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六十节 战沈阳(四)

东篱剑客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马佳和棱堡兵大谈了一番‘抽插夹击’建夷论,却始终没看到后金的游骑东来。过了四个时辰,总兵下的哨探回报,说建夷骚扰了浑河南岸的奉集堡和武靖营,然后就回去了。 马佳闻讯,惋惜了一把,就回兵回营。他刚回府上,就见乌云珠领着婢女迎上来说:“夫君总算回来了,你猜,谁到咱们家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马佳和棱堡兵大谈了一番‘抽插夹击’建夷论,却始终没看到后金的游骑东来。过了四个时辰,总兵下的哨探回报,说建夷骚扰了浑河南岸的奉集堡和武靖营,然后就回去了。

马佳闻讯,惋惜了一把,就回兵回营。他刚回府上,就见乌云珠领着婢女迎上来说:“夫君总算回来了,你猜,谁到咱们家来了。”

马佳刚从战争状态松下来,心里空荡荡的,无意识地问了句:“谁?你好好招呼便是了,我先打个盹,吃饭叫我。”说完就要走。

“诶,懒熊,别忙着走啊。看看,是胡家二小姐。”乌云珠圆脸作色,拉着他道。

马佳迷糊了一下,猛一激灵:“谁!她怎么。。。有空来呀?”说着盯住乌云珠。

这时,乌云珠身边的那名‘婢女’抬起头来,瓜子脸上星眸点漆、樱唇撩人,朝马佳羞涩地一笑,然后又低头右蹲行礼道:“民女胡若萍,见过将军。”

“呃,好,好。。。来了就好,也热闹些。哈啊哈,我喜欢热闹。”马佳见状,是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尴尬得很。

乌云珠此时把草原女儿的大样子拿出来了,一把抓住马佳的手,指引着托起胡二小姐的手道:“官人,胡小姐千里迢迢地来,咱们可不要失了礼数,要好好的招呼。”说着还用力捏了捏马佳的手。

马佳顿时感到不得志了,告饶道:“夫人说得对,都对,你拿主意吧。男主外,女主内嘛,我遵命办就是。”

胡二小姐闻言,谢道:“多谢将军夫人。小女子见将军夫妇琴瑟和谐,真的很羡慕。”

乌云珠睁大杏眼,嗔怪地望着马佳道:“夫君听见没有,人家很喜欢咱们家呢。咱们就多留人家住几天,你看可好?”

马佳哭笑不得,连连道:“娘子说好便是好,我都依从行不?我都忙一天了,让我先休息下好吗?”

乌云珠抿着嘴,胜利地昂起头,说道:“官人不要着急,为妻已经安排仆人烧好了热水,就在西厢房,官人可以先去泡泡澡,然后用饭。对了,今晚吃川菜。”说完拉着胡二小姐转身回主屋去了。

马佳如蒙大赦,飞跑到西厢,三下五除二脱光,然后跳进木桶。泡得迷迷糊糊中,他仿佛梦到了比翼双飞的场景,正欲拒还迎中,忽听得婢女喊道:“将军,用晚饭了。”

马佳猛一振头,这才回过味来,寻思道:“我有那么招人爱吗?”随即又猛醒,啊!吃川菜。乌云珠几时学的?还嫌不够火热么,炕都烧得烫屁-股了!

马佳正常地睡了一晚,第二天就召集众将说道:“昨天建夷来了,虽然只是小骚扰,但也说明他们歇够了,想活动活动了。大伙都说说,怎么做好上半年的防务?”

包二先发话道:“猫冬刚起来的野兽都不会很精神,建夷也一样,筋骨多少都还僵硬,咱们就趁这时候,冲上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马佳瞥了他一眼,说道:“我是问怎么打,是要大家想些点子,不是问你什么时候打?”

陈捷分析道:“先勇说得也不错。但关键是我们怎么抓到机会,打建夷一个措手不及。大家都晓得,建夷的骑兵比我们人多势壮,在哨探的‘暗战’上,我们很难有优势。”

毕二遇笑道:“不用急,建夷自己会来找我们的。只怕到时候,我们要担心打哪一堆金狗了。”

这话一说,众人都望向他问道:“怎么说?”

毕二遇不慌不忙道:“这是肯定的,奴酋自从叛逆以来,哪一年出动少于两次过?这也和北疆牧马的月份相关,牧马就主要是两季嘛。再说,这回建夷明显是试探我军在奉集堡那个方向的防备,不用说了,李秉诚、朱万良总兵肯定会让奴酋轻视的——一触即溃嘛。建夷会不再来吗?肯定不会!”

马佳点点头道:“不错,二遇从来都是心思细密,能够从小事看出大道道来。好了,现在我宣布,今年上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防备建夷大举进攻。所以,从今天起,所有军兵停止日常外出,必须呆在城里。日常执勤,做一休一,分三班倒。城内空地,马上把木栅和挖土工具准备起来,摆放充足。

从今天起,任何非本部军兵,未经许可,不得进入五丈‘军事管理区’,违者棒打,最后枪杀。命令负责与喀尔喀部联系的哨探、将官,要他们必须提前五天向我们告知来访事宜。否则,恕不接待。负责军资后勤的,要加强储备辎重,并及时收在制定的仓库。最后,告诉平时寂寞的将士,女人,要找熟悉的,别搞花样。提醒他们,奴酋有时会派面貌姣好的男子扮作女人,偷袭我军。不要为了个破洞,爽快掉自己的性命!”

“遵命!”众将轰笑应诺道。

马佳安排好日常防务后,就又投入到后装枪弹的试验中。当然,也要劳逸结合,他也时不时和乌云珠还有那胡二小姐拉拉家常、谈谈心,啊,生活就这么充实了。他慢慢发现,胡“瓜子脸”是个很内秀的女子,说话很有见地,也很能倾听。总之,和乌云珠的热情叽喳不同,她是一个手帕里藏着针的女人,香风拂面后,当你不经意间便薰薰然时,突然给你来一下,不痛,痒!

这不,三月的一天,马佳便带着胡二小姐逛逛街。出门后,婢女小梅对着胡若萍的背影刮脸道:“呸,没羞的狐媚子。”

乌云珠闻言,皱眉道:“小梅,不要没规矩,人家是客人。”

小梅撅着嘴道:“客人,这都要霸占主人的地方了。夫人,您可不能由着将军这样。”

乌云珠笑着道:“你还小,不懂,羊是跟着羊倌走的,不是跟着草地走的。”

话说,马佳陪着胡“草地”走了大半个南街,一路上少不得谈天说地一番,让他大为畅快。这也是马佳觉得不错的地方,胡瓜子不怎么爱shopping,只是一路的聊天散心,很照顾男性的心情。正在马佳考虑是不是给她买一匹湖绸做夏装时,突然听得一声雷响:

“哈!马小弟,早就听说你炼丹修道,今天我算晓得为啥了,呵呵。”

马佳急视,只见负责东门和南门的总兵贺世贤拦在了自己一行人的面前。他忙拱手作揖道:“贺总兵好,今天也休假?”

贺世贤咧开大嘴道:“休鬼哟,哪有你小子清闲?新招的那帮蒙古莽汉又把人家酒楼砸了,我正要去赔礼呢。诶,怎么不介绍一下,你的二夫人?”

马佳脸红了,咳了一下,正经道:“呃,这是先总兵马公林,给我说的一个姑娘,姓胡,排行胡二小姐。若萍啊,这是征夷将军、镇守沈阳总兵贺将军,快快见过。”

胡若萍轻轻地右蹲、裣衽为礼道:“民女参见将军。”

贺世贤摆摆手道:“不要多礼。哎,小马,你也忒不地道,有喜事还不请客,怕花银子啊?”

马佳更窘了,连连道:“马上请,马上请,等确定日子再说。”

贺世贤满意地说道:“嗯,这还差不多,也是,要选个黄道吉日嘛,哈哈。小弟,弟妹,日后再会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