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神之抗日 新疆战事 出动

梦幻一生 收藏 2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size][/URL] 蒜头鼻低声咒骂了一句狗娘养的才不情不愿的从香艳的被窝中钻出来,掀开的被子下一个赤裸的女子不满的嘀咕一声,随手又把被子拉紧。胡乱穿好衣服的蒜头鼻作坏的呼啦一声掀开被子在女子身上狠狠掐了一把,然后在女子的咒骂声中,志得意满的推门而去。 “妈的,三更半夜打搅老子的好梦,出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


蒜头鼻低声咒骂了一句狗娘养的才不情不愿的从香艳的被窝中钻出来,掀开的被子下一个赤裸的女子不满的嘀咕一声,随手又把被子拉紧。胡乱穿好衣服的蒜头鼻作坏的呼啦一声掀开被子在女子身上狠狠掐了一把,然后在女子的咒骂声中,志得意满的推门而去。

“妈的,三更半夜打搅老子的好梦,出了什么鸟事?”蒜头鼻刚走出怡红院甲字房的门,就不满的对守在门口的下属喝问。士兵无暇聆听屋内的娇声艳语,赶忙道:“排长,李副官有要事找你,正在城门守备房内。他也没说找你什么事,只催我快点把你找着”

“你小子跟他说我在怡红楼了?”蒜头鼻边走边探问。“没有,没有。他问起,我说你找张老四去了。”“小子还醒目”蒜头鼻满意的点点头,出了怡红院的门,骑上士兵准备好的马匹向城门奔去。

“你今天捉了几个人?”刚一着面,面无表情的李副官就问着。蒜头鼻有些忐忑,难道孜木拉那小子把我告了,不对呀,要出面也不是李副官吧?心里想着,嘴里却应着:“今天是有几个人在城门口无故闹事,我把他们审问后,怀疑他们是马家军的间细,就把他们关牢里去了。”

马家军间细?李副官无声笑了笑,是不是马家军的间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个一副公事公办面色的家伙,内心里藏着的那点黑暗心思自然是瞒不过他的。李副官微微一笑道:“孙排长做得不错,我接到的消息,这几个人里确实有马家军的间细。”看着蒜头鼻脸上难以掩释的愕然,李副官一脸和气的道:“幸好有孙排长慧眼辩间细,要不然这汉城还不定要出什么乱子。营座知道这事后,还当场表扬了你呢,哈哈。”

蒜头鼻惊慌了,愕然了,窃喜了后,有些木然的大头里总算是知道自个立了功了,抓了间细!哼哼!得到营座的赏识,哈哈,升迁指日可待!他变戏法式的堆起满脸笑容道“能给营座和李副官效力,是孙某最长脸面的事。”

“很好,很好,不枉营座赏识你一场。”李副官边说边转换着脸色,有些忧心的道:“马家军在和田休养两年,招兵买马,实力大增,终是大患。我们现在抓了几个间细,说不定这汉城还有成百上千的间细呢。”

蒜头鼻给他如此一说,心里也不免砰砰的跳着,真有如此多的间细在汉城,现在又把他们的同伙给无意捉了,免不得他们会报复!看来怡红院还是少去为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哪。想起一掌把马打晕的罗列,蒜头鼻不由自主的摸了摸了大头,心里再次忐忑起来,也不知这吃饭的家伙给他来一下,会是什么结果?

察言观色是李副官的拿手本事,这蒜头的表现自然是一丝不露的落入他的眼中,一边鄙夷着这胆小鬼,李副官再次开腔:“这些间细进城不可能单独行动,一定会找他们的同伙,所以,要加大对他们的审讯,然后把这些个人一网打尽!”

看着李副官气势汹汹的下切手势,蒜头鼻小小的胆子也不免跟着膨胀起来:“把他们一网打尽,我现在就去审他们。”

“好!”李副官赞了一声:“这样吧,你等会就把这事给办好。”停了停再次道:“有一对母子也进了牢房?”

嗯?暗地里察言观色的孙排长就算再笨总也知道这母女不是间细,最少李副官的脸上写着不是两字,这就够了。想一想孙排长开口道:“我当时也想着这母子不是奸细,只是想着再问问,明天就把她们放了的。”

“不错,孙排长这么做就对了。”李副官点头微笑着:“这样吧,你叫人把那母子带到这里来,客气点,牢房的伙食我也是知道的,天气也冷了,孩子这么小,怕是吓坏了吧。得给她们压压惊,不能寒了平民的心哪。这样吧,这事就交给我处理了,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审审奸细,营座虽然看不到,但他心里明镜式的,谁好谁球,他心里有一把称。去吧。”

蒜头鼻兴奋的吼出一声,自然是落力的带上几个下属,冒着风雪,开着卡车往牢房奔去了。当兵这些年,胆小怕死的他自然是立不了什么战功,凭着溜须拍马和资历,总算是从班长熬到了排长,再往上升可就有些难了。现在好了,一个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而且还不用拿命去搏,他又怎能放弃这个机会?他坐在卡车里,梦想着几乎快要到手的连副,摇想着怡红院的那些个娘们见到自已的表情!

李副官悠然自得的品着茶,想起被忽悠得晕头转向的蒜头鼻,一脸的不屑外也带着些许的得意。间细之说自然是假的,蒜头鼻能不能审出什么,这无关重要。在他的计划里,重要的是怎么不留痕迹的把那个女人给弄出来,至于那三个倒霉的男人,自然不在他的考虑之内,这乱世,死几个平常的很!

“去,散在监狱附近,防止那娘们乘机逃了,如果她反抗的话,杀无赦!”李副官淡淡的声音响起,站在门口的卫兵很快消失在风雪中。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利害的人。他的计划完美的很,如果不是遇到罗列和倪术家的话。

快要倒霉的三个男人呆在牢房,默尔缩在墙角睡着了。罗列和倪术家则有一句没一句的低声聊着。罗列还时不时的支耳听着隔着几个牢房的女人的动静。

这么过了许久,罗列突然低声道:“有动静。”,倪术家支着耳,除了狱卒的鼾声,和某个囚犯的梦语什么也没有听到,不免疑问:“什么动静?”

“有辆卡车往这开来,大约还有五百米的距离!”罗列支着耳朵道。倪术家叹口气:“也不知什么时侯能学到你这本事,哎,来了有多少人?”

罗列听得为之气结。倪术家嘿嘿一笑,心里平衡了一把,总算这家伙没有变天到隔着五百米就能听得到驶来的汽车上坐着的人数,不然全天下的人都不用活了。

“嗯,最少有十人以上。”罗列一会很突然的开口。“为什么?”倪术家像个好奇宝宝。“车停了下来,然后一个大概一百五十斤重的人跳下车,撒了泡尿,车上的人估计是脚冻了,有九个不同轻重的跺声响起,最少有十个人!”罗列声音中带着肯定。倪术家后脑勺撞在墙上,长叹:“终究是不让人活哪!”

“你就不能正经点?只怕是为那女人而来的人到了。”罗列虽然早习惯了这鸟人的故作姿态,终是忍不住骂了出来。

“十个人而已嘛,这事你处理吧,我还是美美的睡个好觉,要不然明天顶着一对熊猫眼,这世上就又一个帅哥消失了。”倪术家打了个阿欠,终究是半夜了,有些困意。

罗列扑哧一笑,笑骂道:“刚说你不正经,你就越发的不正经了,就你还帅哥,笑死我了,呵呵。”

倪术家不以为许的跟着笑笑,想想问道:“要不乘机搞掉那几个人,咱们溜之大吉吧,如果你喜欢带上那个妞也没问题,在两个超级护花使者的保护下,这朵美得冒泡的鲜花自然是不会被人劫去的。”

罗列不气反笑:“快滚去睡你的大觉,也不知某年情人节,是哪个整天色胆包天的家伙面对一个善良而迷人的女孩子的告白而逃之夭夭。你说这个某人是不是个混球?”

倪术家有气无力:“不错不错,这个人就是狼界的败类,当初只要他胆子再大那么一点点,哎,也不会跟着某个傻冒穿越历史了。”

沉默。。。。。。

“你在前世最舍不得的是什么?”罗列原先想问倪术家是不是后悔了,只不过,后悔的背后就是舍不得,一个人只有舍不得才会为舍去后而后悔。

“最舍不得的东西?”倪术家苦恼的想着,然后用力的摇摇头道:“我不是舍不得什么,而是后悔为什么没舍得,真后悔没把初夜留在未来。你要知道,如果穿跃的时侯,我们伟大的光荣了,而且是以一个处男的身份光荣的,实在太丢脸了吧?”

罗列苦忍着笑,拍拍倪术家的肩膀道:“兄弟,我们不是没有光荣么?所以你还有大把的机会,只要,只要你真的够胆的话。”

倪术家生气的打掉罗列的手,狠狠的看着他。终究是相对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