿瑟走后,杜勒斯立即走下飞机,回到贵宾室等待飞机修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