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七君子罪行盘点 龙王重庆失足南勇梦断爱福克斯

经过铁岭公安、检察机关长达半年之久的调查取证,在轰轰烈烈的中国足坛“打黑扫赌”风暴中落网的足协官员的受审日期也逐步提上议程。明年初,该案将正式开审。谢亚龙、南勇、杨一民、蔚少辉、张健强、李冬生、范广鸣这“足协七君子”的案情都已基本确定,涉案情况都已基本查实,就等最后的调查结束,进入提审阶段。下面本报具体梳理一下各人的罪名以及涉案情况。


谢亚龙 失足重庆成千古恨 级别:正局级 罪名:受贿罪 渎职罪


谢亚龙的被捕很大程度上与重庆申办东亚四强赛有关。决定东亚四强赛举办地存在一系列幕后交易。


在2006年底,重庆市提出申办2008年的东亚四强赛,但重庆当时并不是足协的首选,上海和杭州作为申办城市更有大赛经验,但是当时身为东亚联盟主席的谢亚龙敲定在重庆举办,而且,投票时是以全票通过。在投票之前,足协考察组奔赴各点考察,谢亚龙亲自前往并予以高度评价的城市只有重庆一家而已,显然一把手的态度对最后的拍板很重要。而“高度评价”的背后,是东亚联盟一笔高达200万美元的用于补贴承办城市的拨款的流向问题,贿赂很有可能在这笔钱里面产生。在这其中,重庆足管中心主任高健可能充当了关键角色。事实上高健先落网,随后,才有“龙王”被带走的一幕。


南勇 梦魇源自爱福克斯 级别:正局级 罪名:受贿罪 渎职罪


南勇涉嫌在过去中甲和中超时代收取了俱乐部操纵比赛的费用,其中涉及末代甲A天津泰达和上海中远最后一轮大战。在这场比赛之前,南勇亲自做了上海中远的工作,以避免出现重庆力帆输球保级的结果。南勇与希望保级的天津泰达俱乐部目标一致,泰达俱乐部也给南勇行贿,这构成南勇涉嫌受贿罪的案情。


另外对南勇案件的调查基本围绕爱福克斯来进行,2006年初,南勇以中超公司董事长的身份飞赴欧洲与经纪人商谈中超联赛冠名赞助问题,之后签署了爱福克斯、经纪公司、中超公司的三方协议,经纪公司收取了12%的代理费。签订合同后,直到2007年,爱福克斯才将第一笔也是唯一一笔冠名费600万元人民币汇至中超公司,余下的5400万元一直未付。后来,虽然足协打官司胜诉,但由于爱福克斯公司早已破产,这笔巨款终究没能追回。所以,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这一事件已构成渎职。谢亚龙、杨一民同理。


杨一民 “国字号”成小金库 级别:副局级 罪名:受贿罪 渎职罪


杨一民在担任联赛部和足管中心副主任期间曾操纵过中超联赛和全运会比赛,并收取贿赂。据悉,杨一民在任期间,主管过中超联赛,还负责连续三届全运会的足球赛事组织工作,其中俱乐部和各省市体育局都对球队成绩有硬性指标,杨一民也能够摆平关系,能够挑选主裁判执法比赛,成了贿赂的对象。


而杨一民收受贿赂另一个主要来源则是挑选国字号教练上,对很多本土教练来说,执教国字号球队是他们镀金的机会,戴着“国字号教练”的头衔,更容易在地方俱乐部执教,国字号教练成了很多国产教练打破头想挤上去的位置。能够入杨一民等足协领导法眼的途径就是行贿,这已经成为中国足球的“潜规则”。


蔚少辉 受贿金额冠绝中层 罪名:受贿罪


蔚少辉案情相对来说比较复杂,涉案金额据悉也是冠绝足协中层的。具体说来,第一是他上个世纪90年代曾在足协商务部负责招商时涉嫌的一些商务贿赂问题。包括多家甲A、甲B俱乐部和国家队赛事,其中几家俱乐部当年和AC米兰的比赛,运作比赛者被调查发现涉嫌向足协人员行贿。


第二是他在担任国家队领队期间的一些贿赂问题。不少人士分析认为“蔚少辉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担任领队期间,收受一些国脚赠送的名贵物品。”蔚少辉先后辅助朱广沪、杜伊、福拉多、铁生及高洪波5位主帅,但国足成绩一直糟糕,收受球员贿赂的传闻越来越多。甚至有报道称,一名球员想进国家队要“交”10万元,想上场则需20万元。对公安机关来说,蔚少辉除了当年在开发部的行为外,在国家队员上也容易找到案情突破口。


行事张扬,作风高调的蔚少辉开名车,戴名表,穿名牌服装,和他的职位收入水平极不相称,很久之前就惹过轩然大波。


张健强 李冬生 裁委会难兄难弟 罪名:受贿罪


这两位相似度颇高,同在裁判委员会做过主任,都因为裁判问题而落马,实属一对难兄难弟。


李冬生和张健强都是收受了俱乐部和裁判员的贿赂,通过操纵比赛来获取个人利益。按照惯例,都是俱乐部通过足协裁委会疏通裁判员的关系,很少有裁判员敢自己做主打假球,这已经形成了一条利益链,作为这条链子的最顶端,裁委会主任首当其冲。随着陆俊黄俊杰等人东窗事发,这两位自然也无处可遁。


除了摆平关系外,裁委会举办裁判员、裁判长培训班,一部分省市为了寻求比赛中能够获得裁判员的照顾,争办培训班,同样需要通过裁委会主任,这样一来张健强和李冬生就都有机会收受贿赂了。


范广鸣 落马第一人空留叹 罪名:受贿罪 赌博罪


这是七君子之中唯一一位涉嫌“赌博罪”的,这与他在新加坡的工作经历不无关系。范广鸣成为新麒俱乐部的总经理后,曾先后运作多支球队前往新加坡比赛。但是这几支球队在新加坡惹上赌球丑闻。


至于他的受贿行为已经被媒体渲染了多次,具体来说就是指广州医药队主场迎战浙江绿城队的比赛。当时联赛进入后期,两队都有“冲超”机会和实力,积分相差只有一分,谁胜就会占据更有利位置。为了加大赢球的把握,广州医药队萌生了让对手“放水”的想法。由于这场球对浙江绿城也很关键,想通过做俱乐部工作无望,于是时任广州医药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的杨旭,便打电话求助时任足协商务开发部官员范广鸣。范广鸣便与原青岛中能U19队主教练冷波联系,冷波又与前山东鲁能队长邢锐联系,再由邢锐找到原浙江绿城队主力队员沈刘曦等人做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