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正文 第一章 从哪里开始(4-5)

sdrzdl 收藏 15 1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URL] 4 想起常龙的手,我的手上至今都还残留着一些热辣辣的感觉。我不知道这小子当时是不是有意让我感受一下他手的力道。不过确实,单单去看他的手,你是丝毫不会感受到内中蕴含的力量的。 他的手白皙修长,红润细嫩,平日里它们会安静地蜷缩在膝盖的革制护膝上,象两只歇息在花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4

想起常龙的手,我的手上至今都还残留着一些热辣辣的感觉。我不知道这小子当时是不是有意让我感受一下他手的力道。不过确实,单单去看他的手,你是丝毫不会感受到内中蕴含的力量的。

他的手白皙修长,红润细嫩,平日里它们会安静地蜷缩在膝盖的革制护膝上,象两只歇息在花蕊上的蝴蝶。不,不是蝴蝶,应该是两头蜷伏在非洲大陆茂密草丛中的猎豹,它们眯着眼睛注视着不远处的澄羚,它们随时会化成一道嗜血的闪电,瞬间扼住被捕者的咽喉。不要被它们麻痹,那不是美丽的蝴蝶,那是美丽的武器。

余燕就对这双手百思不得其解。两天后我们在租住的地方请常龙吃饭,算是答谢。饭桌上燕子拉着常龙的手,正过来倒过去看个没完:“你那天是怎么做的?你哪来这么大的劲儿?”

“不是我有多大的劲儿,是我比他们更巧!”常龙毫不介意自己的手被别人翻来覆去地研究。

燕子没听懂,皱了皱眉头。

“很简单,第一个家伙抓着我,他的手腕是僵硬的,你正好可以反关节,像这样……”,常龙让我抓着他,而后手一抖,我的身子鬼使神差地扭过来,浑身瘫软无力。

燕子瞪大了眼:“那第二个!”

“第二个更简单,他愤怒了,他集中了所有的力量,但是他恰恰错在力量用得太大了上,那让他失去了重心,我这样抓住他的胳膊……”,他抓住我的胳膊,我恐惧地朝他摇头,我不想象那个拿刀的家伙那样,被他甩出去。

“这样,借助他的力量把他甩过来,然后顺势摸下他的刀!”

还好,他只是对着我比划了比划,而后咬下餐刀上的牛肉,刀在手中转着:“老外太笨了,他们只知道把手捏成拳头,而不懂放开手后的妙处!”

“放开手?也许……”燕子依然皱着眉头,依然象在研究一种新药一样研究常龙的手:“我还是不明白,你这双手怎么看都不象一个当兵的人的手,那应该是粗糙的、有伤痕的、有茧的、坚硬的……”,她把常龙的手推到我面前:“瞧,这样的手应该放到钢琴上或吉他上。”

对此,我的感觉和燕子差不多,所以那时我很怀疑常龙的身份,他自称在国内当过兵,伞兵特种兵,退伍后跟着姨夫来到美国。但我怎么都不能想象这样一双纤细的手抱着枪扣动扳机是什么样子,我认为也许他在开玩笑。但是他的身手倒是真的,我想如果他果真当过兵的话,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他的手长错了地方。

其实如对那双手,我对常龙的感觉一直也是模模糊糊的。虽然那之后我们便成为了好朋友,但有时面对他,仍然会有一种陌生感,就像面对一座冰山,你看到的只是它暴露出来的八分之一而已。

余燕倒是很欣赏常龙,他常说常龙是个有趣的人。那时我就会故意挖苦他,有趣吗?操一口蹩脚的英语、不知道格莱美、只喝清水不喝咖啡、不看北美影片票房排行榜、不知道跟女孩子献献媚,从早到晚象个机器人,5点起床,围着中国城跑一圈,回来洗澡上班端盘子,而后下班吃饭,在对面的健身房呆两小时,回房, 洗衣服、擦皮鞋、睡觉,有趣吗?

“我觉得挺有趣,象个谜语!”

谜语当然是有趣的,因为它不会让世界过于直白。其实,我也始终都不相信常龙的生活就是一杯寡淡无味的白开水,无任何目标,无目标地退伍、无目标地来美国、无目标地端盘子打工,就像河流一样无所谓地流淌。常龙时常会约我上一品香四层的楼顶去,倒也没什么,只是坐在楼沿上,晃着双腿喝啤酒,看远处曼哈顿林立的高楼。

“怎么样?小飞。”他会突然间冒出一句无头无尾的话。

我喝口酒,把酒瓶举到眼前,看里面变形的世界。

“向往那个?”他朝曼哈顿努努嘴。

我喝酒。

他曲起胳膊隆起肱二头肌,冷不丁大吼一声“嗨!力量!”

“用它端盘子倒是很合适。”我喝酒,眼前的世界渐至轻飘飘地升腾。

他大笑,大笑。

所以,接触久了,感觉相比于冰山,他更像一座沉默的火山,表面上表现出的那种懒惰和不在意,掩盖不住他对身边一切的不满不屑和内心深处涌动的某种热情。我能感觉到他在默默积累,或许他在谋划着、盘算着什么,他在储备、他在积攒,他在等待着寻找着生活留给他的缝隙。

我跟余燕说,我不觉得他象谜,我觉得他整个人就是一个阴谋。


5

现在想来,我的感觉没错,因为以后的事情证明了他脑子里盘算的事情,或者说是阴谋。

很久以后的一天,在一品香,常龙突然西装革履地出现在我和余燕面前,拿起我的啤酒杯一昂头灌下,而后说:“我辞职了!”

余燕含着满口的菜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你准备干什么?去当电影明星?”

“他姨夫把他给炒了?”我开着玩笑给他斟满啤酒,丝毫不感到奇怪。

常龙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放到桌子上,“当兵,去阿富汗!”

那是一张美国陆军的征兵广告,一个头戴星条旗礼帽的“山姆大叔”躺在桌子上伸出手来指着我们“I want you for u.s. army”,背面是阿富汗广袤的高原和一个持枪警戒的美国大兵,下面一行字“I want you for world”。

“不是为了美国,为了世界吧!”余燕胡乱地吞下口中的菜,带着厌恶回避着那东西。

常龙笑了笑,继续喝酒,象是不经意地对我说:“你也可以考虑。”

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美国现在的兵源不足,特别是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等执行海外作战任务的军力短缺,于是便征招来自于世界各地的持有美国绿卡的人入伍,以此增加美军海外兵力数量,给与的好处就是,你的绿卡可以很快换成美国国籍。

“常龙,你疯了吗?你不知道那里天天都在死人吗?报道上说已经有两千多美国人阵亡了!”余燕显然是急了,她一把抓过征兵广告扔到地上:“你姨夫不是许诺下个月你就能拿到美国国籍了吗?你还要去那鬼地方?”

常龙没吱声,他慢慢喝完酒,把杯子放到我面前,拍拍气呼呼的燕子,又阴笑地看了看我:“先生小姐慢用,告辞了!”

那天天黑得似乎格外早,一品香闪烁的霓虹透过落地玻璃窗映进来,映在我和燕子的身上,光怪陆离。常龙走了,好像把我和燕子间的什么东西也都带走了,我们俩就这样相对坐着,不知其味地喝着各自的啤酒。

“咳,麦迪逊花园广场,我差点忘了!”

不知沉默了多久,我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忘了告诉你,我买了两张票,今天请你去看姚明!”

那天晚上休斯敦火箭队作客麦迪逊花园体育中心挑战尼克斯队,我用近一个月才挣来的20美元买了两张票。

“真的!”余燕也仿佛突然清醒了似的,堆起一脸兴奋,胡乱擦了擦嘴,结帐,而后拉起我就走。打的,把自己塞进出租车,我便不停地讲着关于姚明的事情。

“知道吗?有一次记者采访琼.巴里,就是那个光头的白人,他的弟弟布伦特.巴里被称作是飞翔的白人,就是那家伙,记者问他,你有没有什么关于姚明的有趣的事情,这家伙说我知道姚明一天要睡17个小时……还有还有,穆托姆博知道吗?对!人们叫他非洲大山,就是原来火箭队的那个55号,他对记者说,我什么都教给姚明了,现在他几乎不用向我学什么了,不过,我还留了一手,知道是什么吗?摇手指, 哈哈,他每次盖别人的帽都要摇手指,他说,那是他的专利,他绝对不教给姚明,哈哈哈……”余燕也跟着我笑着,笑得弯下了腰,但我真得不知道她知不知道琼.巴里,或者穆托姆博。

我们随着人流走进麦迪逊,找到我们的座位,那里远远离开中心球场,我依然不住地讲着姚明,讲着火箭队,直到比赛开始,我们便再没有说话,我们都仿佛专心看着比赛,看着姚明,我们跟着周围的观众一齐欢呼、喝彩,发出嘘声、咒骂,我们跟着他们一起站起来、挥舞手臂,最后跟着人流涌出体育馆,然后我们筋疲力尽地坐上出租车。可怕的沉默,但是我已经实在找不出说什么好了。

“姚明不错是吗?”过了半天,余燕问。

“对,好像是得了32分吧,或者35分!不错不错!休斯敦不是赢了吗?”

“嗨,你们两个!是刚从球馆出来!”满脸络腮胡子的出租车司机转过脸:“你说得不对。小伙子,我没有进球馆,但我一直在听收音机。是的,休斯敦又赢了,不过姚明不是得了35分,而是42分。这个大家伙很棒,他是尼克斯需要的那种中锋,自从尤因后,尼克斯就没有一个有统治力的中锋了,如果尼克斯能够得到姚,肯定能夺冠。是的,这个大家伙真不错……”

我们一路就听着出租司机喋喋不休地讲着,很专心,甚至都没有相互看一眼。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