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经过五天的急行军,我率领的笫一梯队已到达筠门岭地区,并严密封锁了消息。第二天一早,我便带着一个警卫班赶往粤赣军区司令部。粤赣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何长工同志曾是我的上级,我们自然熟悉。何司令员闻讯忙放下手中的工作来迎接我,紧握着我的手高兴地说道:“陈师长,两年不见,你就成为我们红军中大名鼎鼎的英雄。红34师取得的辉煌战果已传遍整个苏区。”

我老套地回答:“老首长,这都是上级领导的正确指挥,全师指战员的英勇奋战及苏区人民的大力支持呵。”

“树相,你就不要谦虚了,我听朱老总说你指挥有方。”何司令员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领进了他的办公室。一阵寒喧后,我简要汇报了红34师的情况,何司令员听完大吃一惊,心想:这是一个师吗?论兵力和武器装备简直可以抵一个军团。“树相,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好一会,何司令员才回过神来。

我笑了笑轻松地说道:“还不是依靠主席的军事思想。”

“是啊!一一”何司令员猛然意识到忙止住口,故做认真地对我说:“树相,今后说话可得小心呵!”

“我知道,这不是在您老首长面前说说嘛,有啥关系。”我真挚地感叹。

其后,何司令员详细地介绍了敌我双方的情况:“南线,国民党进攻苏区的主力南路军系陈济棠的粤军,共有七个师两个独立旅又四个独立团,十万余人。由于陈济棠善于理财,再加上广东省优越的地理位置,陈济棠钱粮充足;因而部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有较强的战斗力。三月之前,粤军主力分散驻守在近五百公里的边界线上,主要是防止红军进入广东境内。目前,我们得到可靠情报,陈济棠在蒋介石严令督促及武力威胁下(蒋介石平息福建事变后,派嫡系部队李玉堂等部陈兵闽西南,而闽西南与广东交界,这样就可直接威胁陈济棠的广东),不得不收笼兵力向苏区进犯,其进攻的方向,就是扼守苏区南大门的筠门岭。我军防守南线的部队只有赣粤军区的红二十二师及几个地方独立团,不足万人,且武器装备远不如粤军,是难以抵挡陈济棠南路军的进攻的。好在你红34师及时赶来,我就可以放下心来了。”我听完之后,站起身严肃地回答:“既然司令员把这项艰巨任务交给我们红34师,我们保证完成。不过,粮草供应和兵源的补充,司令员您可要多费心。另外,我们红34师的到来先严格保密。”

“行呵!树相,你倒算计到我的头上。粮草兵源问题我来解决,这下你放心了吧。”

“谢谢司令员!谢谢老首长!”我真挚地谢道。随后,我将在路上思考的设想详细向何司令员和盘托出,并透露出这亦是主席的意图,何司令员考虑了良久,才同意了我的设想,并叮嘱我严格保密。司令员还就有关重要的地方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议,使这一设想更加完善。同时,司令员向我具体地交待这次防御任务,并授予我军事上的临机决断权。谈完之后,我婉言拒绝了何司令员的挽留,急忙返回部队。

部队经过五天的强行军,每人负荷四十五斤,每天行程超过一百里,不少战士都感到异常疲劳,但没有一人掉队。这也是我有意识地利用这次机会来一个长征前的检测,结果还算满意。我命参谋长带领部队休息,以尽快恢复体力。而我又马不停蹄地去拜访友邻部队红二十二师长程子华同志。程师长见我赶到,非常高兴地迎上前来,紧握住我的双手诚挚地说道:“陈师长,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

“程师长,能和你并肩作战,我心里十分高兴。”浓浓的战友之情使我两心意相通。我望着他,心中顿生出一股无端的感慨及惆怅之情,我知道过不了多久,程子华师长将离开中央苏区,被中革军委派往相隔数千里的鄂豫皖苏区,担任红二十五军的领导。而此次分别,直到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才相逢。

程师长将我迎进屋内,双方交换了各自的情况,商讨划分了防御地段,我主动承担了大部分主要地段的防御,这使程师长很感动。程师长向我详尽地介绍了当前的敌情:目前筠门岭的当面之敌有粤军的主力第一师和笫四师的两个旅,第四师刚刚调来,驻扎在东面武平一带。原驻武平的第一师笫二旅奉命调往寻乌前线掘壕设网去了。第一师驻扎在西面平远至寻乌一带。粤军其它各师都在调动之中,逐渐向筠门岭一线集结。估计在三月底四月初才能向我苏区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我听完敌情介绍后,决定乘粤军调动之机,歼灭东面粤军突出之敌第四师的两个旅。我将计划向程师长托出,程师长也非常赞同。接着,我两人还商谈了有关两师配合作战的问题。临走,程师长派了几个熟悉地形的本地战士给我。

回到驻地,我师第二梯队也已到达。王参谋长详细地向我和政委汇报了笫二梯队行军的情况(这是我暗中交给他的一项任务),得知师炮兵营、后勤营、野战医院等师直单位六天行军五百余里,每天均达90里以上,我大感欣慰。只要继续加强训练,就能应付今后长征途中的困难。我到各单位看了看,便命令全师休整三天,尽快恢复战斗力。

笫二天,我和参谋长派人找来特侦营的方营长,交给他一项艰巨任务,必须在三天内摸清粤军第四师两个旅的兵力部署、人员编制、武器装备、布防等情况,但不得惊动敌人;并将程师长派来的几个战士交给他,配合他行动。方营长领令回到特侦营,挑选了三十几个精干的战士,亲自带队化装前去侦察。

三天后的傍晚,方营长带回了侦察到的情报,向几个师领导进行了详细的汇报:粤军第四师辖有三个旅,其中笫12旅留在原地驻防,每旅辖两个团,约3500人;全师共约12000余人。武器装备为德式制式装备,还配有少量的自动步枪与冲锋枪;全师有一个炮兵营,装备75MM的山炮和野炮18门。师部与直属部队及第10旅的一个团驻武平县城,约3000余人,另有一个保安团500人。县城有东、南、北三座城门,城门内建有碉堡,但守备较松懈。第10旅旅部率一个团驻扎在县城东北面的大黄庄,距武平六、七里。第11旅驻沙田镇,在武平的西北面,距武平约十四、五里。听完方营长的汇报,我和政委、参谋长等人根据情报进行了具体的分析研究,大家认为武平距我筠门岭最前沿阵都有60多里,距离较远,一旦被寻乌一带的粤军第一师发现截断退路,我军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担心风险太大。我说道:“目前粤军还不知道我师的到来,他们认为面前的敌人只有红二十二师和几个地方独立团,武器装备差,战斗力不强,据险固守还马马虎虎,根本不敢主动出击。因此会产生麻痹轻敌的思想,再加之与我军相距较远,更加可以高忱无忧了。侦察来的情报也证实了这一点。这对我师来说是个极好时机会。一旦粤军部署完毕,再寻这样的歼敌机会就难了。另外,为防备粤军笫一师侧击我后路,我已跟红二十二师程子华师长商量好了,由他派一个团前出,监视并阻击笫一师的进攻;为我师后撤嬴得足够的时间。”大家听我这一说,心里都亮堂了。最后决定明晚长途奔袭武平县城。

翌日上午召开了作战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各团及师直属部队的主要领导。政委简短地作了动员报告,参谋长详细讲解了敌我双方的态势,便由我作战斗部署。我开门见山地说明这次战斗的目的:一是打乱陈济棠南路军进攻中央苏区的计划和部署;二是大量缴获敌作战物资为我所用。具体安排是:我和政委率102团、师特侦营、警卫营及一个后勤连、一个狙击排奔袭武平县城,先歼灭城内其它敌军,留下敌警卫营和师部,吸引敌10旅、11旅来援。唐副师长率101、103两个团(缺一个营),再配师属一个迫击炮连和一个狙击排,于武平和沙田镇之间设伏,歼灭来援的11旅;尔后再攻占沙田镇,搜缴敌一切作战物资。王参谋长率100团与101团二营、师属迫击炮连及一个狙击排扦入武平与大黄庄之间,阻击敌10旅之增援部队,用一个营埋伏在大黄庄附近,待援敌出动后,袭取小黄庄;然后再配合阻援部队围歼该敌。唐、王两部于明晨6时前须进入预选阵地。此战要求速战速决,各部必须在上午11时前回撤。另外,李副参谋长率师属山炮连明天上午8时赶到红二十二师师部,听从程师长安排。黄副政委负责组织工兵营等师直属部队于筠门岭修筑工事。

散会后,各部分头准备。我留下唐、王二人,再三叮嘱他们:这是我师笫一次与粤军作战,粤军装备好,有一定的战斗力,一定要小心谨慎,认真对侍;尽量避免或减少部队伤亡。其次,在条件许可下,尽量多抓一些俘虏。再就是要多缴获一些;并暗示包括大地主、大恶霸及当地官僚的不义之财。二人心领神会,高高兴兴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