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一卷 连环刺杀案 第十三章 不白之冤(5)

beifanggulang 收藏 2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乔占江一愣,道:“王排长,出什么事了?发现敌人的特务了吗?”

那个王排长面无表情地说道:“是的,我们发现了两个国民党反动派的特务,正在对他们进行追捕!”

乔占江一听,连忙抽出了手里的枪,来到门口,道:“他们在哪儿?我和你们一起去抓他们!”话音没落,他就觉得手里的枪被人一把抢了过去,一愣神的功夫,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

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王排长。

乔占江惊讶地说道:“王排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下了我的枪?”

王排长冷冷地说道:“好了!别演戏了!从你今天到狱室去见那个蒋三,我就觉得你有些不对劲!果然,你把蒋三弄死了!”

这时,一名战士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的老哑吧,他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那个战士叫道:“排长,他们杀死了老哑吧!”

王排长闻言一愣,顺着战士的手指看去,只见老哑吧趴在桌子上,瞪着一对充满惊恐的眼睛,似乎在控诉着凶手的罪恶。

王排长的眼睛里快要冒出火来了,厉声喝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死这个可怜的老人?!你们还有人性吗?!”

乔占江苦笑道:“老哑吧不是我杀死的,刚才我端了一盘饺子来给他,可是他却好象很反感,确切地说是反感那盘饺子,所以他把那盘饺子扔到了地上,刚才我到食堂去借的笤帚,想把这里打扫一下,却发现老哑吧已经死了,这时候小何来告诉我,蒋三死了,我刚想和小何去看看怎么回事,你们就来了!”

王排长将信将疑地看了看乔占江,又走到老哑吧的尸体旁看了看老哑吧,道:“谁能证明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乔占江道:“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王排长哼了一声,道:“我只相信事实!”正说着,门外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马长文和秘书小钱跑了过来,见到老哑吧的尸体,马长文倒吸取一口冷气,道:“乔占江!这是怎么回事?”

乔占江就把刚才和王排长说的话又向马长文说了一遍,道:“马局长,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老哑吧就死了!”

马长文看了看乔占江,又看了看地上的垃圾,对王排长说道:“王排长,你看呢?”

王排长说道:“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发现蒋三,哦,就是他从四平带来的那个特务死在了狱室里,这个蒋三今天下午刚被乔占江提审,也不知道乔占江都和他说了什么,蒋三回到狱室里的时候就有些神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晚上就死了,经过狱医诊断,蒋三是用一个剃须刀片割断了手上的血管,流血而死的。所以我怀疑他,”一指乔占江,“在提审蒋三的时候,给了蒋三一个剃须刀片,我想不明白,如果他想让蒋三死,那么他何必费这么大的劲把蒋三从四平押送到这儿呢?他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马长文点了点头,说道:“还有呢?接着说。”

王排长道:“我带着几名战士来找他,却发现他在门卫室,进来一看,原来是老哑吧也死了,我怀疑是乔占江把他杀死的!”

小钱在一旁插话道:“王排长,你是不是搞错了?刚才我与马局长和乔科长在一起吃的饭,乔科长说老哑吧有些不对劲,所以要来看看他,马局长让乔占江顺便把那盘饺子端了过来,如果乔占江想对老哑吧下手,他有必要当着我们的面说要来看老哑吧吗?那样不是更加让人怀疑吗?”

王排长说道:“老哑吧的情况你们可能都知道,他是我们的老班长的父亲,我们的老班长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被鬼子杀害了,他的父亲也被日伪特务抓到了监狱里,受尽了折磨,我想他一定是受什么人的指使,才下手杀死这个可怜的老人的!”

乔占江听到这里,不由得火冒三丈,一拍桌子,道:“你胡说!我也是一名抗联战士,我怎么会对我们的战友的父亲下此毒手呢?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这么说的后果?”

王排长哼了一声,道:“今天下午你去提审蒋三的时候,我就不让你提他,你却说你找他有重要的事情想问他,可是在审讯室,你又把那两名战士赶到了门外,你和蒋三在屋里不知道说的什么,你还拍了桌子,这件事总该是事实吧?”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这事确实有,但当时蒋三是想……”

马长文打断了乔占江的话,道:“好了,你先别说了!蒋三在你提审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死在了狱室里,这件事本身就很令人怀疑,我知道,蒋三是你从四平押送到这里的,而且你是侦察科长,你有权力对个进行提审,现在的问题是,蒋三在你审问之后就死了,我想知道你和他到底说了什么?”

乔占江看了看马长文,刚要说话,忽然想起军区作战科长周玉山所说的话,在他的身边就有国民党的特务,说话办事要加十二万分的小心,他想了想,道:“马局长,我对蒋三说的话,刚才吃饭以前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就不用我重复了吧?”

马长文皱了皱眉头,道:“好,那你和小何先委屈一下,等我们把这件事查清楚了再说,在这期间,你先和王排长他们待在一起,没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能离开半步,我会安排人对这件事进行调查的,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你一个答复,这样可以吧?”

乔占江想了想,道:“好吧!我相信组织上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的。王排长,走吧,我和你们一起去狱室!”

小何说道:“科长,这……”

乔占江摆了摆手,道:“好了,先别说了,相信组织会给咱们一个说法的。”说着,分开人群,向关押特务的那个院子走去。

小何无奈地摇了摇头,跟在乔占江的身后而去。

狱室里,乔占江坐在床铺上,眼睛看着门口,在想着什么。

小何则躺在自己的床铺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呆呆地出神。

这时,狱室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不一会儿,狱室的门被打开,一个身影站在了狱室门口。

乔占江一眼望去,发现门口站着的是警卫排的王排长。

王排长看着乔占江,面无表情地说道:“乔科长,你出来一下。”

乔占江道:“你们把那件事查清了,是吗?”

王排长摇头,说道:“还没有,不过有个人想要见你,你跟我来吧!”

乔占江跟着王排长来到了审讯室。

看着审讯室上面的门牌,乔占江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几个小时以前,他曾经在这个屋子里审问了蒋三,几个小时以后,自己却成了被人审讯的对象,真是太有讽刺意味了。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乔占江看到里面站着的那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这个人竟然是他的老战友,军区作战科长周玉山。

乔占江苦笑着摇了摇头,走进了审讯室,见王排长他们把门关上了,屋里只剩下他和周玉山两个人,问道:“你怎么来了?”

周玉山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看看你吗?”

乔占江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就知道,他们到军区去查我的。”

周玉山道:“不,他们是到军区向首长反应这件事,希望军区给与他们支援,所以首长派我来看看你。”

乔占江苦笑道:“看我干什么?”

周玉山四下看了看,道:“你会下象棋吗?”

乔占江一愣,道:“你说呢?以前在苏联的时候,每次下棋你不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吗?”

周玉山道:“那你知道,车、马、炮这几个棋子里哪一个最有威力?”

乔占江略加思索,道:“我认为最有威力却又不引人注目的是过河的小卒!”

周玉山面露微笑,道:“哦?说来听听。”

乔占江道:“你小子没事吧?这个时候你和我讨论棋艺?”

周玉山道:“哦,你先把关于小卒过河的事情跟我讲一遍,我想听听你的高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