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青年 第三章:个人篇 013熬盐搞枪支弹药共举大事

lyhsnm 收藏 1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77.html


下午2点多钟的时候,大伙都伸着疲倦的懒腰陆陆续续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只见赵大海一个人在炉子旁边使劲地吹着星星之火。

孙浩:大哥在干啥?

赵大海:你小子就知道睡觉,这火要是没了咱可就只能吃生的了…

孙浩:是啊,我们分配一下任务,建议由我们几个弟兄照看火苗,你觉得怎么样!

赵大海:我看行,我嘛就去找吃的,另外啊照看这火的事我看就1个人就够了,其他人和我一起去搞点吃的回来,现在天气渐渐越来越冷,我们得存点吃的,免得到没吃的时候挨饿!这时阿刚两兄弟和老光同志也过来了,大哥你们好啊,你们在商量啥呢?赵大海:呵呵,我们刚才说啊,得有一个人照看火炉,这火别再熄灭了,我们出门的时候带的火种不够,生火很不容易,要不然这火真的熄灭了的话我们就只有吃生的了哈,呵呵。

阿刚两兄弟在树林里弄了很多柴火回来,再用柴刀砍成一节一节的堆在一楼下面,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柴火,森林里面到处都有倒在地上的枯木,只需要一根树木的柴火就足以烧上个两三月了,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在这片原始森林中能收获得更多的就是山里的野果、植物根茎,随着秋天的时间推进,天气渐渐地冷起来了,在外面活动的动物也没有炎炎夏日那么活跃!

秋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现在正值深秋,当赵大海他们走出屋子时一阵冷风吹来,让人感到一阵凉意。秋天的原始森林仍旧光彩宜人,大地仍旧是那么绿;花儿好象不知道深秋已经来了,依旧竟香开放,依旧用它那芳香吸引着只只蜜蜂;蝴蝶依旧在小花丛里里翩翩起舞,依旧用它那美丽的身影吸引着注意他们的目光。

深秋的寒冷让地上落着从树上飘下来的厚厚一层叶子,赵大海不由得做了一个深呼吸,当呼出鼻孔的热空气遇冷后很快地凝成了乳白色的热气。

虽现在正值深秋寒冷时,但在地平线的东方太阳仍旧出来了,早晨的浓雾让能见度不足15米,更让人看不到那挂在天边的太阳,此时太阳光给大自然带来了光和热,阵阵冷暖交替时产生的凉风让眼前的树木、花花草草时而随风摇摆、时而不动、时而从树枝上落下几片可怜的树叶。 此时想起了家乡的的父老乡亲们,那地里的谷子香味四飘,那亩亩庄稼,远看好似翻滚的千层波浪 ;他们收了谷子、高梁,但愿今年一定是一个好的丰收年吧,收割了粮食后好向地主交租子,交各种苛捐杂税,再将剩下来的钱存进银行,等积蓄积攒得半辈子后再按揭购买几平方的房蜗居,但愿这辈子都不再是农民再受地主的剥削…

在太阳出来后的中午时间浓雾才淡淡地散去,森林中的万物生灵又开始了新的一天。

寒冬就要来临了,现在太阳已经将温暖送给了这片很冷的原始森林,给人带来的是不冷不热的感觉,对于赵大海和现在这帮弟兄们来说,小时候的秋天都是在家乡度过的,那时候遥望天空总是蓝蓝的,让人心醉,偶尔飘过的云朵,变换着各种图形,任你遐想无际。然而人在中年的秋天无不是在异乡度过的秋天,总是不见那时的思绪。人这一辈子也许就这样碌碌地生活着就像小蜜蜂一样,为了生计,疲于奔波着,只是人和蜜蜂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具属于自己的思想,像赵大海这样的一群年轻人为了自由和幸福的生活,不顾自身安危,孤身独在异乡他处,无论是在陌生在他乡城市或者孤处原始森林,他们是被现实的环境所逼迫的,那既然上天让自己独处这个环境,那就让它该怎么来就怎么来、怎么的去就怎么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曾经有过病树前头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的诗句,古人已经有了很超前的意识,在路的前方似乎已经没有了希望,但就像柳岸花明有一春的时候那样的好景,不管今后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龙崎、赵大海等这一群有着爱国热血的年轻人,他们不会为自己的选择而感到后悔,即使有一天会是异首他乡的时候。

大家现在需要齐心协力地团结在一起并有一个带头人将他们拧成一股绳来,在这样的原始森林中才有更大的生存概率,就这样在赵大海的安排下这些人各自带着不同任务一起“行动”,赵大海在森林里准备用弓弩猎杀一点大型动物,用以存储起来以供冬天食用,这天气变冷了还真不好找到猎物踪迹,不过在森林里很容易找到了一些熟透了的香蕉、苹果、梨子等水果,如果把这些果子采摘下来也可以吃上一两个月,不过总不能每天都吃水果吧,还得弄一些干粮才是硬道理,大枣是个不错的东西,阿刚两兄弟在丛林里发现了一颗大野枣树,但是枣树很高,得爬上去才有办法弄下来,不过这点高度难不倒自小就喜欢爬树的阿刚两兄弟,老大吴刚一个人爬上了树后用棍子将枣子敲在地上,老二吴刚树同志就将地上的野枣用衣服当成简易的布兜装了很多野枣回来,足够这五个人吃上2个月,如果即使现在的自然条件在极其恶劣的情况下,现在搜集的这些食物也能够维持三个月的基本生存需要,只是这些食物除了大枣以外这些水果给人的身体带来的热量并不高,所以更重要的还是要找一些高热量的食物,当然顿顿有肉吃最好了,在这个森林里最好是能搞到大型野兽,如野猪就是不错的对象,但猎杀野猪实在有很大的风险,这五个人之中只有赵大海手里有武器可以狩猎野猪,其他人只有协助的份,这深山里的野猪可是极难对付的家伙,野猪喜欢成群结队地一起活动,一般成年野猪体重在150到200斤左右,由于常年“不洗澡”的原因,其身上披着一层由各种树脂、泥块等杂物形成的一层厚厚的保护层,即使是用土枪直接命中的话也只能将其打得血肉模糊而不会致命,赵大海当然深知野猪的习性,还有第一次用弓弩猎杀野猪后取得的效果!上次打的野猪肉还没有吃完,只吃了三分之一,如何保存好剩下的野猪肉是个问题,现在缺少食盐,如果有了食盐就可以腌制腊肉,腌制的腊肉可以存放一年时间而不会变坏,而且存的越久吃起来会更香,加工腊肉的时候最为关键的工序就是少不了食盐。

1931年5月30日后,国民党中央政府颁布新《盐法》,对食盐的产销、储存严加管制,明令禁运、私卖。1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江西瑞金宣告成立,国民党对中央苏区实行经济封锁,他们在江西南昌设立了食盐火油管理局,苏区周边各县下设食盐火油公卖委员会,推行“计口售盐”、“封锁匪区办法”,不让“一粒米、一撮盐、一勺水”落入共产党手里。这一招果然收效显著。因为中央苏区境内不产盐,而435万军民每月耗盐量至少也要15万斤以上,一时之间造成食盐供应空前紧张,盐价暴涨,一块光洋在白区可买7斤盐,在苏区却买不到自身重量的7钱3分,所谓“盐顶七钱三”,还常常有价无市。很多群众因为长期缺盐,头发变白,身体浮肿,患上了各种疑难杂症,甚至丧失了生命。红军指战员也因盐得不到足够的补充,体质明显下降,严重削弱了部队战斗力。

面对如此严酷的现实,就需要自己想办法弄到食盐,当然出去买是不可能的了,现在还得想个办法弄,在山里要想熬出食盐就得找到“白石头”,赵大海当年还在村子里的时候,在当时缺盐的年月当地百姓就用它熬过盐,只是这种白石头熬出来的盐味有点苦涩的味道,但有总比没有强吧。

当赵大海向弟兄们说起熬盐的过程时候,同行的几个兄弟们经常与石头和煤炭打交,阿光也就是邓光明突然想起了点什么:赵哥,我们之前在森林里迷迷糊糊地转悠的时候曾经看过你说的那种白石头,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说要找的那种石头我就不知道了,“不曾考究”。

赵大海:同志们,要辨别这种石头其实很简单,只要弄一块在嘴里尝一尝有没有咸味就就它了。

孙浩:白石头?我看我和阿刚两兄弟三人就回到离这不远当时发现白石头的地方,辨别一下熬盐的白石头是不是那玩意。

赵大海:孙浩、老吴同志,我看森林里潜藏着很多未知凶险,你们把这玩意拿上,此时赵大海将手里的长枪递给了孙浩,孙浩接过枪后仔细地端详了一下:好枪、好枪啊!赵大海:怎么孙浩知道此枪?孙浩:是的,我以前曾在四川国民政府唐式遵的军队当过新兵,当时我所在的部队在资阳,但好景不长,有好几次提拔干部,因为我家里当时没有钱、没有势,所以就永远地做个小兵了,我不甘在国民政府手下做马前卒,所以我就从部队出来自谋生计了。以前在军队的时候我是一个验枪员,只要是在部队上的枪,特别是新型号的枪械出来时候,又或者是到了定期觉得需要检验枪支性能的时候,就会从库里提出一些来进行实弹射击测试,我打过很多种枪,像这种枪射程远,全重4KG,一次性装5发子弹,但只能拉一次打一次,不过比起冲锋枪来在近距离还是很吃亏。赵大海:你是说这枪差?那我就自己留着,不借你了..赵大海打趣的想拿回长枪,这可让孙浩不干了。孙浩:赵哥:不过这枪要是用来打猎嘛…嘿嘿,这可是好枪!赵大海:小子,算你识货,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放心,以后我今后一定会想办法搞到枪支弹药,形成我们的帮派势力,用武器将弟兄们武装起来,我们在这里建好根据地招兵买马,共举大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