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隆冬的锦州街头热闹非凡。义勇军和公安骑兵总队的两次大捷多少驱散了一些普通老百姓心头的阴影——至少可以安安心心地过一个年了吧?可是临时长官公署的黄显声和荣臻却没有这么乐观,因为情报显示,日军驻朝鲜的20师团、第38混成旅团以及重型轰炸机联队已经是开始向满洲集结。而此时的中国,却陷于纷崩离析的边缘。

南京 总统府

“呛啷!”一声,蒋介石摔碎了捧在手中的景德镇瓷杯。平素喜怒并不形于色的蒋介石这次是真的愤怒了。门外的陈诚听到了这些,却不敢推门进来。过了良久,蒋介石渐渐平静下来,打开了收音机。

“辞修啊,你进来。”蒋介石以一种平和的音调叫道。

“校长。”陈诚推门进来,叫了一声,反手关上了门。

“你把这里打扫一下。哦,对了顺便坐下来陪我说说话。”蒋介石说罢,轻轻地闭上了眼,跟着收音机里的音乐,右手轻轻地在椅子的扶手上打着节拍。

陈诚默默地打扫完了被摔碎的碎片,然后恭敬地站在蒋介石面前,默不做声。良久之后,蒋介石睁开了眼睛,说道:“辞修坐嘛。”陈诚应了一声,以标准的军人姿态坐在了蒋介石的对面,双手放在膝上。

“辞修啊,谈谈你对现在局势的看法?”

“校长。”陈诚有些惶恐不安地望着蒋介石。

“讲嘛,不要有什么顾忌。”蒋介石注意到了陈诚的不安,鼓励道。

“校长,现在的局势非常不利。汪精卫、李宗仁、陈济棠之流在粤组建非法政府联合北伐,目前虽然在湘止步,但其利用舆论造势,主要有二:一为东三省已为日军所控制,而国联调停不力;二为闽粤赣的共匪为患。而民众在他们的煽动下,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日益增长。”

“嗯。你说,如果我按照他们的意思下野,把国家交给他们来管理,你看形势会如何发展呢?”蒋介石闭上眼睛,淡淡地问道。

“校长。。。。。。”涉及到这样的内容是陈诚始料未及的,陈诚不敢答话。

“我看,把国家交给他们也好。我也累啦,很久都没有休息了。我也想抽这个机会宋女士完婚,你呢,也该处理一下你自己的家庭了。”

“校长,这。。。。。。”陈诚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辞修,眼光要长远一些,有些时候硬斗是不行的,我看,你现在就去和广州商量一下吧。去吧。”蒋介石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另一只手轻轻地挥动着示意。


蒋介石于1931年12月15日通电下野,同日,张学良在北平辞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职务。蒋的下野,让张学良更加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同日,张学良向关外的东北军下达了撤退命令。

=========================

锦州 医院

黄显声正在医院探视伤兵。伤兵们相互转告,黄将军来看望大家了。一名头上缠满了绷带的伤兵在同伴的帮助下,摸索着站起来,向着大致的方向敬礼,只是由于手臂也有伤,手一直抬不起来。黄显声赶紧走过去扶住伤兵,让他躺下。

“好好养伤!咱们这么多父老乡亲还等着咱们给他们报仇呢。”黄显声轻轻地说道。

“是!处座!”

“兄弟们,你们都是好样的!是咱东北的爷们!等你们好了,我黄显声请你们喝酒!”握着一名伤兵失去了右手的手臂,黄显声轻轻地拍着伤兵的肩膀,回过头来大声说道。

在回临时长官公署的路上,许多老百姓都自发的让路,夹道送行。快到长官公署的时候,几名老夫子模样的人拦住了黄显声。

“黄将军,您实在是锦州百姓之福啊。有黄将军在,我锦州百姓才有现在的安居乐业。这些薄礼,不成敬意,还请黄将军代为收下,买些水酒,让前线的将士解解寒吧。”

“锦州的父老乡亲们!我黄显声,在这里代数万东北军将士,谢谢你们了!请你们放心!有我黄显声在,他小日本就别想进咱锦州!就是进来,也要踩着我黄显声的尸体进来!”望着这些纯朴的乡亲,七尺男儿胸中热血翻滚。

卫兵抬着礼品走进公署,黄显声却发现气氛很是不对。

“处座,北平来电了。”一名参谋低着头,递给黄显声一张电报。

黄显声看了一眼电报,如遭雷击,笑容在脸上凝结,木然不动。手中的电报滑落在寒风中。

“不!不能撤!”良久之后,黄显声怒吼道,转身怒气腾腾地进了办公室,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荣臻轻轻推开了黄显声的办公室,黄显声双手抱头坐在办公桌前。

“处座,恐怕现在也由不得你我了。命令已经下达到了各师各旅了,他们已经不归辽宁省警备处序列了。”荣臻低声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黄显声像一头受伤的狮子一样暴怒了,双眼血红。

“处座。。。。。。”荣臻显然被黄显声的样子吓倒了。

“参谋长,请你往外面看看,好好看看,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一旦日寇进了锦州城,你想想,他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你忘记了奉天的惨叫声吗?”黄显声唰的一声拉开窗帘,指着窗外,对着荣臻吼道。

荣臻默不做声。黄显声走到地图面前,久久凝视着地图。

“锦州一失,山河震动,他们,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吗?”黄显声喃喃自语。


===============================

锦州 作战指挥室

“报告!营口的日军第2师团正在集结!其先头部队已经开始向我接近!”

“报告!新民的第39混成旅团正向大虎山一线搜索前进!”

“报告!日军第8混成旅团正随39混成旅团向沟帮子前进!”

告急电报血片一般飞来,而现在除了第19步兵旅,第20骑兵旅和刘汉山的装甲列车之外,其他部队已经撤退了。锦州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