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庚寅岁冬,寒潮初至,北风呼啸,一只老鼠在枕边窜过来跑过去,掀起的气流搅得我的头发根都痒了,黑漆漆不知几点,如此再难入寐,复吟诗一首,诗曰:


天上飞过一群鹅,


红掌红嘴赛雪砣,


呼哧一枪轰将去,


神马都是浮云!




————哇咔咔,有人看得懂不?


本文内容于 2010/12/10 19:39:03 被wb1951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