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黑市拳 正文 《25》 京城讨墨宝(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2.html


这时有人跑过来大声呵斥:“怎么了怎么了?”

眼镜刘仿佛见到了救星,连喊:“他要杀我,快救命啊。”

那人朝我吼道:“回你屋里,跑这里干什么?”

我委屈地说:“我,我想看看他有木有JJ”


我被押回了自己的房间,听见眼镜刘对医护人员吼:“赶紧给我换个安全的房间,那个人要杀我,快,我不想呆这儿了。”

有个人说:“你别瞎说,你认识他吗?”眼镜刘说认识,又急忙改口道:“我不认识,但他真的要杀我。”

医护人员说:“好了,别罗嗦了。”接着听见门响,脚步走远了,眼镜刘把门拍的乱颤喊:“我要出去,给我换个地方。。。”

这小子看来是真吓昏了。我不敢再耽搁时间了,若他真换了房间就很难进了。

我敞开窗,用力把铁栏杆拉弯钻了出去,悄悄贴到眼镜刘的门口,猛力撞开门飞身扑了过去,眼镜刘一惊,张口大叫。

我一把卡住他的嘴巴:“赶紧把你怎么指示杀手炸我车子的经过写下来饶你不死,你再敢喊叫我卡断你的喉管,在这里杀了你白杀,因为我也是没行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患者。”

眼镜刘一听傻了,连连点头,我从桌子上拿过纸笔递给他,呵斥道:“赶紧的,若有半点假话今天你就死这里。”

眼镜刘倒也听话,拍拍脑袋握着笔写开了。

写的大体内容是他为了报复,找了一个叫木瓜的人观察我的出行时间和路线,然后在小王庄附近一个陡坡拐弯的地方事先按好了炸药,等我的车子驶到那里,因为路况不好速度减下来的时候就趁机用手机引爆。

他写完了,我看了下说都是真的?眼镜刘发誓说若有半点虚假就出门撞死,我又让他添上一句:计划搞掉老五后再接着除掉周总。

我这样做是为了刺激下老板让他别置身事外。

最后我让眼镜刘在纸上签了名字,我把纸折好放进兜里,眼镜刘看着我说这回行了吧兄弟,我盯着他那张想要我命的丑恶嘴脸,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捏住他嘴巴,一手捏住他私处一发狠,眼镜刘倏地一跳嘴巴发出呜呜的闷声,浑身颤栗瘫了下去。

我赶紧一松手跑回了房间,这时眼镜刘杀猪般的嚎叫声已响彻云霄。匆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我大嚎着:“有人要杀我啦!!!”急速跑向医院大门,有保安持棍拦我,我闪身躲过,蹿出了大门撒丫子奔向了远方。


终于逃离了那个鬼地方,回到公司,我把眼镜刘写的供状交给了老总,自己躲开了,以为这下眼镜刘肯定完蛋了。

然而,第二天,老总打电话告诉我:“局子那边说眼镜刘是精神病患者,没行事责任能力,他的供词不能采信。”

我一听差点跳起来:“这帮杂种狗屁不是,他根本没精神病啊。”

老总说他们表示可以依据眼镜刘的供词查一查那个叫木瓜的人,我说好吧。老总又说你把眼镜刘弄伤了局里正找你哪,我把这事阻下了,赔他几个钱就是了。我问他伤的怎样?老总说眼镜刘的俩睾丸都碎了,命能保住但人可能要废了。

过了几天,老总告诉我局里没查到木瓜这个人。并说一个精神病人的话根本不可信,他们也有压力。这个本市建国以来第一个汽车爆炸案成了悬案。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并没因眼镜刘的报废而松懈,相反神经却愈发紧张,我知道他绝不会就此罢休,若那样,他也不是眼镜刘了。

为了防患于未然,我跟哥们频繁联系,要他时刻提供眼镜刘的动向。哥们也很尽心,据他说眼镜刘被废后心理极度扭曲,找了不少黑道混的要灭了我,但那些混混一听到我的名字就懵了,没有敢答应的,即使当场应诺了也托词外出躲祸去了。

因为我为老总除掉了一块祸害,他对我愈加信任。公司开发的黄金海岸项目也进入了前期准备工作。

那天,老总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了一些工程的事,最后又望着我,道:“高,明天你跟我去趟京城,办点事情。”

我一楞,问:“我?师弟也去吗?”

他笑笑道:“咱俩去就行了,小金(我师弟)在家还有别的事忙。”

我哦了一声,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出去办事我也只能是个跟班呀,师弟是他的保镖,怎么甩了他带上我?难道。。。

老总大约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呵呵笑道:“高,这次去京城也没别的事,我不是有个堂弟在那里吗,想去看看他,顺便托他找人给咱新开发的黄金海岸项目讨幅字,你师弟的性格接触那些人物我感觉不太合适,所以,呵呵。”

我以前听说过老总有个兄弟在京城一家著名的医院里是外科主任,据说医术很精湛,他夫人跟他一个单位,好象负责后勤一类的差事,这两年市里的不少官员都去那里疗养,因为堂弟的关系,老总为此在业务上沾了不少光。

至于老总要请哪位名人题字,我就不便问了。

第二天,在飞机上,老总望着那漂亮的空姐突然来了兴致,转头轻声问我:“你知道咱开发的项目要找谁题字吗?”

我迷茫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感觉不合适,又问:“周总,是谁啊?”

老总得意洋洋的说出了三个字。

我一惊:“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