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于生时

阿修罗726 收藏 85 387
导读:回来瞧瞧,还有认识我的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写于生时]

可能是怕忘记吧,当爷爷作为家里最后一个老人,溘然长逝后,就一直想写点什么.虽然我和他不熟,也总想着要写点什么.究竟是想写什么?也许什么也不是.且写写我熟悉的吧!


人活着就象浮在水面上.

死去的沉寂在水底.

犹如此刻的心情,平静如水.

而我----枕在水上,面向月光.


七十年前的月亮会是怎样的呢?应该比较大吧,带些灰黄……那么,大大的月亮就从剪影般的楼房后面,慢慢地升起来,散发着灰黄的尘土味.在这个旗袍与枪炮并行的年代,月亮下发生的事情,有几个人知道?又有几个人还记得呢?可有人记得南市米行汪老板的女儿,二十二岁的这一天里,在做什么?没有人知道.她也从不告诉我任何关于过去的事情.怎么问都不说.


我只好翻着她的照相薄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照片里的人穿着各式各样,长长短短的旗袍,有两条纤长,丰润的手臂.照片是黑白的,经过人工着色后,有一种特别温婉的味道.然后,我就仿佛看见了一只木头底座,上面有黄铜大喇叭的老式留声机,在沙沙地放着一张黑色胶质唱片.一把女声曼声唱道:

如果没有你…

日子怎么过……


那声音出奇得慵懒,带着坦然,一味地缱绻着.大大的月亮,散发着尘土气息,被木头窗棂子分割成几块,挂在窗前…….


究竟是怎么过的?我一点儿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是最小的女儿,有三个兄长.二十五岁时,奉父兄之命,和一个罐头厂的小开结了婚.二十七岁生了姨妈.二十九岁生了母亲.三十多一点生下小舅后,就离了婚.小舅不过三岁的时候夭折了,她心里怪罪着,把母亲领了回来.然后,她父母相继过世.三个兄长在解放前后也陆续死了.留下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她周济着三个兄长的孩子,独自抚养两个女儿,以教书为业,再没有结过婚.后来,母亲去了漫漫黄沙的边疆.姨妈执意嫁给了一个她不同意的人……


当我认识她的时候,岁月已经把她蹉跎成了一个小老太太.她带着我和我的两个表兄弟,一起生活在一个九平米大的西厢房里.夏天的时候,在我的记忆里,她手里的蒲扇从没有静止过,无论我们站着,坐着,躺着,那把蒲扇一直在我们头顶轻轻扇着,带着好闻的药水肥皂的味道.


五岁那年,母亲带我回边疆.在火车站即将分离的时候,她哭了.那种孺慕的酸楚之痛,至今在我心里,不曾消减.生命对于她,不过是无可奈何的接受,再接受.尔后,是痛不欲生的,一个个放手,再放手.直到最后一刻----我唤着她,牵着她的手,束手无策地看着她眼角的那颗浊泪,慢慢地渗出……滑落……在记忆中,她掉过两次眼泪.上一次是生离,这一次是死别.


她去世后,我想方设法从长辈那里发掘和她有关的过往.可惜没人知道周详.和她同辈的人,很久很久前就都不在了.她解放后开始教书,她的同事对她的过去,也是一无所知.她隐瞒所有历史,孤独地走了这么久.我真替她不甘心啊!


只好从照片上逐个查问母亲.照片上没有和她结婚的那个人,母亲说,在她很小的时候,所有关于那个人的照片,都被剪成了两半.而那个人的一半,不知去向.她也记不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姨妈说,她小时候,隐隐约约听说她结婚前,有过一个要好的恋人,战乱时,举家迁去了国外,没了音信.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想来她二十五岁才结婚,在当时应该算是晚的.在这之前,青葱美丽的年华里,就没发生过什么吗?我不信!


我衷心的希望----她爱过!


象她这样聪明,坚忍,豁达的女人,爱过一次就够了.而婚姻是落在地上,与日月同尘,被琐碎掩埋的.如若爱,至少有理由偕老.若不爱,于倔强如她来说,要来有何意义?不如怀着永远青葱鲜活的思念,独自终老.


原来最好的爱,是活在思念里.成就了她,倔强着,不苟世俗.


写至此刻,一时语塞.沏一壶铁观音,醒醒思绪.就着茶汤,恍然见她微笑着浮于水上……生命芬芳,甘苦的滋味,尽融于这酽酽的一杯,掬于手中.让我神魂颠倒,欲哭无泪.有一句歌词荡漾在水里:

如果还有明天,你要怎样装扮你的脸……

如果没有明天,你要如何说再见……


人活着就象浮在水面上.

死去的沉寂在水底.

犹如此刻的心情,暗涛汹涌.

而我----枕在水上,面向月光.






PS:从六月份以来,一直不能正常发帖,今天测试完毕后,准备发这篇写于7月的原创,居然还是不可以,所以就编辑在这里.

这篇是纪念一位长辈的帖子,望版主们不要删帖.谢谢!

本文内容于 2010/12/8 3:18:53 被阿修罗72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