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8岁大一女生雷杨梅的花季生命何以终结?

坚守良知 收藏 40 13507
导读:虽然雷杨梅的生命已不可逆转,也应入土为安。但是,她的父母至今也想不通:当雷杨梅请病假,为何不尽到核实责任,为何不再多一点人文关怀?当女儿病重,为何既不联系家长,也不采取积极处置措施?假设同室女生未将雷杨梅病重情况报告校方,但寝室开灯却为何未被校方察觉?同室女生,你们的同学雷杨梅走了,你们能否勇敢地站出来,把雷杨梅在学校发病的过程真实再现,以告慰雷杨梅的亡灵?校方可否坦然地公开真相,以打消雷杨梅父母的质疑,以便雷杨梅早日安心地入土? 真希望,“18岁的花季生命何以终结”尽早终结。

18岁的花季生命何以终结?

——兼悼念重庆工商职业学院女生雷杨梅


18岁大一女生雷杨梅的花季生命何以终结?



2010年11月30日零时12分,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土主镇力量村彭家石堡组37号、重庆工商职业学院(合川校区)财经系市场营销专业的大一女生雷杨梅,终结了年仅18岁的花季生命。据抢救雷杨梅的解放军西南医院医生初步结论,她是因急性白血病引起颅内多发性出血致死的。是的,她是被疾病夺走生命的,这无可厚非。然而,在她发病到死亡的这一过程,特别是在学校的弥留之际,到底发生了什么?同寝室的另5个女生是怎样对待病重的雷杨梅的,学校是怎么处置的?如果处置及时,她能否多在人世一些日子?


但是,对于封闭管理的学校来说,雷杨梅的父母想查明真相,是何等的艰难?令人遗憾的是,重庆工商职业学院不愿透露任何雷杨梅发病过程中的细节,更对校方有无过错或责任问题三缄其口,而是坚称自己的调查结果不具有法律效力,要雷杨梅父母启动法律程序后,由司法机关调查。于是,我们在悲痛中,不得不质问:18岁的花季生命,何以终结?


雷杨梅的死亡,是疾病导致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如果及时送到医院抢救,会不会发生转机或创造奇迹?


雷杨梅家属从她同学口中得知,雷杨梅是正值星期天的11月28日开始眼肿的。当天晚餐时分,她向辅导老师请假,称第二天即29日回家治病。结果,还未等她回家,就在29日凌晨2点左右开始呕吐。同学们给了她一个盆子,便于睡在上铺的她呕吐。后来,其他女生困了,便相继睡去,因此,雷杨梅的呕吐持续了多久,不得而知。天亮了,雷杨梅未起床,其他同学问了声,她微弱地嗯了声。约9点10分,一个男生才把雷杨梅背到学校医务室。校医进行了简单的常规检查后,立即联系合川区人民医院急救车。约9点41分,雷杨梅被接到合川区人民医院进行检查,约11点半送到西南医院急诊部抢救。下午约4点,从急诊部转到外科ICU病房。11月30日零时12分,雷杨梅永远地走了。


雷杨梅虽年满18周岁,属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但是,对于刚进大学校门不久的她来说,对疾病没有经验,以为只是感冒而已,就未当天回家救治。晚上,她实在感到疲惫了,眼肿开始加剧。此时,她向辅导员请假。虽辅导员建议其去医务室,但并未稍微仔细一些,去看看,或亲自送到医务室检查一下。如果那时辅导员“杞人忧天”一回,亲自关心一下,或许,雷杨梅的病情可控制住。


当雷杨梅的病情在凌晨进一步加重,同学们开灯为其接呕吐物,那时已是熄灯时间。为何校方并未发现,也未前去查看询问?是不是未经注意义务?在雷杨梅病情严重的情势下,同室其他同学是否立即报告校方或联系家长?如果告知了校方,校方为何不去处置?


据称,现在,同室的其他女生均说未通知校方,如果属实,此时,这些同学是否愧疚?是否正在承受良心的拷问,或正被良知谴责?同为同学,虽然你们无法处置,但你们为何不报告校方或联系雷杨梅父母?



18岁大一女生雷杨梅的花季生命何以终结?

虽然雷杨梅的生命已不可逆转,也应入土为安。但是,她的父母至今也想不通:当雷杨梅请病假,为何不尽到核实责任,为何不再多一点人文关怀?当女儿病重,为何既不联系家长,也不采取积极处置措施?假设同室女生未将雷杨梅病重情况报告校方,但寝室开灯却为何未被校方察觉?同室女生,你们的同学雷杨梅走了,你们能否勇敢地站出来,把雷杨梅在学校发病的过程真实再现,以告慰雷杨梅的亡灵?校方可否坦然地公开真相,以打消雷杨梅父母的质疑,以便雷杨梅早日安心地入土?


真希望,“18岁的花季生命何以终结”尽早终结。


以下是雷杨梅父母(提供)了解到的情况,由于其父母自身身份地位,了解到的不一定准确,希望校方和知情人验证。



学生雷杨梅死亡前经过


(2010年12月2日)

姓名:雷杨梅,女,1992年1月28日出生,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土主镇力量村彭家石堡组37号。


雷杨梅于2010年9月考入重庆工商职业学院(合川校区)财经系市场营销专业,23班,驻学校女生宿舍A栋3095寝室。


11月28日早上起床后同寝室(共6人),就有同学发现杨梅同学左眼有些红肿。10点钟左右与原来高中同学苏苏相约在工商职业学院门口见面后,杨梅就带苏苏进入本校区随便转了转,两人边走边聊天,同时苏苏问道杨梅“左眼(整个眼圈)怎么红肿啰”?杨梅说“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当走到学生食堂时,他们二人进入食堂用过早餐,从食堂出来后,杨梅回寝室上了个厕所。大约12点左右两人出了学校大门。准备去苏苏就读的派斯学校玩耍。在派斯校门外附近一小餐馆用过中午饭后,两人就进派斯转了转,走了阵觉得走得有点累了,就到图书馆看书。


大约下午三点过杨梅离开派斯学院,4点前回自己学校寝室,有同学听她说:“我好累哟”!就看她上床休息了,晚上没有吃饭,其他同室同学点名后回寝室,大家就随便在吃零食,其中有位同学问道:“杨梅你吃饭不?杨梅回答说:不想吃”!杨梅叫同学拿她的手机给辅导员老师打个电话,电话接通后,这位同学就告诉辅导员老师说杨梅人不好,辅导员老师开始认为是杨梅本人(因是用杨梅手机给辅导员打的)因此就让同学把手机给杨梅让她自己接电话。杨梅接过电话就告诉辅导员老师说:“我请个假,人不舒服,可能是感冒了,想明天回家去看个病”。辅导员老师就问她:“你在学校医务室看过没有”杨梅说没有,大概意思就是医务室药吃了没多大作用,还是想回家去医院看看,老师就同意了。随后杨梅就给家里爸爸雷太全打了个电话说:我明天想回家来去医院看看病,她爸爸问她怎么了,她说可能是感冒了,感觉人有些不舒服,问她给老师请假没有?杨梅说请了。她爸爸就说那你就回来嘛。接着就叫同学削了个苹果吃了,随后就都休息了。


大约11月29日凌晨2点左右杨梅开始有些呕吐,开始同学就帮她打理了阵子,后来因同学也觉得很困了,她这样持续不断的呕吐下去,就干脆拿了个盆子放在床边接着,各自都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道她什么时间停止呕吐的,直到29日早上8点过起床,寝室同学都起床洗漱打理好后,有的准备去食堂吃饭了,有同学看到杨梅没有动静就喊杨梅,同学说:“听杨梅轻微的嗯了一声”,看到杨梅脸上卡白,左眼严重充血红肿,人处于昏迷状态。就去辅导员老师办公室报告说杨梅喊不答应了,她们自己也弄不动杨梅,辅导员老师就喊了另外一个系的两个男生来到寝室,大约9点10分,大家七手八脚把杨梅从床上抬下来,其中一个男生把杨梅背到了医务室,放在床上。据医务室周医生讲:他从医务室里边屋出来后看了下时间是9点31分,在医务室作了简单的诊断(测血压,量体温等)。然后医务室联系合川医院120,医院派救护车9点41分从医务室接到医院,在合川医院作了常规检查后(化血,CT等),医院医生认为病情严重,根据初检情况判断可能是颅内出血就送往重庆西南医院,大约11点半左右救护车送到急诊部进行抢救,直到下午4点过从急诊部转外科重症监护室。因病情急剧加重,经反复抢救无效,于2010年11月30日零时12分(星期二)心脏停止跳动,年仅19岁。家长就当晚将遗体拉往沙坪坝区青木关殡仪馆存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