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晚清王爷俄罗斯

谭吉柯德 收藏 0 216
导读: 转帖------ 上篇说了“世事如麻将”,道的是世界大国相互琢磨,打劫、构势、围空、打入这些既高雅又市侩、既高尚又龌龊的哪些事儿。这次该说说各自自己家里的哪些事儿了,谁敢说自己就那么干净呢,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呢?哎,这年头,大家都混的不容易啊! 一、俄罗斯的那些事儿 说实话,这些年来已经很少关注俄罗斯内部的信息了,对中国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可惜了那些黑土地啊。休克疗法那场大病不是那么容易彻底治愈的,普大爷也实在不是我喜欢的主儿,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干吗不能稳重点儿呢,虽

转帖------

上篇说了“世事如麻将”,道的是世界大国相互琢磨,打劫、构势、围空、打入这些既高雅又市侩、既高尚又龌龊的哪些事儿。这次该说说各自自己家里的哪些事儿了,谁敢说自己就那么干净呢,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呢?哎,这年头,大家都混的不容易啊!


一、俄罗斯的那些事儿


说实话,这些年来已经很少关注俄罗斯内部的信息了,对中国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可惜了那些黑土地啊。休克疗法那场大病不是那么容易彻底治愈的,普大爷也实在不是我喜欢的主儿,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干吗不能稳重点儿呢,虽然国内威信很高,中国也有一大批傻瓜粉丝,但你的对手没有那么好胡弄啊,金融危机一现行,国际地位没见提高,现在梅老弟也敢和你叫板了。


从数据上看,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始于1999年,从1999年至2006年,年均增长约6%,经济总量增加了70%。然而, 俄罗斯人的工资和人均收入却增加了 500%,扣除通胀后,人均收入实际增长超过了200%。俄罗斯的老百姓,实实在在地分享到了经济增长的成果,2006年,俄罗斯人均月工资10800卢布,约合人民币3650 元。另一个方面,就是俄罗斯联邦和各联邦主体、地方政府将三分之一的财政支出,用于教育、医疗、救济等社会公共领域,从而建立和维持了一套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让退休、失业、儿童、学生等等弱势人群,也扎扎实实地分享到经济增长的成果。更让中国人羡慕的是,俄罗斯各地每一个季度都要调整一次“最低生活标准”,也就是“贫困线”以进行相应补助,2006年莫斯科人均最低生活标准为月5124卢布,折人民帀每月1700元,是我们首都北京448元的近4倍。根据俄罗斯2007~2009年三年预算计划,未来三年间,实际工资还将提高50%, 2012年前俄将进入发达国家行列,赶上韩国、西班牙、以色列的经济发展水平,2020年前,人均GDP可达29400 美元。十五年转型,俄罗斯似乎真正实现了包容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的百年之梦。普爷那个得意啊,在中国做客那个地位之高啊,一根管子把中国玩的那个爽啊……


但天有不测风云啊,2008年9月以来迅速蔓延的国际金融危机和随之而来的全球实体经济衰退,俄经济陷入严重衰退:2009年俄罗斯工业生产下降10.8%,GDP下降7.9%,成为15年以来的首次经济负增长,曾经看似强大、金砖四国成功典范的俄罗斯经济为何如此不堪一击?


长期以来,俄罗斯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资源性产品,特别是燃料-原料类产品(主要包括原油、天然气、煤炭、电力、有色和黑色金属等)的大量出口。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俄燃料-原料类产品的出口占总出口的比重连续多年呈上升态势:1994-2000年这一指标一直保持在82%-85%。其中,燃料类(原油、天然气、煤炭等)商品出口额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为40%(金属类占20%)。在2000-2008年俄罗斯经济持续快速的恢复性增长中,资源性产品更是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随着国际市场对燃料类产品需求的增加和价格的持续走高,俄罗斯燃料类产品出口在总出口中比重也不断提高:2004年这一指标上升到59.9%,2005年达到61%,2006年进一步升高至67.8%,2007年与2006年基本持平,为67.7%,而2008年则上升到73%。


2000年以来,俄罗斯利用国际市场石油价格上涨的契机,积累了高额外汇储备,增加了联邦财政收入,但政府主要将其用于偿还外债、解决拖欠养老金、建立社保体系等民生方面和增加国防开支,没有用于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模式转型。能源和原材料部门的超额利润吸引了国内外大量追逐利润的资本流向该部门,客观上造成其他经济部门投资严重不足,在俄罗斯2007年固定资产投资构成中,占最大比重的是铁路、管道和通讯等公共设施建设,其次就是采掘工业,然后才是加工工业,其中机器和设备生产只占投资总额的0.7%。外国直接投资在2007年有50%多集中于采掘部门,流向加工部门的不足15%。而行业之间收入的巨大差距,也吸引着国家的高级专业技术人才纷纷向能源行业流动或外流国外。资本追逐超高利润的资源行业,不只是造成其他实体经济部门的投资不足,对于教育这样对国家发展具有长期和战略性意义的领域,投资明显缺乏兴趣。另外,能源和原材料获得的巨额收益,刺激和支撑了制造业类商品的进口需求,反过来抑制着本国的技术研发和创新。在俄历年500强企业名单中,排在前面的都是能源和原材料行业,能源、原材料行业巨头是经济的基本主体,他们既是国家收入的主要来源,又是投资分配、外汇调节和财政政策的主导,应该说正是他们的利益主导甚至操控着国家经济政策的走向,使市场缺乏有效的竞争,经济运行环境更加恶劣,中小企业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更加狭小。同时,流入的巨额“石油美元”还对经济构成通胀压力。


20世纪中期以前,传统经济增长理论认为资源富集国家可以从能源和原材料开采和出口中获得巨额收入以弥补经济发展中资本不足的缺陷,从而推动经济的腾飞。但资源财富有双面性,20世纪中期以后相继有一系列资源丰富的国家自觉不自觉地形成了经济对资源的依赖,选择了资源型经济发展模式。研究表明,其经济增长的长期速度与资源财富之间出现了严重的负相关。资源财富不仅没有将这些国家引向繁荣,反而从长期上导致经济的恶化,成为国家现代化的阻碍。这种现象因为20世纪60—70年代荷兰经济所呈现的典型特征而被冠名“荷兰病”。有俄罗斯著名学者认为,“荷兰病”的实质就在于原料部门的经济收益刺激国民经济其他部门的工资和费用增长,而遭遇国际竞争的产品和服务部门在国内外市场上都变得缺乏竞争力,这样所形成的经济越来越严重地被原料的价格波动所左右。就最近数年间俄罗斯的发展来说,完全可以说形成了同质的“俄罗斯病”。


因此,当俄产乌拉尔牌原油价格在2008年7月冲破140美元/桶之后一路下行后,2009年1月跌破35美元/桶,俄罗斯经济便因此逐渐陷入深度衰退,过度依赖资源性产品和海外市场是俄罗斯经济的致命伤,在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和全球实体经济的衰退中,俄罗斯以其惨重的代价演示了资源型经济发展模式对俄罗斯经济影响的路径和结果。因此,转变经济增长模式是俄罗斯经济摆脱危机、实现持续稳定发展的战略选择。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油价上涨又为俄经济带来了短期福音,目前,俄罗斯GDP的30%、国家预算收入的50%-60%和外汇收入的60%均来自于资源性产品的出口。每桶70-80美元的油价让俄罗斯的日子并不太难过,但从长期来看仍然蕴涵着潜在的危险,因为油价上涨又使得改变经济发展模式的需求显得不那么迫切。


从目前为实现经济发展模式转型的战略目标,俄罗斯政府已开始推出的一些政策措施看,其政策的相互矛盾、可行性方面令人怀疑,特别是成立了10个国有企业集团,国有经济占比达到60%,在资源开发上的浪费、泄露、污染严重,今年的一把史无前例的森林大火更使人目瞪口呆啊,加上俄罗斯复杂的历史渊源,性格简单粗暴,要么一步到位休克,要么左右多变,既使国家发展战略模糊不定,又在世界上缺乏信用,普爷和梅兄的相互作秀更是云里雾里,因此,虽然缺乏进一步的数据支持,也可以对俄罗斯的状况做一个基本的素描:一是俄罗斯由于内部经济结构失衡,发展模式粗放而转变困难,内生动力缺乏,难以抵御外部冲击,因此,在可预见的将来,其难以重返超级大国地位,被逐渐边缘化的可能依然存在;另一方面,俄罗斯家底依然殷实(资源丰富),武功高强(军事实力),在新能源真正改变世界格局之前(时间不会太长,俄的机遇期也就10到20年),日子依然不会过的太难过,物价高一点也不会吃不起鱼肉,可以说是一个落魄的晚清王爷,势子是不会轻易倒的,到北方四岛度度假是无妨的,毕竟是正红旗出生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