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树开英雄花 第三部: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十 改干作训,组织训练真辛苦(一)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4 2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size][/URL] 前几个月,因忙于编纂《黟县军事志》,没有大块时间来续自己的自传,耽误了大家的兴致,很是抱歉。现在,志书已经最后定稿,付梓印刷了,我就来接着往下写吧。 上集是之四十九 喜得娇子,初为人父好幸福,下面请看之五十 改干作训,组织训练真辛苦。 四十五天的假期,在洗尿布、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


前几个月,因忙于编纂《黟县军事志》,没有大块时间来续自己的自传,耽误了大家的兴致,很是抱歉。现在,志书已经最后定稿,付梓印刷了,我就来接着往下写吧。

上集是之四十九 喜得娇子,初为人父好幸福,下面请看之五十 改干作训,组织训练真辛苦。

四十五天的假期,在洗尿布、忙东忙西中一混就过去了,不得不收拾东西归队。

回到团部,董光枝参谋长还是搓着手跟我说:“哈哈,你可算回来了,作训股好多事情等你回来落实呢!”

“怎么回事,我怎么又成了作训股长啦?”

“是呀,你当初请假时,我不是跟你说过人事要变动的么。”

“怎么?赵建华提升啦,我来顶缺?”

“是的,他到四营当营长去了。你是从炮兵学院专门学作训回来的,还是干本行吧!”

……

一番寒暄与交接后,我便从隔壁侦察股办公室,搬到了作训股来了。

作训股这时也换了人,吴兴国提拔下连当连长去了,新调来了加农炮营的“学生官”江学平和榴炮1连的炮排长潘建安,加上原先就在作训股的参谋尹跃刚和测绘员陈镇宏,编制4人还超编了。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首先,开个股务会议,明确分工与当前任务:

尹跃刚主管军事训练和观察所指挥业务,分管防化器材仓库;近期尽快组织人力清洗防化器材袋、保洁防毒面具,完成防化器材库的倒堆与内部设置图的绘制;下一步准备基础训练所需的物资和器材,并发放下去。

陈镇宏主管内勤和测绘业务,分管作训器材仓库;当前主要是将全团的年度训练计划刻印出来,分发下去;下一步就是整理图库。

江学平主要协助尹跃刚工作;近期多看看作训工作文件与教材,准备去北京参加“地面炮兵计算指挥器应用培训”。

潘建安主管阵地指挥业务,分管工兵班和工兵器材的管理;近期认真了解一下工兵爆破技术,准备实施军区工兵部赋予我团的“爆破法构筑炮阵地”的试点工作。

我抓股里的全面工作,协调各方力量和资源,为大家提供各种保障。近期主要是到庙儿岗去,把枪管炮射击场好生整理整理,准备迎接下一步开始的观察所和炮阵地综合演练。

分工以后,大家按部就班地行动起来了。

所谓枪管炮,就是以枪代替火炮。这样做,可以节省炮弹。在枪管炮射击场演练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提升指挥员的射击指挥能力,同时也可检验侦察兵的训练效果,还能够直观地进行教学。

我团的枪管炮射击场设在庙儿岗的山坡上。炮阵地和观察所位于淹溪沟的南侧,目标区域放在沟的北边。早在我刚当兵的时候,这里就初具规模了,进行炮兵连的射击演练是不成问题的。近些年来,由于炮兵射击单元的逐步提升,增加了炮兵营射击演练科目,相应地增加了几个炮楼,也就是增加了几台枪架。那种枪架,是按照炮兵连的火炮门数来确定枪管数量的,每架有四个和六个枪管的,分别代表四门制和六门制。演练时,各演练单位必须带几个瞄准手来,到炮楼上去,按照瞄准手的操作要领操纵枪管炮。

有心综合训练的单位,演练时观、通、炮、驾统统出动,展开战斗队形:炮手分队拉到野外,占领阵地;通信分队该架线的架线,该调频的调频;侦察分队则占领观察所,侦察目标并准备射击开始诸元。射击实施过程中,指挥员下达的口令,由通信兵同时传到枪管射击楼和炮阵地,模拟阵地和真实阵地都进行操作。不同的是,枪管射击楼打出的是真子弹,炮阵地则是用训练弹练习一下装填和退弹动作。

作训股还真比侦察股有权和有钱。按照当年的编制,炮兵团司令部机关六个部门,按序列叫做“作(作训)、侦(侦察)、通(通信)、军(军务)、机(机要)、管(管理)”。“作”就是作训,凡是牵涉到部队作战训练的事项,都归它管,包括全团作战训练经费和物资的保障。各单位训练中哪怕用一张纸,都是从训练费中出的。不仅管训练费,还管工兵器材维修费和防化器材维修费。各单位每季度前来核销一次训练费,通常都是营长(独立连是连长)亲自来,一方面是为了亲热一点,再就是为了多报点(有时超过了一点,嘻嘻哈哈地也就带过了)。那些营长们可以不在乎副团长和其他股长,但绝不敢得罪作训股长。

作训器材仓库设在1营营院里,占用了这个营的一排车炮棚,也就是我1978年带训计算兵尖子时,每天训练的那个场地。只不过现在已经圈起了高墙,安了大门,上了大锁。

由于赵建华下营之前我在休假,没有办理交接手续,我得先弄清楚作训股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于是,先叫陈镇宏带我去看作训器材库。

打开大门,一股黄油味直冲鼻子。打眼一瞅,呵呵,一堆一堆的还真不少:右边码放着工兵器材,有大小十字镐和大小圆锹,还有摩托锯、砍刀、钢钎等等;正面是从枪管射击楼更新下来的老枪架,还有各单位换下来的破旧木马、生锈的单双杠;左边是一大堆红松木,又粗又长,是用于制作训练靶具的(团里每年都有近十个立方米的训练用木材指标),还有几个当年紧急战备时钉制的大木箱子,里面装着崭新的射击指挥器和作战训练小件器材。最来劲的是,还找到了几支气枪及其子弹。哎呀,太好啦,可以打麻雀和老鼠了。

接着,去看防化器材库。尹跃刚正带着指挥连的几个战士清洗防毒面具袋子。这些防毒面具,还是1979年到战场上转一圈下来的呢,尽管没怎么用过,袋子外面却沾满了黄泥巴。也是的,那时大家白天一身汗,随时还要躲越军的炮击,晚上蜷缩在阵地的黄土地上休息,怎么能不粘上黄泥巴呢?

走进防化器材库,迎面一张码放平面图,很清楚地显示着各单位器材箱的位置,一堆一堆的很是整齐划一,标签贴得也很规范,数据显示很明确,一看就知道是个用心做事情的人做的。我心想呀,这个尹跃刚真是不错,不愧是当年全军区计算兵第一名!我从心里喜欢他。

工兵班是1982年编制装备成立的,6个人的建制,装备有1台轮式挖掘机和1台轮式推土机。这个班的人员,是从师工兵营选调来的,还算听话,问什么就回答什么。由于新来时间不长,只好暂时挤住在“工”字楼竖杠底层的卫生间旁,他们也没有怨言。

好了,作训股的职责就不细说了。下面请看之五十一 改干作训,组织训练真辛苦(之二)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