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应当从经济上制裁韩国

gzfsz 收藏 1 251
导读:首先应当从经济上制裁韩国

左大培(2010年12月2日)


11月28日美国航空母舰“华盛顿号”进入黄海参加美国与韩国的所谓“军事演习”,实质上是在对中国进行赤裸裸的战争威胁和讹诈。我与许多中国的爱国者一样,视这个日子是与“918”一样的国耻日。我们必须同仇敌忾,以最有力的手段回击威胁中国的那些敌人。从经济上给韩国以最严厉的制裁,是我们现在立刻就可以采取而且要中国付出的代价最小的回击方式。

美国航空母舰“华盛顿号”进入黄海的战争威胁是由美帝国主义份子所为,罪魁祸首当然是美帝国主义份子。但是,韩国右翼民族主义份子的挑拨和挑衅,也是造成这个战争威胁的不可或缺的因素。如果韩国不发动向朝鲜挑衅的“军事演习”,朝鲜会炮击延坪岛吗?美国不正是借着延坪岛炮战后的军事紧张局势而将“华盛顿号”航空母舰开进了黄海吗?实际上,自今年春天韩国“天安”舰沉没事件发生后,韩国的右翼媒体就一直在鼓噪让美国的航空母舰进入黄海对中国进行战争威胁,以压迫中国加入它们围攻朝鲜的阵营,目的当然是最终消灭朝鲜,达到他们60年前在朝鲜战争中没有达到的“胜共统一”的目标。只要回顾一下半年来韩国右翼媒体围绕“天安”舰事件所发出的那些疯狂叫嚣,包括他们对我本人所进行的无耻造谣,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这次的延坪岛炮战和“华盛顿号”进入黄海,正是韩国右翼蓄谋已久所蓄意挑起的事端,目的就是操控中国的国家政策,达到他们在当年的朝鲜战争中都没能达到的目的。

围绕着“华盛顿号”进入黄海所发生的这一切都表明,在狂妄的韩国右翼眼中,中国已经降到了多么不值一提的地位,好像中国已经不是一个大国,甚至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连韩国这样一个美国的小尾巴都可以趾高气扬地指挥中国,指示中国必须这样作那样作。其实,想一想韩国人最近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们真该问一句,韩国人不仅是不把中国当成一个独立的国家,他们还把中国当成一个国家吗?爱国的中国人都不应当忘记,就在几年前,韩国的女运动员公然在中国长春举行的一场国际性的运动会上,打出了“白头山(中国吉林的长白山)是韩国领土”的标语。这个标语早就警告了中国人:韩国右翼的目的,绝不仅仅是消灭北朝鲜,“实现胜共统一”,而且是进一步侵略中国,吞并中国的东北地区。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大韩民国”本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手下败将。是谁让这个手下败将近年来在中国的领土上如此猖狂?熟知近年来的外交事件的人都会说,罪魁祸首当然是某些掌控了中国对外政策的人。有人甚至直接指出,外交部要为这一系列的丧权辱国事件负责。不过,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还要强调,中国的前外经贸部(今日变成了美式的“商务部”)也是养肥韩国右翼、让韩国右翼日甚一日地看不起中国的一大祸首。

谁都知道,韩国右翼以韩国大资本家、大财团为核心。当前韩国的这个右翼总统李明博就是这样一个以大财团为核心的韩国右翼的代表。李明博是靠着吹嘘“再造经济奇迹、让韩国经济出现高增长”而骗取选民选票上台的。而面临韩国经济已经失去发展势头的大势,韩国右翼要使韩国经济出现高增长,除了制造通货膨胀之外,就是依靠向中国出口来夺取市场,甚至直接就是向中国投资以获取暴利。而中国外经贸部中的那些以卖国为己任的官员们,则打着“对外贸易自由化”、“鼓励外商投资”的招牌,甚至公然策划要与韩国搞什么“自由贸易区”,借此利用自己掌握的政策工具来为韩国大企业对中国的出口扫清道路,帮助在中国投资的韩国企业残酷压榨中国人民来牟取暴利。

韩国企业在中国的这些代理人最近这些年的苦心经营可谓成果巨大:尽管中国最近几年每年都有2千亿美元上下的贸易顺差,中国对韩国的贸易却一直有巨额的贸易逆差。中国2008年对韩国的出口约740亿美元,从韩国的进口却为约1120亿美元;2009年中国向韩国出口不到537亿美元,却从韩国进口了1025亿美元,大约为中国从韩国进口的2倍!而韩国的对华直接投资,2008年为31亿多美元,2009年还有27亿美元。韩国企业从这些对华出口和投资中到底赚了多少暴利,我们也不可能完全搞清楚。反正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企业在中国投资所赚利润,肯定高于其在本国投资所赚利润,而且也肯定高于它们在朝鲜甚至在美国投资所赚利润。只有中国这个冤大头才是乖乖让他们剥削的天堂,至于韩国大企业到底从中国赚了多少暴利,那就只有韩国的大财阀们心知肚明,关起门来偷着乐。

必须记住,最近这些年外国的对华直接投资,对中国都是有害无利的,因为中国最近16年来都是资本净输出国,流入中国的外资不仅不可能增加中国实际投资的资金,反而抢走了中国企业自己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扼杀了中国企业的发展前途。这样流入的资金造成了中国过多的外汇储备,还压迫中国的银行体系增发货币,直接造成了最近几年中国的通货膨胀。这样有害无益的外商投资,中国的外经贸部却像祖宗一样供起来,生怕它们在中国赚得钱少,连个税收优惠都坚决反对取消,真是死心塌地地“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有了这样卖国的中国官员,韩国的那些投资剥削中国人的大企业当然就被捧得飘飘然,一个个都像中国人的大爷似的。

其实,就是按照美欧国家对待中国的标准,韩国早就应当在中国享受贸易制裁的待遇。美国人三天两头地逼迫中国让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否则就要对中国实行贸易制裁,而欧洲国家也跟在美国后面随声附和,其最主要的理由不就是中国对美国有巨额的贸易顺差,中国对美国的出口甚至比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多一倍吗?那么韩国对中国有每年5百亿美元的贸易顺差,韩国对中国的出口也比中国对韩国的出口多一倍,这就是按美国人的尺度本身也已经达到了享受中国贸易制裁的标准了。中国本来就应当对韩国实行贸易制裁,强制韩国减少其对中国的贸易顺差,就像美国和欧洲在不断强迫中国减少对它们的贸易顺差一样。

在美国人和欧洲人看来,中国对它们的巨额贸易顺差是中国抢了它们本国企业的市场和工人的工作机会,占了它们的便宜,而且顺差越大,占的便宜越多。按照这样的方式思维,韩国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当然也抢了中国企业的市场和工人的工作机会,占了中国的便宜。占了中国这么大便宜的韩国右翼不思报恩,反倒得寸进尺,在军事上和政治上步步进逼,难道中国还不应当好好从经济上教训教训韩国吗?

本人早就主张,对美国这种不断限制中国对其出口的国家,中国应当坚决地与其进行贸易战。有人却警告我:由于中国对美国和欧洲都有巨额贸易顺差,中国在与它们的贸易战中争得的市场必定会比失去的市场多,与它们的贸易战因此是得不偿失的。就算这些人的说法有道理,那么好,我们正好将这种逻辑运用到对韩国的贸易制裁上来:如果韩国胆敢对中国的贸易制裁以贸易战相报复,则贸易战的结果对韩国一定是得不偿失的,因为韩国最近这些年一直对中国有巨额的贸易顺差,它打不起对中国的贸易战。

这还没有考虑到,对韩国的贸易战对中国的许多产业都会是产业升级上的一次重大机会。因此,中国的商务部只要还能多少考虑一点中国人民的利益,就必须立即启动对韩国的贸易制裁,制裁的经济指标应当非常清晰:韩国必须保证在尽可能短的几年中,大幅度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顺差,作到对中国的出口不大于从中国的进口,否则中国将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坚决制裁之。

至于韩国企业对中国的所谓投资,已经荒谬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由于中国决策者们的崇洋媚外,导致大批本来能力强于韩国企业的中国企业被活生生地搞垮,最后竟不得不变为韩国企业“直接投资”的对象。1995年前后,我听当年的那批最初的买车族议论说,韩国的“大宇”、“起亚”等汽车空有好看的外表,实际上的质量极差,在曲轴等关键零部件上比国产的“北京吉普”差得没法比。但是就是这个生产“北京吉普”的北京汽车厂,先与美国的克莱斯勒合资生产“切诺基”,效益不好之后竟又转向与韩国的某大汽车企业合资生产“伊兰特”,搞得北京现在满大街跑的都是这种伪韩国造出租汽车。北京汽车厂衰落的历史清楚地说明了那个规律:中国的企业一旦落入了与外资“合资”的陷阱,那就只能走向没落。但是对与韩国合资的企业,我们还不能不多一份愤怒:原来关键的技术水平比韩国企业高的中国汽车企业落到如此地步,这难道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吗?

所有一切的经济分析都导向一个结论:目前韩国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和韩国企业对中国的投资,都已经化为对中国的赤裸裸的经济侵略。韩国企业生产的芯片,特别是韩国企业生产的液晶面板,已经霸占了中国很大的市场,而且韩国企业还在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打压中国民族产业对这些高科技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其目的当然是要使中国市场永远供其高价盘剥。就连“移动电话”(手机)这种已经相当成熟的产品,韩国的大企业也要与美欧日的大企业勾结在一起完全控制中国的市场,不给中国的民族产业丝毫的生存空间。我在北京街头随便看到的一个“手机维修中心”招牌上点名维修的手机品牌,竟然没有一个是中国企业的品牌,而全都是摩托罗拉、诺基亚等欧美大公司的品牌,但是其中就也包含着韩国的“三星”和“LG”等。这样简单的一个例子都表明,目前中国手机之类的产业已经沦落到了什么地步!

不仅如此,韩国企业在中国的扩张也已经到了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地步。今年夏天,我听说辽宁省要大规模开发我的老家大连市下属的瓦房店市的长兴岛,将其建成中国北方的造船中心。听后我很兴奋,还专程跑到长兴岛上去转了一圈看了看。看后我才知道,原来长兴岛上还没有什么真正的中国大造船企业进行生产,倒是岛上的一大片海岸地区早在多少年前就被韩国的一个大造船公司圈作了厂区建成了大工厂。这个韩国公司的名字我已经记不住了,但是远远看去,它占地的范围和厂区的规模应当一点不次于在大连市区附近的原来的大连造船厂,俨若就是一个国中之国。

长兴岛在中国的内海渤海之滨的复州湾边,在大连海军基地的北方“背后”。外电报道,中国最近8年来就在大连的造船厂建造中国的第一艘航空母舰,长兴岛也在这个大连造船基地的北方“背后”。由长兴岛韩国公司造出的任何船只,势必都要在驰出渤海的航程上“掠过”大连的海军基地和航母建造基地旁边。而韩国在长白山主权问题上对中国的挑衅、特别是它最近招引美国航空母舰闯入黄海,都表明它自己就认定自己是与中国敌对的国家。由这样一个敌对国家的大企业在中国海军基地的后方控制了这样一个国中之国,这对中国的军事安全意味着什么,任何有军事头脑的人都应当明白。我现在不禁要愤慨地问:是谁准许韩国造船公司在长兴岛建立了这么一个国中之国?你们想没想到它对中国安全的威胁?

我对最近十年中国经济形势的分析使我可以很有把握地断定:长兴岛上的这个韩国造船公司,除了给中国的外经贸部增加一点“外商直接投资”、“外商企业出口”、“外资企业产值”方面的“业绩”、给当地的地方官增加一点“吸引外资”、“招商引资”和GDP方面的“成就”,不会对中国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连它是否增加了中国政府卖地的收入,我都十分怀疑,因为据我听到的大量案例,这样的外资大企业的用地往往是当地政府白送的,有时甚至还要白搭上中国政府对当地基础设施的投资。

就是从增加中国国内劳动者的就业的角度看,韩国企业在中国也往往起着极其恶劣的作用。且不论任何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发展造成的产品市场竞争必定减少中国企业所提供的就业机会,仅就韩国企业对其雇佣的中国员工的恶劣待遇来说,韩国企业在中国的劳动市场上就没起什么好作用。多年来我们就一直听说,在中国的韩国企业中,韩国老板甚至工头打骂中国员工是家常便饭。这是韩国企业的所谓“管理”与中国企业的管理方式的一个根本区别。在中国的韩国企业还对中国员工施加了严重的民族歧视,据说其韩国籍员工的工资通常都比中国员工高许多倍。

我今年夏天在游览长兴岛时,花钱雇了一位年轻人开摩托厂带我在岛上旅行,也正是他领我去从远远的地方见识了岛上的那个韩国大造船公司。这位年轻人告诉我,他原来也在这个韩国公司工作,负责开小汽车。但是在这样一个韩国公司中,中国人受欺负已经达到如此程度:他不仅得按公司公开的规定接送公司的韩国领导,就连那些比较低级的公司韩国籍职员们也敢随便违反公司规定要他开车接送,他就是因为受不了韩国人的这份气,才辞去了韩国公司中的这份工作,宁可自己开摩托在路边揽生意。这样一个普通中国劳动者的遭遇,正是生动地反映了中国劳动人民对在中国的韩国投资企业的感受:那就是一个剥削和压迫中国人的魔窟!

这种如此不受中国劳动者欢迎的韩国企业为什么还能在中国活得如此舒服?为什么这些韩国大企业还能在中国赚得这么多的利润,以致它们连在本国都不投资而非要蜂拥到中国来投资?知道中国对外经济政策的人都会说:是因为中国的某些掌控对外经济政策的人把韩国当成了老爷,在拼命地“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中国这个所谓的“泱泱大国”现在已经被那些自轻自贱的人糟蹋到如此程度,以致它已经沦落到了谁的殖民地都抢着要当的地步。不仅抢着要当美国的殖民地、日本的殖民地,连小小的一个韩国的殖民地,中国也抢着要当!

一切不愿作奴隶、不愿作韩国奴隶的中国人都有权要求中国的对外经济管理部门:必须立即对这个充斥了对中国的侵略野心、明确地投靠美帝国主义来对抗中国的韩国行使有效的经济制裁。首先要禁止韩国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在中国的投资,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政策手段来挤压在中国的韩国企业,使它们在中国经营不下去,逼它们退出中国;其次要强迫韩国尽快大幅度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顺差,作到对中国的进出口平衡。向中国疯狂挑衅的韩国右翼不是想“再造经济奇迹”以骗取韩国人民拥护吗?那我们就要用实实在在的经济制裁让他们知道,中国并不是他们赚取暴利的剥削压迫对象,更不是他们一边牟取暴利一边靠着美国干爹的武力进行军事讹诈的地方!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