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二卷 帮派之争 第一章 帮派(1)

beifanggulang 收藏 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URL] 乔占江曾经听说过日本人的江上军,原来是海军的编制,后来又改成了陆军,日本人投降的时候, 在地下党的组织下,一部分江上军的士兵在战场上起义,其余的人自然瓦解了。 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原江上军司令部的副官,这个副官和日伪特务又有什么联系吗? 从王小贾他们的住处出来,乔占江和小何来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乔占江曾经听说过日本人的江上军,原来是海军的编制,后来又改成了陆军,日本人投降的时候, 在地下党的组织下,一部分江上军的士兵在战场上起义,其余的人自然瓦解了。

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原江上军司令部的副官,这个副官和日伪特务又有什么联系吗?

从王小贾他们的住处出来,乔占江和小何来到了与周玉山见面的地点,周玉山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乔占江把他从王小贾那里得到的情况跟周玉山说了一遍,周玉山道:“军区有一部分战士就是原来的江上军士兵,他们也许有人知道这个姓黄的来历,这样吧,这个事就交给我了,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再向你通报,关于方记永饺子铺的事,咱们只能暂时了解到这些了,所有的证据都表明,那个杜老板是被他熟识的人杀死的,不排除那个叫刘三的人,只可惜我们没有他的照片,不知道怎么去追查他的下落。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乔占江想了想,说道:“王小贾说,刘三经常出去,虽然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但是,每次他从外面回来,身上都有一股鱼腥味,我想在咱们哈尔滨,只有鱼市上的人和打渔的人身上才有这股鱼腥味,所以,我想下一步的重点就是到鱼市上和船码头上去寻找线索了!”

周玉山想了想,点头道:“嗯,现在只能 这样了,另外,我想派人到五常刘三的家里去看一看,也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乔占江道:“可以,但是,你们千万要记住,切不可大张旗鼓地去查,要在暗中查访,如果把他惊着,他就此警觉起来,我们再找他就困难了。”

周玉山点头道:“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说着,周玉山又道:“那个杜老板的背景很简单,他除了这家店铺,也没有什么财产,而且他的老婆也是个本分的买卖人,从这两点可以排除,杜老板不是死于情杀,也不可能是死于谋财害命。”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那就是说,杜老板一定掌握了什么秘密,所以才会被人灭了口。”

“对,就是这个意思!”周玉山道。

“好吧!但愿咱们能从这个刘三的身上打开缺口。”乔占江道,“我跟小何先去查找一下他的底细再说吧。”


乔占江和小何来到了哈尔滨道外的江岸码头。

这个码头是日俄战争后,俄国人开通了松花江的航运修的,1932年日本人占据了哈尔滨之后,又重新对这个码头进行了扩建。

扩建后的码头连接起了江南和江北的交通,也方便了日本人对哈尔滨的统治。

当时的战略物资和战斗人员大部分是从这个码头进入哈尔滨的。

去年日本鬼子投降以后,国民党反动派接管哈尔滨,在这个码头上设立了港务局。

国民党接收大员从哈尔滨撤出后,港务局就被东北民主联军接管了。

经过数年的风雨及战火的洗礼,这个码头已经破败不堪,现在守卫在这里的是东北民主联军的战士。

码头上还有一些出苦力的工人,自从日本人投降以后,码头上的商船、客轮又渐渐多了起来,脚行的生意也渐渐红火了。

乔占江和小何来这之前,已经打听清楚了,现在码头上的总把头叫邢明礼,整个码头都归他管,他手下有几十个脚夫,由他的三个亲信管着这些人。

乔占江身上穿着一件长衫,象是一个生意人,手里摇着纸扇;小何一身跟班的打扮,跟在他的身后侍候着。

这时,正好有一艘货轮靠在岸边,一些脚夫正忙着从船上往下搬着货物。

两个人远远地看着正在忙碌着的那些工人,小何道:“老板,咱们是不是该去找那个领头的问问啊?”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不,别忘了,咱们现在不是侦察员了,如果现在去找他们问那些事,不但他们不会告诉咱们,而且有可能会让那个人警觉起来,从而逃遁,那样的话,咱们不就白费劲了吗?”

小何想了想,道:“那咱们就想办法跟他们混到一起,从他们内部一点一点地查。”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你说对了!咱们今天只是来看看,我在想怎么能成为一名脚夫。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咱们现在的身份吧?”

小何点了点头,乔占江说得没错,他们两个现在是哈尔滨市公安局重点追捕的对象,甚至现在军区也在查找他们的下落了,前者追捕他们是因为乔占江与小何是从哈尔滨公安局里逃出来的,而军区在找他们却是假的,只不过是做给那些潜伏的特务们看的,其实这也是乔占江与周玉山约好的。

乔占江看了一会儿,对小何说道:“王小贾说过,那个刘三很有可能经常和这些脚夫或者那些打渔的在一起,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人就都很可疑,当然了,他们之中也不一定都是特务,可是咱们不可能挨个问他们,所以说,咱们得混到他们内部去,现在我明白周科长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

小何愣了一下,道:“周科长说什么了?”

乔占江淡淡一笑,道:“你会下象棋吗?”

小何一愣,道:“下象棋?我会啊,可这和咱们要办的事情有关系吗?”

乔占江呵呵一笑,道:“小伙子!你好好想想吧!”说着转身往回走去。

小何在后面紧紧地跟着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老板,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乔占江停下脚步,啪地一声把折扇合拢到一起,然后在小何的手上写了一个字,道:“你认得这个字吗?”

小何道:“是个‘卒’字。”

“那好,你说说卒子的特性吧!”乔占江一边走一边说道。

小何想了想,道:“小卒只能向前走,不能后退,而且过了河之后就象车一样横冲直撞,哦,我明白了。”

乔占江笑道:“你明白什么了?”

小何四下里看了看,见身边没有人,便低声说道:“咱们两个就是那过了河的小卒!”

乔占江笑了:“好小子!有长进!”

小何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道:“还不是跟您学的吗?”

乔占江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小何接着说道:“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乔占江一边走一边说道:“吃饭!”

小何一愣:“吃饭?”现在刚下午三点多,还不到吃饭的时候,难怪小何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乔占江不说话,四下里看了看,领着小何进了路边的一个小饭馆。

饭馆的老板见来了主顾,连忙迎了上来:“两位先生,吃点什么?”

乔占江找了一副座头,坐下后,说道:“先给我们来一壶茶水,吃什么一会再说。”

店主答应一声,转身去沏茶水,小何看着乔占江,刚要说什么,却被乔占江的手势拦住了,只好把话憋了回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店主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他把茶壶放到了桌子上,道:“二位吃点什么?”

乔占江想了想,要了几个小菜,又要了一壶白酒,和小何两个一边吃着,一边向门外张望。

小何一边挟菜,一边低声问道:“老板,你在看什么?”

乔占江喝了一口酒,道:“我在等人,一伙人。”

小何不明所以地向门外看了看,门外一个人也没有,但是他知道乔占江向来做事谨慎,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用意。

不一会儿,从门外忽拉拉进来一大帮人,小何一看,马上明白了,乔占江等的人来了!

进来的这些人都是刚才他们在江边码头上看到的那些脚夫。

这些人跟店主似乎早就熟识的,那个店主见到他们,非常热情地招呼着这些出苦力的码头工人。

店主对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笑道:“吕把头,今天码头上来了那么多的船,发大财了吧?”

那个吕把头笑道:“发什么大财?你见过几个出苦大力的当上大老板的?你王老板就别拿我们寻开心了!哦,今天大家都改善一下,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

王老板笑道:“吕把头,咱这小店您也不是不知道,想吃什么您尽管点就是了!山珍海味咱这儿没有,家常饭菜有的是!”

“好!那就把咱们店里最拿手的菜端上来便是!今天弟兄们都辛苦了,好好请他们吃一顿!帐嘛,都算到我的头上!”那个吕把头一边倒茶水,一边对王老板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