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之斩首之师 第一卷 关东山巨匪 第四十章 破釜沉舟

毅炫 收藏 0 3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6.html[/size][/URL] 张胡子想的挺好,一切也都在按照他的想法进行着。包括山木泾川在内的日本士兵一个个都已经被这个来自中国的假老乡喝的晕晕乎乎,舌头已经不会转弯。 外面站岗的士兵强打精神瞪着眼睛抵抗着肚子里面馋虫的勾引,附送火车站的房间周围都弥漫着肉香喝勾人的酒精味道。 张胡子用力的摇摇头,再一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6.html


张胡子想的挺好,一切也都在按照他的想法进行着。包括山木泾川在内的日本士兵一个个都已经被这个来自中国的假老乡喝的晕晕乎乎,舌头已经不会转弯。

外面站岗的士兵强打精神瞪着眼睛抵抗着肚子里面馋虫的勾引,附送火车站的房间周围都弥漫着肉香喝勾人的酒精味道。

张胡子用力的摇摇头,再一次来到外面的水井旁边,从里面提出一桶冷水清洗着自己的脸庞,肚子里面的酒精已经把他烧的身上只剩下了贴身穿的衬衣,而且衬衣的扣子也已经解开,露出结实的胸膛。

张胡子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深秋略带寒意的空气,听着房间里面日本鬼子鬼哭狼嚎一样唱着关东军的军歌,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小日本鬼子,现在你们就高兴吧,一会老子让你们一个个都成死人。”张胡子想到这里,有些不安心的看着房顶上的哨兵。

房顶上的三个哨兵是一个老大难,不得不承认,关东军的士兵纪律还是非常不错的,一个个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要是不能把这三个站在房顶上的士兵弄死,以张胡子现在的状态绝对没有性命逃脱三个人的追捕,现在张胡子也就勉强能够保持头脑清醒,至于脚下是不是已经扭起来了东北大秧歌只有清醒的人才能看出来。

张胡子来到房间门口,叉着腰喘着粗气对上面的三个日本兵说道:“嗨,兄弟。下来一起吃吧,皇军的军威浩大,绝对不会有人感在老虎屁股上拔毛的。”

张胡子一边说一边摇晃着身体,脚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一个踉跄之后,张胡子竟然一步跨出去两米多的距离,然后又一个踉跄再一步走回来。

还没等房顶的日本兵回答,张胡子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这路怎么变窄了呢?我记得好像中午的时候,从那边走到这边还要两三步才行。”

喝酒喝多的人眼晕,身子软,无论多宽的路都会感觉到窄。现在的张胡子就是这种情况,不过张胡子比起里面的那些人来已经强多了。

房间里面的日本鬼子现在没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一个个全都坐在地面,靠着椅子两只眼睛不停的打架,嘴里一边唱歌一边向下流着口水。眼看这些人就要到达不省人事的程度了……

今天的酒一直喝到了晚上八点,这个时候电力还没有普及,老百姓根本都还在使用煤油灯。所以火车站的房间里面的电灯显得那么显眼,十几里之外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到。

房顶上的三个哨兵依然在站岗,到如今他们的同伴都已经乱醉如泥,整个抚松县城的火车站只有他们三个人滴酒未沾,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火车站的探照灯不是转过周围的空间,张胡子已经开始在房间内布置着杀死日本人的现场。

张胡子从房间内找来了铁丝,将这是些铁丝一个个完成鱼钩的形状,然后用一条长长的绳索将这些铁丝拴好。将挂钩比照着日本鬼子腰间放置手雷的位置轻轻地放在地上。

接下来张胡子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些挂钩挂在手雷的拉环上离开就可以了,只要这里面的日本鬼子谁一翻身,保准所有的手雷都会爆炸,到时候火车站里面的日本鬼子一个别想跑都得去见阎王。

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外面房顶山的三个哨兵,这三个人必须想办法无声无息的弄死,要不然这么多的手雷爆炸,张胡子也难免会被波及,一个弄不好小命就得扔在这里。

张胡子靠在墙上看着眼下的这些挂钩喝烂醉如泥的日本兵,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在张胡子思考的时候,几里外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不全是活人,其中有两个人是死人,这两个死人身上布满了伤口,青色的肠子垂在空气中摇晃着。

两个活人就这么背着两个死人一边走一边哭,嘴里嘟囔着:“爹娘,你们放心,儿子这就给你们报仇,去小火轮停靠的车站杀死小日本鬼子,虽然儿子们知道这一次去肯定不能活着回来,但是只要咱们一家人能够在一起我们兄弟就知足了。”

两兄弟身上背着的是他们的父母,原本两个老人早上的时候还是生龙活虎的,但是现在却已经死去多时。

事情是这样的,中午两个老人准备在火车道旁边的树林里面拾一些木柴回家做饭,可是不巧的是被巡逻的两个日本鬼子撞见了。两个巡逻的日本兵不容分说用刺刀将两个老人活活挑死,等兄弟二人赶到现场的时候两个老人身上的血早已经流干。

一个多小时之后,两兄弟已经能够看到火车站那明晃晃的探照灯已经房顶上站立的三个日本兵的人影。两兄弟将死去父母的尸体靠在树上,口中说道:“爹娘,你们就在这里看着吧,看着我们兄弟二人去给你们报仇,杀死小日本鬼子。”

两兄弟说完之后,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给已经死去的父母连磕三个响头,然后用袖子一抹脸上的泪水,从腰里拔出菜刀和镰刀趁着夜幕向火车站冲了过去。

这哥们两个人是准备来拼命地,根本就没有想到要隐蔽自己,离着老远就听到两个人愤怒的喝骂声。

房顶上的日本士兵立刻紧张起来,一边控制着探照灯将灯光照在两兄弟的身上一边将枪口对准二人。

要说日本关东军刚进东北的时候确实也够狂的,在这种时候你直接开枪就行了。但是这三个日本鬼子看到兄弟二人用的武器是做饭的菜刀和收割粮食用的镰刀,立刻就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将探照灯的灯光照在两兄弟的身上,抄着刺刀跳下房顶向两兄弟冲去。

外面的动静把正在发愁的张胡子惊醒,张胡子立刻跑了出来,向三个哨兵询着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本留在房顶上的机枪手看到张胡子之后,立刻向张胡子说道:“你来得正好,请上来帮我照顾一下探照灯,我们要去和支那人拼刺刀。”

张胡子听到他的话后,脑子一下就清醒过来,原来是有中国人来了,眼前的三个日本鬼子要去找中国人的麻烦。

想到这里,张胡子对房顶上的机枪手连连点头,三下五除二的爬上房顶,将探照灯打在远处跑来兄弟二人的身上。

张胡子看着三个日本鬼子争前恐后的向兄弟二人冲去,感觉心里一阵憋屈。眼前这两条汉子汉子危险了,日本鬼子拼刺刀的技术他是领教过的,当初青山屯里面的一百七十多号爷们就死在对方的刺刀之下。现在想起来,张胡子还是心有余悸。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爷们就这么死在日本鬼子的手中。娘的,既然不知道怎么办,干脆不想就算了。”张胡子端起歪把子机枪,也跳下房顶,来到房间里面照准地面上乱醉如泥的日本兵扣动了扳机。

PS:道歉一下,前阶段家里88岁的姥爷病了,没时间码字。我家这里天气冷,十一月中旬就已经到了零下,老人早上遛弯的时候摔了一跤,住院治疗。

所以这段时间没有更新,现在老人已经出院回家了,更新恢复。另外说一下,合同已经到了铁血编辑手中,本书不会太监,而且也不会再出现断更的情况。谢谢大家这些天来的支持。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