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裁缝和两个连长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炮轰同昌

辽西小戟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92.html[/size][/URL] 第二十六章 炮轰同昌 “榴弹炮!”武笠脱口说出。以他的经验,只要听声音就能准确的知道武器的类型与距离。他们还站在东市场,可是巨大的炮声仍然震耳欲聋。从东市场到同昌的东城门只有三条街的距离,那炮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他娘的,连山炮都搬来拉!”徐自鸣脸上一阵发绿。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92.html


第二十六章 炮轰同昌



“榴弹炮!”武笠脱口说出。以他的经验,只要听声音就能准确的知道武器的类型与距离。他们还站在东市场,可是巨大的炮声仍然震耳欲聋。从东市场到同昌的东城门只有三条街的距离,那炮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他娘的,连山炮都搬来拉!”徐自鸣脸上一阵发绿。尽管在一开始的时候,武笠已经告诉他计划,他也清楚游击队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李大疤子被害。可万没想到,游击队不仅仅派出了人,并且还不止一拨。

“轰!轰!轰!”炮声不断的传来,整个同昌城似乎都在炮声中震颤。站在东市的广场里,武笠与徐自鸣都能够清楚的看到从东城门方向升起的浓烟。

武笠用力的咬着牙,这使他的脸稍稍有些变形,两腮边突起的咬肌就象他现在的心思一样起伏不定。

“哼哼。”武笠在笑,虽然声音不大,但的确在笑。然而算在笑,他的牙在用力的咬着,这使得在外人看来,他的笑脸无比的怪异,“果然来了,李大疤子还真是个好饵啊!”

“支持东城门,快!把咱们的炮也调过来。我就不信,这游击队还他娘的反了天了!”徐自鸣气极败坏的狂喊着,一把将头上的军帽摔在地上,抬起枪对准广场上的游击队打了两枪。

虽然还听不清楚徐自鸣在喊什么,但是军队中自有行军的手势与号令,外加上这些城防兵也已经跟了徐自鸣多年,只看徐自鸣的手势已经知道了长官的意思。

围在广场四周的城防兵立刻潮水般向东城门涌去,只有东街口徐全的机枪排没有动,仍然将枪口对准了前面的游击队。但是因为武笠与徐自鸣现在也在机枪的射程之内,所以徐全的机枪排还没有什么响动。

“收缩包围圈,先干掉李大疤子!”武笠的命令传出。可是在他说话的同时,他才突然发现四周城防兵的举动,这让武笠大惊失色。转过头,武笠正看到徐自鸣在向四周的城防兵打手势,气得武笠暴跳如雷,他万万没有想到做为一名指挥官,徐自鸣在这个时候居然下这如此愚蠢的指令!

“徐大队长!”一向无比冷静的武笠终于喊了起来,炮声仍然在不停的响起,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游击队止少对准东城门打了二十发炮弹,远远看去东城门上一片火海。武笠虽然是在大喊,可是他连自己都听不清楚自己的声音。

行军口令武笠不是不懂,但他更明白在这种极度紧张的时候,那些城防兵只会听从徐自鸣的手势。那是一种士兵的本能,与指挥官的官职大小没多大关系。

看到徐自鸣还在比比划划的将部队调向东城门的方向,武笠恨不能一枪毙了徐自鸣。他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在战场之上指挥官之间的不和,例来是兵家大忌。

万般无奈之下,武笠一把拉住徐自鸣,全力的向广场的侧面跑过去,先让开机枪的火力再说吧。不管怎么说,就算只剩下一个机枪排,他也不相信李大疤子能跑得出去。

而对面街口的徐全看到武笠与徐自鸣向旁边躲了过去,也明白了武笠的意图。在炮声当中,徐全伸直了脖子玩命的喊道:“机枪准备!”只等到武笠与徐自鸣躲开之后,立刻开枪。

徐自鸣拖着瘸腿一拐一拐的跟着武笠边跑边问:“武长官,不要活的李大疤子了?”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武笠象沙包一样扔在地上,摔得晕头转向。心中不明白,武笠为啥事生这么大的气?

李大疤子趴在地上,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前面的机枪,他们现在距离机枪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了,可是就算是神仙转世,也休想在三十米之内快过机枪的子弹啊。周围的游击队员们也不由面露慌张,有几个人向对面开枪打过去,但都打在沙袋之上。

其实所有的游击队员在来的时候心里都非常清楚,劫法场肯定会闹出很大的动静,但他们也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他们事先计划得非常周密,也知道广的周围肯定有城防兵,因此上他们选择了正面突围。

有的时候越危险的地方也就越安全,在公审其间,无论四周如何防范,可是广场的正面是出入人群的,城防兵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那里堵得严严实实。可是徐全的机枪排出现得太突然了,而且还在对面布下了一道由沙袋组成的防线,这分明就是正规野战部队的打法呀!

同昌城西山游击队已经成立了十余年,无论是和鬼子还是和国民,都不止打过一场两场。但那都是在野外,占据了地形地势的情况下。对于游击队而言,这种类似于阵地战的打法,正是他们最不擅长的。

东城门的炮火仍然那么猛烈的响着,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除非有一发炮弹准确的打在机枪排里,否则的话眼前这一排机枪,就是他们的摧命符!

在来这里之前,武笠肯定对东北的游击队做过很深入的研究。

“妈的,拼了!”李大疤子暴喝一声,从地上抄起一把步枪就要冲过去。

可是才一站起来,老韩猛的又把李大疤子扑倒:“大疤,别乱动!”

李大疤子还要说话,老韩猛的拍着地面:“听,你仔细听,听到没有?”

李大疤子将耳朵贴在地面上,就在隆隆的炮声当中仔细的听着。就象是在地下听到一道门一样,李大疤子眼中一亮:“哈哈,他们来拉!”

老韩笑道:“为了你疤爷,咱游击队可连老本都拼了!”

不仅仅是李大疤子听出了动静,在广场侧面的武笠突然面色一冷,出于职业的本能,他也立刻趴在地上,转眼间他也听到了一些让他非常意外的动静!

武笠猛的从地上跳起来,狂喊着:“开枪,快开枪!打死李大疤子!”徐自鸣躲在武笠的身边一阵阵发愣,到底是什么事刺激了一向冷静的武长官?还一件事让徐自鸣想不明白的是,他和武笠已经躲在这里快半分钟了,为什么徐全的机枪还没有响?

徐自鸣本来躲在一扇门板的后面,这时也悄悄的探出头来,想一看究竟。可是头还没有探出来,一阵急促的声音却突然从西街的方向如排山倒海般向这边响了过来。

“咵、咵、咵……”虽然不是枪声,但是却比枪声还急还烈。

戎马半生的徐自鸣对这声音当然不陌生,那是战马奔驰声音,只从声音上判断,冲过来的战马不低于百匹。

城防队出有马队,可是今天并没有派出来。在理想当中武笠与徐自鸣都把今天的这一战理解为阵地战,所以马队的官兵今天也充当了步兵,所以在今天的战斗中,不应该有马队出现啊。

那如果这不是自己的马队的话……

一股冷汗从徐自鸣的头上流下来,如果不是自己的马队,那就只能是西山游击队的马队了!他娘的,这怎么可能?

此时,徐自鸣的倒子,机枪排的徐全也面如土色的看着自己的身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随着疯狂的马蹄声,从西街方向一队白色战马已经转眼间旋风般杀到机枪排的后面!爆豆般的马蹄声如声声战鼓擂在那些城防兵的心头,如果仔细计算的话,事实上这些城防兵有非常充足的时间掉转枪口。

可是这如神兵天降的马队,带给这些城防兵心理上的震撼是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的。这一排城防兵象一群呆头鹅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这队白马骑兵冲到他们的面前。

骑兵队为首一名大汉,目如铜铃、须赛短戟若是手中的鬼头刀再换成丈八蛇矛的话,活脱脱就是恒侯张飞转世!

这大汉一马当先冲入敌阵当中,掌中鬼头刀上下翻飞,须臾间劈开人浪,生生冲出一条血路。一名城防兵出于本能的还想抬枪去挡,却不想连人带枪全被那大汉劈成两段。

“大疤子,哥哥来救你了!”随着那大汉的呼喝,胯下战马人立而起,一名城防兵躲得慢了一些,竟被战马踏死街头。就算是在这振天动地的炮火声中,那大汉的声音仍然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大哥!”地上的李大疤子也一跃而起,一双虎目中似有泪光闪出。老韩背起李大疤子,飞快的向马队冲了过来,身后的游击队员们也来了精神,呐喊而起。

“罗胡子来拉!”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

这一声亚赛阎王爷敲响了召魂钟,城防兵们魂飞九天,亡命而逃。做为指挥官的徐全更是头一个抱头鼠窜,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军事安排?

躲在门板后面的徐自鸣更是一屁股坐在上,连蹬带退向后爬去,嘴中不停的停念叨着:“罗胡子来了,罗胡子来……”

若说还能有人稍稍冷静一点的话,那就只能是武笠了。

武笠稳稳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白马大汉,双手因为过于用力握拳,而变得失去了血色,看上去很是苍白。

西山游击队的队长,匪号罗胡子的罗云汉!那个在自己来到同昌之前,就已经被自认为最终敌人的罗云汉!那个名震山海关外,人称“白马将军”的罗云汉!

来了,他真的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