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裘

桓溫的兒子桓玄在父親死後很多年受封襲爵為南郡公,東晉安帝時擔任江州刺史,權重一方,但是他仍然感覺朝廷對他並不信任。終於,在安帝登基的第五年,也就是元興二年、西元四百零二年的時候,桓玄起兵造反了。

這一次軍事行動一開始相當順利,桓玄打敗了長江上游的荊州重鎮殷仲堪,收取了殷仲堪的部將,有十多個人,其中有個諮議參軍,叫羅企生。桓玄原本就十分看重羅企生,就在準備戮殺這些俘虜的時候,特別問道:「你願意向我謝罪的話,我是可以饒你不死的。」

羅企生卻說:「我是殷仲堪的部將,主帥出亡在外,生死未卜,我哪裡有甚麼面目向你謝罪呢?」等一行人已經抵達了刑場,桓玄又派人向羅企生去討個說法,羅企生卻說:「昔年晉文王殺了嵇康,而嵇康的兒子嵇紹仍然在八王之亂的時候,用身體捍衛惠帝,抵擋箭雨,殺其身而成為晉室的忠臣。我在此求您留下我一個弟弟的性命,好能奉養老母。」桓玄也真答應了他。

在此之前,桓玄曾經送過一件小羊皮襖給羅企生的母親胡氏,羅企生遇害之時,胡氏住在豫章,噩耗傳來,胡氏當天就把那件皮襖燒掉了。

巧的是羅企生臨終前提到晉文王殺嵇康,晉文王司馬昭的兒子、晉惠帝的爸爸司馬炎也燒過皮襖。據說是一個叫程據的太醫曾經獻過一件「雉頭裘」給皇帝,皇帝說當下就說:「奇技異服,是正式的典禮所不允許的!」接著就公然在大殿之前把那件皮襖燒掉了。

所以天子焚裘,有好幾種用意。一來是稱道皇帝重視國家典禮的質樸莊重,二來是稱道皇帝生活簡約,服制儉樸,三來是稱道皇帝不為表面上華美炫麗的東西所迷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