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战最著名的战役“冰血长津湖”双方技术参数!

外上 收藏 208 31932
导读:长津湖之战双方参战部队序列 志愿军九兵团 司令兼政委宋时轮 副司令陶勇 20军 军长兼政委张翼翔 副军长廖政国 58师 师长兼政委黄朝天 59师 师长戴克林 60师 师长陈挺 89师 师长余光茂 26军 军长张仁初 政委李耀文 76师 师长高文然 77师 师长王建青 78师 师长陈忠梅 88师 师长吴大林 27军 军长彭德清 政委刘浩天 79师 师长肖镜海 89师 师长詹大南 81师 师长孙端夫 94师 师长邬兰亭 美第10军 军长爱德华·阿尔蒙德陆军少将 美陆战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长津湖之战双方参战部队序列

志愿军九兵团 司令兼政委宋时轮 副司令陶勇

20军 军长兼政委张翼翔 副军长廖政国

58师 师长兼政委黄朝天

59师 师长戴克林

60师 师长陈挺

89师 师长余光茂

26军 军长张仁初 政委李耀文

76师 师长高文然

77师 师长王建青

78师 师长陈忠梅

88师 师长吴大林

27军 军长彭德清 政委刘浩天

79师 师长肖镜海

89师 师长詹大南

81师 师长孙端夫

94师 师长邬兰亭


美第10军 军长爱德华·阿尔蒙德陆军少将

美陆战1师 师长奥利弗·史密斯海军少将

陆战1团 团长切斯特·普勒海军上校

陆战5团 团长雷蒙德·默里海军中校

陆战7团 团长霍默·利兹伯格海军上校

美步兵第3师

美步兵第7师

韩军第1军

韩军首都师

韩军第3师


美军陆战1师编制及装备简表

陆战1师是以三个陆战团为骨干,加上若干师直属部队组成的战役集团,具有很强的作战力量,全师编制人数约2.5万。

师直属部队包括:

第11炮兵团:下辖4个炮兵营(第1、2、3营各装备18门105毫米榴弹炮,第4营装备18门155毫米榴弹炮)和1个114毫米多联装火箭炮连(该连未参加长津湖之战)。

第1坦克营:下辖4个坦克连,共约70辆坦克。

第1工兵营

第1海岸营(留在兴南港,未参加长津湖之战)

第1水陆两栖车运输营(留在兴南港,未参加长津湖之战)

每个陆战团下辖3个步兵营、重迫击炮连(装备12门107毫米迫击炮)、反坦克连(12门75毫米无后坐力炮和5辆坦克)。

每个步兵营下辖3个步兵连、机炮连(也称为火器连,装备4门81毫米迫击炮、4门75毫米无后坐力炮、12挺12.7毫米重机枪)。

每个步兵连下辖3个步兵排和1个机炮排(装备89毫米火箭筒、2门81毫米迫击炮、6挺12.7毫米重机枪)。

每个步兵排下辖3个步兵班和1个机枪班(装备89毫米火箭筒、3挺轻机枪和1挺重机枪)。

每个步兵班配备10支M1加兰德自动步枪和2支BAR勃郎宁自动步枪,班、排长配备M1卡宾枪,连长以上军官配备柯尔特自动手枪。

此外,陆战1师还能得到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的密切支援,该联队通常编制为3个中队(72架飞机),最多时达到7个中队(约150架飞机)。并由第1航空联队派出老资格的飞行军官作为前进航空火力控制人员随同地面部队行动,召唤及引导空中支援。


1950年11月27日长津湖地区美军部署情况

新兴里:美国陆军第7步兵师31团(团长艾伦·麦克莱恩陆军上校,后阵亡)、32团第1营(营长卡洛斯·费斯陆军中校)和师属炮兵营;

柳潭里:美国海军陆战队陆战5团(团长雷蒙德·默里海军中校)、陆战7团(团长霍默·利兹伯格海军上校,欠2营营部、F连及机炮连)、陆战炮兵第11团第1营、第3营G连和I连、第4营;

德洞山口:陆战7团2营F连(连长威廉·巴伯海军上尉)和陆战7团1营C连(欠一个排);

下碣隅里:陆战1团第3营(营长里奇海军中校)、陆战7团2营营部及机炮连(营长罗克伍德海军中校)、炮兵第11团第2营D连和3营H连、陆战1师前指及师直属部队;

古土里:陆战1团团部及2营(团长切斯特·普勒海军上校)、陆军第7步兵师32团2营、炮兵第11团第2营E连、英军第41特遣队(道格拉斯·德赖斯代尔海军中校);

真兴里:陆战1团1营(营长施麦克海军中校)、炮兵第11团第2营F连。


附表四:长津湖之战大事记

1950年11月6日:联合国军开始向北进攻,第二次战役正式开始。

11月21日:联合国军全线开始总攻势。

11月24日,东线美军陆战1师主力进入长津湖地区。

11月25日:西线志愿军开始反击。

11月26日:东线美陆战1师开始向被进攻

11月27日夜:东线志愿军九兵团开始向新兴里、柳潭里、下碣隅里等地美军同时发起攻击。

11月29日:美第10军下令东线各部转入防御;

以英军第41特遣队为骨干的德赖斯代尔从古土里增援下碣隅里。

12月1日:西线美军第8集团军开始全线收缩撤退。

东线美军柳潭里之陆战5团和7团主力开始向下碣隅里撤退,其他

地区美军开始向咸兴收缩撤退。

12月2日:志愿军27军全歼新兴里之美军第7步兵师31团。

12月3日:柳潭里陆战5团、7团主力从柳潭里到达德洞山口。

12月4日:柳潭里陆战5团、7团主力撤至下碣隅里。

12月5日;西线美军撤出平壤。

12月6日:下碣隅里美军向古土里撤退。

12月7日:西线美军开始全线总退却;

下碣隅里美军撤至古土里。

12月8日:古土里美军向真兴里撤退。

12月9日:美军工兵修复水门桥。

12月11日:古土里美军撤至真兴里。

12月12日:真兴里美军撤至五老里。

12月13日:五老里美军撤至兴南,开始登船。

12月14日:陆战1师全部登船完毕。

12月14日:陆战1师从兴南起航。

12月17日:东线美军从咸兴全线撤退至兴南登船。

12月24日:美军撤离兴南,第二次战役结束。


前言

当我写完朝鲜战争的上甘岭和仁川战役后,就一直想写长津湖之战,因为第二次战役(长津湖之战为第二次战役的东部战线)不仅是一场被称为决定了朝鲜乃至世界历史进程的战役,更令人感慨的是在风刀雪剑的苦寒高原上,参战的双方无论是志愿军的九兵团还是美军的陆战1师,在惨烈的战斗中都表现出令人难以想象的超凡英勇与顽强。

在几乎是绝望的不利态势下,美军陆战1师苦战突围,将陆战队顽强坚韧之传统发挥到极致,而在几乎是一无所有的后勤补给下,缺衣少食冻饿交加的志愿军九兵团官兵,完全依靠意志和精神在与钢铁、烈火以及冰天雪地的恶劣天气搏杀,彼此都以自己堪称军人典范的行为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而正是九兵团官兵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奋战,不仅赢得了同为军人的对手尊重,更为中国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万里赴戎机

江南的金秋,正是蟹肥稻得的时节,就在醉人的浓郁收获气氲中,刚刚经历了血火拼杀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即原来的第三野战军,此时第三野战军番号已经撤消)第九兵团所部正在无锡、苏州、上海等地进行休整,秣马厉兵积极准备渡海攻击台湾——在中央军委的计划中,这支精锐的虎贲之师是攻台的最理想部队。但是当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攻台计划被暂时搁置,九兵团也就自然解除了攻台任务,一边警备苏南、上海,一边继续整训。

九兵团时任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副司令员陶勇,参谋长覃健,政治部主任谢有法,副参谋长王彬,下辖三个军,第20军、第26军和第27军。

第20军,前身是由坚持三年闽东游击战争红军游击队改编而成的新四军第1师和第6师,是粟裕的起家老部队,解放战争中整编为华野第一纵队,以擅长野战尤其是纵深穿插著称。

第26军,前身是由抗战中鲁中军区部队整编而成的华野第八纵队,在华野部队中素以攻坚见长。

第27军,前身是抗战中胶东军队部队整编而成的华野第九纵队,是华野首屈一指的头等主力,在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等战役中,屡建奇功。

早在1950年8月,随着朝鲜战局的发展,中央军委就已决定将集结地域相对比较集中的华东军区第九兵团北调山东,作为东北边防军的二线部队,以便随时根据战局的发展的需要入朝参战。

9月初,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奉召进京受领任务。陈毅领命后一回到上海就于9月7日紧急召开了九兵团军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央军委最新指示:解除攻台整训任务,部队立即集中,随时待命开赴山东兖州以入朝参战为目的训练整补,并要求部队在思想上、物质上做好入朝参战的准备。

华东军区随即拟制了九兵团北调山东计划,同时考虑到即将入朝参战,为了更好适应作战需要,将第30军88师、89师和第32军94师分别调入九兵团所属三个军,使各军均下辖四个师。华东军区的计划是采取分批开进方式,于10月底全部开赴山东,11月中旬开始进行出国作战整训。毛泽东在华东军区上报的北调计划上批示:“九兵团全部可以统于十月底开到济徐线(济南至徐州),十一月中旬开始整训。”(《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一册,498页)

九兵团于9月20日正式下达北上命令:从10月1日起,按照第27军、第20军、兵团部和第26军的顺序,依次北上,进入津浦路山东段地区,各部具体集结地点是27军位于泰安,20军位于兖州,兵团部位于曲阜,26军位于滕县。

10 月中旬,九兵团各部经铁路输送分别到达指定位置,随即开始进行形势任务教育与以美军为假想敌的战术训练。10月29日,在山东曲阜召开的团以上干部入朝作战动员大会上,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到会亲自做了动员报告。在此期间为了增加九兵团的力量,华东军区将在苏南、上海等地招收的数百名青年学生和在四川起义的原国民党军第16兵团董宋珩部约1.5万人分别补入九兵团各军,基本达到了每师一万人,每军四万人的标准,全兵团共12个师15万人。——就在九兵团开始北上之时,朝鲜战局发生了巨大变化,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9月28日攻占汉城,韩军与美军分别于10月1日与7日越过三八线北进,10月17日攻占平壤。首批志愿军部队则于10月19日秘密入朝,10月25日开始发起第一次战役。

11月5日第一次战役结束后,美国已明确知道中国已出兵朝鲜,但是在综合各方面的情报与分析判断后,特别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国务院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分别提交的关于中国介入朝鲜战争的专题报告基础上,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认为中国参战可能会对战争进程产生令人担忧的影响,但是此种担忧并不足以改变其占领全朝鲜的既定方针,所以决定不改变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使命,并允许他在军事上“相机行事”。根据这一决策,刚刚赢得仁川登陆辉煌胜利的麦克阿瑟骄横地判断,入朝的中国军队总兵力不过三四万人,在战略上不过是象征性的,战术使用上也仅仅是保护丰满水电站等有限目的,因此决定发起“总攻势”,以美第8集团军在西,第10军在东,发动钳形攻势,向鸭绿江全线推进,一举消灭在朝鲜境内的全部志愿军和人民军,争取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

此时,联合国军在朝鲜总兵力高达55.3万人,其中地面部队就有42.3万人,而志愿军首批入朝部队仅步兵6个军18个师,炮兵3个师又1个团,共约23万人,人数上处于1:1.8的劣势,装备与火力上的距离就更为悬殊,迫切需要二线部队迅速跟进,因此九兵团入朝参战计划也一变再变,从最初的“11月1日起车运吉林梅河口地区进行战前整训,前线如有战略上急需则可调用,如无此种急需则不轻易调用。”到“第27军11月1日从泰安直开辑安,直接开赴前线,其余两个军接着开赴通化辑安地区休整待命,以备必要时使用。”再到“九兵团全部开赴前线,11月1日先开一个军,其余两个军接着开动,不要间断。”

就这样,由于朝鲜战局的急剧变化,九兵团原定先从山东开赴东北整训一段时期后再入朝参战的计划,改为开赴东北未作停留便提前直接入朝参战。这一变故,使九兵团参战准备极不充分,特别是九兵团长期在中国华东地区作战,既缺乏在朝鲜北部这样的高寒地区作战经验,又缺乏高寒地区防寒防冻的生活经验,同时对战区的气候、地形了解不足,使九兵团遭受了不应有的巨大损失。

27军经过一番折腾,11月12日到达临江,和20军一样几乎毫无停留便跨过鸭绿江,在梨树洞一带地区短暂休整后再乘火车经江界到达东门巨里,再徒步到达长津湖地区。而九兵团的另一个军26军则因运力不足,暂留厚昌江口地区作为兵团预备队。

九兵团紧急入朝,实为仓促,后勤保障存在严重问题,尤其是连高寒地区必需的冬装都来不及发放,以至于熟悉朝鲜高寒气候的贺晋年一句警告:“你们这样入朝,别说打仗了,冻都把你们冻死了!”成为了残酷的现实!


西线战火酣

11月1日,27军从山东泰安登车,向东北开进。11月3日,接到中央军委紧急命令,改变前往辑安的原定方案,取近路直接从安东入朝。此时27军先头师已到达辑安附近,只好一边命令先头师南返,一边改变后续部队行军路线直接开往安东。入朝前,所有人员和单位必须将帽徽、胸章等一切具有人民解放军标记的物品留在国内,印信与文件一律上缴,部队正式编入志愿军作战序列,军、师、团番号不变。5日,27军进入朝鲜,准备在车辇馆地区参加围歼英军第27旅的作战,但是由于英军第27旅南撤,这一作战企图落实。27军随即返回安东,准备改由临江入朝,加入到东线作战。

11月3日,20军从山东衮州登车开赴东北。11月6日,接到中央军委命令,火速从辑安、临江入朝。因此九兵团鉴于兵团原来的先头部队27军已奉命改道安东,来不及转向,便改令20军为前卫,立即入朝。 并在沈阳设立临时指挥所,指挥部队乞讨道入朝。

11 月6日,在沈阳车站,奉中央军委命令前来检查部队入朝准备的东北军区副司令贺晋年见到20军官兵身着华东地区的棉衣,头戴无帽耳的布质大檐帽,脚穿胶底单鞋,大为震惊,立即找到正在指挥部队运输的20军副军长廖政国,要求紧急停车两小时以便从东北军区部队中调集厚棉衣和棉帽,但是军情十万火急,20军的 58、59和89师基本都没有停车而直接开往朝鲜的江界,只有军直属部队和后卫的60师在短暂的停车间隙里得到为数寥寥的厚棉衣和棉帽。

11月7 日,20军前卫59师乘火车抵达目的地朝鲜江界,而第二梯队58师因为辑安鸭绿江铁路桥朝鲜一侧已被美军飞机炸断只得步行徒涉过鸭绿江。20军入朝后先乘火车沿满浦铁路南下,到达武坪里后改为步行,从山间小道开进至15日全部到达预定集结地长津湖地区。17日,59师176团和89师267团接替了42军在长津湖和柳潭里以南的防务。

朝鲜北部由于纵贯南北的狼林山脉阻隔,被分割成了天然的东、西两部分,在联合国军的总攻势计划中便根据自然地形决定兵分两路,从东西两翼实施钳形夹击。西线为主要攻击方向,联合国军投入美第8集团军的3个军(军团)11个师(旅)又1个团,共约24万人,一线兵力约13万人。具体部署为左翼美第1军,向新义州、朔州推进;中路美第9军,向碧潼、楚山攻击;右翼韩第2军团,进攻熙川、江界。

11月6日,联合国军在东西两线同时开始试探性进攻,志愿军按照预定部署节节抗击,示弱纵敌,诱敌深入。战至17日,志愿军更是开始大步后撤,并故意抛弃部分装备和物资,就地释放战俘,制造败退假象。联合国军据此做出了错误判断,开始放胆北进。美军第7步兵师师长巴大维少将曾在解放战争中担任驻华美军顾问团团长,自认比较了解中国军队,更是督率所部向北急进,其先头第17团于21日进抵鸭绿江边的惠山,距离中国仅一江之隔,这是朝鲜战争中美国军队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到达鸭绿江边。

也就在美第17团到达惠山的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举行联合会议,对朝鲜战局进行分析后决定同意麦克阿瑟发动总攻势,占领全朝鲜的计划。——而就是在这天,联合国军完成了总攻势的一切准备,第8集团军也到达了攻击开始线,全线开始向北突击。

志愿军依旧且战且退,示弱诱敌,第8集团军丝毫没有察觉即将到来的危机,继续向北冒进,其攻击正面从80公里逐渐扩展到了300公里,各师之间均出现了明显的空隙,与东线第10军的巨大空隙也在进一步扩大,整个集团军呈现出师团分散、侧翼裸露的不利态势,几乎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腩!

11月25日,志愿军的反击开始了,第38军、第42军向第8集团军右翼德川、宁远的韩军第7、第8师发起突然攻击,战至26日,歼灭韩军第7、8师大部,在第8集团军右翼打开了战役突破缺口,为下一步实施侧后迂回正面突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战局发展到如此地步,第8集团军仍未判明志愿军企图,认为志愿军的反击不过是以局部反击来支持目前的防御态势,依然决定在稳定战线之后继续北进,但是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还是担心志愿军会利用德川宁远地区的缺口实施迂回,因此迅速调整部署堵塞缺口。

但是志愿军怎么会给联合国军以调整部署的时间,迅即开始了以侧后迂回与正面突击相结合的全线反击!38军113师14小时行军72.5公里(这一速度甚至超过了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第18空降军在大量直升机支援下平均每小时5公里的推进速度!)于28日晨7时许先敌抢占三所里,切断美第9军撤回顺川的退路。接着38军主力陆续到达顺川公里沿线,靠拢113师,彻底封闭美第9军退路,形成了对美第9军的三面合围之势,正面志愿军各部随即开始全面猛攻。虽然担负更深远迂回的42军未能达成预定任务,但是美第8集团军终于意识到了巨大危机,立即开始全线后撤,志愿军乘其后撤混乱之机,大举出击,重点对清川江畔东起军隅里,南到龙源里、三所里,西起新安州地区的美军实施围歼,被围的美军第2师向南突围无望,且部队在志愿军各部突击下建制混乱,为摆脱被全歼的命运,遂放弃重装备轻装转向西南的安州突围,至12月1日才狼狈不堪地退入安州,随即又在志愿军的巨大压力下,再度南撤肃川。——美第2师在清川江地区的作战中减员高达5000人,重装备损失殆尽,单兵装备损失也超过了40%。

在志愿军的迅猛突击下,第8集团军于12月1日开始向三八线以南实施总退却,其主力从清川江一线后撤至肃川、顺川一线才站住脚,重新组织防线。总攻势被彻底粉碎,韩第7师、第8师、美第2师和土耳其旅均遭到毁灭性打击,美骑兵第1师和第25师也遭到不小损失。12月2日,西线志愿军停止追击,西线作战才告结束。


风雪长津湖

西线战火正烈,而东线却是令人奇怪地一片平静。

东线联合国军的主角自然就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简称陆战1师,下同)莫属,说起海军陆战队,在美国的武装力量中地位非常特殊,人微言轻海军的重要组成部分,接受海军部的行政领导,但却不是海军部的下属单位,而是与海军作战部同级,海军陆战队司令与海军作战部长一样,和平时期直接向海军部长负责,除非海军部长下达特别指示,才接受海军作战部长以海军部长名义下达的命令,在战时只接受参谋长联席会议下达的命令。陆战队平时执行海军的规章制度和条令,而在战时与陆军协同作战时却执行陆军的规章制度和条令,同时又具有自己完整的行政指挥体系。陆战队由于主要担负两栖登陆作战使命,众所周知登陆作战是背水之战,作战之危险艰巨要求陆战队必须具备顽强的战斗意志和强悍的战斗作风,而陆战队通过平日的严酷训练也确实培养出了超过一般美军部队的战斗作风和意志,这一特点在太平洋战争的历次岛屿争夺战中都有表现。

陆战1师最早的前身是组建于1773年的海军陆战队第1连,是陆战队中历史最为悠久的部队。该师所属的第1陆战团组建于1846年,是海军陆战队中第1个团级战斗部队,曾参加过侵略中国的八国联军和美国历次对外战争:19世纪80年代入侵墨西哥、1898年美西战争、1906年侵略古巴、1914年入侵墨西哥和1915年入侵海地等。陆战第1师的其余两个团第5陆战团和第7陆战团分别成立于1914年和1917年,其中第5陆战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因战功显赫而获得法国政府嘉奖。1941年2月,就是以第1、第5、第7陆战团为基础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勒热那基地组建了陆战第1师,该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太平洋战场上表现尤其出色,1942年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陆战1师因其辉煌战绩与顽强斗志在美军中第1个荣获以总统名义颁发的“优异部队”奖,并因此在师徽上永远留下了 “GUADALCANAL”(瓜达尔卡纳尔)的字样。随后又先后参加了新不列颠群岛、帛硫群岛和冲绳岛登陆作战,成为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王牌之师。特别要说明的是,朝鲜战争中,陆战1师的兵员包括战争爆发后征召的预备役全部是志愿兵,与主要由征募兵员组成的部队在在士气与作战技能上均有很大的不同。

说来陆战1师与中国也是颇有渊源的,1900年攻入北京的八国联军中的美军就是该师部队;1945年二战结束后在北平、天津、青岛等地登陆的也是该师;1946年“安平事件”和**北大女学生的“沈崇事件”,也是该师所为。此番又在朝鲜狭路相逢,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

朝鲜战争爆发后,陆战1师的第一批参战部队是由陆战5团为骨干组成的陆战暂编第1旅,8月2日在釜山登陆,作为第8集团军的预备队,充当了消防队的重任,四处奔忙“灭火”,为洛东江防线的稳定立下汗马功劳。

当陆战1团和7团全部到达后,陆战1师便作为麦克阿瑟手中最可器重的王牌,赢得了第一批在仁川登陆的荣耀。

此时,陆战1师下辖陆战第1、5、7团、第11炮兵团以及坦克营和工兵营等支援部队,总兵力约2.5万人。陆战团通常与一个榴弹炮营、一个坦克连和一个战斗工兵连组成团级战斗群,成为独立遂行战斗任务的基本战术单位。陆战团以下单位为三三制,团属建制火力单位包括一个装备12门107毫米重迫击炮的炮兵连和一个装备5辆坦克和6门75毫米战防炮的反坦克炮兵连。全师(含炮兵团)重武器主要有约85辆坦克、18门155毫米榴弹炮、54门105毫米榴弹炮、 36门107毫米迫击炮、36门81毫米迫击炮、36门75毫米战防炮和81门60毫米迫击炮。此外还能随时得到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的空中支援。轻武器也很先进,普通士兵装备M1步枪,班排长配备卡宾枪。单兵被服装具也是相当完善,士兵均配发羊毛内衣、毛衣、毛裤、带帽防寒服、防雨登山服以及鸭绒睡袋,外衣是以特殊的防寒防雨材料为面料,战斗靴里为适应高寒地区还特意配有多层毛毡垫,而师侦察连还配有最新颖的试用品防弹背心。后勤保障方面,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11月23日是西方传统的感恩节,当天陆战1师每个士兵的晚餐菜谱是:烤火鸡(注:就像端午的粽子与清明的青团,火鸡是感恩节的标志食品)、炸薯条、牛肉馅饼、沙拉、水果蛋糕,还有一份鸡尾酒(军官则是香槟酒)!即使是在平常日子里,美军确实真正贯彻了拿破仑“军队靠胃打仗”这句话,其战地伙食也是非常丰富,主要就是在二战中著名的C战斗口粮,也就是C类口粮,是指随身携带的可以不经加热即可使用的野战(快餐)食品,通常被制成净重227g的罐头以便携带,有几十种不同的菜肴配方。主要分为两大类,一是以肉类(包括肉食、蔬菜等搭配)为主的M (即Meat)系列罐头和以饼干(包括糖果和咖啡、可可粉或柠檬粉等速溶饮料)为主的B(即Biscuit)系列罐头。每个士兵每天可以领取3个M罐头和 3个B罐头,可以完全保障一个人在大运动量情况下的热量补充。此外,C口粮还配有口香糖、巧克力、火柴、香烟、餐巾纸等附属物品。(真正是以人为本!)我曾采访过的志愿军老战士回忆,在战场上能吃上缴获美军的C口粮,简直就不亚于饕餮大餐!在长津湖还曾缴获过美军的野战餐车,餐车的后厢一层层全部是铝制的抽屉,拉开抽屉,是一个个的灶眼,每层抽屉的空间正好可以放下美军士兵的军用饭盒,只要关上抽屉就可以对饭盒进行加热,几分钟之后,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这让只能啃着冻土豆的志愿军士兵大为羡慕!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志愿军九兵团,不仅大口径火炮全部留在东北(据说是为了换装苏式火炮,也有说是因为道路限制运输困难),师配属最大口径火炮只是75毫米野炮,而且弹药全部都靠人力或畜力驮运(每门82毫米迫击炮为40发,60毫米迫击炮为90 发),子弹也是每人自行携带,一般每支步枪为80发。粮食就更为困难,从过鸭绿江后就只发过4天的干粮,其后日子里全部就靠就地筹措,在人烟稀少的长津湖地区,能获得的粮食可想而知,因此很多部队粮食供应下降到正常数量的一半甚至更低!

进入11月后,东线美军最高指挥第10军军长爱德华·阿尔蒙德少将要求陆战1师沿长津湖西岸大胆北进,迅速到达江界、满浦地区,与西线第8集团军战线相衔接。但是陆战1师师长奥利弗·史密斯海军少将认为按照这一命令行动危险极大,因为从后方基地兴南港到长津湖地区之间100多公里路途上只有一条地形情况非常复杂的简易公路,那是由泥土和砂石混合铺设的狭窄小路,曲折穿行在山区之间,只能勉强算得上公路。特别是山区的近80公里路段,道路狭窄到只能容许一辆汽车通行,而且又是在山腰,一边紧挨着突兀的山石,一边就是陡峭的深渊!所有部队和补给品都得从这条道路上通过,这样整个行军队形将会拖得很长,加上为了保障这条生命线的畅通,还必须在几个要点上部署守备兵力,势必造成兵力分散,一旦遭到分割包围,极易被各个击破。所以他提出了不同看法,遭到阿尔蒙德拒绝后,只好将情况上报海军陆战队司令凯兹,希望能通过凯兹与阿尔蒙德协商,对任务进行修正。不过,阿尔蒙德是麦克阿瑟的亲信,所下达的任务实际就是麦克阿瑟的意思,所以协调的结果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陆战1师只好遵令行动,开始向北推进,不过由于史密斯心存担忧,虽然志愿军的阻滞力度并不大,但陆战1师还是行动谨慎,部队推进非常缓慢。而志愿军42军于11月7 日放弃黄草岭,除了留下一个团在古土里以北依托有利地形节节阻击外,主力逐渐向柳潭里以北转移。17日,九兵团到达后接替了42军在长津湖和柳潭里以南地区的防务。

11月23日,美第10军下达了总攻势作战命令:陆战1师担负主攻任务,首先攻占柳潭里以西约90公里的武坪里(从那里到鸭绿江边的道路条件比较好),然后向江界继续挺进。第7步兵师作为助攻,在陆战1师东侧展开,沿长津湖东岸向柳潭里推进。第3步兵师则负责掩护西翼,并保护后方地区。根据这一命令,陆战1师随即下达了向武坪里攻击的命令,但是史密斯师长特意要求将真兴里地区划归陆战师的作战区域,并在真兴里与古土里之间部署守备部队,以确保师的后方补给线,这一决定再次显示了史密斯师长对后方补给线安全的深深担忧,此举就是靠自己部队来保卫后方补给线,才能使史密斯感到稍许心安。而他在前一阶段北进中,始终对补给线投入了极大关注:在10日攻占古土里后不仅立即下令工兵修建与真兴里之间道路,使M—26潘兴坦克能够通行,还修建了可供轻型飞机起降的小型机场;19日又将配备5辆大型推土机的工兵连派往下碣隅里修筑小型机场;23日在下碣隅里开设补给分站,储存大量补给物资(其中粮食和燃料各8日份、弹药1.3个基数)——这些注重后方补给的措施在以后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11月24日,陆战1师命令陆战7团攻占并控制柳潭里,然后陆战5团超越陆战7团向西直取武坪里,陆战1团则在下碣隅里、古土里和真兴里担任守备,掩护补给线。至此陆战1师在长津湖地区全部展开,并完成了总攻准备。

长津湖,位于朝鲜东北部赴战岭山脉与狼林山脉之间,是朝鲜东北部最大的湖泊,由发源于黄草岭地区的长津江在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之间所形成的湖泊。在长津湖以东约30公里,是由长津江最大支流赴战江所形成的赴战湖,两大湖泊及其附近地区就被称为长津湖地区。两湖周围丛山林立,平均海拔约1300米,几乎全是崇山峻岭连绵不断的崎岖山区,山上林木繁盛,山间道路狭窄,偶有几处村落也是人烟寥落。长津湖地区从10月下旬开始进入冬季,至11月下旬日平均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27度,风雪交加的严寒气候,山高路窄的复杂地形,战场环境是异常险恶,可以说在这样的环境下就连基本生存都不容易。

志愿军九兵团入朝后即按照预定部署,向长津湖地区开进。在行军途中,部队严格执行隐蔽要求,夜行晓宿,严密伪装,两个军约十万人悄然进入战区,联合国军虽然每天都派出飞机对该地区进行空中侦察,却丝毫没有发现九兵团的行动踪迹。——战后,联合国军将九兵团这一隐蔽开进称为“奇迹”!但是由于入朝仓促,战前准备极不充分,入朝之后又由于美军的大规模轰炸(美军从11月初开始为了配合即将开始的总攻势,对朝鲜北部进行了大规模空袭),后勤补给极其困难,粮食、被服、弹药等物资无法运到部队手里,而长津湖地区人烟稀少,根本无法就地解决食宿,部队只好在雪地露营,加上粮食被服均严重不足,出现了大量因冻饿而产生的减员。九兵团战役反击准备因此无法按时完成,只好要求将原定11月25日的反击时间推迟两天,这也就是志愿军西线25日开始反击而东线依旧平静如初的原因。

11月 26日,陆战1师开始向武坪里攻击前进,陆战5团第2营由于第7师32团第1营接替了在下碣隅里以北地区的防务而得已抽身前往柳潭里参加即将开始的作战,陆战1团第1营也于同日到达下碣隅里,接替陆战7团第2营的防务,使该营能够北上柳潭里与团主力会合。这天,由于志愿军主力尚未到达,所以陆战1师的推进几乎没有遭到抵抗,进展非常顺利。师长史密斯也乘直升机赶到柳潭里,听取战局报告并在直升机上仔细观察了攻击道路的地形。当天,陆战7团在柳潭里地区的小规模战斗中俘虏了3名志愿军士兵,这3人供称是属于20军60师的,还称他们所在的部队计划将投入4个师同时攻击柳潭里、下碣隅里、古土里。美军认为普通士兵根本不可能了解军级单位的作战计划,丝毫没有引起重视。

11月27日,长津湖地区普降大雪,气温下降到零下30度,九兵团第20军四个师(第 58、59、69和89师)和27军的三个师(第79、80和81师)共约八万人,以惊人的毅力克服缺衣少食的困难,悄然进入攻击位置。第27军的第94 师和第26军也开始从厚昌地区向长津湖开进。

27日,在长津湖地区,从北到南的新兴里、柳潭里、下碣隅里、古土里、真兴里等处,美军部署情况如下:

新兴里:美第7步兵师31团、32团第1营和师属炮兵营;

柳潭里:陆战5团、陆战7团(欠一个连)、陆战炮兵第11团两个炮兵营;

下碣隅里:陆战1团一个营、陆战7团一个连、炮兵第11团一个炮兵营和陆战1师前指及师直属部队;

古土里:陆战1团一个营、炮兵第11团一个炮兵营;

真兴里:陆战1团一个营。

陆战1师师属坦克营(辖四个坦克连,约70辆坦克)位于真兴里附近的麻田洞,陆战1师的师部还在兴南,但是师司令部连和各部门的主要人员都已经到达了下碣隅里。这样,在长津湖地区,美军共有一个师前进指挥部、步兵四个团、炮兵一个团又一个营、坦克一个营,总共约一万人。此外,陆战1师的师侦察连和英军第41 分遣队正向长津湖地区前进中。

当天早晨8时25分,陆战7团第3营向柳潭里至武坪里公路两侧山地攻击前进,在克服了轻微抵抗后便顺利占领柳潭里以西的1426高地和1403高地。随后陆战5团第2营超越陆战7团第3营继续向西,但在第一目标1271高地遭到了志愿军第20军的顽强防御,几次攻击均未奏效,最后在陆战7团3营的支援下,才艰难地夺取了1271高地。同时,陆战7团向西南和北面派出了配有迫击炮的战斗侦察小分队,都遭遇了志愿军大部队,经过激烈战斗才得已撤回柳潭里。中午过后,美军就接连发现志愿军侦察人员抵近柳潭里进行侦察,毫无疑问,夜幕降临后,志愿军一定将会发起其擅长的夜袭,所以从下午15时开始,美军就停止了进攻,构筑工事,准备迎接天黑后的战斗。——而不是像有些资料上所称,美军是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遭到的攻击。


血战新兴里

11 月27日黄昏,夜幕在漫天飞雪中刚刚降临,九兵团就按照预定部署开始了攻击:20军59师攻击柳潭里以南的德洞山口,切断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之间联系,并从南面攻击柳潭里;58师从东南西三面攻击下碣隅里;60师从古土里以北出击,切断古土里与下碣隅里道路,从北面攻击古土里;89师以一个团协同59师攻击柳潭里之敌,主力两个团在柳潭里以西展开。

27军79师从北面攻击柳潭里:80师和81师一个团攻击新兴里;81师主力两个团则在赴战湖以下地区展开,割裂陆战1师与新兴里美第7师的联系。

九兵团计划首先歼灭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两地的美军,接着再歼灭新兴里的美第7师31师,最后转移兵力围歼陆战1师敢于北上增援的部队。九兵团这一计划还是建立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作战经验的基础上,一相情愿地以为凭六个精锐主力师的绝对优势兵力可以轻松吃掉已成为瓮中之鳖的美军三个团,岂不知美军的火力、战斗力与国民党军美械部队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当晚的战斗从一开始就是相当激烈,在所有攻击部队中,59师取得了最为显著的进展,175团先后攻占 1542、1581.2、1419.2、1357.4高地,176团连续攻占1425.5、1408、1229.1高地,177团攻占新兴里(注:长津湖地区共有两处叫新兴里的地方,一是在长津湖东面,现由美7师31团守备,另一处则在长津湖西南,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之间,由陆战1师守备,这里为后者)至西兴里一线高地,特别是夺取了死鹰岭主峰1519高地,这样59师就完全控制了以死鹰岭为中心的西兴里公路两侧高地,截断了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两处美军团的联系。其他部队则在美军灼热火力下仅仅取得了合围态势,而没能大量歼敌,大多与当面美军形成对峙。经过一夜激战,九兵团缍掂出了美军的份量,也通过战斗查明了在整个长津湖地区,被围美军约有四个团将近一万人,其数量超过了预定估计的一倍以上。九兵团随即决定改变原定作战计划,首先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新兴里之敌,得手后再转移兵力逐次歼灭柳潭里、下碣隅里之敌。

28日天亮后,美军立即开始反击,企图重新恢复各部之间的联系,改变被分割的不利态势。59师死鹰岭阵地、80师新岱里阵地和60师小民泰阵地三处成为美军反击的重点,九兵团一面组织力量顽强抗击美军反击,一面按照新的作战计划调整部署,准备当晚再战。

从这天开始九兵团的攻击重点转为美第7师31团所在的新兴里,这个新兴里位于长津湖以东,丰流江汇入长津湖的南侧,村子地势是南高北低,东西狭长,村北地势平坦且有窄轨铁路(但已废弃)和公路,便于机械化部队运动,村西滨湖,地形狭窄,不便于大部队展开,村南主峰、1221、1239等三座山峰呈三足鼎立之势,鸟瞰通往后浦、下碣隅里公路,在新兴里的美军是第7步兵师31团和32团的一个营。

早在27日夜间,志愿军就集中80师和81师242团共四个团由27军副军长兼80师师长詹大南统一指挥对新兴里之敌进行了攻击。子夜12时,在嘹亮的军号声中志愿军全线发起攻击。

238 团附240团2营沿着北面的山沟直插新兴里公路桥和新兴里二沟,因该团先头1营走错了路,所以团长临时改以3营首先投入攻击,3营以班排为单位同时对二沟村里50多个独立家屋发起攻击,1营赶来后穿过战斗正酣的二沟猛扑新兴里北侧的1100高地和1200高地,然后就势冲入新兴里村内,240团2营迅速插入新兴里美军阵地纵深,夺取了新兴里公路桥,然后协同3营肃清在二沟里的美军,割裂了新兴里与内洞峙两地美军的联系。

239团从丰流里以北经泗水里展开攻击,先后攻占1455和1250高地后,从南面和东南两面冲入新兴里,担负穿插的2营4连肃清1100高地附近美军警戒哨后留下2班坚守1100 高地,其余部队一路杀进村里,冲在最前面的指导员庄元东和1班多名战士倒在美军猛烈火力之下,连长李长言迅速改变战术,指挥部队以班为单位隐蔽前进,5班和6班连续消灭了几座家屋里的美军,其中三间家屋均有电话机、报话机,墙上还挂满了作战地图,原来5班和6班打掉的是美军31团的团部!接着5班和6班继续向西前进,拂晓前夕突袭了美军57炮兵营的阵地,干净利索地解决了还在睡梦中的炮兵,缴获了12门105毫米榴弹炮。这一行动对于以后的战斗意义非常深远,捣毁31团团部对于美军指挥体系的打击自不待言,袭击57炮兵营阵地,使得美军在以后的战斗中该营的105毫米榴弹炮就再没有发挥作用,不仅大大减少了攻击部队的伤亡,而且极大缩短了战斗进程。就在5班和6班接连取得战果之时,7班和9班夺取了公路桥边的家屋,控制了桥头阵地。至此,4连出色完成了穿插敌纵深的任务,但是4连伤亡已达67人,而且班排建制也出现混乱,天亮后美军从三面反扑,4连处境非常危险,因此在请示了2营后撤出新兴里,可惜由于兵力不足,缴获的榴弹炮和大量物资均没有带出。

240团3营的任务是攻占内洞峙,这是新兴里西北的制高点,可以俯瞰整个新兴里,是美军新兴里环形防御圈的重要一环。战斗打响后, 3营连续夺取四个高地后被1318和1216高地美军火力压制,难以发展。团长立即将1营投入战斗,这才打破僵局,于凌晨4时许一口气攻占三个高地,至凌晨,240团已占领新兴里东北、正北、西北一线多处高地。

242团则绕过新兴里,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新兴里南面公路,1营和3营先后攻占公路两侧的高峰和1221高地,彻底截断了新兴里到下碣隅里的公路。




14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