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与警察的猫鼠游戏


猫与鼠的游戏总会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一只灰色而蠢笨的大猫Tom,眼里总是闪着机会主义的光芒,弓着腰在一旁等待机会出击。一只棕色而可爱的小老鼠Jerry,总是用挑逗的眼神看你,并且常常在不经意间玩弄这只大灰猫。这样的场景来源于美国动画片《猫与老鼠》,当猫自以为是世界的主宰,对老鼠有绝对的控制权时,它成为弱小的老鼠的笑柄。同样,当警察以绝对权威的形象出现在妓女面前时,是否也会上演猫与老鼠的游戏?


据英国媒体报道,聚集在瑞士巴塞尔市红灯区卖淫的妓女们为了对付当地警察,竟然想出了一个绝招,她们穿上了溜冰鞋与警察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当警察来巡逻的时候,她们就脚底抹油,逃之夭夭,让警察束手无策,而警察撤退后,她们又重新花枝招展地出来招揽生意。一位在巴塞尔市红灯区工作的应召女郎在接受瑞士一家杂志的采访时表示:“这种方法确实很管用,当警察来巡逻的时候,借着脚底下的溜冰鞋,我们可以跑得更快一些,通常情况之下警察都抓不到我们。甚至你想玩一玩抢劫的把戏,别人也拿你无可奈何,因为你一转眼就不见了。”(***)


相信很多的读者在诧异的同时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这种快感不仅源于人们日常生活中形成的对警察又敬又怕的心理,更多是因为它代表着作为弱势群体的我们对强势群体发动的一次漂亮反击,其心理平衡与心理宣泄不言而喻。只是可惜,如此高明的作法在国内却难见翻版。因为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警察与妓女的角色是早就定位好了:警察是正义的化身,是高高在上的英雄,妓女是丑恶的化身,是被社会唾弃的败类,警察天生便是妓女是克星,是惩治妓女的黑猫警长。这样的前提下必然派生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猫鼠游戏。


中国的猫鼠游戏分为几个类型:“铁面无私”型、机关算尽型、拉拢腐蚀型、亲密合作型。


首先来看“铁面无私”型。这一类型的警察是扫黄冲锋队的急先锋,怀抱铲除毒瘤,净化社会风气的“崇高”决心,他们对妓女铁面无私,苦大仇深。其共同特点是对妓女出手狠,下手辣,绝不会存有怜香惜玉之心,因而被称作妓女的催命阎王,在他们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面前,妓女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应该说,他们对维护社会治安,防止色情泛滥发挥过一定作用,但是,如果在其中夹杂着私心,甚至不可靠人的目的,那这“铁面无私”就会制造出人间惨剧。


据袁枚《子不语》记载,清代平阳县的县长兼警察局长朱铄,性格怪僻暴戾,尤其喜欢对妓女用重刑――“杖妓,去小衣,以杖抵其阴,使肿溃数月”,并洋洋得意地说:“看你还怎么接客?”此外,他还想出一些令人发指的招式,如将妓女屁股上的血涂满嫖客的脸面将其羞辱,碰上漂亮的妓女,他更是剃光她的头发,用刀将妓女的鼻孔割开,并狠狠地说:“看你还美不美?”当同僚们指责他过于残忍时,他竟振振有词地说:“哪一个男人能做到见色不动心呢?如果我不做到铁面冰心,又如何抵挡住美色的诱惑呢?”确实,有哪个男人在面对美色时能坐怀不乱呢?这位朱铄对人性的弱点倒是心知肚明,只是,以美的毁灭来换取自身的免疫力,实在有点惨无人道。然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样一位有些心理变态的酷吏,竟然会因为“政绩不凡”高升为山东别驾。


当然,现代的警察丝毫不比朱铄逊色。朱铄当初的惩妓,虽然残忍,但确实是铁板钉钉的事,不容置疑,可现在的某些警察,却可以凭借大胆的假想与推测,便可以随便地将某位“嫌疑人”带到派出所审问,当嫌疑人不交待“卖淫事实”时,他们便粗暴地将其铐在暖气片上热烘,直至嫌疑人不堪其辱,吞金自杀。看到这样的报道,除了感慨这些警察想像高超外,我们无话可说,如果他们去写科幻小说的话,绝对会超过《哈利勃特》。


此外,因为有法律所赋予的神圣权力,也即是学者们经常提及的“合法伤害权”,他们便可以为所欲为,随意对他们假想中的妓女实行暴力专政,根本不会顾及当事人的心理感受。据报道,一位在桑拿中心工作的女孩子,只是因为警察在查房时开门慢了点,便被警察踹破房门,大声呵斥,最后吓出精神病。可能在某些警察眼里,妓女们都很狡猾,如果不能她们一点颜色看看,怎么会痛快地招认?只不过他们没有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妓女也是人,一样也有人身不受侵犯的权利。


其次来看机关算尽型。这一类的警察对抓妓拥有特殊的爱好,其不将妓女铲除干净绝不罢休的“革命”气概固然可嘉,只是如果做到机关算尽,不择手段的话,那便非常可怕了。美国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漂亮的少女Angela在大街上闲逛,一名警察冒充成嫖客上去勾搭,并愿意给她400美元作为报酬,Angela同意了。随后,Angela跟随“嫖客警察”来到已经被警察安装了录像机的旅馆房间。当Angela脱去衣服并接到“嫖客警察”支付的400美元嫖资时,警察亮出了身份,将她逮捕。当警察机关向法院提出上诉时,谁知竟遭到陪审团的一致反对,理由有两个:其一,人都有弱点,警察不能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进行陷害,否则人的权利就没有办法被保护,警察就会成为特权阶层,利用各种理由来陷人民于陷阱;其二,警察的作法违反了警察的职业道德,违反了法律。在没有证据的时候,警察不可以怀疑任何人,更不能因为怀疑就设置陷阱,否则他们的行为便制造了危险的先例。最终,Angela被当庭释放。


从这件事身上,我们不得不佩服美国民众对人权的充分尊重,即便Angela是个不折不扣的妓女,但这样的做法也违背了法律保护人身权利的宗旨。之所以讲到这个例子,是因为同样的事例在国内并不鲜见,但最终的结果却大相径庭。有些警察会冒充嫖客去抓娼,也有的警察会雇佣嫖客去诱妓,为了抓捕妓女,炫耀自己的成果,他们是手腕用尽,哪里顾得了人权不人权的?如果说只是为了净化社会风气倒还好说,怕只怕是干着靠罚款挣奖金的勾当。


第三是拉拢腐蚀型。如果说前两者主要是警察对妓女的“专政”,那这一类型则强调的是妓女对警察的反击,只不过,是一次夹裹着糖衣炮弹的反击。妓女当然不可能像动画片中的老鼠Jerry,经常拿大灰猫Tom开涮,因为她没有这个胆。但出于保护自身利益的目的,她也会施出美人计等下三滥的手段。据说解放初期,有一个派出所的所长,晚上带手下去旅馆查房,查到有人卖淫。但当旅馆老板说那名妓女很漂亮时,所长心动了。结果他让手下人先走,说自己要好好“教育”她。一来二去,妓女被“教育”成了所长的情妇,所长自然顺顺当当地坐上了妓女设计的贼船。在妓女与警察的较量中,美色成为警察的致使伤。


为什么会这样?这其实涉及到妓女与警察之间扯不清的历史问题:一方面,抓捕妓女是警察的天职,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警察也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一样有着七情六欲,一样会面对娇滴滴的美女会动心。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作为警察的他们自然瞎子吃饺子――心中有数,以致美国的警察干脆制订这样一个条款:如果妓女说得出警察内裤的颜色,那么她的被捕无效,警察局也不能处罚她。看来,在男人好色这个问题上,中西方达成了高度的一致!


最后是亲密合作型。2003年1月3日,《中国青年报》曾以文字配漫画的形式,披露了辽宁省辽阳市的一件怪案:警长任某,竟然和卖淫女相互勾结,设圈套抓“嫖客”再处以罚款,卖淫女从中提成,警长截留更不在话下。一个月内,他们配合默契,接连“破案”11次,处以罚款1.8万多元,卖淫女从中提成5000多元,警长获得赃款7000多元。按说妓女与警察,一个是鼠,一个是猫,自古以来的天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趴到一个站壕里。可令人们大跌眼镜的是,他们之间竟产生了亲密的合作,合作的基础很简单,一个钱字。妓女卖淫,是一次赤裸裸的挣钱行动,为了钱,她们不惜铤而走险;而警察抓嫖,执法的目的是制止卖淫嫖娼这种社会恶习的蔓延,罚款只是惩诫的手段。不过,在一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罚款会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手握着扫黄打非的大权,怎么着也要为自己谋点福利,有些警察的执法理念因而发生偏差,由打击丑恶,净化环境变成为钱而抓。而嫖客因为是弱势群体,即便被宰也不敢声张,自然成为妓女与警察合力“围剿”的对象。利益的趋同和相互关联,使原本陌生甚至是敌视的一对走到了一起,因而才不但发生“教授嫖娼”、“雇妓抓嫖”的闹剧。


妓女与警察,一个是社会丑恶的制造者,违反法律与社会公德;一个是社会正义的执法者,保护着法律的神对不可侵犯,他们一个是鼠,一个是猫,怎么都不应该走到一起啊!然而事实上,他们合作得天衣无缝,无懈可击,大发“嫖”财,我们在无限感叹的同时,会提出这样的疑问: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