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日本连”血战诺曼底

1944年6月6日,盟军发动举世闻名的诺曼底登陆战。在登陆最初的24小时里,盟军所遇到的一大半纳粹军人并不是纯粹的德国人,而是来自大量神秘的“东方营”,其官兵多是德国入侵苏联后俘虏的中亚和高加索士兵。更有意思的是,德国国防军第709岸防步兵师下辖的第630东方营是一个例外,这个营里居然有“日本连”。


1941年,日本驻纳粹德国大使大岛浩向老朋友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纳粹外交部长)提议,征募在欧洲的日本侨民,组建一支成建制的日本军队,配合德军行动。大岛浩是个十足的“纳粹分子”,20世纪30年代美国记者威廉·夏伊勒将其描述为“比纳粹还要纳粹的人”。大岛浩的想法得到里宾特洛甫的支持,经过里宾特洛甫斡旋,希特勒授权国防军与大岛浩协商部队组建事宜。

大岛浩报请东京批准后,任命手下松田信卫大尉担任指挥官,负责招募由180人组成的标准步兵中队(也就是连级作战单位)。1941年12月,步兵中队正式组建。这些日本人被德军送到设在波兰的训练营,他们于1942年春季训练结束,随后编入德国国防军序列。

1942年5月,德国国防军将“日军”派至法国布列塔尼地区,正式授予其德国国防军第709岸防步兵师第630东方营第3连的番号,俗称“日本连”。日本陆军大尉松田信卫被授予德国国防军上尉军衔,出任连长,该部队下辖3个排。罕见的是,军官们被允许佩带日本军刀,这在德国国防军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日本连”在布列塔尼呆了近半年,1942年12月随第709岸防步兵师调往诺曼底驻防。平心而论,这个师属于德军三流部队,官兵们多是在东线负伤的军人、老人、新兵、患慢性疾病者和策反的盟国战俘,“日本连”应算得是“精锐部队”了。

第709岸防步兵师的防守区域包括后来美军登陆的犹他海滩和美国空降部队空投区域。除了“日本连”外,第709岸防步兵师里有不少杂牌“东方部队”,主要是由波兰劳工和苏联战俘组成,“日本连”所在的第630东方营被配属给第919掷弹兵团。1943年12月,卡尔-威廉·冯·施利本少将从东线调到诺曼底,接过第709岸防步兵师的指挥权。施利本在东线打了两年半,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他一上任就重新调整全师防务,将“日本连”调至盟军最有可能登陆的犹他海滩。

值得一提的是,1943年11月,大岛浩到“大西洋壁垒”考察,特地看望了“日本连”。松田信卫将第709岸防步兵师的军事部署详细介绍给大岛浩,包括驻地和人员、武器配置情况,连反坦克壕沟、炮台方位也尽在其中。得到如此丰富的实地资料后,大岛浩写了一份长达20页的报告,迫不及待地用已经被盟军破译的密码向东京邀功请赏,当然这些极有价值的情报中途就落入盟军之手。

由于西线无战事,德军总部将第709岸防步兵师的一些部队调往东线作战,“日本连”则继续驻防犹他海滩,这支部队的末日即将到来。


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诺曼底,其中美国第4步兵师的登陆点就是犹他海滩。“日本连”对美军的突然登陆起初有些不知所措,在松田信卫指挥下边打边撤。然而第二天,“日本连”陷入美军第4步兵师的迂回包围,为了突围,松田信卫挥舞着日本刀,带着百十号人冲向美军阵地,这种战术对美军毫无作用,美军的炮弹和机枪将“日本连”几乎全歼。美军第4步兵师助理师长小西奥多·罗斯福准将用望远镜观察着战场,对康拉德·西蒙斯中校说道:“这些狗杂种怎么从太平洋游到这里来了?!”

6月7日一战,“日本连”死掉165人,松田信卫也被美军击毙,只有安田恒夫中尉带着十余人逃回第709岸防步兵师师部所在地瑟堡,向施利本中将(1944年已晋升为中将)汇报战况。根据德军西线总司令部的命令,瑟堡升格为要塞,施利本中将出任要塞司令。由于兵力悬殊,6月26日,施利本率残部800人向美国第9步兵师师长曼顿·艾迪少将投降。安田恒夫不愿忍受投降带来的耻辱,在瑟堡要塞内剖腹自杀,只有8名“日本连”士兵随施利本投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