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老人追回被剥夺的军人“荣誉”

sxycbs 收藏 2 370
导读:谁剥夺了我的“军龄”?

帮老人追回被剥夺的军人“荣誉”


帮老人追回被剥夺的军人“荣誉”

几天是大批入伍、退伍军人交替的日子,老人回家路过看到一车车挥手的新战士一批批告别的老战士,一路就长吁短叹,于是我们出于好奇问其原因,才知道一个50年代的老军人的兵龄,竟然被一些国家的渎职干部无情剥夺了。


老人是1955年应征入伍,那时国家刚解放不久,百废待兴,农村进行土地改革,部队的战士纷纷要求回家参加农村建设,也好分得一份土地,工厂复工也能安居乐业,抗美援朝战争也让征兵工作不如人意,为此,当时的人民武装委员会纷纷到适龄人家中动员参军当兵保卫国家。老人是独子,家中只和一位80多的奶奶生活。亲生父亲在日本侵华时由于掩护我地下党员而被铺入狱后死在狱中。


他的父亲在电灯公司当掌柜,也就是现在的公司经理,电灯公司作为地下党接头、开会的地点。由于有人告密,公司有30多人被日本人抓到太原,其他人经过审查纷纷出狱,只留下包括他父亲3人没有放走,在太原高级法院以通共罪名判刑,由于多次受刑身体严重损伤,不让医治而惨死在狱中......后家中变卖房产才将尸体找回埋葬在陈侃村西桃树园。母亲经受不住打击患病不久也去世。据说告密者是陈侃本村的一个村长。


老人很小就随其奶奶生活,那个村长为了给日本人交公粮将其奶奶吊到大树上,只有一点脚尖着地,就像电影里演得一样用皮鞭抽.....,孤寡老婆婆又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幼儿那生活多么凄惨。


房子变卖后只能租住在别人最不安全的村边的房子,那时游击队一进村就进老人家向他奶奶打听情况。如果有情况院子里有个棺材,棺材下面挖了个洞可以藏身。那时王都、太谷、永康和北田的游击队相互支援,这里就成了他们联系接头站。


老人真是苦命,8岁就当一个劳力被征用给二战区盖炮楼,听他说家里都没有什么吃的东西给带,只能勒紧裤带或者靠别人可伶给点吃点。就这样受苦受罪祖孙艰难生活。



由于苦大仇深解放后积极响应号召应征入伍,由于是独子,在村子里表现积极,村里根本不让去,老人坚持要走,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份泛黄的应征通知书。通知书是用繁体毛笔字书写的,内容为“李毛坦(李永寿的曾用名)同志,你为了保卫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人民的幸福生活而踊跃报名应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是非常光荣的,经审查各方面均合格,准予入伍,希于二月十五日到达城内南关集中。特此通知。”落款是“榆次县人民武装委员会”,并盖有红印,时间为“公元一九五五年二月十一日”。





骑着高头大马在榆次集中后先后在大同和河北等地当兵服役,随时入朝保家卫国,当兵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所在的连队接受过彭德怀等领导的检阅。











1958年中共山西省委召开地、县委书记紧急电话会议,号召全民大炼钢铁,要求以钢铁生产为中心,开展炼钢铁群众运动。市委大抓钢铁生产、收购废钢废铁,8月中共榆次市委开始大抓钢铁生产。由于5月份中央把当年钢产量指标由原来的650万吨,几经改动提高到850万吨。在“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口号下,榆次市委于8月22日、23日,集中两天时间进行讨论,决定全党动员,全民动手,一手抓钢铁,一手抓粮食,使钢铁粮食齐跃进。保证完成和超额完成生产生铁2000吨、钢500吨、收购铁3000吨、铜550吨的任务。








提出十项措施:(一)以钢铁生产为中心带动工业生产;(二)采取一切措施、加快钢铁生产速度;(三)根据先城市后农村的原则,进行挖掘劳动力潜力,保证钢铁生产需要;(四)全市运输力量以支援钢铁生产为中心,保证钢铁生产需要;(五)抓紧训练培养钢铁生产所需的技术人才;(六)组织暂借农业生产上的排灌力机械设备和技术人员支援钢铁生产总需。今后天旱可随时抽调回去;(七)大力开展收购废钢铁废铜运动,采取突击办法,用最短时间保证完成任务;(八)立即纠正有些单位在国家统一调拨物资计划外,到处交换和乱要原材料和机械设备的现象;(九)全市秋田管理工作组改为工农兵招商全面大检查工作组,以粮食生产、钢铁生产和收购废铁废铜为主,检查帮助发动群众,争取粮食和钢铁生产大丰收。在钢铁生产和粮食生产中,开展地区与地区、厂矿与厂矿、乡与乡、社与社的“插红旗”、放“卫星”,“拔黑旗”的评比竞赛,运用农业大跃进的组织领导经验,推动工农业生产大跃进;(十)实现上述任务,关键在于全党动员、全民动手,在于加强党的领导和依靠群众。





1958年2月20日退伍转业后,由于根红苗正和一批退伍军人被当时的转业建设委员会直接安排到了原榆次县工业局报道,随后到了当时响应号召开办的王湖国营铁厂上班,任机动组组长。后又支农于1963年被原榆次县工业局安排到了原晋中地区砖厂上班,直到1985年因病退休。


直到2007年他无意间才发现,其养老金领取证上参加工作的时间已经变成了1963年12月,不仅3年的军龄没了,转业后的5年工作时间也没了。2005年左右,他到榆次劳动局寻求帮助,但一位叫董丽萍的局长非但没有接待,反而将他推出门外,随后又去民政局和武装部都说无能为力,此事一拖再拖一直没能解决。如今身体愈来愈不好了,更不知道该找谁了......



老人万般无奈求助于晋中晚报和晋中电视台,11月25日上午,重新走进榆次区政府大楼,首先来到民政局,民政部门人员说50年代当时没有民政部门,老人专业安置手续没有留档也就无法出具证明,但老人所持有的退伍证是国家军委颁发,任何人不能对其有任何异议,那就是为国做出过贡献的最好证明。


由于工厂破产,老人档案在经贸局存放,经贸局的一位科长不让个人查看,必须劳动部门才有权利。于是我们一行来到劳动局工作人员说时间不早了下午再说。


当天下午3点,记者再次与李永寿老人来到了榆次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档案于3点半被送到,侯磊科长对它仔细进行了查看。最终确定,老人的军龄确实没有计入工龄,可以修正。老人转业后5年的工作时间也有一些证明材料,应该能续接办理,但能否确定还需要进一步商讨,不过,他会尽快给老人答复。


12月3日,到劳动部门打听消息,劳动局局长说他们正在积极处理此事准备全部给续接处理,但纪检委效能办插手督办,因此只能停办看纪检委出来意见再说。


12月6日,我们来到纪检委,主任说督办是为了让他们更快更好的给老人办好已经迟到50多年的事情。尤其正在进行改进机关工作作风,优化工作环境期间。有耽搁故意不办的尽快投诉,纪检委将严查。

12月7日,致电劳动局局长说等纪检委有了结果再说,现在停办!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