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那不能忘怀的军人生涯之偷鸡行动



偷鸡行动

当兵的日子是快乐的,但有时也会受气。我们科教导员的儿子得了急性黄胆型肝炎,住进我们科。这个男孩12岁,不仅调皮,而且一点也不招人喜欢,不像有的孩子调皮但招人喜欢。生病了,还到处跑,经常让我满世界找。有几次,他竟然跑到二内科去玩了,她妈妈是二内科的护士长,发现她儿子跑出来玩,不仅不说他,反而还怪我们没有看好他。一天他又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跑出去了,这次他更离谱跑到冰室去了,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冰室吃冰棒。我气坏了,一个正处在高传染期的病人,不听指挥,到处乱跑,我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晚上他妈妈来科里陪他的时候,他向他妈妈狠狠地告了我一状,说我骂他。他妈妈很生气,就找到我训斥了我一顿,虽说我们不是一个科的,但她是干部,我是战士,所以我不能和她顶嘴。第二天我把这事跟刘主任说了,主任很生气,就在查房的时候当着她的面狠狠地训斥了她儿子,并说如果再不听招呼到处乱跑就让他出院。主任发起火来是很吓人的,教导员都不敢说什么,何况是她妈妈也不敢说什么。这事虽然过去了,但我心中这口气难平。我一直都在找机会想出出这口恶气。还真让我找到了,我发现教导员家里养了几只鸡,还很肥。我开始打教导员家里这几只鸡的主意,反正我们伙食也不好,很难吃到好吃的东西,放着这几只鸡不吃,岂不是对不起教导员和他那可恶的老婆!我找到英把我的想法跟她说了,谁知她却拒绝了我。原因是她已经是罪行累累,不能再犯错了,否则她罪无可赎。我笑道:难道你改邪归正了,想当烈女贞妇?省省吧!你在领导的眼中的形象不可能改变了。英很正经地对我说,她要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我才不相信她会洗心革面,从新做人。她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谓的“改”只是五分钟热度。但我还是做好另打主意的准备。我们去食堂吃饭,她先陪我去干部食堂打饭,然后我再和她到战士食堂。我们来到干部食堂,打了饭,发现我订的加菜冬瓜炖排骨里一点肉都没有,只有冬瓜。我不高兴了,就和食堂的炊事员争吵了起来。炊事员是个职工,不是军人,我们都叫他老贪。有2个小战士,但说话不管用。我就骂他道:不愧是老贪,连我们战士的伙食费都贪,这叫喝兵血!他知道我不太好惹,是个“小辣椒。”所以他就笑道:你这小辣椒怎么这么没礼貌。什么礼貌,哼!礼貌(礼帽)多少钱一顶,对你们讲礼貌,省省吧!再讲礼貌,冬瓜都会变成冬瓜皮,我反唇相讥。他嬉皮笑脸道:别这么说,好歹我们也是老乡啊!下次我给你多放点肉。我生气道:我才不稀罕下一次,你已经克扣过我好几次了,我一直没有说你,这次我会向院务处反映,哼!什么老乡?老乡、老乡背后一枪!我说完就和英走了。

吃饭的时候英郑重的告诉我,她决定参加我的行动。原因是实在舍不得放弃这样有趣的事情,也实在无法拒绝那一只只肥鸡的诱惑。有好吃的不吃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胃,也对不起那几只鸡。我得意的说:我就说嘛,这样的好事怎能少了你呢!我们找到夜班食堂的几个湖南兵,辉、武、还有我们科的祝、院务处的张,让他们送完夜班饭之后别走,等我们把鸡拿来,然后准备会餐。当然,杀鸡和煮菜是他们的事情。行动代号《偷鸡》

晚上12点以后,值班医生睡下了,我悄悄和英躲过值班护士的眼睛溜了出去,从我们科到家属区有一段距离,在加上我们医院在山里,就显得空旷、很荒凉。一路静悄悄的,没有人影,只有青蛙蛤蟆在呱、呱地胡乱的叫着,作贼毕竟是心虚的,我们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的往家属区摸去。潘英为了掩饰她紧张的情绪,还开玩笑说,终于知道什么叫月黑风高夜、什么是鬼魅出没、什么是杀人的好时候。我觉得她一点都不幽默,说的我后脊梁上一阵阵发冷。英问我:万一鸡叫怎么办,鸡乱跑乱跳怎么办?那样很容易让别人发现的。我告诉她,鸡是夜盲动物,晚上很老实,不会跑、跳的,我们只要伸手抓住它的脖子,它就不会叫了。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看小说知道的。我们俩来到我们教导员的门口,我叫潘望风,我来到鸡笼旁,掀起鸡窝的盖子,三只大母鸡老老实实的蹲在那里,我准确地捏住鸡脖子将它们抓出来,递给潘英两只,然后盖上鸡笼的盖子,就和潘英跑了。

我们来到夜班食堂,张辉他们早已磨刀霍霍。看到我们拎着三只鸡回来了,立刻动手杀鸡,褪毛忙了起来。但由于这三只鸡是大种鸡又喂的太肥、太大了,是我们几个吃不完的,于是英开始召集人马来聚餐,她跑到话务班把兰找来了,又跑到护士楼把谭找来了。我给上回救了我和英的汽车二营的那几个当兵的打电话,让他们来喝酒。那个连长和2个排长一听有好吃的立刻就悄悄的来了。张从院务处偷来了三瓶三花酒。一切就绪,就等着鸡熟了,就可以开吃了。那天晚上真是热闹,每个人都喝了点酒,当然除了我以外,我以因为早上要上班为借口拒绝喝酒,他们也不免强我。但他们都喝的很尽兴,二营的连长周剑风就喝的一个劲儿在我们面前表演翻跟头。武酒量最差,但还最爱喝酒,喝醉了就耍酒疯非要去爬树,拦都拦不住。大半夜的去爬树,又喊又叫的。结果把值班巡夜的惹来了,害的我们几个女兵撒腿就跑。还好,那几个男兵没有把我们女兵供出来。那天我一直闹到凌晨4点才回去睡觉,我回科里的时候还拿了一碗鸡肉贿赂值班的吴护士,我才顺利地回到宿舍。睡了3个小时,就该上班了。早上开例会之前,教导员在和其他的医生聊天时说道,他家的三只鸡都丢了,很奇怪,昨晚还在,清早起来就不见了。他们议论纷纷,我想笑但忍住了,心里说道:活该,谁叫你老婆骂我,骂我是要付出代价的。吴护士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冲我做了个鬼脸笑了起来,我做了一个让她保密的手势,她点点头,我们心有默契。主任看了看我没说话,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开完例会,她把我叫到她办公室问道,鸡好吃吗?我装模作样地说道:什么鸡,我没有吃鸡呀?主任说;你在我面前就不要装糊涂了,教导员家的鸡不是你偷的?我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我发誓,绝对不是我,如果是我,让我天打五雷轰。主任说:你别发誓了,你的小花样我早就知道,你一边举手说天打五雷轰,一边用脚在地上写“不”字。你发的誓根本没用,你只有在说向毛主席保证时才会是真的。啊!我吃了一惊,没想到主任连我这点小花招都知道。我没招了,只好承认了。我看主任拉着脸,以为她生气了,就嬉皮笑脸的逗她,给她做各式各样的鬼脸,当我做狐狸脸时主任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个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主任没有生气,也没用批评我,只是说早就知道我不会罢休的,一定会找机会报复教导员夫人的,但没用想到我会去偷鸡。我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就把昨晚上的事情给主任绘声绘色地学了一遍,逗的主任笑了老半天。但主任说以后不可以半夜在外面玩,毕竟医院太大,太空旷,女孩子不安全,更不许喝酒。我答应了,保证以后不会半夜出去,也绝不喝酒。主任对我那么纵容,我也不能太过分,让她太担心。大概是我干了坏事的缘故,中午下班去食堂吃饭回来,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在那条小道上竟然有一条眼镜蛇在我面前盯着我,我动都不敢动。我想起书上说看到蛇不能跑,因为它会追的,而且蛇的速度很快。如果身上有东西,就扔出去转移蛇的注意力,它会追那个东西去的。我从身上掏出一个手绢儿扔了出去,可谁知道那条蛇看都不看一眼,就使劲儿的盯着我,目不转睛。我的天那!原来书上说的东西也会有不灵光的时候。我傻了眼,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我站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心里就盼着那蛇会自己觉得无聊走开。但那蛇在我面前支愣着头,口里吐着红信子,和我僵在那里不管我说什么就是不离开。我心里说道:难道它是教导员家养的蛇?找我要教导员家的鸡来了?不会吧!看你的样子也不会是教导员的亲戚啊!用不着找我麻烦吧!教导员家的鸡不就是被我吃了嘛,你没捞着吃嘛,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吃的呀,有好多人呢,有本事你去找他们啊,也不用这样仇视我吧?我心里在胡乱地转着念头,和那条蛇对视着。我们科恢复区的几个病号吃完饭在门口聊天,看到我站在路上不动,仔细一看是有一条蛇挡住了我的去路,就都跑过来打蛇,看到来了救兵我松了一口气。他们声势浩大地打着蛇,我在旁边瞎起哄,但蛇是很滑溜的东西,没打着它,给它溜掉了。晚上我和潘英在宿舍里玩,等夜班饭来的时候,张辉在我窗外打口哨,我们听到暗号就跑了出去。就在我们几个人有说有笑地吃着宵夜的时候,却传来抓小偷的喊声。我们一听到有小偷的消息就立刻来了精神,争先恐后地冲出去抓小偷。一大帮人声势浩大地乱跑,我也跟在后面瞎起哄。小偷跳墙跑了,好几个人追到墙边就停了下来,墙外面是山地,没有路,到处都是树和杂草,因为搞不清楚状况都不敢翻出去。我却不管不顾地爬上了墙头,想要跳出去,跟在后面的我们科的医生伸手就把我从墙上拽了下来,不让我追出去,怕我出危险。正沉浸在抓小偷的兴奋中的我,被突如其来的抓回来,很是觉得扫兴,不觉的有点怪向医生多事,向医生则很不客气地说:你一个小女孩怎么这么鲁莽,万一有点什么事,刘主任能饶了我吗?这要是刘主任知道了还不担心死,你老实一点好不好!大家在那里议论纷纷,想知道小偷偷了什么东西没用,而向医生却把英赶回门诊宿舍,又把我赶回科里。第二天,主任知道了昨晚抓小偷的事以后,一个劲儿地夸向医生做得对,管住了我,没有让我跑出去瞎搅和。因为我是科里年龄最小的女兵所以我成了重点监管的对象。




本文内容于 2010/12/8 16:17:17 被小编a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