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随笔



东北的冬天真的有些难熬,哪都是冰冷的。在这深夜总想写些什么,只为若干年后找寻大学期间的青涩岁月,真不知那时候的我会是个什么样子。记得中学时候在走廊的墙上刻下了自己理想的行程,当上个夏天去看时,字还在,可我却偏离了轨道。曾经的梦都已经烟消云散。有时真的感觉二十多岁的人在起跑线处便已经迷失了方向,因为自己有的砝码太少。对于生活的诱惑,艰辛与困苦,自己的灵魂是一种背叛,不知会在神曲的哪一层停留。心在动,可步子却沉重。追求了多少年的洒脱,却发现有了冷莫,却失了激情。少年强说愁滋味。最后却依旧豪迈,因为总感觉冥冥之中已是百转千回的终点。一声长啸,不破楼兰终不还。这便是大三那年的迷惘,但却依旧是十六岁那年的风。


本文内容于 2010/12/7 2:15:04 被藏东浪人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