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二卷 第一次晋辽大战 第三十一章 澶州血(10)

cqx7711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石重贵在望敌楼上被武备学校学员不怕牺牲,敢缨敌锋的勇气感动得热泪长流,但晋军毕竟主要成份是农民,虽然勇气可嘉,悍不畏死,与老兵相比,作战技能显然差了不少,大半个时辰之后,已是伤亡过半,阵形散乱,铁鹞军骑兵已经开始在核心指挥官附近驰突,潘美指挥学员们收缩阵形,变为一个圆阵,采用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石重贵在望敌楼上被武备学校学员不怕牺牲,敢缨敌锋的勇气感动得热泪长流,但晋军毕竟主要成份是农民,虽然勇气可嘉,悍不畏死,与老兵相比,作战技能显然差了不少,大半个时辰之后,已是伤亡过半,阵形散乱,铁鹞军骑兵已经开始在核心指挥官附近驰突,潘美指挥学员们收缩阵形,变为一个圆阵,采用密集防守,这也是在武备学校中教授的经典防御阵形,虽然是第一次指挥数千人的兵团作战,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潘美仍表现得可圈可点,假以时日,绝对是一员罕见的良将。


“皇上快看!”刘六突然惊叫起来,顺着他的大手指处,石重贵见到契丹军阵中又涌出一道洪流似地铁鹞军,数量比之第一波冲阵的骑兵多了足足一半不止,怕不有六七千人,耶律德光已经看出晋军虽然还在顽强抵抗,但已是强弩之末,正在攻击的铁鹞军耶律烈部已占上风,步步紧逼,锐气正盛,但凭这点兵力要进攻晋军大营显然还不够,搞不好又被高行周打出来了,于是下定决心要下一注大的了。


石重贵可没有那么雄厚的本钱,他认定耶律德光有四万铁鹞军,自已决不能把作为种子军官团的武备学校学员消耗在如此众寡悬殊毫无希望的车轮大战之中,拯求大兵行动马上开始吧!


派人通报正在养精畜锐的高行周骑兵作好准备之后,吊桥悄无声息地放下,杨业一马当先,率领刘五手下挑出来的五百精骑,闪电般冲出营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潘美等人抢出来,王审琦率学兵们挑了十余杆粗树架在壕沟之前,准备万一事急能以树代桥把人接过来。


至于那还在浴血奋战的二千民军,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望敌楼后方伏远弩排列成阵,弦已上紧,利矢在匣,只等正在寨栅上紧张观察战场的军官令旗动作。


潘美眼红如血,令旗挥动,嗓子已然沙哑,虎贲队队员也已阵亡过半,剩下的人也全部挂彩,估计再过一盏茶的功夫,自已这个主将也要挥舞着铁棒上占场了,那就是最后的时刻。


身后军中一阵喧哗,一骑黑马冲入阵中,马上小将黑袍黑甲,手执金刀,端的是威风凛凛,正是杨业,他跳下马来,只见昔日俊俏白净,以风流自许的潘美此时浑身是泥,面孔污秽,双目通红,足下皮靴浸没有半红半黑,腥臭扑鼻的泥浆之中,完全没有了往日自称潘安后人的风度仪态,不由心中一酸,低声道:“仲询,校长派俺来接你!”


潘美愣了一愣,道:“校长派你来的?!”


杨业看了看四周,再次压低了声音道:“正是,校长令我等前来接应武备学校学员,如果。。。。。。那么只接仲询一个便可!”


潘美心中一暖,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便落了下来,道:“校长厚爱,仲询永世不忘!”


突地见到脚步下血红的泥水轻轻荡漾,随即脚底下微微震动,在千军万马之间,这震动也是如此清晰,完全不为外界的舍命撕杀,只是固执地震动,震动,潘美脸色突地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这意味着大批生力铁鹞军又杀过来了,自已这岌岌可危的军阵将很快被遮天蔽日的铁骑踏为齑粉!


校长显然是看到了形势不妙,特地派杨业来接自已,但虎贲队过半队员倒在血泥之中,这血铸的军阵,就这样覆灭了吗?


虽然收中早有答案,潘美还是脱口道:“那他们呢?”杨业一言不发,微微摇头,潘美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昨晚在望敌楼下顺风听到的一句话:“咱们少了几千张口吃饭!”他脸色大变,乱世之中,一条人命还不如几顿饭金贵,面对如此强盛的契丹军,石重贵一定不会为了两千民军投入自已的老本去和契丹人正面交锋,这些民军只是工具,消耗契丹军锐气的工具,工具用完了,用坏了,就扔掉,作为一个统帅,一个兵力完全处于劣势且内患重重的统帅,这样做无可厚非。


前军一阵彭彭闷响,如同一道大浪狠狠地打在石墙之上,潘美感觉军阵又缩了一圈,阵外喊声大作,完全盖过了晋军的纳喊,契丹铁鹞军大队杀到了!


杨业大惊,牵过一匹马,喝道:“仲询,快!”


潘美脸颊微微抽搐,转看着肩头上露出雪白骨头仍在拼死奋战的前锋林无伤,用一杆断槊支撑着瘸腿仍在挥舞铁棒的后卫上官平山,还有守门员秦望,中锋程知荣,贺万方。。。。。。。这些本可以安全地躲在营中观战的虎贲队员,由于自已与杨业争功的激愤,义无反顾的支持自已率军一齐出战,现如今大半已经化为泥土,试问能扔下他们,一走了之吗?!


“仲询,快啊!不然就来不及了!“杨业急得满头是汗,这个人精难道看不出来,军阵崩溃就在眼前!


潘美神色古怪地微微一笑,道:“兄弟是什么?!兄弟不是大家闲得无聊一齐说说话,或者钱太多一齐吃个饭,心血来潮一齐睡个觉,第二天醒来拍拍屁股走路谁也不认识谁的那个人。。。。。。。。兄弟,是你可以交托后背的人,是你可以为之舍生忘死的人,你不是为自已战斗,你是为兄弟们战斗;同样的,兄弟们也为你战斗!”


杨业一时无语,在千军万马的喊杀声中,在全军即将崩溃的千钧一发之际,愣愣地听着潘美喃喃地重复着校长的教诲,他想起了武备学校的训练,想起了向家村的纠纷,想起了戚城的血战,想起了那些昨天还活生生今天却已长眠于地下的年轻的音容笑貌。


潘某不肖,却也决不是丢下兄弟独自逃生的懦弱之辈!“潘美斩钉截铁地说道,跪倒在泥水里,朝大营方向磕了三个头,站起身上,脸上淌下了泥水和血水,”形势凶危,请继业兄速返大营,就说仲询深受大恩,今日以身殉国,得报万一,望告知校长,学生不能眼见大业竞成。。。。。。。。“


前方晋军惨遭叫连天,铁鹞军欢呼如潮,大片的晋军被踩倒在马蹄之下,军阵又小了一圈,契丹骑兵从两翼包抄过来,后路将断,军阵就要崩溃了!潘美举起一根铁棒,声嘶力竭地喝道:“来生再见!”


“来生再见!”山呼海啸的声浪之中,已接尽油枯灯灭的晋军鼓起最后一股气血,居然将契丹骑兵的气势硬生生压了下去。


石重贵在望敌楼上见契丹生力军已经与民军接战,用不了多久民军就要覆没,杨业还没把潘美给接出来,急得黄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上冒,不停地跺脚。


就在前方契丹铁鹞军合围堪堪形成之时,从不过数丈的缝隙之中冲出数名骑兵,在追击箭雨之下倒下一半,石重贵手脚并用,跳下望敌楼,奔到营门之前,只接着了两名骑兵,身上都带箭伤,其中一名都头支持不住,栽下马来,口里兀自叫道:“杨无敌有口信!兄弟不可弃,来生再见!”


石重贵眼前一黑,向后便倒,刘五刘六赶紧扶住,大叫道:“来人!快传大夫!”


“不!”石重贵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奔了几步,伸手从一名军士手中压过一杆黑黝黝的铁棒,喝道:“武备学校学员留下!不怕死的,随朕去救人!”举起铁棒,步如流星,脚下生风,在众人惊愕之中,竟然冲过吊桥去了。


刘五刘六对望一眼,双双抽出背后铁棒,喝道:“明年今日就是我兄弟的死忌,活着的兄弟别忘了给烧点纸钱!”


数十名指挥齐齐叫道:“刘将军是英雄,咱们也不是孬种,大伙一起跟契丹狗拼了!”大群军士闻声而动,一万余名石重贵的部军跟着军官蜂拥而出营门,徒步向黑压压一大片的铁鹞军狂呼乱叫冲杀而去。


负责伏远弩射击控制的副指挥使马天远厉声喝道:“伏远弩,三段击,把箭矢全部打出去,然后全体跟老子出营杀人!他娘的,老子不过了!”


铁鹞军刚刚将北寨外的晋军后方围了两重,一阵密集的矢雨突然射至,数十名骑兵被贯穿身体,跌下马来。四五十步外,一大群晋军在一矮个将军的率领之下如洪水决堤一般汹涌而至,趁着伏远弩的最后的掩护,一口气撞进了铁鹞军阵中。近百名铁鹞军没回过神来,被铁棒狠狠地扫落马下,两个巨大的军阵正面对撞,火花四溅,血肉横飞。


当折从远得知皇帝竟然冒冒失失地主力尽出营外野战,惊得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但事到如今已经没法可想了,赶紧全军尽出掩护主力的侧翼吧,他立即命令全军披甲尽出,并遣人通知高行周和符彦卿接应。


“反正戚城这威名已经挣下了,死就死一处罢!还好德扆还算成才,在朝廷襄助之下应该也能守住祖宗的的基业罢!”五十多岁的百战老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并没有派人去通知药元福,因为在此时此地,药元福自已知道该怎么做。


耶律德光控马在一个小小的山丘之上,远远望去,一万余铁鹞军正与数量稍多的晋军杀成一团,由于背靠大营,暂时还能保持不败,晋军两翼,两员老将药元福,折从远正催兵极为吃力地掩护本阵,加起来不过三四千轻骑,根本冲不过铁鹞军的大阵,一时半会起不了什么作用。


由于大营之前实在挤了太多的人,高行周的骑兵恐怕不会从北门出来了,他会从左翼还是右翼出来呢?


耶律德光举起右手,身后八千名铁鹞军翻身上马,挽缰提枪,这是他最后的一击,也将是对晋军最有力的一击。远远的两翼外,各有一万轻骑,各部族的详稳们已经准备就绪,只等他一声令下,就抢先冲击晋军两翼,将那可怜的几千轻骑吃个干干净净,当晋军步兵失去了两翼的掩护,八千铁骑无论从左翼还是右翼只要一个平推,在野地里作战的晋军步兵就将立即崩溃。


就算加上高行周的骑兵,晋军骑兵在战场上总共也不过八九千名,令耶律德光十分关心也十分担心的是,眼前很明显已经是主力决战了,还有一万多名晋军骑兵到底在哪里?耶律德光当不知道晋军已经发生了内讧,景延广是无论如何不会支援石重贵的,他只知道,当铁鹞军迂回冲击时,本身的侧翼一样也是十分脆弱,景延广可以采取和他一样的方法,集中一万多骑兵也朝冲击中阵形不稳的铁鹞军侧翼重重一击,巨大的动能足以将铁鹞军劈为两半,然后重重合围在北寨门外仍然奋战的万余铁鹞军,只要一步步地挤压空间,转向不灵的铁鹞军就会像骆驼掉进土坑一样,有力无处使,被灵活的晋军步兵一口一口地吃掉。这样巨大的损失,耶律德光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


战场形势实在太紧张,撕杀之声惊天动地,撼人心肺,谁也没有注意到,天边慢悠悠地飘起一片乌云。


身处铁鹞军阵中,石重贵才真正知道什么叫铜墙铁壁,即使身处战阵之中,刀丛枪林之下,契丹骑兵的骑术发挥也一样精湛无比,层层叠叠的重甲人马推如如浪,防守如墙,晋军死伤惨重用牙啃下一层,另一层立即补上,而且一样的冲劲十足,居高临下刀砍枪挑马踏,晋军从下往上仰攻,还要时时刻刻提防马蹄,打得艰苦之极,往往死伤七八步兵,才创伤一名铁鹞军,而且受伤的铁鹞军骑在高头大马上一样还有战斗力!


由于骑兵少,药元福很快就撑不住了,契丹铁骑从他身边的漏洞不断穿过,前去夹攻步阵的侧翼,渐渐地晋军右翼呈不支之势。


不出耶律德光所料,高行周从大寨右翼冲出,支援骑兵较少的药元福,虽然折从远手下的三千精骑也死伤过半,但在这个关头,晋军就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了。


不能再等了,等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景延广能忍,耶律德光不能忍了!吃光了眼前的晋军,他一样能打败只有一万骑兵的景延广!他转身正要对亲兵说话,突然天上“轰轰轰”一连串的巨响,数条巨大的闪电犹如金蛇狂舞,从天上高高刺下,劈进了正在混战的两个大阵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