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从吉林老家打来电话,希望我这个在苏州工作6年的弟弟帮他维权!很伤感!

大哥是连小学都没念完的农民,也是一个穷人;我是一个有着本科学历的打工者,同样也是一个穷人。这个权,我怎么维?

弱势群体的维权路,该走向何方?

2005年,吉林通榆县新华镇林业站,同大哥等十几户农民达成协议,承包林地30年,费用1500元,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原因,钱交给林业站的站长,但没有收据,没有合同,得到的答复是过段时间就给……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五年,2010年的今天,林业站通知林地所以者,承包的林地无条件收回,因无合同无收据,1500元也没了踪迹,反而需要缴纳每年30元,共计900元给林业局……

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逻辑,大哥他们很气愤,托我找关系打官司,即使倾家荡产也要讨个说法!

我很无奈,我何尝不是弱势群体中的一份子,我也表示气愤,但这官司如何打,我又去哪里找关系……

有多少因圈地,强拆而引发的血案,在信息化较高的城市,我们看见了种种黑暗的一面。在边远的山区,农村,这种藐视法律,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的事情又有多少呢?

弱势群体,当你的权利被侵犯,你拿什么维护你的那么卑微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