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到底 第一卷:血肉磨坊 第四十九章 家书值千金

XUXU2004 收藏 5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1.html[/size][/URL] 马旭安排好一切事务以后,觉得特累特闹心,壮志难酬的心境使得他很是苦闷,他身为一个独立旅旅长,手下将近一万人马,可马旭觉得他就像关在笼子里一只金丝鸟,明明知道这样打下去,包括自己独立旅在内的六七十万国军肯定没好果子吃,弄不好到后来连守卫南京的兵力都没有,南京对于马旭来说,不仅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1.html


马旭安排好一切事务以后,觉得特累特闹心,壮志难酬的心境使得他很是苦闷,他身为一个独立旅旅长,手下将近一万人马,可马旭觉得他就像关在笼子里一只金丝鸟,明明知道这样打下去,包括自己独立旅在内的六七十万国军肯定没好果子吃,弄不好到后来连守卫南京的兵力都没有,南京对于马旭来说,不仅仅是国都,那里有他的至亲最爱,有他的儿时玩伴,街坊邻居,他们都以那条街上能出马旭这样一个年青将军为荣,因为在那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眼中,马旭就是他们心中的英雄,有他在,小鬼子不可能打下上海,更不可能攻击国都南京,马旭的战斗事迹经过上海,南京的报纸连篇累牍的报道,他的那些街坊邻居们简直将马旭当作了贴在百姓门框上的秦叔宝和尉迟恭了,门神一样地存在于那些小老百姓的心中了。这段时间来自国都南京的慰问信如雪片般飞向独立旅,开战以来没来过信的马旭的妻子秀英也来信了,马旭收到信件,立即停止了手头的一切军务,洗了洗手,悄悄地躲在一个角落里,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封,一股幽兰清香直扑马旭鼻孔,马旭近三个月来终于闻到了这种久违了的气息,立即将他的忧愁和郁闷一扫而空,马旭微微颤抖的手拿着信纸,如饥如渴的看着秀英那一行行娟秀的字迹,秀英是南京师范大学的高材生,标准女秀才,家境殷实,而且是家中独女,想当初马旭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追到手的,为此秀英她爸问女儿,为何你这么好的条件,非得要选一个当兵的?秀英的回答感动了马旭很长一段时间,就是现在想起了也感动非常甜蜜:“爸爸,我喜欢他的不是他的家境,不是他的地位,而是他这个人,在我心目中,只有他才能保护我一辈子。”她老爸没法,就随她了。

马旭的思绪从南京转回到了那秀英娟秀的字迹上:“旭,你还好吗?好久没给你写信了,你得好好顾着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你那边很苦,我又不在你身边,自己多保重,酒不要多喝,最好别抽烟了,你有气管炎,抽烟对那病恢复不好,我给你寄来了一些治哮喘的特效药,我托我同学买的,你要记得按时服用。家里一切都好,小武子已经上幼稚园了,幼稚园的阿姨都说他很机灵,特像你小时候的样子,爸妈都好,只是爸爸老念叨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了都不来南京看一下,还是我劝了好些时候爸爸才不提的呢。旭,小武子上幼稚园后,我也找到了事做,是幼稚园傍边的一所小学教国文,这样也能就近接送小武子了,爸妈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了,我就不让他们接送了,反正我也上班离得近。前几天南京市府的人专门送来了你的奖状和匾牌,爸爸给挂在了门口,很多街坊邻居都来道贺,我还专门做了三桌酒菜招待了他们呢。好了,说的这么多了,你那边时间挺紧的,有空的话写封信来,就是两三句话也行,报个平安就好。你的秀英。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二日。”

马旭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一直舍不得把那封信放起来,一下午什么事也没干,就光躲在角落里看那封家书了,直到旅部警卫喊他吃饭了,才把马旭的思绪拉回来。

匆忙地吃好饭,马旭拿着纸笔给妻子写了一封回信,字数不多,寥寥几笔,跟他发布作战命令似的,但言简意赅,该说的都说了,下面就是马旭家书的原文:“秀英吾妻,来信收到,一切甚好,你带来的药我会按时服用,你自己也要多多保重,有你在家,我感到很欣慰,我这里目前还可以,不必太牵挂了,身为军人,则以守土抗战为己任,我不能在家侍奉二老为不孝,但自古忠孝难两全,望吾妻能知我心意,代我尽孝,不吝感激。马旭。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八日笔。”

就上面这么一点字,马旭写了改,改了写,琢磨加斟酌了老半天,到最后写好装进信封里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马旭交代一个值班参谋叫他赶紧将这封家书寄出去,完事后就在他那张破行军床上睡了。

迷迷糊糊中,马旭又好像回到了南京老家,他看到二老正抱着小武子在院子里玩耍呢,秀英正在厨房里忙碌呢,家里来了好多街坊邻居,熙熙攘攘的很热闹一块国民政府赠送的金字牌匾高高地挂在家门口,那些政府官员正在向马旭老爸道贺哩,二老的脸上挂着笑容,爸爸不停地拱手向那些道贺的还礼打招呼。突然,远处飞过来一排炮弹,把马旭家的房子炸上了天,马旭狂奔过去,不停地在被炸的废墟中挖呀挖,就是找不到二老和他的妻子儿子,马旭的精神快要崩溃了,他一边不停地咒骂小鬼子,一边用血淋淋的双手挖那个废墟,可是徒劳无功,最后还是没有,就在此时,天上突降倾盆大雨,马旭突然发现废墟下面流出来一趟趟血水,马旭疯狂地扑过去,在那边不停地挖着,挖着.........

马旭从噩梦中惊醒,全身都是虚汗,马旭觉得自己的胸口蓬蓬乱跳,刚才那噩梦太惨了,马旭一看腕表,还只有晚上两点来钟,马旭不敢闭眼,怕万一一闭眼,那噩梦就得延续下去,太可怕了,马旭宁可自己去死,哪怕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他也不怕,但他一想起刚才那个噩梦,他竟然感到骨子里传来一阵阵寒意,太可怕了,我马旭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马旭暗暗地在心中念叨道。

就这样,马旭睡不着了,一直到天亮,马旭就睁着眼睛想了好几个钟头,等那个军号吹响,马旭这才意识到该起床了,天亮了,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对面的小鬼子还在那里,你马旭必须面对,面对他们即将发起的超过以往的疯狂进攻,你必须要顶住,因为你们的后面是南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