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中石油事件:假如“铁人”还活着

据《人民网》披露,中石油大庆炼化分公司曾在2000年时通过下属的“飞马公司”将丙酮氰醇车间装置转租给外地一家民营企业。转租之后没几年,看到这个丙酮氰醇生产利润丰厚,飞马公司的负责人居然与中石油集团的某位“负责法律工作”的人士“相互勾结串通,炮制了一份‘中国石油(10.97,-0.10,-0.90%)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炼油与化工分公司文件’”,然后经过一番操作,最终“使国有资产堂而皇之地流入飞马公司”。据说,此案由于涉及资产标的数额巨大,目前已由黑龙江高级法院受理。


提到大庆,人们都记得当年那个著名大油田的发现带给中国人的喜悦,一举摘下了中国“贫油”的帽子,大庆居功至伟。人们也都记得,“铁人”王进喜和“铁人精神”所代表的中国石油工人的干劲,也记得“三老四严”、“四个一样”等在当年为中国企业管理带来的示范效应。尽管经过多年的开采,大庆的石油资源逐渐减少,但大庆留给人们的美好记忆不会消失。


其实,即使石油开采少了,大庆依然可以称得上是一座“富矿”。因为,中国石油行业通过多年的技术攻关,有效地解决了资源枯竭型油田可持续发展的难题,创造出老油田“再开采”等一系列工艺和技术,使大庆、胜利等老油田焕发了“第二春”。同时,包括大庆炼化公司在内的许多企业,在石油资源综合利用等方面,适应炼油技术发展趋势,提高原始创新能力,积极开展沸腾床渣油加氢等新工艺研究,又抱了一个个新的“金娃娃”。比如前面提到的丙酮氰醇生产,就是利用石油炼化过程中产生的尾气,经过再加工,使之变废为宝,成为市场上畅销的、并且能够大获其利的化工产品。


然而,世事沧桑,如今的大庆终究不再是“铁人”王进喜当年摸爬滚打的那个大庆。一方面,油田的开采技术,炼油的综合利用技术以及环保、低碳等等新技术日新月异;另一方面,随着体制改革的深入,作为大型国企的大庆面临着诸多新问题、新挑战。能否让“富矿”和“金娃娃”产生的财富增加企业的效益,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大庆这个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


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问题?原因在于,在国企改革改制过程中,几乎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有人借机浑水摸鱼,化公为私,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尤其是一些大型、特大型国企,资产多,管理头绪多。当年王进喜就很担心大庆人会有“家大业大浪费点儿没啥”的想法,现在,那些不把国家财产当回事儿,任凭国有资产流失的现象应该说是比比皆是。比如《人民网》所提案例,其中提到的飞马公司据称每年的收益高达2亿多元,而它按当初所签合同仅需付给大庆100万元左右的租金。变为私人公司后,大庆可能连这100万都拿不到。假如真是如此,假如“铁人”还活着,他将作何感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