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驳水皮之“求求你,赶紧加息吧!”

yxtsir2003 收藏 4 1289
导读:又是关于加息的

[size=14]水皮先生一直是笔者比较尊重的为数不多的媒体人,因为总体论述的东西比较客观,媒体做得有学术味道且不失市场现实,像笔者岳父这种近八十岁、作学术做了一辈子极其严谨的人都要让笔者替他买《华夏时报》来读。我个人也时常读《华夏时报》和水皮杂谈。但水皮这篇“求求你,赶紧加息吧”差点没把笔者下巴惊掉。关键问题在于,水皮先生引用的那位博士后论文存在着根本性的逻辑错误。对此,由于《华夏时报》影响力太大,为此也许应该说到几句。 据水皮杂谈引用,相关博士后工作报告“中国货币冲销工具的选择与安排”所论相关内容如下:“汇率驱动和资产价格驱动才是影响资本流入中国的重要原因,人民币升值和资产价格上涨形成的丰厚利润空间是短期资本进入我国的主要驱动因素,而利率驱动对短期资本流动的影响不显著,相反,加息有助于抑制资本价格的泡沫化和信贷的过快增长,压缩热钱流入导致的资产价格上升预期。想一想也是,国际热钱也是有融资成本的,如果仅仅为那么一点利率之差有必要进入中国吗?进入了中国又等得起吗?也就是说,加息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可怕。”

首先,有必要明白的是什么叫“汇率驱动”。所谓汇率驱动,就是因为一国货币有升值预期。所谓的升值预期是按照西方庸俗经济学的逻辑观点,即一国顺差过大就应该升值,逆差过大就应该贬值。这种逻辑,在布林顿森林体系下仍然没有加逻辑前提地放在经济学的教科书中,是一件极其荒谬且无耻的事情。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公然支持压迫、抢劫的学术内容。这和封建社会皇帝就是一切准则是一样荒谬。下面,我们就来扒皮抽筋看看这西方庸俗经济学有多么庸俗。

由于世界上通行的贸易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不是世界元也不是世界上某种金属,只是某一国印的法币(现在主要储备货币是美元,美元占世界储备货币总量的差不多七成。科技发展到现在,法币已经处于半无纸状态,电子货币的流通量正在超越纸币的流通量)。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和贸易额的扩大,各国对美元需求不断增大,世界对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的需求量大增,那么如美国这种准世界货币就能够印刷更多的法币投向市场。这些法币有没有成本?在当下电子货币通行时代下,成本可以忽略不计。于是,这些美国压根没有任何成本印出的美元被世界各国以面值买走,而同时换回来的是生产国的等价实物资产。

如此,对于中国这种靠出口贸易为主的经济体来说,出去的是实物,收回的是美元。相反,对于美国来说,出去的是美元,收回的是实物资产。所以,某种程度上说只要中国经济模式不改变永远都是顺差;而同时期的美国,由于用大量自己印制的美元向中国换回大量中国生产的商品,其对中国的贸易就永远是逆差。由于法币本身就是一种债权,所以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用劳动和资源换回的美元是美国对中国的负债。

关键点来了。既然是负债,按照公平合理的债务债权关系,债务是不能被欠债方少还或不还的。因为既然是欠债,当然必须得承担这个债务,在没有获得债权方同意的情况下欠债方绝无权赖账,否则将遭世人唾骂。但是,这种人类社会最起码的道德底线,竟然是被冠冕堂皇的经济学理论突破着并一直存在着,某种程度上是人类智商的奇耻大辱。这,就是“一国顺差过大货币就应该升值,逆差过大货币就应该贬值”的西方庸俗经济学理论。

由于世界不是大一统的世界,而是还有国家和各个国家的政府存在,货币发行某种程度上是一国主权,也是一国对自己经济控制的根本,所以世界上并没有一种统一货币。那么,在这种现实下,理论上说一国不可能永远持有另一国的货币,即一国不可能让另一国永远欠它的债而不去要债。把这一现实逻辑放在中美身上,即美国对中国的负债不可能永远欠债不还。那么,中国早晚会将手中持有大量的美元兑换为资产所有权或商品。体现在经济上,就是以债抵债,即美国同样用大量商品、资产从中国手中换回大量人民币。在不考虑其它因素的情况下,理论上这是必须的,也才是公平的。

明白了上述现实逻辑,我们再来看“一国顺差过大货币就应该升值,逆差过大货币就应该贬值”。如果按照这个逻辑,由于中国对美国是顺差,那么人民币就得升值。对美元升值的结果是什么?即美国需要还中国的欠债少了。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就可以明白,如果之前我们用8元人民币的实物资产换回了1美元纸币,当人民币升值到4元兑1美元时,由于之前的债务的计价是以美元计算,美国就只用相对应的1美元现实实物资产还给中国算还债了。如此,相当于美国生生地赖掉了一半欠债。我们现在再看这“一国顺差过大货币就应该升值,逆差过大货币就应该贬值”的理论逻辑是不是强盗逻辑?是不是很不公平?这种东西竟然冠冕堂皇地存在于教科书中是不是对人类智商的侮辱?那么,相对于人民币和美元来说,在这种理论逻辑下的所谓“汇率驱动”又是什么?人民币升值是应该的还是不应该的一目了然,所有站在中国人立场上这都是不应该的。

我们再来看“资产价格驱动”。一国经济获得发展、经济繁荣,其资产价格会因为需求增长而上涨,这是由商品因素决定的。那么,从一个国家经济角度来说,欢迎资本进入一国市场进行投资生产以继续发展生产力。如此,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资本流动的范围和速度越来越广,所以资本会向有投资机会的经济体内涌动。而有些资本,会去投入生产,而另外一些资本则去购买资产,然后通过资产的升值来实现自己的利益。在这种背景下,资产价格就会上涨,而资产价格上涨就会更加大刺激资本购买资产的欲望。于是乎,短期内资产价格就可能获得大幅上涨,相应的部分投资者就会获得短期利润,由于资产价格过高会压抑生产,需求降低,再加上已经有些人获得了短期大量利润,就会有大量资本开始撤出,资产价格随之大跌。那么,一国之政府为了避免经济忽冷忽热,必须对经济秩序进行有利于长期稳定发展的方向管控,避免经济的大起大落。所以,就有了相应的宏观经济调控,有了对资产价格的调控。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对长期投资生产的资本是欢迎的,对于投资资产只要规模合理、可控也是欢迎的,但是最可怕的就是大量短期资本全是投资资产而不投资生产,这直接导致的就是价格的失控和经济的失控。于是,一个国家为了控制资本的合理流动,一般会实行外汇的管制,避免资本的大进大出。那么,对于这种短期资本即热钱的管控是必须的。

但,我们必须明白的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对于热钱的管控又是极其困难的。热钱可以通过贸易的虚假报单、通过FDI、通过地下钱庄等种种手段进入境内。由于进入渠道太多,绝对性管控几乎不可能。那么,从国家长远战略层面上来说,就必须让汇率保持稳定。

但是,由于按照西方庸俗经济学的学术逻辑,在当下中国的经济背景下,人民币就该大幅升值,且应该是短期内大幅升值。而作为如美国这种由华尔街大鳄控制的虚拟经济来说,就会提前大量进入到中国境内,这些钱进入到境内后首先要推动的就是资产价格上涨,一旦人民币大幅升值,这些人就可以获得大量利润。由于这些资本的撤离必然会导致经济走差,那么原来长期资本也就变成短期资本随着热钱一起撤离,这种资本的短期大幅撤离就会直接导致资产价格大幅下跌,整个经济陷入瘫痪,而那些热钱却赚了盆满钵满。而在这些热钱当中,很多就是瞄着人民币短期大幅升值而来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人民币升值预期越强,会有越多资本进入中国,而进入中国的资本越多,由于有人大量卖出美元而买进人民币,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说美元的贬值欲望越强,人民币的升值欲望越强,央行就不得不发出更多人民币满足这些投机需要。所以,最终人民币的升值压力越大,会有越多的热钱进入中国,而进入中国就会导致升值压力更大,这是一个越循环越严重的过程。

那么,从现实操作角度来说,央行对这些外来资本的流入是不具有绝对控制性的,这也决定了通过加息根本不可能控制这部分流动性。我们可以将中国货币市场比作一个水池,有两根水管,一根是中国央行,一根是美联储,美联储的水管在拼命注水,你拼命堵中国央行的水管子能堵住水的流入吗?这部分流动性并不是从中国商业银行出来的贷款,而是从美联储出来的美元兑换成的人民币,通过加息怎么控制?但从境内角度考量,什么对这种外来货币最有效(如果从全局考量,应对手段就应该更高明,这篇文章只针对国内,所以更高层次的手段问题这里不作探讨)?两种手段:1、央行发出去货币后立刻用量的对冲的手段把它对冲掉,量的对冲有两种手段:存款准备金与公开市场操作。2、用一个池子把它装起来,那是什么?资本市场!

所以,中国应该充分利用股市吸附资金的作用来把多余的资本给收掉,同时利用央行量的对冲工具把多余的货币对冲掉一部分。

了解上述内容,我们再来看看利率到底对短期资本流入有没有影响。资本有没有成本?理论上有,因为有商业银行这一关要吃利差。但,如果银行贴现率为0呢?如果压根就是这些银行自己是资本流动的主体呢?美联储贴现率为0,而美国又实施量化宽松,这些资本是直接制造的数字,成本又在哪里?所以,现在美国对外输出的资本成本可以忽略不计!因为这些资本不是由实物作为抵押印制的,是根本没有任何抵押印制的空头债权,在电子货币时代连油墨和纸张都省了,哪里来的成本?投行从美联储拿的资本的贴现率为0,哪里来的成本?流通中可能存在一点成本,比如进入中国市场会有一点损耗,但是相比那种规模来说,这些消耗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这些资本的成本几乎为0!都是没有任何资产作为抵押的法币。

美联储释放的这些资本显然不能留在美国国内,否则通胀会吓死人,美国人民非把白宫和国会山当蛋糕给吃了不可。所以,这些资本必须流到世界其它国家的经济体内特别是中国。中国与美国有2.5个百分点的利差,这些资本即使把资本扔在中国的商业银行,什么不干就可以吃2.5%的利息。但热钱显然不是为这利息而来的,是为了上述所谓的“汇率驱动和资产价格驱动”。但是,别忘了,资本这玩意就是风险越低、利润越高越好。中国的加息,直接提高的就是这些资本的收益率,因为这些资本稍微变通就能够一边吃2.5%的利息一边拿着新套出的资本继续进入投机市场。某种意义上说,利率的高低直接就是这些资本的稳定收益高低,没有成本的资本在一个经济体内如果坐享几个百分点的稳定利润再去搞投机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投机市场因为风险的大幅降低而更加肆无忌惮。同时,由于这种利差,会导致更大量的资本流入,直接导致的就是人民币的升值压力。所以,加息在这个时候就是美国释放流动性向我国流入的促进剂。于是,越加息,升值压力越大,升值压力越大资本流入越多,资本流入越多升值压力越大。与此同时,另外两个逻辑也在运转:1、资本流入越多,货币越泛滥,通胀压力越大,所谓的加息控制通胀的呼声越高,而越加息又促进上面的逻辑成立,就会导致人民币升值压力更大和流入资本更多。2、人民币升值,其所增加的购买力预期就会形成一种对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油的推动力,被华尔街大鳄们控制的原油价格就会因为美联储释放的大量流动性无成本地炒作原油和其它大宗商品、农产品,原油价格、大宗商品、农产品价格飞涨,输入型通胀会越来越严重。通胀预期越来越严重,加息控制通胀的呼声越高,重新回到了上述的加息逻辑。

于是,奇特的现象出现了:加息幅度越大,大宗商品涨得越快,人民币升值速度越快,资产价格上涨越迅速,国内通胀越严重。与此同时,大量中小企业因为资金使用成本大幅增加而出现倒闭潮,中小企业的倒闭会直接导致大量失业,大量失业又会导致大量民生问题,于是社会进入混乱。当这种热炒到了一定高度,热钱赚了盆满钵满,大量资本开始撤离,中小企业倒闭潮开始引向中大型企业,整个经济会突然从过热转向过冷,通胀突然因为需求大量减少变成紧缩。一国经济就此玩完!

我们再来看那位博士后论文的那段话:“汇率驱动和资产价格驱动才是影响资本流入中国的重要原因,人民币升值和资产价格上涨形成的丰厚利润空间是短期资本进入我国的主要驱动因素,而利率驱动对短期资本流动的影响不显著,相反,加息有助于抑制资本价格的泡沫化和信贷的过快增长,压缩热钱流入导致的资产价格上升预期。想一想也是,国际热钱也是有融资成本的,如果仅仅为那么一点利率之差有必要进入中国吗?进入了中国又等得起吗?也就是说,加息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可怕。”

利率驱动对短期资本流动是不是有影响?加息是不是可以有助于抑制资产价格的泡沫?是不是会压缩热钱流入导致的资产价格上涨预期?有没有压抑住热钱向中国流动?

说到这里,可能还有很多人不服气。那么,就拿我们从2005年——2008年人民币升值后中国的经济作蓝本来看吧。2006年中国进入加息周期,进入加息周期后通胀加剧,大宗商品价格暴涨,最终大量中小企业倒闭,大量失业,中国经济从所谓过热急速划入过冷。再看看当时的股市、楼市,是否因为加息而停止上涨?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加速上涨!这,难道还不是最好的现实案例?所以,某种程度上,我们应该感谢次贷危机,感谢美国最终因自己体力不支刺破泡沫。否则,中国可能就真的走向了不归路。

所以,从国际形势以及国内形势角度来说,中国不但不应该加息,还应该打掉之前因为突然加息带来的市场加息预期。笔者给出的意见是,继续将存款准备金提高1个百分点,同时降息0.25个百分点,同时加强商业银行贷款的窗口指导,使得贷款流向继续向新兴产业和中小企业流动,继续压缩房地产贷款在整个商业银行贷款中的比例。如此,可打消国际和国内市场对人民币加息的预期,也就能抑制热钱的流入同时降低人民币升值压力和大宗商品上涨的速度。那么,中国何时进入加息周期?中国的加息周期,至少应该等到欧美有一方进入加息周期后才可以同时进行。否则,中国将极可能成为美国量化宽松的最大受害者,宏观经济将会从置在突然通胀和突然通缩的压力中去,使得宏观经济政策无所适从,完全陷入被动。

以此文与水皮先生、那位博士后论文的作者和广大战友商榷。 [/size]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