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二十二节 激战田庄台(2)

拆哪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夜幕毫无意外地降临了,没有人能够阻挡太阳的脚步。当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消失在西方的莽莽的群山中时,整个辽西都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寒气如约而至,尽管是来自仙台的第二师团,也无法抵挡住这刺骨的寒冷,纷纷用老百姓家的门窗燃起了熊熊的火堆。被撤空了的田庄台连狗叫都没有,有的只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夜幕毫无意外地降临了,没有人能够阻挡太阳的脚步。当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消失在西方的莽莽的群山中时,整个辽西都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寒气如约而至,尽管是来自仙台的第二师团,也无法抵挡住这刺骨的寒冷,纷纷用老百姓家的门窗燃起了熊熊的火堆。被撤空了的田庄台连狗叫都没有,有的只是异国语言的高歌和笑骂。

喝着土兵端来的已经温好的清酒,石田中佐志得意满,如果有两个艺妓来弹弹唱唱就更有情趣了。这间临时占用的房间里明显是住着女人的,红红绿绿的肚兜让石田浮想连翩。这些支那人真可恶啊,石田已经有了微微的醉意。虽然军中严禁在执行任务时喝酒,但是,如果这样的占领丝毫没有挑战,甚至比他在家乡登山还要安全。想到这里,石原拔出他的刀,对着还挂在墙上的一副仕女画劈了下去,看着那件变成两截的中国古典美人画缓缓地飘落,某种满足感在石田的内心升腾而起。很快石田就一抹病态的笑容,在还弥漫着脂粉香气的,中国式的炕上睡去——中国人的炕真温暖,他想。

沟帮子

装甲列车上,刚刚接到支援请求的刘汉山又接到了辽宁警备处的命令。

“队长,我们撤退吧。毕竟我们现在已经不属于辽宁警备处管辖了。”副队长沉吟了半晌,说道。

“撤退?撤退到哪里去?”刘汉山抬起头来望着朝夕与共的兄弟,好像从来不认识他一样。

“这个。。。。。少帅已经下达了命令,命令我们撤退到北平。”副队长支唔着说。

“陈东平,算我刘汉山从来就没认识过你。你,走吧。”刘汉山强忍心头的怒气。

“走?你要我走到哪里去?”没有想到刘汉山如此强硬,陈东平吃惊望着刘汉山。

“军人,不能保家卫国,还算什么军人?”刘汉山质问道。

“可是。。。。。。”

“可是什么?这列铁甲车花了多少钱,却打死过几个侵略者?作为一名军人,我为你感到耻辱!滚!”刘汉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听到刘汉山这样说,副队长默然不语。

“刘大哥,大哥,你以为现在就你一个人心里不好过? 我的家就在奉天!我的妻儿老小也都在奉天!我和你一样想为死难的同胞报仇,可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副队长仰起头,红着眼睛望着刘汉山。

“我问你,见百姓于水火之中而不施拯救,是为不仁;抛亲弃友是为不义;言之凿凿誓死保卫国土,却想在国难之时撤退,是为不信。如此不仁不义不信之人,又怎么能配得起军人二字?”刘汉山缓缓地说道。


=====================================

田庄台

夜色已深,田庄台一直喧嚣的异国语言的吵闹也趋于平静,那些熊熊燃烧的火堆也渐渐熄灭,只有偶尔的噼啪声轻微地爆响。辽西的冬夜死一般的寂静。

“往后传,把枪捂在怀里,别冻坏了到时候打不响。都活动活动筋骨。”老北风对着后面悄声说道。

冰冷的枪被轻轻地捂在了怀里,就像呵护婴儿一样小心。没有人会有怨言,因为谁都知道,只有用自己的热血才能让这些不会说话的兄弟在恰当的时候喷出怒火。铁拳在伸展,刀已经出鞘,在星光的照耀下闪着寒光。约摸到了四更了,寒夜里的一切都在沉默,除了热血在翻滚。

秋田上等兵抱着枪在发抖,但他还是强打精神。就在换岗前的梦里,他梦到了自己美丽的家乡和盛开的樱花,加奈子一身盛装的和服正在朝他微笑——加奈子可真美丽啊,一想到她,秋田就会觉得没有那么冷了。就在秋田因为想起樱花下的恋人时而泛起微笑的时候,突然感到脖子上一凉,一柄匕首无声无息地扎进了他的脖子,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疼痛,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了。“妈妈。。。。。。加奈子。。。。。。”秋田喃喃地念着敌人听不懂的语言,自己却听不到任何声息。

老北风轻轻放倒秋田软软的身躯,轻轻向后一招手,数条黑影闪出来,借着微弱的火光向各个房间扑去,脚步轻得像狐狸一样。门在匕首的作用力下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隔在门上的厚厚的棉帘子很好地起到了音作用。北方的冬天,屋外滴水成冰,而屋里烧得热热的炕让累了一天的日本兵感受到了中国式的温暖,很快进入了梦乡,他们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样睡得自然而酣畅。

可是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家乡,这些屋子的主人也许正在露宿街头,忍受着来自西北利亚和白令海的寒流。蹑手蹑脚在炕前站成一排的黑影,在一人点头示意后,同时挥动了利刃——绝对正确的杀人方法,被割断了喉管的日本士兵猛地坐起,徒劳地想抓紧什么,但喷涌而出的血很快让他们一个个倒下。这次他们再也不会醒来了,因这,这本是他不该到来的地方。

一个迷迷糊糊爬起来上厕所的士兵在掀开帘子的一瞬间,看到在微弱的火光下闪着寒光的刺刀直接穿透了自己的胸膛,在刺刀抽出的那一刻,他看到自己的血像喷泉一样射出来,还没有感觉到疼痛他就开始尖叫起来。很快尖利的哨声开始响起,毕竟是近卫第2师团,日本士兵很快反应过来。清醒过来的日本士兵开始用他们熟悉的三人组合开始了拼刺。当一支三八步枪架住砍过来的大刀时,另外两支三八步枪利用细长的枪身和尖利的刺刀从不同的角度扎入中国士兵的身体,就这样很快稳住了阵脚。当中国士兵抵挡不住处纷纷后撤时,三八步枪又发挥了它精准的优点。

渐渐亮起来的天色将优势又转向了日本人,老北风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辽十三式步枪是无法和三八步枪比拼的,很快老北风他们就被压制在了火车站附近,进退不得。

突然,远远地传来了汽笛的长鸣。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