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地无赔偿 名贵草木一朝 政府强拆牟暴利 农民拦路伸冤

燃起愤慨 收藏 0 264
导读: 随着大陆城市化发展,拆迁近年成为民众关注的议题。广东梅州市的王颖华夫妇,投资数百万元(人民币.下同)租用农地开设花木种植场,岂料15年的租约未过一半即遭逼迁。明报记者李泉 广东梅州报道 在未谈妥赔偿条件下,当局派出大批人员强行清拆,花木场被扎,令他们损失惨重,还要面对债主追债、员工追讨欠薪和业主追讨租金。夫妇两人多方奔走追讨赔偿,并效仿古人“拦路伸冤”,但却无法获得一分补偿,近日更疑因得罪当地官员遭围殴。但他们表示一定要讨回损失。

随着大陆城市化发展,拆迁近年成为民众关注的议题。广东梅州市的王颖华夫妇,投资数百万元(人民币.下同)租用农地开设花木种植场,岂料15年的租约未过一半即遭逼迁。明报记者李泉 广东梅州报道


在未谈妥赔偿条件下,当局派出大批人员强行清拆,花木场被扎,令他们损失惨重,还要面对债主追债、员工追讨欠薪和业主追讨租金。夫妇两人多方奔走追讨赔偿,并效仿古人“拦路伸冤”,但却无法获得一分补偿,近日更疑因得罪当地官员遭围殴。但他们表示一定要讨回损失。


王颖华夫妇在2000年投入200多万元,与梅县扶大镇农民签定15年土地租约,建立占地300亩的颖华园林花木场,种植名贵花木苗圃、草圃,并聘请逾100名工人打理。岂料在2007年,县政府发出征地通知,征收花木场作土地发展。


6000元收地 68万售地产商


王颖华说,扶大镇离县城仅有3至4公里,现在当地的楼价已升至每平方米2,000多元。政府把土地卖给发展商建楼房,发展商以每亩68万元的价格买地,但政府仅按每亩6,000元的价格补偿农户,远低于政府自己定的每亩2.8万元的补偿标准,业主和租户都不答应。


由于补偿谈不拢,政府一直未与业主及王颖华就花木场搬迁达成协议。但在2009年10月19日,当地政府在未获同意下,突然出动公安、检察院、法院及拆迁人员约300多人强行清拆。据王颖华事后清点,在强拆过程中?坏、枯死及被盗卖的名贵树木价值近700万元。


“当年早起摸黑、辛苦建起的花木场,就这样在一天之内被扎。”事件对王颖华的经济和精神造成致命打击,太太李月珍因承受不起精神打击,于今年5月重病入院留医,花木场亦因无力支付工人薪金、土地租金以及债务,处于崩溃边缘。目前更遭债主追债、员工讨薪、业主追讨租金的处境。但政府却对损失补偿不理不睬,对申诉亦是一拖再拖。


“我们不是不搬,而是政府没有给我们商量的余地,至今一分钱都不赔,让我们怎么搬?”为追讨赔偿,两夫妇多方奔走,李月珍甚至效仿古人,在当时的梅州市委书记刘日知视察梅县时,拦车伸冤,最终还是被警察拉走。


晤官索偿被赶 回家即遇袭


9月29日,两夫妇再到当地镇政府找官员商谈赔偿问题,却被警告“不要再来”。在回家的途中,两人即遭数名持械歹徒袭击,“他们一句话不说,用铁棍打烂我们的车窗玻璃,随行的一名工人被打至头破血流,我的手脚也被打伤。”王颖华愤怒地表示,“我们来投资,没功劳也有苦劳,为什么这样对我们”。他表示一定会追究到底。





收地无赔偿 名贵草木一朝 政府强拆牟暴利 农民拦路伸冤


收地无赔偿 名贵草木一朝 政府强拆牟暴利 农民拦路伸冤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