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三曲:[太阴血窟]

双鱼隐三仙 收藏 5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夜色降临,一弯残月独挂枝头。深邃的天空如巨大的无底黑窟,仿佛要用它那血盆大口吞噬世间的一切。阴冷的寒风像一个游离的孤魂,盘旋于太阴山,呼呼作响,似乎在哭诉着人间的一切凄苦悲凉。   就在这阴暗苍茫的夜色雾霭当中,一个单薄而略显孤寂的背影渐渐映现出来。一身紫衣长衫,凌乱的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夜色降临,一弯残月独挂枝头。深邃的天空如巨大的无底黑窟,仿佛要用它那血盆大口吞噬世间的一切。阴冷的寒风像一个游离的孤魂,盘旋于太阴山,呼呼作响,似乎在哭诉着人间的一切凄苦悲凉。

就在这阴暗苍茫的夜色雾霭当中,一个单薄而略显孤寂的背影渐渐映现出来。一身紫衣长衫,凌乱的发随风飘舞,清澈平静的淡然眼神,缓慢悠闲地步伐,他仿佛安然的游走于美丽的花园般,恬淡悠闲。只是粗眉的一丝弯曲,显示着他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而这个紫衣少年,赫然便是萧子邪。

奶奶的,还真是倒霉啊!萧子邪默默想着。在无神山整整呆了十年,第一次出山就遇到了这种以前自己博览群书时最为不屑的“英雄”救“美”的老旧桥段,出师不利,出师不利啊!而且,遇到就遇到了,救也就救了,可怎么没有想象中美女投怀送抱的香艳桥段呢?难道是自己魅力不够?不是吧?用老头子的话说,自己可是命犯九妖花皇,三生艳遇不断的啊!

唉!看来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啊!萧子邪想起了老头子从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整天教导自己的话,说什么女人是祸水,比九天神劫还要恐怖,而漂亮的女人更是吃人不见血,如果见到了,一定要敬而远之,心中不禁微微有些气恼。

是啊,从自己六岁被老头子收养时开始,就被他灌输了一系列偏激的思想。比如:要淡定。就算死了爹娘(虽然自己不知道那到底代表什么),心里再怎么痛苦伤心,也不能表现出来;就算得到仙器(虽然自己也从未见过),心里再怎么高兴欣喜,脸上依然要平静如初;就算身处绝境,心里再怎么惊惧,也要淡定!

虽然老头子不能杀了自己的爹娘或假意给自己一把仙器来让自己伤心或惊喜,但他还是想尽了一切变态的方法来锻炼自己的淡定心性。其中的苦辣辛酸真是不足为外人说道啊!否则一定会闻者流泪,听者伤心!正是由于这些魔鬼训练,所以现在不论遇到了什么情况,自己总是一副淡定悠然的洒脱模样,弄得别人也许会认为自己是人妖,真是郁闷啊!萧子邪恨恨想到。

而从六岁起就被整整灌输了四年“女人是祸水”这种思想的萧子邪,虽然在十岁时终于可以自己偷偷“博览群书”(老头子私藏的),了解到女人并非什么洪水猛兽,可心中还是对之还是有一丝排斥,当和她们在一起时,也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尽快脱身。然而,离开后又总会暗暗后悔自己的行为。

其实又何止是女人呢?或许我根本不懂得如何与人相处吧。在无神山那个只有我和老头子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可以让自己练习与人相处的第二个人!和老头子练?算了吧,那样只会更糟,自己可不想成为老头子那样古怪的人。萧子邪闷闷想到。

就在萧子邪一边回忆在无神山上非人类的生活,一边感叹自己命运多舛时运不济被老头子这样的怪人收养之时,一块十丈多高的巨大青色石碑映入眼线,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几个狰狞可怖的血红古篆:太阴血窟,擅入者诛!

终于到了,太阴血窟,老头子突然让我下山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呢?记得以前每次自己要吵闹着下山时,老头子总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搪塞自己,有时候说他正处于修炼的关键时刻,不放心自己独自下山,还举了一大堆所谓人心险恶的事例来吓唬自己;终于松口的时候,又每每给自己定下一些莫名其妙在他看来自己很难达到的目标,而当自己历尽千辛万苦达到时,他又会闭口不提让自己下山这事。被逼急的时候,就拿出一副漠然的神情,几个月都不和自己说一句话。后来在锻炼自己淡然心性的时候,每每还欺骗自己,说自己可以独自下山了,然而只要自己一露出丝毫的暗喜之情,又总会被告知他只不过是想锻炼一下自己的心性云云。

总之,就为了能够下山一趟,自己可是和老头子进行过无数次的斗争,虽然从未赢过。弄到后来,自己也不对下山有什么期望了。然而,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老头子突然找到自己,淡淡的对自己说:“明天你就下山吧。”最初萧子邪听到这句听了无数次、自己几乎已经免疫了的话,还以为老头子又在玩锻炼自己心性这样幼稚的把戏,只是随口淡淡的回了一句:“好。”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老头子就真的让自己下了山。

记得自己刚从无神山下来,曾一度以为老头子会在哪个地方突然截住自己,然后告诉自己原来只不过又是要锻炼自己什么之类的话,所以自己一下山就拼命的奔了几万里,过了几天,还是没有发现老头子的身影,才逐渐认识到,老头子是当真放自己下山了!今天本想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才慢悠悠的走走,欣赏一下和无神山不一样的景致,没想到却让自己英雄救美了一把。那女子应该是个美女吧?萧子邪暗暗想到。

而就在萧子邪暗暗回想着以前的种种事迹时,他已踏上那通往山顶的蜿蜒小路,也踏出了他逆天人生的第一步。

抱着游玩欣赏的心态,萧子邪在这蜿蜒的小路上漫步徐行。虽然天色已经很晚,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对一个修仙者来说,黑夜和白昼在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区别,所以萧子邪还是很享受这样静谧的环境。

然而,总有东西会很煞风景的破坏这种静谧。现在的萧子邪眼前就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体型庞大的怪物:一身雪白的细细鳞片,在黑夜中反射着淡淡的光;有着牦牛一般的头颅,但额前却多出一个尖尖的角;身体像个水桶,四肢粗壮,没有厚重的蹄子,却有尖利的黑色利爪;一条钢鞭似的尾巴来回摆动。而此刻,它正一动不动的用它那铜铃巨眼盯着萧子邪,鼻孔时不时的冒出两股白气,眼神中充满了戒备之情。

萧子邪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巨兽,心里却百转千回,思索着如何与之交流。对于和人交流都充满了困难的萧子邪来说,和兽做交流更是难上加难的事。那怪物似乎并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而萧子邪虽然是那种喜欢先发制人主动出手的人,但在没有搞清楚这是不是主人家养的兽时,也不会贸然出手,毕竟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所以,一人一兽就这么眼对眼的对视了半天。

最终,萧子邪决定先发制兽,所以他轻咳了一声,淡淡道:“让开。”然而,让萧子邪吃惊和失望的是,那怪兽居然摇了摇它那巨大的头颅,依旧固执的死死盯着他。

“好吧,如果你不愿主动让开的话,我不介意帮你一下。”萧子邪接着道。

“吼~~~”那怪兽听了萧子邪的话,长叫了一声,声音如雷鸣般震人心神。它全身的鳞片迅速竖立起来,锋利的爪子慢慢张开,全身突然充满了霸气,抬头瞥了萧子邪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挑衅和不屑,一副小子你试试看的模样。

萧子邪心中无奈至极,暗暗想道,奶奶的,居然被一只怪兽给鄙视了,丢人啊,但脸上依旧一副淡淡的神情。现在,萧子邪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怪兽是太阴山的看门兽了。所以决定还是不下狠手,略微教训一下就好。正在想着,萧子邪的身影已经蓦然消失。

那怪兽瞪大了两个铜铃巨眼,发现眼前的紫衣少年凭空消失,一时有些微微发愣。因为即使对方有着再快的身影,自己也至少可以到痕迹吧,可现在自己居然什么也没看到。而萧子邪再次出现时已是单脚站立在那怪兽的背上。怪兽突然感觉到背上多了个人,惊惧之下钢尾紧接着就向之抽去,一阵罡风呼啸响起,萧子邪身影再次蓦然消失,那怪兽只觉一阵巨力从钢尾传来,然后自己庞大的身躯离地面越来越远。只听“轰~~~”的一声,那巨兽从天而降,狠狠摔到地上,把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而这一切看似漫长,却只是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全部完成。

怪兽甩了甩巨大的头颅,摇晃则庞大的身躯慢慢站了起来,带起了一片厚厚的尘土,睁了睁铜铃巨眼,四周望了望,终于找到了萧子邪的身影。此时,萧子邪就像从未移动一般立在原处,依旧是淡淡的神情,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

“吼!!!”怪兽叫一声,眼睛慢慢变成了血红色,散发着妖异的光芒,死死盯住萧子邪。

“你应该能听懂我说话吧,告诉你,你打不过我的,所以你还是让开吧。”萧子邪当然说到。有没有搞错啊,自己居然被一头怪兽缠在这里,这事如果被老头子知道了,一定会笑自己吧。想起老头子每次看到自己吃瘪的得意摸样,萧子邪心中就郁闷不已。然而,虽然在胡思乱想,萧子邪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从不会轻视每一个对手,除非那个对手变成了死尸,即使它只是一头傻乎乎的怪兽。

突然,那怪兽猛地张开巨口,向萧子邪喷出了一道幽蓝色的冥火,同时飞扑过来,利爪最大限度的展开,狠狠抓向萧子邪。

电光火石之间,萧子邪身影蓦然消失,堪堪避过那冥火。再一次,那怪兽被突然现身的萧子邪抓住了钢尾,就在那怪兽以为自己又要被抛出去,再次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的声音响起:“住手!不准你欺负我弟弟!”

萧子邪嘴角微扬,暗想终于肯现身了?原来还以为你会一直躲着不出来呢。其实,萧子邪很早就发现了有一个人是和怪兽一起出现的,只不过一直躲在暗处偷偷窥探自己的修为,所以猜到这怪兽应该是主人家的护山兽,不过没想到偷看自己的竟是一个女人。弟弟?有趣有趣,还真没见过有人叫一只怪兽弟弟这样的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