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一卷 连环刺杀案 第十七章 方记永饺子铺(3)

beifanggulang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URL] 昨天半夜,乔占江和侦察员小何从哈尔滨市公安局出来以后,在一家小旅馆里住了一宿,第二天上午,他们换了身衣服,来到了和周玉山约好的地点,跟化妆成一个生意人的周玉山见了面。 周玉山告诉乔占江,他已经安排人对亨得利眼镜店的古老板和老巴夺烟草公司的总经理梁先生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什么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昨天半夜,乔占江和侦察员小何从哈尔滨市公安局出来以后,在一家小旅馆里住了一宿,第二天上午,他们换了身衣服,来到了和周玉山约好的地点,跟化妆成一个生意人的周玉山见了面。

周玉山告诉乔占江,他已经安排人对亨得利眼镜店的古老板和老巴夺烟草公司的总经理梁先生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什么疑点,现在问题的焦点便全部集中在了方记永饺子铺的杜老板身上。

乔占江也觉得那个杜老板很可疑,两个人便约好,今天中午到方记永饺子铺去探探杜老板的虚实,由周玉山出面,乔占江和小何在暗中观察。

周玉山对杜老板说道:“杜老板,奉上级的指示,对咱们哈尔滨市的工商户进行人口登记,今天我们到这儿来,就是想把你们店铺里的人员都统计一下,希望你能配合。”

杜老板点了点头,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好,两位长官,哦,同志,请进,请进。”

周玉山看了看不声鼎沸的大堂,笑了笑,道:“杜老板,生意够红火的啊!在这个时候来打扰,真的是没有办法,咱们到后面找个房间谈吧!”

杜老板点头:“好,请请。”

周玉山走进了饺子铺,抬头扫视了一下店里面正在用餐的食客,他一眼就看到了身穿便服的乔占江和小何,冲他们微微点了一下头,跟着杜老板走进了后堂。

杜老板把周玉山领到了一个单间里坐下,伙计端上了一壶茶。

周玉山道:“把你们店里所有的伙计都叫来吧,我们要挨个给他们登记。”

杜老板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饺子铺里的所有伙计全来到了周玉的面前,周玉山一边问着他们的名字,还有他们的籍贯,一边让那个侦察员挨个给他们登了记。

方记永饺子铺一共有十几个伙计,问完之后,周玉山和杜老板道了一声打扰,带着那个侦察员出门走了。

临走之前,周玉山无意间向乔占江看了一眼,暗暗地摇了摇头,乔占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示意小何在店里盯着,他起身结帐,也离开了方记永饺子铺。

乔占江来到了和周玉山约定的见面地点,向周玉山询问他们访查的结果。

周玉山道:“老伙计,我们在方记永也没有看到你说的那个年轻人啊!你能确定他真的就是那家店铺里的伙计吗?”

乔占江想了想,说道:“从他当时的打扮来看,象是店铺里的伙计,可是你们没有看到他,我和小何在那里坐了半天了,也没有看到他,难道他不是店里的伙计?那么他为什么要扮成一个伙计,到公安局去呢?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周玉山道:“很难说。我觉得那家饺子铺的老板是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不能有什么问题啊!”

乔占江想了想,道:“不,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你想过吗?那个老板在日伪时期就经营这家饺子铺,日本人投降以后,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和那些国民党特务也是他的店里的常客,我想这个杜老板也许和一些国民党特务很熟,老周,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再去一趟方记永,找那个老板问一下,认不认识一个叫高朗或者一个叫‘枭狼’的人,我现在已经成了被追捕的对象,不适合再出面了,只好请你代劳了!”

周玉山想了想,道:“好吧,我就再去一趟,明天在这里,你等我的消息。”

周玉山刚要走,忽然看见小何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他气喘吁吁地跑到周玉山和乔占江的面前,道:“科长,不好了,出事了!”

乔占江一愣,连忙说道:“什么?出事了?怎么回事?”

小何道:“那个杜老板被人杀死了!”

乔占江和周玉山闻言,同时大吃了一惊:“啊!?快说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小何喘了一口气,道:“科长,你们走了以后,杜老板回到店里,就到后堂去了,老半天也没出来,后来一个伙计到后堂去拿什么东西,才发现他们老板已经被人杀死在后堂的过道上。”

乔占江道:“妈的!又被人抢先了一步!老周,事情复杂了!走,咱们回去看看!”

几个人回到方记永饺子铺的时候,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远远的,他们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恸哭声。

走进店铺的后堂一看,一群伙计正围成一团,那个女人的哭声就是从人堆里传出来的,几个伙计正在劝着那个女人。

周玉山道:“借光!出什么事了?”

那些伙计见到身穿军装的周玉山,连忙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周玉山走到人群里一看,地上躺着一个人,正是刚才见过的那个方记永饺子铺的杜老板。

杜老板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

周玉山道:“是谁发现杜老板死了的?”

一个小伙计怯生生地说道:“是我。”

乔占江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杜老板的尸体,他惊讶地发现,杜老板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他的致命伤是脖子被人扭断了。

这个杜老板虽然身材不算魁梧,但却也十分健壮,能悄无声息地把他的脖子扭断,这个人也绝对不是个庸手。

他又看了看那个老板娘,见她三十多岁的样子,模样长得虽然一般,但是眉宇间却隐隐有一股成熟女人的丰韵。

此时,她坐在地上,哭得天昏地暗。

周玉山把那个小伙计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你是怎么发现你们老板死了的?”

小伙计说道:“刚才你们走了以后,我们老板就进后堂去了,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能是取什么东西,有一个客人要结帐,我进去找杜老板,却发现他躺在过道上,一动也不动了,手里握着一把后厨用的剔骨刀。”

周玉山道:“你们老板拿刀子干什么?平时他也到厨房帮忙吗?”

“不,我们老板从来不干种活,但是我们老板有个习惯,没事的时候好练练拳脚。”小伙计说道。

周玉山又问道:“那把刀子在哪儿?”

小伙计道:“刚才老板娘想用那把刀抹脖子,被我们抢下来了。”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你们老板有什么仇人吗?”

小伙计摇了摇头,道:“我们老板待人非常和善,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仇人,别看他会两下子,可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和什么人动过手,就是店里来了一些地痞流氓,我们老板也都是好言好语地给他们打发了,他常说,他练武是为了强身健体,不是为了打架斗殴才去学武术的。”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那么,你们店里面最近有什么反常的事情吗?比方说,有什么陌生人来过,或者说你们店里的伙计有什么异常表现吗?”

小伙计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啊,”说着,他恍然大悟地说道:“哦,我们店里的刘三昨天下午突然辞工不干了,他说他的家里有点事,昨天上午他和我们老板到公安局去慰问,回来以后就和老板说,他要回家去看看老母亲,老板就让他走了。我们老板对刘三一向都挺好的,他甚至把刘三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一样,刘三有时候不来上班,老板也从来没说过他,对待我们这些伙计,杜老板从来没有那样过。”

周玉山心里一动,道:“这个刘三是什么样的人?多大年纪?”

小伙计想了想,道:“他二十多岁,白白净净的,干活手脚也相当利索,嘴也特甜,整天把我们老板哄得滴溜乱转。”

周玉山想了想,对正在检查杜老板尸体的乔占江叫道:“老伙计,你来一下。”

乔占江走了过来,搓着手道:“妈的!这个人够狠的,只一招就把这个老板的脖子扭断了,他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给那杜老板,真可以称得上是心狠手辣啊!”

周玉山让那个侦察员把小伙计带到一旁去作记录,然后轻声对乔占江说道:“昨天跟杜老板去公安局的那个年轻的伙计,回来后就和杜老板辞职了,那个小伙计说,他叫刘三,是杜老板最亲信的人,甚至能当这个店的半拉家。”

乔占江一愣,道:“刘三?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玉山道:“我问过他了,和你描述的那个差不多,也是二十多岁,非常文静的那么一个人。”

乔占江道:“你问过这小伙计,刘三是哪的人吗?在这个店里做了多久了?”

周玉山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小伙计,他正在向那个侦察员说着什么,道:“这个我还没有问他,这样吧,你再去好好问,我觉得这个刘三很可疑。我去和那个老板娘谈一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