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上周美韩黄海军演後,12月3日,美日大型军演又在日本周边海域展开。以美国为主导的这两场军事演习更进一步加剧了尚未缓和下来的朝鲜半岛局势。是否这种紧张的局面一直持续下去,如何给升温的东北亚降温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光明网刊载作者六木贞的评论文章说,而就在上个月的28日,中国发出了进行六方会谈的建议,到现在,除了俄罗斯表示赞同以外,美国及其他各国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消极应对。一方面是重启六方会谈的的呼吁得不到响应,一方面是军事演习紧密锣鼓地开展,东北亚正在成为强制外交的演练场。而美国一方面要求中国采取一些负责任的措施,另一方面却屡屡在东北亚搞「大炮」政策,无疑不助於问题的解决。如果再看近一年来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外交,重塑亚太领导权成为其不变的诉求。既要建立起亚太地区的领导权,却又不愿以建设性的姿态来维护东北局的和平与稳定,美国在亚太地区将以怎样的角色存在成为悬在亚太国家心中的疑问,而朝鲜半岛危局也将成为美国重塑亚太领导权的考验。



对美国而言,亚太的根本性动荡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一个稳定的亚太符合其根本利益。然而,美国所需要的这种稳定并不是亚太的真正稳定,而是在总体上保持稳定,并在局部制造摩擦和动荡,是一种「亚稳定」。这种「亚稳定」的意图就在於:



其一,维持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美国在亚太地区存在的一个根本性支柱就在於与亚太一些国家的同盟关系。无论是美日同盟,美韩同盟还是其他同盟关系,都是安全需求的产物,亚太的摩擦为美国力量的存在提供了正当性与合法性。与此同时,维持总体稳定也避免亚太地区出现力量的分化与组合,产生对美国的排他性力量。



其二,居中扮演仲裁者,发挥离岸平衡手的作用。长期以来,美国对亚太地区合作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身段,不断提升双边关系,却对亚太合作持不合作乃至反对态度。对亚太的区域一体化不甚积极,却又见不得没有美国的参与。於是,亚太各国之家的罅隙和摩擦是美国发挥离岸平衡手的契机。



美国的一系列行为,也是这种意图的具体体现。7月份,希拉里高调宣布美国的南海政策,让本来就不太平的南中国海再次沸腾起来。9月发生的中日钓鱼岛争夺,从历史缘由上看本身就是美国在二战後遗留下来的产物。而朝鲜半岛,是冷战在21世纪的活化石。当前,在朝鲜局势紧迫下,美国更是用各种军演回敬这种紧张。



一个事实是,在朝鲜屡屡挑衅半岛稳定的情况下,只要没有冲撞到战争这个底线,美国目前仍会保持一定的克制,不会轻易对朝鲜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打击。然而,在朝鲜局势一波又一波紧张下,美国却在朝鲜半岛附近举行了多次军事演习。在存在着安全困境的朝鲜半岛上,这样做无疑火上浇油,并不助於问题的解决。美国不怕朝鲜孤注一掷吗?让人疑惑,朝鲜半岛所产生的这些问题到底会成为美国的问题还是东北亚的问题。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朝鲜半岛上出现问题,冲击最大的还是东北亚各国。从朝核问题来看,朝鲜拥有核武器所产生的威胁最大的也是东北亚各国。即使对中国而言,朝鲜也日益影响着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崛起和作为负责任大国所要承担的道义。当前的中朝关系,是一种不对称的倒挂关系,即朝鲜对中国产生的负面影响要远远大於朝鲜与中国的实力对比。中朝关系的脆弱性还在於一旦中国对朝鲜施压压力过大,朝鲜反倒会对中国施加不友好行为。在朝鲜国内出现问题後,也将成为中国的负资产。




从现实来看,维持朝鲜半岛的现状是美国对朝鲜的一贯战略,其战略关注点在於防止核扩散和实现朝鲜弃核。冷战後,美国有多次可以促使朝鲜弃核的机会,朝鲜多次要求与美国直接展开谈判,而美国一再拒绝。如果美国要想彻底的实现朝鲜弃核的目标,完全可以放弃「以压促弃」的侥幸心理,以更灵活的方式解决。现今,要求朝鲜弃核显得越来越不现实,而美国又无力以武力解决朝鲜核问题,正是这种无奈的处境促使美国产生了一损俱损的心理。朝核问题不在单单是美国一个国家的问题,还是东北亚共同面临的问题。



从天安舰事件到延坪岛炮击事件,朝鲜半岛的局势正在走向失控。朝鲜国内的政局更替,将会产生更多的类似行为。韩国国内的右翼势力不断增强,整个政府的政策越来越趋於强硬。12月3日,韩国候任防长金宽镇强调,今後若朝鲜进行挑衅,韩军将出动战斗机轰炸朝鲜。并考虑在军事指导原则中,重新将朝鲜列为国家的「主要敌人」。美国主导的一系列军事演习目前正在朝鲜半岛附近展开,针对朝鲜的意图十足。中国提出的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上应者寥寥。



当前在朝鲜半岛危局上的现状是,美国自身越来越无力促使朝鲜朝着弃核的目标发展,对中国倡导的六方会谈机制也逐渐丧失信心。一方面是美国自身的实力不断衰退,从而在朝鲜半岛局势上的主导作用也正在丧失,另一方面是朝鲜半岛的紧张不会消停,随着朝鲜国内局势以及东北亚其他各国对朝政策的转变,这种「意外」的冲突性事件将会越来越多。美国正面临着在朝鲜半岛局势上失控的局面,这与美国一直追求的亚太「亚稳定」的目标相背离。



美国既要追求其在亚太地区的领导权,又不愿以负责任的身份共同构建起解决半岛危局的安全机制,如何在二者之间取得平衡,会考验着美国在亚太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