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战云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二十三)

向瑞芳 收藏 6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


霍老三只好走到桌前,将原话重复了一遍,“三叔,您放心,我们这就走,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左首青年漫条斯理的回答。

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眼熟,他叫自己三叔?他是谁呢?霍老三有些迷糊,他慢慢转过身踱回柜台。心头猛然一亮,“原来是他呀。真该死,他怎么坐到一楼了。”

“孙少爷,您…”青年摆摆手,“三叔,您去忙吧,我们哥俩一会儿就走!”“哎…哎,那行,那行。”霍老三忙不迭的答应着。他暗暗奇怪,这爷儿俩真有意思,不约而同都来到这里却像陌生人一般,连个招呼都不打,一个去了二楼雅座,一个闷在一楼闲扯。

右首的青年霍老三不认识,但左首这位青年却是孙明成独子---孙百威。孙老爷年近四十才有这么一个儿子,视若掌上明珠,不过听说他在吉林读书,也不知道今天……。

过了一会儿,孙百威和另一名青年走了,临走前冲着地面狠狠吐了口吐沫,两名守在楼口的壮汉视若未见,定定的立在那里,犹如两根木桩。这一切都被霍老三瞧在眼里,记在心上。

时针指向十一时三刻,一辆日本军车停在四海酒楼门前,松树县独立守备大队新任官长工藤一木跨步走了进来。这人年纪三十岁左右,身材矮胖,在同年龄的人中显得有些发福,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在一身戎装的衬托下却也不失文雅的气质。“霍老板,您好,请问孙老爷到了吗?”工藤满脸和气,未语先笑。若不是霍老三亲眼见过此人曾刀劈一个被说成是匪军的男子,还真要把他当成是一位谦谦君子。

“来了,来了,他在二楼的菊香阁等您呢,哎呀,今天工藤先生大驾光临,真使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工藤摆摆手,“霍老板,请您吩咐伙计上菜吧!”

“哎,好咧……”

工藤点头致意,引步上楼,跟随在后的日本兵毫不客气的将原楼口的两名壮汉推到了一边 。

这一天,四海酒楼再也没接待别的客人……

傍晚,孙明成在家中书房内刚刚坐定,孙百威便闯了进来。“爹,你为什么同意把咱家的仓库都租给日本人?还答应当什么商会会长!这是汉奸的卖国行为,您知不知道?”孙百威言辞激烈,满嘴酒气,脸上写满了愤怒。老头儿叹了口气,“孩子,你坐下,我也不想这样,但日本人拿你姨和姨夫的生命威胁,我如果拒绝了,他们的命还能保得住吗.…..”

“爹,那您也不能……,您知道老百姓背后怎么说这件事吗,这以后,咱家在松树县还抬得起头吗?”

“好啦,孩子!”孙明成打断了儿子的话。“这几天你也看到了,日本人只要见到可疑的人就说是土匪,他们不拿咱中国人当人呀。仓库也就算了,不过我看这不是日本人的目的,今天这个工藤几次与我商谈粮食的事,均被我推开了。你想呀,日本人租用仓库干嘛?一是屯粮,二是装军火。他们这是要对山里的人动手呀!我看咱也要早作准备才是。”

“都是那群土匪闹的!要不我娘也…现在又惹了日本人…”

“百威,你这是怎么说话呢,你娘的死虽说和山里的人有关联,但也不能全怪在别人身上…..,再说兄弟相争于内,而共御辱于外!这么点道理你都不懂吗,我看你的书是白念了!”

“爹,我这不就是想着如果没有这些土匪,日本人便不会如此了吗,对了,爹,我听说表妹给您写信了?她现在哪里?”孙百威适时的岔开了话题,这也是他今天来最大的目的。

“你心里还想着她呀?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呢!你知道吗?她就在你所谓的土匪窝里!等等,我给你找找看。”

“什么?…”

“那苏梅梅呢?她俩是一起跑出去的,她不会也……”孙百威急声问道。

“她俩在一起呢,信上说她们生活的很好,那些人…喏,给你自己看吧!”

孙百威神色愕然,手里拿着信却迟迟未敢打开,这哪里是信,分明是绑匪的传票。他万没想到自己的表妹,最最心爱的人竟然落到了土匪手里,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苦辣酸甜咸一起涌上心头。

土匪,何谓土匪,这些人大约是所有人类组织中最闲散,最放荡,最不受约束的一个组织。天是王大,他们就是王二,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简而言之,他们就是最不要脸的一群人。自己的表妹林雪儿和她的同学苏梅梅落到了这样的一伙人手中,其待遇可想而知。

“爹,您快想办法救救她们,这些人要多少钱,咱给!”孙百威越想越害怕,“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老头儿被闹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傻孩子,你快起来,这是干嘛呀,不是你想的那样,雪儿要是有事,我还能这样好好坐着吗,你好好看看信!”

“哦…?”孙百威爬起来接过信。

“姨夫,您好,见信如面,自吉林一别,已匆匆数年,音容笑貌至今常挂心间……。”这只是一封普通的家书,里面提到两人在丰原县城遭受鬼子凌辱后,被人救下,此后便一直随从行动。因常在山中,不知外界之事,直至前些时日,方晓竟在松树县附近,是以寄来一书。这是一群打鬼子的人,对她们也很不错。俩人认了一个头儿当干爹,也没人敢欺负她们,只不过这里有个叫张天龙的人,这个人不但不像别人那样照顾她俩,而且又损又坏,常常捉弄两人。不过……,末尾还说如果有时间的话,她俩会来看望姨夫的。

张天龙,这又是谁?一封信除了开头末尾寥寥数行外,大多数都会提到这个名字,字里行间虽然没说什么好话,但孙百威敏感的意识到,这里面充斥着一股复杂的爱慕之情。她们会不会已经被那个……他不敢再想下去。该死的土匪,该死的张天龙!

孙百威心中猛然燃起一股无名的怒火,他死死的抓住信纸,仿佛要把它捏碎。“爹,我先回屋了,您老安歇。”孙百威压下心事,将信折起来放进口袋,他要将这件事告诉苏梅梅的追求者---李义恒。房内响起了老头儿的声音,“小子!你记住,山里的是中国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