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一卷 连环刺杀案 第十五章 方记永饺子铺(1)

beifanggulang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乔占江想了想,道:“好吧,我自己想办法,不过,老哑吧的死我觉得很奇怪,他临死前我给他端了一盘饺子去,可他却把那盘饺子扔到了地上,看样子,他好象很反感吃饺子,而且,今天中午的时候,老哑吧到大门外去倒垃圾,回来的时候和那几个工商界的代表走了个碰头,那个老哑吧的反应不对头,从他的眼神来看,好象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惊恐的事情或者是人,惊慌中他甚至把手中装垃圾家什都扔到地上了;晚上,他把饺子扔到地上以后,我出去找笤帚,想把地上的垃圾清理出去,可是我回来的时候,老哑吧已经死了,他的脖子被人扭断,眼睛里的神情和中午一样!”

周玉山想了想,道:“老哑吧为什么会这样呢?”

乔占江说道:“老哑吧以前被日伪特务割掉了舌头,刺聋了耳朵,饱受了日伪特务的摧残,那肯定是一段让他非常痛苦的记忆,难道他看到了当初的日伪特务?”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对!很有这个可能!如果是这样,今天到你们公安局来的那几个人都是重点怀疑对象!好,你先回去,我马上向军区首长报告,对这几个人进行暗中调查!你们公安局里有潜伏的特务,这件事就不能让他们知道了。”


乔占江回到了狱室,小何连忙迎了上来,道:“科长,他们什么时候放咱们出去?”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不知道。等着吧!”说着,仰面躺在了床铺上,闭上了眼睛。

小何见状,知道乔占江不会跟他说什么了,只好沮丧地躺在了床铺上。

乔占江的眼睛虽然闭上了,可是他的脑子里却在想着周玉山说过的话。

是啊,情况现在已经非常清楚了,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他们的失败,所以在哈尔滨市潜伏下了很多的特务,而且这些特务都是日本特务机关培训出来的骨干,要想瓦解他们,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只有摸清了他们的底牌,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可是现在该怎么去做呢?

过河卒?

那些特务就是过了河的小卒,他们潜伏在我们身边,成了我们的心腹大患,周玉山的意思很明显,敌人能打入到我们内部,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打入他们的内部呢?

只有打进了他们的内部,才会把这些过河卒彻底干掉,可是他现在被困在这里,怎么才能出去呢?

他又想到了耿耀武,当年他、耿耀武还有周玉山都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李兆麟将军的部下,抗日救亡运动失败后,他们跟着李将军退入了苏联境内,经过苏联对他们的培训,他们的素质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周玉山擅于带兵打仗,跟在了军区首长身边,耿耀武精于刺杀格斗,被哈尔滨公安局长马长文相中了,硬是从军区的侦察连把他要走了。

可是短短的几个月过去,耿耀武竟然被潜伏的特务所害,而乔占江原来和耿耀武在一个排,都是军事上的骨干,哈尔滨解放后,乔占江跟着部队南下,到了辽沈一带,这次要不是抓住了杀害李将军的凶手蒋三,他也不会从四平赶到哈尔滨,更不会知道他的战友耿耀武已经牺牲了。

那些该死的狗特务!

他们连又聋又哑的老人都不放过,真是灭绝人性啊!

想起今天中午时看见的那几个人,尤其是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人,乔占江的心里一动,他是方记永饺子铺的伙计,而老哑吧对那盘饺子的异常反应,让乔占江马上意识到,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方记永饺子铺!

想到这儿,乔占江呼地一下坐了起来,愣了一下,又怅然若失地躺了下去。

他现在被囚在狱室里,怎么去查那个方记永饺子铺?

在这个戒备森严的狱室里,要想跑出去,谈何容易?

凭乔占江的身手,从这里出去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关键是那些看守特务的战士们,他不想对自己的同志下手,这才是让他为难的地方。

小何被乔占江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乔占江,道:“乔科长,你怎么了?”

乔占江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你睡你的。”

小何道:“在这个地方能睡着才怪!”

乔占江想了想,道:“你想出去吗?”

小何道:“谁愿意呆在这里啊!科长,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把咱们放出去啊?”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等他们来放咱们?我看没时候,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咱们自己出去!”

小何吐了吐舌头,道:“啊?科长?你不是想要越狱吧?那咱们就罪上加罪了!”

乔占江道:“我在想办法,你先休息吧!”

小何看了一眼乔占江,不作声地闭上了眼睛。

乔占江想来想去,除了硬闯,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于是他坐了起来,对小何说道:“小何,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小何连忙爬了起来,走到乔占江的床铺前坐下,道:“科长,你想到好办法了?”

乔占江道:“现在是夜里十点,咱们今天晚上就从这里出去,一会儿,你就喊警卫,就说我病了,让他们带着咱们去医务室,咱们在半路上动手,然后离开这里。”

小何听了,睁大了眼睛,道:“科长,那样一来,咱们不就成了真的特务了?”

乔占江淡淡一笑,道:“如果你害怕,你可以不跟着我出去,等他们来放你。”

小何一听,连忙摇头说道:“不行!我要跟着你!”

“那好!一会儿你就按我说的办,只要警卫带着咱们出了这个狱室,咱们就算成功 了一半!”乔占江说道。

“嗯,我听你的!”小何点了点头说道。

这时,走廊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是那些看守的警卫在巡视狱室。

乔占江向小何使了一个眼色,仰面躺在了床铺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小何趴到门口叫道:“哎!有人吗?快来人啊!救命啊!”

脚步声来到狱室门口,两个身材健壮的战士道:“叫什么叫?大半夜的你们闹什么?”

小何着急地说着:“同志啊,你们看我们科长,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得马上送到医院去!”

一个战士道:“他有什么老毛病?我看他平时挺好的啊?!”

小何道:“我们科长的老毛病又犯了,需要医生!”

那个战士道:“这大半夜的,我们上哪去给你找医生?”

小何想了想,道:“那怎么办啊?他的这个毛病是在苏联的时候落下的,受点凉肚子就会疼起来,医生说过,如果不及时救治,很有可能会危及生命!我说同志,你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科长就这样死了吧?”

那个战士听到这儿,也有些慌了,连忙说道:“那怎么办啊?”

小何说道:“这样吧!你带着我们去局里的医务室去找点药,给我们科长用上药就好了,但是必须得他亲自去找,那个药名很古怪,叫什么,哎呀,我也想不起来了,总之你快点带我们去医务室就行了。”

那个战士为难地说道:“可是,你们现在不能离开这间狱室啊!这是王排长亲自交代的!真要是出点什么事,我们也担不起啊!”

小何道:“你真是死心眼儿!多派几个人跟着我们不就行了吗?他现在病成这样,就算他想跑也跑不成啊!再说了,现在的事情还没查清楚,我们就这么跑了,算怎么回事啊?”

那个战士听了这番话,觉得也有道理,连忙说道:“好吧!你们等一下,我再去叫几个人来!”

不一会儿,那个战士又叫来了三个身背冲锋枪的警卫,然后他们把狱室的门打开,带着疼得满头是汗的乔占江和小何向公安局的办公楼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