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武则天外甥与外婆乱伦 强奸五岁太平公主?

枭龙FC-1 收藏 2 6051
导读: 核心提示:对于此事,《旧唐书》的记载是:“时太平公主尚幼往来荣国之家宫人侍行又尝为敏之所逼俄而奸污事发。” 这条记载让人头疼的地方在于它的句读,更直接一点说,是标点。 前面还好断:时太平公主尚幼,往来荣国之家。 最后也好断: 又尝为敏之所逼,俄而奸污事发 关键在中间。 如果说逗号在“宫人侍行”的后面,可以理解为太平公主的侍女们被武敏之逼奸; 可如果将“宫人侍行”的后面换做句号,问题可就严重多了,因为主语就变成了“太平公主”,也就是说,武敏之的下手目标是太平公主!而那时


核心提示:对于此事,《旧唐书》的记载是:“时太平公主尚幼往来荣国之家宫人侍行又尝为敏之所逼俄而奸污事发。”


这条记载让人头疼的地方在于它的句读,更直接一点说,是标点。


前面还好断:时太平公主尚幼,往来荣国之家。


最后也好断: 又尝为敏之所逼,俄而奸污事发


关键在中间。


如果说逗号在“宫人侍行”的后面,可以理解为太平公主的侍女们被武敏之逼奸;


可如果将“宫人侍行”的后面换做句号,问题可就严重多了,因为主语就变成了“太平公主”,也就是说,武敏之的下手目标是太平公主!而那时的太平公主,不过仅仅五六岁!




本文摘自《大唐这二百九十年:天皇天后》,作者:吃青菜的蜗牛,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咸亨二年的一个深夜,武后寝宫。


伴着蜡烛那飘忽不定的火焰,武后在纸上奋笔疾书着。一旁侍候的宫女们虽然看不见纸上的具体内容,但皇后因为气愤而略带扭曲的面孔却是清晰可见,忽明忽暗的烛光更是让这张面孔多了许多的煞气和狰狞。她们不敢交谈,顶多也只是眼神的默默交流,心中祈祷着主子不要将气撒到自己的头上。


显然,武后写的不是什么散文随笔,而是一份言辞凌厉的奏章。


她之所以怒气满面,是因为她在倾尽全力控诉一个人,一个她的至亲。


而这个亲人,已经令她忍无可忍!


这位牛人便是韩国夫人的儿子、被毒死的魏国夫人的哥哥、法律意义上武家的嫡系后代 武敏之(贺兰敏之)。


说到武敏之,与他的姨妈武后有着许多的相似,比如美貌(史载他“年少色美”)、聪慧(一眼就瞧出妹妹是死于非命),简直就是一脉相承。只是在心态和忍耐力方面,他却要远逊于他的姨妈。


当初武后将几位哥哥赶出了京城,“恩赐”贺兰敏之姓武,将他作为了武家唯一的后人。后来他又顺风顺水地当上了弘文馆学士,捞了个又有地位又清闲的美差。虽说当年魏国夫人暴死的时候,武后对他颇有些忌讳,但一来他长的帅,嘴巴甜,二来武后自信能够把这小子调教好,因此给他的恩宠只增不减。


但武敏之的想法不一样。


虽然凭借与皇后的关系获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财富与权力,但或许一切来的都太容易,在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武敏之看来,给奶的未必是娘。他了解武后,深知她对皇帝一度宠幸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深感不满,妹妹之死与她难脱干系。尽管他还没有实力与皇后对抗,但却并不妨碍他对皇后的敌意,以及随之而来的诸多叛逆的行径。


母亲死后,武敏之几乎就再无人约束,过分溺爱的环境造就了他桀骜不驯、放纵不羁的狂野性格。世间的道德、伦理之类在他看来都是可笑的教条,骗骗书呆子还可以,对于本大爷,哼哼,一概无视!


武家男丁了不得,武家的几位女眷,更是让人不得不直竖大拇指。


武后的母亲荣国夫人杨氏,养尊处优,在尝遍天下美味,穿遍绫罗锦缎后,中年丧夫的杨氏难免要饱暖思淫欲,琢磨着搞几个男人来享受享受。


杨氏的想法,从人性的角度,完全可以理解。但接下来的事却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她居然勾搭上了自己的亲外孙武敏之!


前面说过,武敏之年少英俊,风流倜傥,风貌足以打动天下任何一个女人,自然也打得动外婆。加上武敏之素来不忌惮俗世的约束,两人很快便以“外孙探望外婆”的名义住到了一起。而当时杨氏已过八旬,而武敏之则不过二十刚出头。


享受了年轻人“新潮服务”的杨氏对武敏之自然是万般宠爱,时常在女儿面前提出要给他加官进爵。武后对此惊世骇俗之举虽也有所耳闻,但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而且母亲也乐在其中,索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武敏之替自己尽孝吧。


有了武后的默许,武敏之更加肆意妄为。身为皇亲国戚,又是超级帅哥,他在长安的交际圈中如鱼得水,无数的女人心甘情愿对他投怀送抱。不过武帅哥可不是随便的人,他交往的对象从来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


咸亨元年(公元670年),老来艳福不浅的杨氏去世。作为武家的法定继承人,武敏之该为杨氏守孝。然而,守孝期间,武敏之依然我行我素,穿着日常的衣物,在府内供养大量的歌姬舞女,夜夜笙歌,纵情作乐。


武后是个孝女。她下令从宫中拨出不少顶级衣料和财物,让武敏之为杨氏打造佛像,做法事超度。对此武敏之是当面应承,头一转就把这些赏赐全部折现用于消费。


还有更加骇人听闻的:武后最疼爱的小女儿太平公主曾带侍女前往外祖母杨氏家中玩耍,俨然半个主人的武敏之也没有放过她们。


对于此事,《旧唐书》的记载是:“时太平公主尚幼往来荣国之家宫人侍行又尝为敏之所逼俄而奸污事发。”


这条记载让人头疼的地方在于它的句读,更直接一点说,是标点。


前面还好断:时太平公主尚幼,往来荣国之家。


最后也好断: 又尝为敏之所逼,俄而奸污事发。

武敏之也得知了此事,英俊性感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这个猎物,够分量!


于是乎,武敏之使出了所有看家本领,终于得手。


正史都称武敏之是用逼迫或暴力奸淫了杨小姐,然而我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杨小姐是未来的太子妃,只有太子动得,这是世人都知道的理儿。武敏之虽然骄纵,但也只是帅哥一枚,没听说过身怀绝世武功,更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闯入杨家,再径直闯进杨小姐的闺房使用暴力吧?


如果说武敏之是用“你不让我见她就让你明天丢官杀头”之类的话来威胁杨思俭的话,恐怕也很难有什么效果。就算武敏之是皇后的亲戚,能够通过皇后来决定杨思俭的富贵生死,那么把太子妃拱手让人也是板上钉钉的死罪,满门抄斩的可能性极大。两害相权取其轻,杨思俭敢冒这个险吗?更何况,作为父亲,有几个人能眼睁睁看着女儿被人糟蹋?


所以,我认为武敏之是利用了自身的优势,先是接近,进而诱骗了涉世未深的杨小姐。情话绵绵+男色诱惑,可怜杨小姐就这么着了道儿。


不管过程如何,总之武敏之是成功地抢在了李弘之前成为了杨小姐的第一个男人。


对于这种大事,杨思俭没有多余的脑袋来承担后果,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报告给未来的亲家。


噩耗终于让武后全面爆发了。不过火归火,章法却没有乱,当务之急是赶快更换太子妃人选,接着才是找小畜生算账。


于是才有了本章开头的一幕。


武敏之不是傻子,他完全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也知道皇后姨妈翻脸和吃饭一样频繁。但他还是做了,因为他虽然一表人才,虽然身份高贵,虽然理论上可以有无数的女人,但自从母亲和妹妹死后,他再也没有感觉幸福过。


和外祖母的苟且之事或许是双方都有意向,而太平公主的侍女们和险些成为太子妃的杨小姐,甚至那位年纪尚幼却一直处于危险之中的太平公主则是武敏之报复行动的牺牲品。你武后不是最宠爱太平公主么?你不是为太子挑了一位才貌双全的媳妇么?你不是觉得我不错,想让我这个本姓贺兰的人来继承你爹的香火么?


好!那我就让你看看,一个亲妹妹被你毒死的人将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惊喜!!


我要让你关注和疼爱的人一个个在我面前痛苦地倒下,让她们代替我把切肤之痛一点一点地传递给你,让她们在你那还来不及愈合的伤口处再大把大把地撒上盐巴,这不比一刀杀了你还要痛快么!


当然,我最后很可能会死,但那又怎样?自打我那可爱又无辜的妹妹惨死,而你这个真正的凶手却可以快活地逍遥法外后,我已什么都不在乎了。我活着的唯一目的,便是败坏你武家的名声,不断击打你铁铸的灵魂。在尽我所能地羞辱你后,我便可以平静地离开这个污浊的人世。


在给李治的奏章中,武后列举了武敏之的以下罪状:


一、 与外祖母荣国夫人乱伦;


二、 贪污皇后拨付的锦帛;


三、 逼迫强奸了太子原未婚妻杨小姐;


四、 外祖母死后不但不守孝,反而酒色不断,严重有伤风化;


五、 调戏太平公主并奸污其侍女。


在罗列了上述罪行后,武后向丈夫表示,此人不配做武家的后人,也不宜再留在京城。


自准太子妃事件发生后,李治已是恨得牙痒,但忌于武敏之的身份又不能“擅自”处理。这时的李治,由于长期的习惯,已经对武后从宠爱、信任演变成了逆来顺受,缺乏主见。


既然老婆发话了,那么下面的事就好办了。咸亨二年六月,李治下诏,勒令武敏之恢复贺兰姓,同时将他放逐至雷州(广东省雷州市)。途径韶州(广东韶关)时,贺兰敏之被当地官员用马缰绳勒死(另一说是自裁),就此结束了他悲剧的一生。


据其后出土的墓志铭文记载,贺兰敏之死时年仅二十九岁。


客观地说,贺兰敏之的死确实给武后带来了相当的冲击。无论她有多强势,亲信之人的背叛都是刻骨铭心的痛。贺兰敏之后,她已很难再相信任何人,除了她自己。


我不知道按照唐朝的制度,大臣和后妃们给皇帝的奏章是不是要公开,但归档、保管是一定的,武后敢于在奏章中揭露如此多的丑事,可见她不怕被人知道,也不难看出她的愤怒。


或许有人会怀疑罪状中有诬陷的成分,可武后犯不着往死去的老娘身上泼脏水吧!拉自己的老妈、女儿和未来儿媳妇一起下水,就为了诬陷一个外人?若是如此,这笔买卖也亏大发了!




如果说逗号在“宫人侍行”的后面,可以理解为太平公主的侍女们被武敏之逼奸;


可如果将“宫人侍行”的后面换做句号,问题可就严重多了,因为主语就变成了“太平公主”,也就是说,武敏之的下手目标是太平公主!而那时的太平公主,不过仅仅五六岁!


《新唐书》的记载比较明确:“太平公主往来外家,宫人从者,敏之悉逼乱之”。由此可见,武敏之糟蹋的是“宫人从者”,而且是“悉逼乱之”,也就是说侍女们无一例外都被武敏之享用过了。


司马光老先生在《资治通鉴》里则压根不提这事儿。不知是否担心相关描写会让皇帝产生不良想法 O( _ )O~


结合后来的事情看,太平公主应该没有遭到武敏之的毒手,否则以武后的脾气恐怕早就亲口把武敏之的肉给一块块撕咬下来了。


不管怎么说,此时武后的耐心已经频临临界点,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全面爆发。而武敏之也继续不负她望,很快便干净利落地引爆了那根致命的引信。


太子李弘大婚了,太子妃裴氏美貌端庄,很讨李弘的欢心,一对新人正甜蜜地享受着新婚的喜悦。


可是在宫内的某处,李弘的父亲正憋着一肚子的怨气,而李弘的母亲,更是双拳紧握,怒发冲冠。


只因为太子妃裴氏并不是最初所指定的那位!


司卫少卿杨思俭的女儿正值豆蔻,家族出身都很不错,且知书达理,品貌双全,不少名门望族都曾上门提过亲。


但后来却再没有人上门提亲了,因为知道杨小姐有了一位身份尊贵的未婚夫 太子李弘!


对杨家来说这是天大的好事,且不说太子日后就是皇帝,光凭为人宽厚和才识过人这两条,就已经是个理想的佳婿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杨家人天天都是乐得合不拢嘴。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