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三伏天儿 收藏 24 23521

NO.1

先向各位百忙之中偷闲进来的朋友打个招呼,这是小女子第一次上网发帖,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姐还是决定把我那极品会过的二房东公之于众,小女子本想自投罗网与帅哥同居,幻想他换灯泡时的男人担当,打蟑螂时的英雄救美,还有他夏天秀肌肉时的野性,当初我那个妄想啊:他,爷们儿但不粗鲁,绅士并不斯文,风趣中有些坏,有些坏但不流氓,即使流氓也不猥琐,即使猥琐也只是对我。没想到遭遇的却是“会过日子”到BT的家伙。一直想不通,就算现在物价上涨,难道不这么“会过”就过不下去了?

我们都把生活精打细算的人叫做“会过日子”,你见过一分钱掰成两瓣花的,但你肯定没见过一分钱碾粉末一粒一粒花的,你要能像他这么会过,不仅在物价飞涨当下衣食无忧,说不定也能在北京买房了,现在我就图文并茂的八一八这个极品“会过”的二房东,我八他不仅是因为他会过,简直是到了自己“会过”,别人“甭过”的地步,把姐都快逼疯了。

想来,姐也算一有气质、有内涵、有沟、有品位的“四有”知性美女,无论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人见人爱,女人成闺蜜,男人献殷勤,奈何天妒英才红颜薄命,遭遇这个倒霉的二房东,难道姐的脸上写满悲催吗?

这是刚刚两周前搬完家后庆祝乔迁之喜出去游玩儿拍下的照片,姐一脸灿烂的笑容,本以为是迎来美好新生活的开始,没想到等待我的是一连串的悲催。姐无数次的质问:老天你就这样喜欢捉弄我吗?信不信老娘一头撞死上去找你单挑啊!先去喝点水,希望怜香惜玉的各位轻点拍砖。

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NO.2

沏了杯咖啡,回帖的人不少,这么多热心人聆听姐的申诉,姐真的很欣慰啊。

先说说我是怎样认识这个邪恶二房东并落入他的邪恶巢穴的。姐在北京“漂龄”三年,在全国人民都向往的国贸CBD区域上班,虽贵为白领,却起得比卖煎饼的早、睡得比大排档晚、挤地铁、吃盒饭,以前住在西局,离上班的地方太远,每天七点就要起床,姐都累得花容憔悴,租期一到,便开始在大望路一带找房子,但这北京的房子真是难找,不是太贵、就是太脏、要不就是人多打隔断,夜阑卧听风吹雨。眼看交房日期还剩两天,但合适的房子还没找到,终于有一天看到这样一条出租信息,这是那条租赁信息:

由于室友赴上海发展,现空出带阳台主卧一间,精装修、全家电,房间干净整洁,宽敞明亮,走路去双井地铁10分钟,独创《赵氏精细化比重式合租公平管理办法》,保证水费、电费、网费的合理公平分担,杜绝因分配不均导致心中不爽甚至纠纷,培养低碳节能生活作风。诚招爱干净、讲卫生、有正常工作的朋友合租(男女不限),有意者尽快联系。本人在一公司做HR,晚九朝五正常上下班,生物钟、作息时间正常,不半夜三更扰人惊梦,也不会在家开party折腾得天翻地覆,不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影响。赵先生

这《赵氏精细化比重式合租公平管理办法》是什么东东?真能保证水费电费公平分配吗?当年姐刚来北京租房,就遭遇一年四季开空调的电老虎婆,寒冬腊月穿短裙,把空调开到30°,每月电费都得陪着搭出七八百块。

其实姐是很排斥和异性一起合租的,毕竟男女有别、同处一室很不方便,但迫于交房日期,这个男人还是同行HR,做HR的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吧,于是便权当一个选择,前去看房。房子在四楼,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我按响门铃,竟然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儿给我开的门,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模样,我还以为是韩剧中的美男!姐作为花痴,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整个看房过程都在眩晕中进行。

他说他叫赵ZP,刚一进门,就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这房子:“这套房子我租下来每月三千,出租的是这间主卧,空间大采光好,租金一千七,附近坐车方便,出门到地铁大望路站不到十分钟……”他的话仿佛远在天边,价格还算公道,房间很干净,不像我想象中男人房间那种肮脏邋遢遍地烟屁,家电也齐全,关键还是帅哥,虽然姐很排斥和男人合租,但看他这么嫩,还能把姐这个奔三的熟女怎么样?于是姐豪爽的答应了,交定金——“明儿签合同!”。万恶淫为首,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姐一时花痴,也不至于遭受如此浩劫。

发帖真的很累,姐现在还在办公室,老总喊我去他办公室,回来继续。



NO.3

md,又挨了老总一顿批,生活很悲,事业很摧,老天你就这样喜欢捉弄我吗?信不信老娘一头撞死上去找你单挑啊!诶,不跟他一般见识,恢复恢复情绪,继续…

确定租房以后,第二天正好双休,择日不如撞日,签合同、搬家,在签合同时,马ZP终于搬出了传说中的《赵氏精细化比重式合租公平管理办法》,沃靠,算得那叫一个细,就跟当年韩朝分家划三八线似的,划歪了一点儿,丫都能跟你拼命。

先说电费,像客厅里的电视、空调是平摊的,各自房间里电脑、台灯等私用电器都是各付各的,我说大哥这怎么能实现,赵ZP说每周按照用电器的功率和时间算一下,然后月再合计。我说我物理很差,不用搞这么复杂吧!赵ZP坚持要这么做,说:“这样分得清,对你我来说都很公平,省得你多花钱。”还给了我一个表格,表格上,电器名称、功率、开机时间、关机时间、耗电量写得样样俱全,他还嘱咐说要真实填写表格哦,要凭自觉性哦。这就是那个表单,幸亏姐的电器少:

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姐租了三年的房子还没见过这样算电费的,一个大老爷们儿竟能将电费抠到这种地步,太抠门儿、太小家子气了,怕我多用电占他便宜?帅哥的作风非但不MAN,还透着股小上海男人锅碗瓢盆斤斤计较的世俗劲儿。

燃气费按每人做饭次数,水费平摊,桶装水轮流买,卫生,我想一个大男人还不把值日全包了,然而他还是用那只判官笔无情地排起了值日表:各自负责自己房间卫生,客厅厨房卫生间等公共区域卫生轮流做。诶,这男人“事儿多”的怎么赶上居委会老太太了,早知这样我就不租了,但现在再找房明显来不及了。

发张姐经典的表情以表达姐无奈的心情:

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突然他问我:“你每个月的‘那几天’是什么时候?”,虽然姐平时在公司里也是空姐、小泽口无遮拦,自诩大风大浪啥都见过,但被陌生男人这么问,不禁对眼前这个小男孩儿升起一股鄙视,眼中瞬间显现出看猥琐男一般的厌恶。他立即解释道:“不好意思,我想你那时做家务应该不方便,还是交给我来。”原来如此,姐长出了口气,幽幽道:“24”,于是赵ZP豪迈地将24号及以后的日期都画成“♂”。

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下楼买点儿零食,吃饱了有力气打字,回来正式开始我的血泪控诉。



NO.4

我回来了,各位准备好卫生纸,姐要开始姐的血泪控诉了:

我和这个帅哥的同居生活就开始了,没想到,在这儿的第一个早晨便如此糟糕!

入住的第一个晚上,姐一想离公司这么近,终于不用七点起床了,贪婪地把闹钟调到八点,然而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刺耳的轰鸣吵醒,如同隔壁在装修打孔,什么动静?该不是赵ZP在凿壁窥春光吧!我警觉地撑起睡眼,但声音不是出在墙上,而是在厨房,搞什么飞机?我打开手机一看,才刚刚七点半!

接着厨房里传来切菜声,抽油烟机的嗡嗡声,还有“嗤啦”一声什么东西下油锅的声音,又听到微波炉“叮”的一声,靠,大哥你不会亲自做早餐吧!终于这些声音结束了,姐刚想再次沉入梦乡,却被八点的闹钟吵醒,我的三十分钟美梦就这样泡汤了。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蓬头垢面地走出卧室,赵ZP正光鲜亮丽地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看着茶几上的报纸,茶几上还放着一碗豆浆,而旁边就是吵醒我的罪魁祸首——豆浆机!再旁边是他的公文包。一副吃完早餐便能冲出去上班的架势。

他看到了我,微笑的打了个招呼,说:“早啊”,我无精打采地说道:“啊~~早!你起得好早啊?自己做的早餐吗?”

“是哦,我每天早上都自己做早餐。”他笑着说,阳光下发黄的头发,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靠!!晴天霹雳一般让我顿时清醒,这么说每天早上我七点半都要被吵醒!我千里迢迢,上演史诗大迁徙不就是为了早上能多睡会儿吗?我的心肝儿30分钟啊。老天你就这样喜欢捉弄我吗?信不信老娘一头撞死上去找你单挑啊!


NO.5

姐向来是逆来顺受,即使遭受自虐与被虐之后,仍能背靠墙壁45°角仰望天空,每天早上少睡三十分钟,姐忍了,权当自动叫醒服务吧!但当天下午,姐又遭受狠狠一雷,这帅哥竟然有这种癖好。

当天下班回到家,不禁被客厅的景象震呆了。不得不倒退三步再次确认门牌号,确认自己没走错门儿后,选择站在门口,默默的承受这视觉震撼,我也想如泰坦尼克中的莱昂纳多,面对大海,喊出那句“我是世界之王”一样,喊出一句:“我是世界油王!”,好壮观的油啊!

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赵ZP正好从厨房走出来,围着围裙,热情地问我:“吃了没?”

我还沉浸在视觉震撼中没有晃过神儿来,“哦…吃了”我木讷地答道,然后问:“怎么这么多油?”

赵ZP丝毫没有注意到我脸上的表情,淡定从容地笑道:“最近听说花生油要涨价,多囤几桶。”

“这么多!吃的完吗?别放过期咯”我故做关切状。

“不会的,保质期之前肯定吃的完,这油是新鲜花生榨的,只要不开盖能放很久。实在吃不了,春节给老家拎回去。这提前买十几桶能省不少钱呢。”

我勒个去,你家住四川,不就为省这几块钱么,春运那么远拎几桶油不嫌累啊!平时穿得不村儿不土的,怎么一身土农民习气。想起他背着行李拎着几桶油赶火车的样子,一个北京西站返乡农民工的身影进入我的脑海。

看啊,他还用油支成桌子,巴掌大的客厅现在成了他的油库,别人在客厅都有热带鱼观赏,而我无论低头还是抬头,无论是向前看还是向后看,都能看到这一桶桶黄澄澄、金灿灿的油体,特别是吃饱饭的时候,一种很腻的感觉不禁从胃里油然而生。

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NO.6

其实如果他只是偶尔囤几桶油,根本看不出他有这癖好,姐听过丝袜控、萝莉控、御姐控,但从来没见过这种控——囤物控,本以为他只是偶尔囤几桶油,没想到他是什么涨价囤什么!


本来对他在客厅囤油已经很反感了,但看这成山的卫生纸,姐不由得想起那句广告语:将这些卫生纸连起来,可以缠绕地球两圈儿,就算是他每天都拉肚子跑十趟厕所、每天看10部以上空姐,也够他用到下个世纪。


赵ZP看到我惊奇的表情,又淡定的解释道:“最近卫生纸涨价,多囤点儿。”


靠!大哥,现在除了工资还有什么是不涨的???


难道你每样都要囤点儿,那家岂不成仓库了,巴掌大的客厅,你该不会是想让姐坐在你的卫生纸上练瑜伽吧。老天你就这样喜欢捉弄我吗?信不信老娘一头撞死上去找你单挑啊!

晒几张姐的性感靓照,其实我也不是好惹的!!!!

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姐不是乖乖女,逆来顺受不是姐的作风,早晚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除了卫生纸,还有洗衣粉、洁厕剂,他都囤,早就听说过海囤族,但从来没想过姐会亲自碰到。

我一直都想郑重其事的问一问,赵ZP你该不会是仓鼠转世吧,物价涨了、冬季到了,将你这种原始野性激发出来了?你到底是为了应对物价上涨,还是为应对2012???


看这卫生纸!!!!

姐快不行了 哥也要撑不住了 物价涨你妹之同居日记(图)

在卫生间摆得跟超市货架一样,这房子简直是为了应对2012的紧急舱


我一直都想郑重其事的问一问,赵ZP你该不会是仓鼠转世吧,物价涨了、冬季到了,将你这种原始野性激发出来了?你到底是为了应对物价上涨,还是为应对2012???


NO.7

晚饭自己做的男人不稀奇,稀奇的是三餐都自己做。

赵ZP可谓从不下馆子,一日三餐皆出自自己那双勤劳的双手,每天下班,都能看到他在厨房里煎炒烹炸,吃饭前,还要先将各盘炒好的菜分出来一点,装进饭盒里,以备明天中午吃,每天早上出门都像日本男人一样,带着便当走,可人家那便当是“爱心”的,他这个是光棍儿的,干脆就叫“光棍儿便当”算了。一个自己顿顿带餐,中午从不叫外卖的男人!!可见这在一家公司里是何其异类啊!!

晚餐吃得相当的丰富,一般都是三菜一汤,由于他都是自己一个人吃,所以每样菜做得都很精致小巧,一小盘儿,俨然tm俏江南。

早上,前面说过了,不到七点就起床自己做早餐,煎饼油条都不吃,更别说像姐一样买麦当劳的早餐再加一杯星巴克的咖啡了。

其实最极品的是他竟然在公司加班,都要吃自己做的饭。有一天早上我看见他透明的便当袋里有两个大饭盒,我就惊异地问:“哟,你今天中午吃这么多!”

他淡定地说道:“我今天事儿多,要加班,所以把晚饭也带了!”

你说他这要多省啊!!就连周六日也不下馆子改善饮食,平日里都是家常便饭,周末或逢年过节的赵ZP自己还会做点儿好的吃,炖鸡、炖肉、煲汤,一般都是厨房里燃气灶、电磁炉、电砂锅、电饭煲齐开。

当今这个时代,女性越来越独立,包饺子这项技术活儿,就像针线活儿这种传统妇女手工艺一样,已经离当代女性渐行渐远,反正我是不会了。不过这哥们儿竟然会包饺子,上个周日,我由于头天晚上去KTV和同事唱歌,玩儿到凌晨四点,回家倒在床上便睡了,没想到,本打算一觉睡到中午,然而一大早上就被连续的“哒哒哒”声吵醒,这么有节奏的声音立即让我想起了床上的不良运动,赵ZP他该不会是….但仔细一听这声音好像来自厨房啊,我穿上衣服出去一看,他竟然在案板上剁馅儿,看到我来了,还一脸微笑着问好:“早啊!起来了。”

靠!把我吵醒了一点歉意没有,只是一句“早啊!起来了”我当即就想象那些被装修吵得忍无可忍、大骂装修工的业主一样狠狠的教训他,然而我还是忍住了,暗示性的说道:“这么早就开始做饭啊,这‘哐哐哐’的声音,我还以为装修呢”。

他仿佛恍然大悟的样子(装什么啊)“啊!把你吵醒了吧?没事儿。作为补偿,中午请你吃饺子。”

MD,姐也是一烈女,你既然惹了我,我就不会吃你的嗟来之食,“啊~~~男人包的饺子,能吃吗?”

“放心吧!我包的饺子特香,香油拌的瘦猪肉大葱馅,待会儿让你尝尝鹏仔码头脏爷们儿的手工水饺!”

靠,就知道有个臧姑娘不知道还有个脏爷们儿,本来爷们儿做的水饺都是片儿汤炖肉泥,这还脏爷们儿,一听就想吐,姐还是以减肥之名婉言拒绝了。

不过到了中午,他还是特意单盛出一盘端给我,都已经给我盛出来了,不吃显然不合适,姐向来知书达理,妈的,当过兵的父亲从小就教导我:小的吃苍蝇,大的吃死象,才叫虎狼之士。

豁出去,吃了,姐颤抖的握着筷子,夹了一个饺子,咬了一小口,没想到味道还很鲜香,还有汤汁流出来,这“鹏仔码头脏爷们儿”的水饺还真不错。


NO.8

我觉得除了“当家哥”、“会过哥”之外,他应该还有另外一个称号“省长”,太能省钱了,作为一个能“省”的人,他有着小脚老太太们的一致特征—— “关灯控”,看见哪间没人呆的房间亮着灯,就全身不舒服,看着这亮着的灯泡,就仿佛看着飞速跳动的电表一样(虽然一个灯泡至于让电表飞速的跳),非要把那盏灯关上,否则一夜难眠、辗转反侧。


姐向来大大咧咧惯了,经常从厕所、厨房出来忘记关灯,刚开始的一次,姐刚从厕所大号出来,双腿酸麻,只见他一看我出关,立即从沙发上跳起来,径直冲向厕所,当时我那个惊呆啊:该不会是憋了很久了吧,难道你不嫌臭么,也不等厕所里味儿散散,还是为了感受马桶圈儿上姐留下的体温啊。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厕所,迅速地把灯关掉后,迅速撤了出来,关上厕所门,然后一脸无事地坐回沙发,继续看《非诚勿扰》,沃靠!神马意思,在变相的提醒本小姐每次都要关灯吗?不会直接说嘛!


连续六七次,姐每次从厕所出来,他都要这样折腾一次,杀奔厕所那个速度,就跟姐的大号没有冲,专门等着他去冲似的。不就是为了关个灯嘛,就这么点儿电,至于吗?城市嘛,就应该灯火通明,怎么能跟山村的小黑屋似的,估计哥们儿是黑窑洞住惯了,天一黑就睡觉,开始造人运动,生怕浪费了灯油。姐过去一个人住自在惯了,再说,向来都是别人忍受姐的习惯,谁胆敢提出要姐忍受他的习惯?关灯,玩儿蛋去吧!!后来也许他终于忍不住了,我大摇大摆地从厕所出来时,他提醒道“关一下灯好吗,费电。”


靠!!他终于说出口了,终于说出口了,姐早想跟你吵上一架,树立树立你一个男人在这个社会的正确价值观了,然而,为了共建和谐的合租氛围,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姐还是坚持《睦邻友好五项原则》,不和他争论,把灯关上了。其实姐真是个温柔甜美的女孩儿。


太省了,姐都能想象他每次消费时候,那种像老太太一样哆哆嗦嗦地掏出蓝边白布手绢,颤抖着打开,里面包着零到不能零的零钱,反复地问:多少钱啊~~~~~


NO.9

做男人不豪爽也就罢了,每天为省几块钱水电费婆婆妈妈也就罢了,天天泡厨房也就罢了,满脑子油盐酱醋也就罢了,囤物控、早起控、关灯控也就罢了,他还有更变态的癖好,简直要把生活抠到一点一滴,接下来就扒一扒他那些更惊世骇俗的癖好。怎么这么个极品房东偏偏被我遇到了,老天你就这样喜欢捉弄我吗?信不信老娘一头撞死上去找你单挑啊!


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物质生活日益丰盛的当下,我们很少会为牙膏管里残存的那最后一丝牙膏而斤斤计较、惋惜扼腕,挤不出来就丢掉呗,再换管儿新的,即使舍不得丢掉的,也会用挤牙膏器挤出来。然而赵ZP他的每个牙膏管、鞋油管都挤得超级瘪,这种瘪扁肯定不是徒手能实现的,然而哥们儿并不舍得花钱去买一个挤牙膏器,他用的是擀面杖,那天晚上我在厨房煮泡面打算加份儿夜宵,看见哥们儿竟然把已经很瘪的牙膏管放在案板上,我正想不通这是要干嘛,他竟拿起擀面杖,将牙膏管里残存的牙膏一点点擀出来,当时我就被镇住了,仿佛只有他的牙膏是卖血换来的。


不光是牙膏,他的日常生活可谓处处节省。一天晚上,我在客厅看电视,赵ZP突然从他的小房间推门而出,他郑重其事地跟我说道:“小青(一直忘了说了,小青是我的名字),我打算以后再也不喝桶装纯净水了!”这就仿佛经过长时间的思考终于做出的一个重大决定。


这劈头盖脸的一句时空错乱的话,当时姐就懵了,姐想:你爱喝什么喝什么呗,每天喝自来水姐都管不着你,犯得着跟我说吗?


但出于礼貌,姐还是故做关心的样子,柔声问道:“那你打算喝什么啊?”


“我算过了,我这人平时在家喝水少,这一桶19升的桶装水,我撑死了也喝不到两杯,平时在单位喝的太多了。”


刚才遭那句话劈头盖脸的一击,姐的脑袋有些秀逗了,理解力降到冰点,现在仍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些什么。


终于,悬念打开了,赵ZP继续说道:“我平时上班就喝很多水,回家都喝不下去了,以后我每天下班,从公司灌一大可乐瓶的水带回来,就够我晚上喝的了,所以,以后你就自己订桶装水吧,反正我也不喝了,我算了算,这能省不少钱呢。”


我顿时那个汗啊,我真想跳起来站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声的质问:赵ZP你是来跟我哭穷的吗!!


然而我淡定住了,在我面前这个比我小两三岁的男孩,他究竟成长在一个何其贫困的家庭,能培养他如此的节俭。不过在姐的信条里: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要不就是懒、要不就是这种不够豪爽、斤斤计较的小家子气性格,让他穷到连水都要蹭。


不过无所谓,这样更好,还没有人跟姐抢热水了呢,但姐突然又一想,以后谁换水啊,姐一个柔弱女子,怎么搬得动这桶装水呢。我立刻扫清脸上的鄙夷神色,满脸堆笑地夸奖道:“哟,你可真会过日子啊,那以后我换水可还要麻烦你啊。”


他一脸纯朴的笑容,大方地答道:“没问题!”



NO.10

######开了一下午会,姐快累死了,终于回来可以继续扒了,让各位朋友们久等了

我觉得除了“当家哥”、“会过哥”之外,他应该还有另外一个称号“省长”,太能省钱了,作为一个能“省”的人,他有着小脚老太太们的一致特征—— “关灯控”,看见哪间没人呆的房间亮着灯,就全身不舒服,看着这亮着的灯泡,就仿佛看着飞速跳动的电表一样(虽然一个灯泡至于让电表飞速的跳),非要把那盏灯关上,否则一夜难眠、辗转反侧。

姐向来大大咧咧惯了,经常从厕所、厨房出来忘记关灯,刚开始的一次,姐刚从厕所大号出来,双腿酸麻,只见他一看我出关,立即从沙发上跳起来,径直冲向厕所,当时我那个惊呆啊:该不会是憋了很久了吧,难道你不嫌臭么,也不等厕所里味儿散散,还是为了感受马桶圈儿上姐留下的体温啊。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厕所,迅速地把灯关掉后,迅速撤了出来,关上厕所门,然后一脸无事地坐回沙发,继续看《非诚勿扰》,沃靠!神马意思,在变相的提醒本小姐每次都要关灯吗?不会直接说嘛!

连续六七次,姐每次从厕所出来,他都要这样折腾一次,杀奔厕所那个速度,就跟姐的大号没有冲,专门等着他去冲似的。不就是为了关个灯嘛,就这么点儿电,至于吗?城市嘛,就应该灯火通明,怎么能跟山村的小黑屋似的,估计哥们儿是黑窑洞住惯了,天一黑就睡觉,开始造人运动,生怕浪费了灯油。姐过去一个人住自在惯了,再说,向来都是别人忍受姐的习惯,谁胆敢提出要姐忍受他的习惯?关灯,玩儿蛋去吧!!后来也许他终于忍不住了,我大摇大摆地从厕所出来时,他提醒道“关一下灯好吗,费电。”

靠!!他终于说出口了,终于说出口了,姐早想跟你吵上一架,树立树立你一个男人在这个社会的正确价值观了,然而,为了共建和谐的合租氛围,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姐还是坚持《睦邻友好五项原则》,不和他争论,把灯关上了。其实姐真是个温柔甜美的女孩儿。


姐已经到了听到涨价心慌慌的地步,有男人每天关心股票财经的,有男人每天关心房价车市的,也有关心单反数码、古董收藏的,但从来没见过这种满脑子油盐酱醋、像家庭妇女一样每天关心卫生纸的。



NO.11

做男人不豪爽也就罢了,每天为省几块钱水电费婆婆妈妈也就罢了,天天泡厨房也就罢了,满脑子油盐酱醋也就罢了,囤物控、早起控、关灯控也就罢了,他还有更变态的癖好,简直要把生活抠到一点一滴,接下来就扒一扒他那些更惊世骇俗的癖好。怎么这么个极品房东偏偏被我遇到了,老天你就这样喜欢捉弄我吗?信不信老娘一头撞死上去找你单挑啊!

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物质生活日益丰盛的当下,我们很少会为牙膏管里残存的那最后一丝牙膏而斤斤计较、惋惜扼腕,挤不出来就丢掉呗,再换管儿新的,即使舍不得丢掉的,也会用挤牙膏器挤出来。然而赵ZP他的每个牙膏管、鞋油管都挤得超级瘪,这种瘪扁肯定不是徒手能实现的,然而哥们儿并不舍得花钱去买一个挤牙膏器,他用的是擀面杖,那天晚上我在厨房煮泡面打算加份儿夜宵,看见哥们儿竟然把已经很瘪的牙膏管放在案板上,我正想不通这是要干嘛,他竟拿起擀面杖,将牙膏管里残存的牙膏一点点擀出来,当时我就被镇住了,仿佛只有他的牙膏是卖血换来的。

不光是牙膏,他的日常生活可谓处处节省。一天晚上,我在客厅看电视,赵ZP突然从他的小房间推门而出,他郑重其事地跟我说道:“小青(一直忘了说了,小青是我的名字),我打算以后再也不喝桶装纯净水了!”这就仿佛经过长时间的思考终于做出的一个重大决定。

这劈头盖脸的一句时空错乱的话,当时姐就懵了,姐想:你爱喝什么喝什么呗,每天喝自来水姐都管不着你,犯得着跟我说吗?

但出于礼貌,姐还是故做关心的样子,柔声问道:“那你打算喝什么啊?”

“我算过了,我这人平时在家喝水少,这一桶19升的桶装水,我撑死了也喝不到两杯,平时在单位喝的太多了。”

刚才遭那句话劈头盖脸的一击,姐的脑袋有些秀逗了,理解力降到冰点,现在仍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些什么。

终于,悬念打开了,赵ZP继续说道:“我平时上班就喝很多水,回家都喝不下去了,以后我每天下班,从公司灌一大可乐瓶的水带回来,就够我晚上喝的了,所以,以后你就自己订桶装水吧,反正我也不喝了,我算了算,这能省不少钱呢。”

我顿时那个汗啊,我真想跳起来站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声的质问:赵ZP你是来跟我哭穷的吗!!

然而我淡定住了,在我面前这个比我小两三岁的男孩,他究竟成长在一个何其贫困的家庭,能培养他如此的节俭。不过在姐的信条里: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要不就是懒、要不就是这种不够豪爽、斤斤计较的小家子气性格,让他穷到连水都要蹭。

不过无所谓,这样更好,还没有人跟姐抢热水了呢,但姐突然又一想,以后谁换水啊,姐一个柔弱女子,怎么搬得动这桶装水呢。我立刻扫清脸上的鄙夷神色,满脸堆笑地夸奖道:“哟,你可真会过日子啊,那以后我换水可还要麻烦你啊。”

他一脸纯朴的笑容,大方地答道:“没问题!”


NO.12

///////////////////////////////////////////////////// 终于 回来了,北京今天风好大啊,姐这么单薄的女子都快被吹飞了,真想早点有个高大又英俊的男朋友可以挽着,不用担心被风吹跑,哈哈 朋友们久等了 ,继续更新了,第一次听到有人夸我文采好,哈哈我可不是学中文的哦,能让你们看懂我已经感觉很幸福了哈哈


不光是饮用水要蹭,就连卫生纸他也蹭。各位看官一定会问了,他不是囤了那么多的卫生纸吗,为什么还要蹭啊?在此不得不说一点,在客厅、厨房等区域都设有公用卫生纸,是我和他轮流买的。然而一天我下班回家,抽出纸擦鼻涕,却发觉这纸极度粗糙,靠,这要长期用下去,姐这吹弹欲破的细嫩肌肤怎么受得了,对于公用卫生纸,姐每次都买上好的,他怎么能买这么低劣的糙货糊弄姐!!姐拿着这卫生纸气势汹汹地去找赵ZP,问他:“你这卫生纸哪儿买的?这么粗糙!”

赵ZP的回答让我横遭一雷,他淡定地说道:“非卖品,商场里买不到。”

为什么每次和他对话我都像四面受游击的日本鬼子啊,摸不着头脑,找不着方向。

他看我一头雾水,继续解释道:“这是从地铁的卫生间里抽出来的,今天一大早,我就去了,趁着没人,就抽了半卷,不用花钱,能用几个月呢。”

靠!!姐都快吐血身亡了,我竟然用了这公共男厕用的卫生纸擦了鼻子,我竟然用了这给男人拿来擦屁股的卫生纸擦了鼻子!!

姐现在想起来都想TM一刀把鼻子割掉,仿佛永远都有一团来自地铁一号线四惠站公共厕所的味道萦绕鼻尖。

姐的细嫩肌肤,怎么受得了这锯齿般的卫生纸



///////////////////////////////////////////////////

赵ZP又在做饭呢,他今天下午出去买了个电饼铛,现在好像是在烙饼,他说烙饼从三块瞬间涨到五块!我听完长出一口气,幸亏涨价的是烙饼,没法囤,要是铁饼,这儿就成田径队儿了。


这个笨蛋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极品事儿已经被放在天涯开扒了,哈哈,还闷着头烙大饼呢。





NO.13

重大发现!!!没想到啊!这哥们儿虽然四肢强壮,但臭美起来一点儿也不输伪娘,哥们儿虽然小日子过得很拮据很蹉跎,但在追求时尚追求美这件事儿上,那可是一点儿不落后,从他身上我是彻底见识到:穷和土是两个概念,人穷并不意味着人土、人村儿,穷人也有追求时尚的权利和属于自己的办法。

那天晚上,我去客厅接水,我看到不禁一惊:赵ZP坐在沙发上,他一脸粘糊糊的胶状液体!!

沃靠,大哥,你该不会是被传说中的“射颜”了吧!!

我关切地问:“啊?你的脸怎么了?”

赵ZP指了指茶几上的两个碗,一碗盛着一滩黄橙橙的蛋黄,另一碗透明无色的胶状液体,应该是蛋清,说道:“用蛋清敷个面膜。”

吓了我一跳,原来是蛋清啊,早就听说蛋清能做面膜,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呢,顺便请教请教:“好用吗?效果怎么样啊?”

“还不错,非常适合咱这油性皮肤,而且剩下的蛋黄还能煎了做早餐,比买面膜省不少钱呢!”

靠,三句话不离省钱,又回到省钱上了,一蛋两用,赵ZP,你高!实在是高!估计听到这个消息,全世界的母鸡都要哭了,蛋蛋被吃也就罢了,还不给留个全尸,让人家清黄分离,靠,蛋黄化作屎也不会放过你。

赵ZP热心地说:“我还剩下一些没用完呢,你也来试试吧!”

姐的脸可不是试验田,怎么能用你这DIY的土枪土炮蛋清面膜!蛋清,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姐委婉地说道:“我是干性皮肤,不适合。”

“干性皮肤!正好!我这儿还有蛋黄,专门针对干性皮肤,涂上试试!”

沃靠!!崩溃了,这乡土气息的朴实劲儿又扑面而来了,我说道:“啊,谢谢,不用了,你还是留着当早餐吃吧!”

“没事儿,你用吧,我明天再打一个。”

靠!你有完没完!!“还是算了吧,我闻不惯腥味。”

终于,他不再反抗了,语气不无遗憾地说:“哦,那就算了。”

这玩意儿涂在脸上,鬼知道第二天醒来会怎样。

还有他的穿着,他说他一年只卖三次衣服,春秋装、冬装和夏天的衣服,并且每次都是去动批(动物园批发市场)批发一大黑塑料袋,前些日子换季,天气凉了,他又去批了。


NO.14

赵ZP为了省钱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同样是北漂,同样是白领,为什么有的人就可以看电影、KTV、泡酒吧、星巴克、看郭德纲现场、一身小名牌,而他的北漂日子却如此蹉跎呢,每天纠缠于柴米油盐之中,我终于发现,其实“居家”也是一种宅,只不过别人宅的是网游、动画、视频聊天,他宅的是一日三餐和家务事儿。

终于有一个周末,他背上一个大登山包、一身户外装要出去了,我当时一惊!千古宅男丢下属于他的铲子和炒勺,准备要去户外极限运动了!“哟,登山去啊!”我问道。

“不是,去买点儿核桃、干果。”

不会吧,去买核桃、干果不至于穿成这样吧,“你这一身打扮我还以为你要去野营呢!”

“不是,我得去北京郊区买,那边儿靠近山”

我靠,房山!!我来北京以后就没出过五环,“去那么老远买核桃?”我又被震惊了。

“对啊,房山将军坨那边产核桃,那儿的核桃巨便宜,还有大磨盘柿子、红薯、栗子比市里便宜得多,每年秋天我都去那边买点儿。”

“这一去一回,要花一天时间吧!”

“是啊,怎么也要晚上才回来了,不过趁着秋高气爽,就当旅游了。”

也难怪,干果向来都很贵,像他这样省钱的人,不用这么极端的办法,基本上这一辈子是告别核桃、开心果了,想吃干果,就只能拿瓜子磨牙了。

果然,他那天很晚才回家,到家都八点多了,提着一个大麻袋,装满了核桃、柿子、柿饼、大杏仁,为吃个核桃,千里赴房山,这荒唐事儿也就他能干的出来!还像外地朴实的农民进城探亲一样,扛着大麻袋的农产品挤公交、挤地铁。

不说那些收入按照秒、分钟计算的富豪了,就是那些按小时计算的人,也不会为了节省几十块核桃钱,而牺牲一天的时间成本。

Md,这个抠门男也不发扬发扬绅士风度,一大麻袋的核桃只分给我十几颗,你不知道干果对女人特别好吗?



NO.15

一直总听别人夸某某女人“会过日子”,骂某某女人“败家娘们儿”,但从来没见过男人也能这样会过日子,据说现在物价还在涨,长此以往,不知道赵ZP还会想出什么样的极端办法,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利用有限的资源,让自己尽可能好的存活下来,赵ZP在丰富多彩、物质丰盈的都市生活中,过出了特种兵荒野生存的范儿。难道他就不会转个弯儿,自己多赚点儿钱,跟上这上涨的物价吗?

怪不得至今单身,我猜他一定还没请过女孩儿吃饭吧,估计要是女孩儿也不敢让他请,每点一道菜都有在宰他的感觉,吃饭的气氛太尴尬,说不定最后只能每人一份寒酸的套餐,最后连红酒、饮料也没有,只能要两杯白开水了。

这给力的物价和悲催的工资,难道你要把所有的顶天立地的中国爷们儿都变成这样的小男人吗,鸡毛蒜皮、蝇头小利也要斤斤计较,估计出去吃个饭都扭扭捏捏、躲躲闪闪,不敢提“这顿我请”,曾几何时,水浒传中里的好汉们,何等豪迈,大碗吃酒大口吃肉,路见不平两肋插刀,意气相投即使散尽家财、豁出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何况那几毛钱水电费啊。你看鲁智深在九纹龙史进家住了多久,每天大鱼大肉的招待,那儿提过半个钱字,走的时候还送大把的盘缠。

但愿物价不要再涨了,让赵ZP每天这么不择手段的省钱,姐当初决定租这儿的房就看重他年轻帅气,幻想能演绎一段郎才女貌的佳话,但是实在不了这极品会过的会过哥,前面不少网友回评说我遇到了一个好男人,呵呵,姐只能无奈置之一笑,谁会喜欢这种小家子气男人。姐即使不做二奶傍个一掷千金的大款,那也是有正常价值观想着赚钱奋斗的男人吧,每天算计柴米油盐,谁用得着呢。

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他有一个女朋友,那肯定是衣橱空空,长年累月的那几件衣服, 基本上可以用季节命名了“春”、“夏”、“秋”、“冬”,每个季节就那么两套,从不用枉费心机的想我这件XX搭那件XX,穿什么打底,直接这周穿春1,下周穿春2,两套轮着穿,穿到夏天,然后再夏1、夏2……更不要提香水、包包了。所有东西一律动物园地摊儿货。

我看回评里有不少欣赏这个极品“会过哥”的女人,说这是个好男人,真想不通你们是怎么想的。如果你们的男朋友是这样的,你愿意吗。所以一句话,无论物价涨成什么样,男人就既要能赚钱、也要舍得花钱,而女人绝不能因为物价放弃对精致生活的追求,找个能赚钱的好男人,享受花钱。


6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