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一卷 连环刺杀案 第十四章 过河卒

beifanggulang 收藏 2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乔占江坐在椅子上,伸出手去,道:“有烟卷吗?给我来一支!”

周玉山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扔到乔占江面前的桌子上,道:“你不是把烟戒了吗?”

乔占江一边拿起烟卷,一边说道:“是啊,我早就把烟戒了,不过现在我想抽。”说着,抽出一支烟卷,点着了以后,缓缓地吐出一个烟圈。

周玉山也点了一支烟,说道:“好了,你说说吧!”

乔占江想了想,说道:“要说这个卒子,那就得从整个一盘棋来说了,车、马、炮这些棋子的威力巨大,但是对方的实力也和你差不多,在这个时候,那就得看双方能够投入战斗的兵力了,而小卒,可以在车、马、炮这些棋子的掩护下,冲过界河,深入到敌方,一旦小卒过了河,就会横冲直撞,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小卒过河当车使’吗?而对方要想把这个小卒子杀死,就得付出沉重的代价。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说得太好了!乔占江,你对现在的形势有什么看法吗?”

乔占江似有所悟,道:“我明白了!咱们现在面临的形势很不乐观,虽然哈尔滨已经获得了解放,但是在松花江南岸,国民党反动派陈兵数万,随时都会向北岸发动攻击,而在我们内部,在哈尔滨市,还有那么多的国民党特务在活动,他们就是我刚才说的‘过河卒’!如果不把这些‘过河卒’揪出来,迟早会成为大患!”

说着,乔占江扔掉手里的烟头,站起来,走到门口,向外面看了看,门外没有人,那个王排长也不知道上哪去了,这才转身走到周玉山的面前,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足以说明,我们的一切行动都在对方的视线之内,那些潜伏的特务,也就是我刚才说的过河卒,虽然不起眼,但却有很大的威胁。”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没错,事情已经明朗了,耿耀武的事就是那些潜伏的特务干的,但是我们没有证据,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所以,今天马局长到军区去找首长之后,首长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指示我来看看你,和你探讨一下咱们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乔占江想了想,道:“今天一天的时间,在公安局里就死了四个人,两个是耿耀武抓住的国民党特务,一个是我从四平押送到哈尔滨的特务蒋三,他是在我提审他之后,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搞到了一把剃须刀,割腕自杀了。”

周玉山诧异地说道:“蒋三的情况你们不是在四平的时候就已经审过了吗?怎么今天又提审呢?”

乔占江道:“是这样的,今天上午我提审了那两个特务,想从他们那里知道耿耀武生前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什么情报,也好重新去查耿耀武没有查完的案子,可是我上午提审完那两个特务,下午我从哈尔滨监狱回来,就听说那两个特务死在了狱室里,他们的死因竟然是氰化物中毒!”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来,肯定是你的举动引起了潜藏的特务的警觉,所以他们就下手把这两个特务干掉了。”

乔占江点头道:“是的,咱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总算从那两个特务那里审出来了一点有用的线索,日本特务机关头目泽谷三郎有一个嘱托,名叫高朗,1944年12月,泽谷三郎担任了日本特务的培训基地哈尔滨学院的院长之后,那个叫高朗的嘱托就不见了。”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耿耀武没有掌握这些情况,看来你的手段的确不一般。”

乔占江一笑,道:“日本人投降以后,那个些日伪特务就在他们的头目王浩真的带领下,投靠了国民党,而领导这些特务的,就是那个叫‘枭狼’的神秘的人,这些特务都没有见到‘枭狼’的真面目,所以他们都不知道这个‘枭狼’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这个‘枭狼’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这些特务都很怕他。”

周玉山想了想,道:“那两个特务没有说起那个叫高朗的日本嘱托的事吗?”

乔占江道:“说过了,那个叫高朗的嘱托是个年轻人,行事果断,是个人物,那些特务提起他都感到很害怕,这也说明,这个人也同样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所以,我猜测,那个叫高朗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枭狼’!可惜他却在一年多以前失踪了。”

周玉山想了想,又道:“那么,你又从蒋三那里问到了什么呢?”

乔占江抬头向门外又看了看,低声说道:“今天中午,我回到了公安局,在公安局门口,我遇到了几个来哈尔滨公安局慰问的工商界的代表,他们之中有个叫方记永的饺子铺杜老板,有亨得利眼镜店的老板,还有老巴夺烟草公司的经理。”

周玉山皱了皱眉头,道:“他们来慰问?”

乔占江点头道:“是的。那个杜老板我觉得很可疑,尤其是他带来的一个伙计,这个人的眼中含着淡淡的杀气,是那种执掌生杀大权的人才有的那种气势,但我不明白的是,如果他曾经手握生杀大权,他为什么要去给一个饺子铺的老板当伙计呢?”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嗯,有道理,我会派人去暗中查一查的。”

乔占江接着说道:“这些来慰问的人走了以后,我和马局长在办公室里谈话,小钱跑来说,今天上午我提审的特务死在了狱室里,所以马局长命令我去看个究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蒋三好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于是我就把他带到了这间屋子里,对他进行了审问,蒋三说那两个特务临死之前,给他递了一张纸条,告诉他有人会救他们出去的。”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国民党特务无处不在,这一点不足为奇。那两个特务和蒋三都死在了狱室里,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乔占江道:“是啊,我低估了那些特务的能力啊!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他们都是日本人培训出来的,自然不可能是平庸之辈。”

周玉山笑道:“乔占江,你别忘了,咱们都是苏联的情报高手培训出来的,苏联人和日本人打了多年的交道,这一点咱们不一定会输给他们!”说着,又点了一支烟,道:“虽然这些特务都隐藏起来了,但是他们不可能没有动作,现在他们只是一些小动作,却已经说明,他们已经急不可耐了,所以,我们的机会就快来了!”

乔占江也笑了,道:“是啊!你今天到这来,肯定不会只是来看我的。说吧,首长有什么指示?”

周玉山道:“还记得我刚才问你的问题吗?”

乔占江一愣,随即醒过味来,道:“你是说让我当那个过河的卒?”

周玉山笑着点头说道:“这也是首长的意思,首长说,对待狡猾敌人,咱们也要讲究点策略了,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这样对咱们不公平,咱们也要和他们针锋相对地较量一下!”

乔占江道:“那我下一步怎么办?”

周玉山道:“首长说,乔占江是个身经百战的英雄,一切事情他自会安排,你周玉山只要做好他的保障就可以了!怎么样,首长说得没错吧?”

乔占江苦笑道:“老周啊,能不能别开这样的玩笑啊?我现在已经被监禁了,我怎么行动?”

周玉山诡秘地一笑,道:“那我可不管了,你自己去想办法吧!反正首长的指示我已经带到了,一切都靠你自己了!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按照咱们事先的约定,随时都可以与我联系!乔占江,我再提醒你,以后你的行动千万要多加小心,一切都靠你自己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