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理工大风流往事》看部分网络小说的不足

ydtkong 收藏 1 2460

[size=10]《理工大风流往事》(zt著,华夏出版社2003年11月版),被誉为去年“中文网络最火爆的同人小说”,据称,“幽默凌越《悟空传》,人气超过《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真情直逼《第一次亲密接触》”。看来,它在网络作品中应有一定代表性。此书写得很机智,书中的大学生们都不用“俗名”,而只以《三国演义》中的人名代之,如刘备、关羽、赵云、貂蝉、小乔……等等,读来让人发笑。这是它吸引人的一个原因。当然这并非独创,作者写作时受过《此间的少年》的启发,而那本书则用《射雕英雄传》中的人名来写大学同学。不过,这些都还只能算得小聪明。文学靠小聪明是不行的,它需要大聪明——有时大智若愚,看上去文字反倒是很拙的。大聪明,也就是对人生,对生活和生命的把握。而《理工大》显然离此甚远。

我读《理工大》时最大的疑惑,就是在这部写校园恋爱的作品中,竟找不到一点儿真正的恋爱。书中的那些故事或场面,恐怕至多只能称之为调情,更多的则是勾引、瞒骗、争夺、尔虞我诈。它们占据了书中男女交往的全部篇幅,此外几乎就找不出其他的交往内容了。这难道不让人奇怪吗?我们知道,爱与欲是不同的,诚如梁漱溟先生所说:欲望以个人主体为重,情感则以对方或双方关系为重。而在这本书里,根本就找不到一点以对方为重,或以双方关系为重的痕迹。这里只有欲,和以欲为核心的卑下的人性。我不相信今天大学里*之间的交往,会是如此灰暗、委琐、无趣。当然我也不相信琼瑶式的软性、温情的渲染,那是虚假得让人头皮发麻的;可是像《理工大》那样的无情、愚昧和冷漠,我以为也是虚假的,读时头皮也在发麻。大学四年,正逢人生的青春期,而青春总是美好的,怎么忽然就成了这种无爱、无情的地狱般的人间?在别的网络小说,比如《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中,我们不难看到《理工大》作者的同代人对于那种纯真情感的向往;即便在《理工大》的后记里,我们也能找到作者曾有过真情的痕迹。他写道:“每每回想起这一段段生活往事,我都感到莫名的激动。这真诚的激动和怀念造就了这部小说。”我相信他的这种有关真诚的表白,我甚至有一种灵魂得救的感觉——因为在小说正文中,实在没有一点这样的文字。试想,如大学校园生活真的灰暗到绝对无情的程度(男女交往中的无情可以看作整个生活无情的标志,每一时代的爱情总能够折射这一时代的人生),那段地狱般的生活还会令作者如此“激动和怀念”吗?我以为是不可能的。

这里有一个不得不弄清的问题:是否每一种艺术样式,都需要完整而真实地反映人生原貌?比如,讽刺作品,难道也要写出人生的种种美好,而不能只写那些可厌、可笑或可恶的东西么?我的回答是:当然不必都往好里写,也不必只对爱的情感作无限的夸张(那也许正是琼瑶的路子);既是讽刺,不写美好的一面是无可厚非的,但讽刺也有一个“度”,它也不能任意胡为。还是鲁迅说得好:“‘讽刺’的生命在于真实。”即使是讽刺一个强盗,那也要按强盗的本性进行讽刺,不能因为他反正是强盗了,就把小偷、奸商甚至奸臣的毛病统统加在他身上——这只会使讽刺的价值消失殆尽。我们过去吃这种不真实的亏真是太多了。比如写旧社会,就把一切坏事都往上面堆,虽有一时的宣传效果,因终究不真实,到头来败坏了读者口味,使那一类“文学”再也没人光顾了。当代中国小说的一个痼疾,就是“好人太好,坏人太坏”,这里最关键的是一个“太”字,那也就是失了“度”的意思。所以,在讽刺当代青年恋爱心态时,也仍然有个度,并不是写得越卑劣、越委琐就越好。除了对具体人事的描绘有度的限制,对人生的整体把握,也同样需要度。人生确有种种不美好,但对它们的讥刺和抨击,哪怕再夸张,也还不应沦为鲁迅所说的“污蔑”和“捏造”吧。

为什么校园生活并非绝对无爱的地狱,到了作者笔下却会如此令人憎厌?为什么作者自己明明也有真情和怀念,可一写成小说就变得如此冷漠,再也找不到热情和善意?我想,在很大程度上,这是文风对思维的影响,是形式因素对作品的限制。读《理工大》,让我想到几年前的韩寒,作者在文学语言和嘲讽手法的运用上,已大大超越了韩寒当年的幼稚和生硬,但那种冷漠的态度却与那时的韩寒如出一辙(顺便说一句,在结构能力上也还看不出太大的进步)。这也许是这一代写作者中相当一部分人的通病——这也造成了部分网络校园小说共同的不足。从少年时代起,他们就觉得这样的态度最“酷”,最具有挑战性,也最能引起同龄人的共鸣,于是便“为赋新词强说愁”,自觉地进行了这方面的强化训练。在日常的人生中,很多人还未必如此,但一提起笔,这种冷漠的文风就泛滥而来。网络语言的随意性与调侃性,更在一定程度上催生或强化了这种冷漠的取向。

行文至此,我不由又记起了那个刽子手的故事:他无论走到哪,总是注意观察每个人的后脑勺,一边就琢磨,如要砍这个人的脑袋,该从哪儿下刀。他不看全人,只从自己的单一取向看待周遭的一切。但文学不可如此。一个作者不能只在生活中寻找卑劣和委琐,而应对人生有一种——哪怕只是一定程度上的——整体的把握。毕竟,创作不是砍人脑袋。[face][/face][/size]

本文内容于 2010/12/7 9:19:54 被蓝翼骑士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