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在东京到名古屋的高速上碰到堵车,大巴以30公里的时速徐徐前行,心烦意乱的导游说,一年多没碰过这样的堵车了。这句话让在座中国媒体惊诧,尤其是北京媒体。在北京,时速30公里极为常见,稍微遇到畅通的情况都会兴奋不已,心中窃喜自己走了狗屎运。


从东京偶尔的拥堵,我们可以想象这个城市平时的一路畅通;从北京鲜有的畅通,我们不得不反思这个庞大城市令人困惑的拥堵。


目前,整个东京地区的人口是1200万左右,面积是2155平方公里。北京地区的人口大约2000万人,面积是16807平方公里。北京的面积是东京的8 倍,人口只是东京的近两倍。按照最新数字,挂有东京牌照的汽车有462.8万辆,在北京上牌的汽车是471.1万辆。也就是说,北京的人口密度只是东京的 1/4,人均汽车保有量是东京的1/2,那么,凭什么人均汽车保有量高一倍的东京畅通,而北京拥堵呢?


这自然回归到我们的主题——北京和东京在交通硬件上的差距和驾驶员素质上的差距。如果治理拥堵不在这些上面下工夫,而是一心想着如何用行政手段控制汽车总量,到头来只会是得不偿失,影响城市发展进程,损伤效率,也影响市民生活质量。



日本的车企人士认为,北京的公共交通还不够发达,这造成了大量市民选择使用自驾车辆出行,北京的驾驶员素质也有待提高,这造成了大量不必要的剐蹭追尾,加剧拥堵。


在东京,地铁站星罗密布,东京范围内步行5分钟内都能找到地铁站。而在北京,大量的居住区没有地铁经过,交通极为不便,民众只能挤公交,步行或骑自行车,在经济能力提高的背景下,购买一辆可以扩大出行半径的汽车是自然之选。


从城市管理者的角度,限制购车是治理拥堵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但城市管理者应当有神圣的责任感——交通治理的代价不该是牺牲普通老百姓的购车权利,拥堵应当综合治理,限制购车只能治标,绝无治本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