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湖南省娄底市一中英语老师谭胜军在教室给学生下跪之事引发无数关注。谭老师称下跪向学生认错,是为了感动学生,并不是网络上所流传的来自学生家长的压力。惹事学生则说,老师应该列入服务行业,学生就是上帝,是来享受服务的。(据12月2日《中国青年报》)







“教师属服务业”是教育的悲哀吗?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位惹事学生的话没有大错,教师也是服务于学生、服务于家长、服务于社会。但联系当时语境,该学生所言的“服务”,是指商业服务,老师应该无条件满足学生的要求,不能干涉学生的自主行为。


学生不懂公共服务与商业服务之间的区别,才会有如此稚言冲口而出。但概念的混淆既源于孩子的无知,更由于当前教育领域的泛市场化倾向。且不说择校费之类赤裸裸的商业行为,仅从教育的功利化一点来说,当前教师教学的目的已经不是为了学生身心的全面健康发展,而是为了追求升学率,为了赢得好的“口碑”而获得好的经济效益。由此引发抢生源、无限制加班补课等种种教育乱象。学校与社会、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偏离了传道授业造就合格人才的价值伦理,形成一种错综复杂却欲盖弥彰的相互利用的功利格局。在此背景下,懵懂学生“老师应列入服务行业”的诡辩却拥有了几分极具现实针对性的吊诡色彩。


当前的现实情况是,升学率是教学的最大目标,一切以考试为中心。在不少学校和老师眼里,学生不是具有独立人格、拥有自主精神和需要自由发展的人,而只是实现功利的工具;而在某些学生心里,老师形象失去了其职业所应有的神圣和崇高。面对如此局面,老师的屈尊之跪未必能感动学生,学生“老师应列入服务行业”的反叛之语也未必全然没有权利自求的合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