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汪精卫有待重新评价?史学界又刮翻案风

华严世界 收藏 4 2202
导读:汪精卫有待重新评价?史学界又刮翻案风 1946年1月21日夜,国父孙中山墓地中山陵方向突然爆出惊天震响,在战火中生活了多年的南京市民都听得出那是烈性炸药的动静。整个南京城都沸腾了,市民们潮涌向梅花山,却发现各个路口都已被军队戒严。 而此时山上,51师工程兵指挥官正指挥士兵将一具黑色的棺材从内窖中移出。启开棺盖后,中国近当代史上第一号汉奸汪精卫正安静地躺着,他头戴礼帽,腰配大绶,仪态气度一如生前。在他身上,士兵们发现了一张白纸,是陈璧君手书的“魂兮归来”;还有一本诗集,最后一页笔迹扭曲,显然是绝命之诗

汪精卫有待重新评价?史学界又刮翻案风


1946年1月21日夜,国父孙中山墓地中山陵方向突然爆出惊天震响,在战火中生活了多年的南京市民都听得出那是烈性炸药的动静。整个南京城都沸腾了,市民们潮涌向梅花山,却发现各个路口都已被军队戒严。

而此时山上,51师工程兵指挥官正指挥士兵将一具黑色的棺材从内窖中移出。启开棺盖后,中国近当代史上第一号汉奸汪精卫正安静地躺着,他头戴礼帽,腰配大绶,仪态气度一如生前。在他身上,士兵们发现了一张白纸,是陈璧君手书的“魂兮归来”;还有一本诗集,最后一页笔迹扭曲,显然是绝命之诗:“心宇将灭万事休,天涯无处不怨尤。纵有先辈尝炎凉,谅无后人续春秋。”


盖棺也难定论

汪精卫墓被炸,是何应钦的倡议,他认为汪葬在梅花山,与中山陵并列,实在是有碍各方观瞻。于是这位总理遗嘱起草者、国民党第二号神、中国近当代史上第一号鬼死后不久立遭清算、鞭尸。

纵观汪精卫之一生,其错裂悖离之程度,不仅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放眼整个世界历史,也是罕见之极。他可以抱着必死之心刺杀载沣,留下了义烈诗句“饮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他可以在签投降和约之前,对侍卫说,如果我签下卖国条约,你即开枪打死我;他原是国民党中最坚决的主战派,旋即发现日本不可战胜,又成立低调俱乐部,最后出走河内,成为汉奸傀儡;辛亥革命成功后,他曾携陈璧君远走海外,优游鹤舞,丝毫不恋权盏,但从成为总理遗嘱者起草者始,宁沪对峙、联衡军阀,他与蒋介石之间的权力之争贯穿十年,直至最后他依托日本成立汪伪政权,仍在与重庆政府争夺孙中山政治遗产。

即使历史早有公论,他已被钉在汉奸的耻辱柱上,仍有不少史学家抱以同情。这是一个很难下定论的人。在他之前,已有“先辈”冯道、秦会饱尝“炎凉”,在他之后,也很难再有人能做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卖国“壮举”。

一个热血青年,一个三民主义的忠实追随者,为何会踏上汉奸的不归路?他的心路历程,一直就是历史的谜团。


又刮翻案风

近来出版的书籍中,对汪精卫要求重新定位、重新评判的作品不在少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章怡和的《四手联弹》和赵无眠的《赵无眠辣说历史》。这两位在公共知识分子中卓有口碑的作家,不约而同地在新作中谈到了汪精卫问题,对汪精卫的处境、心路重新梳理,表示了极大的同情。

在《四手联弹》中有一章《卫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章怡和历历回忆起其父章伯钧转述的汪精卫印象,作为民国四大美男子之首汪精卫,漂亮、有才是世人的公认。章怡和如此写道:“出于‘曲线救国’和‘主和’思想,在民族危亡时刻,汪精卫希望能保全沦陷区一部分民众和土地……他去跟日本谈判。日本人把条件说得很好,一旦迈出脚步,条件马上变了。加上老蒋的打击排挤,上了船的汪无可奈何了,也永难回头了。”

章怡和还是有很大保留余地,在香港书展上被问及是否要为汪精卫翻案时,她矢口否认,解释为历史上中国无数次遭异族入侵,全世界在这类问题上都只有“主战”与“主和”两种看法,她这么解释,只是“学术用词差异太大”。

相比起来,另一位作家赵无眠则立场鲜明得多。在新出版的《赵无眠辣说历史》一书中,他旗帜鲜明地提出,汪精卫是中国近当代史上最郁闷的爱国者之一,并对其心路加以剖析,甚则由汪精卫而上及冯道、秦会,对所有的汉奸进行翻案。

这位本名徐晓鹤的诗人、作家,在上世纪80年代初蜚声诗坛,与顾城、舒婷等齐名。上世纪90年代,他桴渡西洋,弃文从史,创作“百年功罪”为主题的一组随笔,以颠覆性的史观席卷学界、网络,引发了巨大争议,在网络上被少数激进网友骂为文化汉奸。

《赵无眠辣说历史》引进大陆之前,在香港、台湾、新加波、美国等地,都曾渐次出版,并长期居于各大畅销榜高位。海外读者在卓越亚马逊及台湾诚品上的留言,也能反应出本书的特色,一言以蔽之,就是“辣”。赵无眠似乎有一种天生的历史视角,不同于凡俗,任何一段历史经他解读,都能演绎得独特而系统。在他的笔下,清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王朝;慈熹太后是三千年王朝末期最睿智的掌权者;如果日本战胜中国,最终也只能被中国同化。林林总总,不可枚举,几乎是对近代史的总翻案。


汪氏汉奸之路新探

剑走偏锋、以出位为能事,并非太难的事情,也不是一个史学家所应走的正路。但是,观点独特之余,能有翔实的史料为论据,鞭辟入里,思想系统,那只能用“大家”二字来形容了。

赵无眠正是这样的一位史学家。在《查塔呼奇河畔谈汉奸》章节中,他以汉奸发生学为理论依据,分析了汪精卫成为汉奸的六种可能动机:一是对权力的追求,即所谓“领袖欲”;二是贪生怕死,患了“恐日症”和软骨症 ;三是与蒋介石达成默契,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中国无论是胜是败都不至于亡国 ;四是确信中国打不赢日本,迟和不如早和,反而主动 ;五是一贯亲日,死心塌地投靠日本 ;六是与蒋介石内斗失利,负气出走铸成大错,只好一错到底。

赵无眠认为这六种动机中,只有第四种动机最可能。他这么解释道:当时的情况是东北早已为关东军所据,成立“满洲国”;蒙古建立了独立的亲日政权 ;华北经过“特殊化”自治阶段,亦被日军占领 ;华东、华中和华南,除长沙以外的几乎所有大城市皆沦为敌手 ;中国的海上通道全部被封锁 ;国军精锐部队在抗战初始就已经将老本拼光,中国军队无论从装备、素质、供养等方面皆远不及日军,中国正规士兵对日本兵的战斗力是三敌一 ;国共两党既合作又矛盾重重,暗伏着将来决一死战的危局 ;苏俄及西方自由世界对中日战争持观望态度,英美各国即使参战,似乎也难以抵挡穷凶极恶的日军攻势,中国是孤立无援地对付日本 ;中国社会结构涣散,国库空虚,前清及军阀混战时欠下的大量赔款、债务无力偿还,经济随时可能崩溃……总而言之,“它很像是一个重量级拳师与一个羽量级拳师比赛……这次的战争,中国不能打,也不应该打。但是,却不能不打,由于被日本逼迫得别无选择。”

这不仅是汪精卫的认识,持此“三日亡国论”者大有人在。毕竟,在这个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能以弘毅之精神、深远之目光、百折不饶之韧性,看到中国抗日必胜前景的智者还是少数。

汪精卫的悲剧,在于他自身的性格,他的身上带着女性特有的阴柔因子,只可顺而取之,不能逆而求之,因此面对日本侵略的压力,最终选择了出走河内。而蒋介石则信奉一种“不为圣人,则为禽兽”的蛮干精神,最终成为了历史的选择。


争论还将持续

历史已经翻到了21世纪,这让我们可以有更客观、冷静的心态,来看待上个世纪在这片广袤土地上发生的一切。对于汪氏的认识,或重新定位,或彻底打倒,都有待历史老人的进一步公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种争论还将长期持续下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