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到底 第一卷:血肉磨坊 第四十六章 训练激励大法

XUXU2004 收藏 10 1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1.html[/size][/URL] 马旭这两天很是清闲,没事就到下面几个团去转转,看到葛三民和刘胖子他们正带着兄弟们在起劲的训练各种战斗技巧,天气已经进入中秋了,江南水乡也感到一阵阵的寒意了,可下面兄弟们的情绪很高昂,有几个干脆脱掉了上衣,光着膀子在同兄弟们练刺杀,“杀,杀得喊杀声响彻整个训练场,另一批兄弟正在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1.html


马旭这两天很是清闲,没事就到下面几个团去转转,看到葛三民和刘胖子他们正带着兄弟们在起劲的训练各种战斗技巧,天气已经进入中秋了,江南水乡也感到一阵阵的寒意了,可下面兄弟们的情绪很高昂,有几个干脆脱掉了上衣,光着膀子在同兄弟们练刺杀,“杀,杀得喊杀声响彻整个训练场,另一批兄弟正在练习投弹,胖子还动了一个脑筋,将手下兄弟的军事技能发挥优劣与每个人的军饷挂钩,各项军事技能优异的每人每月多给十块大洋,刚好达标的按原来的标准发饷,成绩差的扣当月的军饷一月。要知道按当时的物价计算,三块大洋可买100斤稻谷,按现在一斤稻谷1块钱计算,那么这十块大洋也就相当于现在的300块人民币,当时一个普通的国军士兵的饷银是不到十块大洋的,所以一听说训练考核成绩不好要扣掉当月的饷银,大伙儿憋足了劲在训练场上各显神通,把看家的本事都使了出来,有几个为了保持自己的特长优势,竟然在别人还在呼呼大睡的当口,悄悄地溜出来刻苦训练来着。

马旭听了胖子的独家经验,问了胖子一句:“那你们一团战斗部队有多少人没达标啊?”

“嘿嘿,我也正在纳闷呢,我们一团除了跟老翟去江阴的那个二营外,其余1500多人中,没达标的竟然只有100来人,更离谱的是成绩优异的竟然有300多兄弟,旅座,我现在悔得肠子都发青了,早知道就把那个标准提得高一些了,现在我们一团的军饷这个月要亏空2000多块大洋了,我的月军饷100块大洋,我他娘的得不吃不喝还上两年才能清了这笔账啊。”胖子是个财迷,为了他那个训练点子正捶胸顿足的懊悔呢。

“你提高了标准,你能过得了关吗,你以为你是在做生意啊!说过的话一定得算数,看在你也是为了提高独立旅的战斗力的份上,我叫军需处的老徐分别拨给你们三个团一点大洋,那些没达标的兄弟们别扣光了,留一半,他们有家小,人家得生活,至于老徐拨给你们多少,得看他那里有多少闲钱,要是亏空那么一点,你们几个当头的都互相分摊一点,我先把我这月的月军饷撂在这儿了,回头我叫老徐给你送来。”马旭看到这胖子的法子不错,能极大地提高兄弟们的训练积极性,这对于即将要爆发的大战有莫大的帮助啊,不知谁说过一句名言嘛:“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马旭这时才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

马旭马上将胖子这个训练激励大法在独立旅全旅推广,当然范围仅仅只限于战斗部队,不包括炮兵,医疗兵,后勤运输等等其他非战斗部队,要是把这些人马都算进来,那么独立旅就要闹翻天了,第一个找马旭麻烦的就是老徐了,他一个快奔50的老头了,你说能达到那些为小伙子制定的训练标准吗?还有那些个卫生连的女兵们,沈丽娜肯定会第一个来闹,马旭可是见识过这小妮子的厉害的,连独立旅智多星都被她收拾的服服帖帖,还在卫生连喝他的小米粥(为了伤员们的营养和恢复考虑,他们的统一主食是江南特色的糯米粥),何况笨嘴笨舌不善言辞的马大旅座。况且这种事儿闹出去也不好听,弄不好给捞个借训练之名实际克扣军饷的恶名,在当前这种战争状态下,轻则丢官回家种地,重则得蹲上几年班房,马旭是知道其中的厉害的。

独立旅各团立即推广了胖子那套训练激励大法,效果果然不同凡响,大伙儿训练情绪空前高涨,由于马旭的暗中帮助,那些没通过训练考核的兄弟也感到了不少安慰,毕竟没有全部扣光,好歹还留了一半留作家用,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就这样独立旅全体官兵在一片大练军事本领的热潮中度过了将近一个礼拜时间,在卫生连喝粥的丁参谋长也终于获准出院了,马旭去接他的时候,还有幸看到了这么温馨的一幕:老丁同卫生连的人挥手告别,里面竟然没有沈丽娜上尉来送行,就在马旭感叹世事无常,人情淡薄之际,只见一个倩影一闪,立马来到老丁身边,也不知塞给老丁什么东西,一溜烟地又闪了。马旭明明看见的就是那个沈上尉,照说这小妮子能说会道,嘴巴伶俐,落落大方,犯不着这么偷偷摸摸地表示爱意吧,马旭转念一想,虽然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搞了不少年了,但当真要这小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表达对某一个人的爱慕之意,恐怕也是比较不好意思的事情,再怎么着好歹也得考虑考虑舆论影响,要知道她老爸可是江苏地方上的高官哩。

会旅部的路上,马旭试探性地问老丁道:”老丁,那个沈上尉送给你什么东西了,怎么神秘?”

“没什么,一封信而已。”书呆子老丁很是淡定。

马旭听了,又感慨了一番,老丁呀老丁,为什么上天赐给你这么高的智商,为什么不给你一点点的情商呢,一个小姑娘偷偷地塞给你一封情书你都不理解对方的心意,老丁你简直就是战场上的智多星,情场上的大笨蛋。马旭想等会得给这个书呆子好好开开窍,何况解决丁参谋长的个人问题可是马旭自己亲口答应的,咱们得守信用,一诺千金嘛。

马旭回到旅部,刚坐下想跟老丁好好聊聊感情问题,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马旭很不情愿的接起电话,有气无力的地说道:“哪位?”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声音使得马旭笔直一挺,原来是军长打来的。

“军长好,军长有何指示。”马旭毕恭毕敬回答。

“明天上午在战区司令部召开军事会议,蒋委员长亲自莅临,你作为我们军的代表和我一起参加会议,你必须参加,这是委员长亲自点名的。”军长说道。

“啊,军座,我从没参加过怎么大的场面,要不你向上面说我生病了?”马旭没经历过这种大场面,心里没底,不想去。

“不行,你是蒋委员长亲自点名的,全上海战区就只有六个师长级别的人能参加此次会议,机会难得,不可错过,明天你早点来军部,具体在会议上怎么说,我同你碰一下。”军长的意思是非去不可,不能通融。

“好的,我明天早一点到军部去。”马旭没法,拗不过老军长,毕竟是自己的老师和上司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