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竟然杀了自己同母所生的亲弟弟,看了我无语。。。

清太祖努尔哈赤历经三十余年, 统一了女真各部, 创建了八旗制度, 建立了大金帝国. 人们常将功劳都归于努尔哈赤, 其实, 大清国的缔造, 还离不开他的三弟舒尔哈齐. 那么, 舒尔哈齐作为一代功臣, 为什么他的下场却是遭到努尔哈赤的残忍杀害呢?努尔哈赤弟兄五人, 他是长兄, 四弟雅尔哈齐早亡, 其余穆尔哈齐, 舒尔哈齐, 巴稚喇三人皆先后追随努尔哈赤起兵征战, 并屡获战功. 舒尔哈齐排行第三, 比努尔哈赤小四岁,二人同母所生. 自从母亲死后, 两人感情更加亲密,成为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和好伙伴. 在险象环生的环境里,舒尔哈齐始终是大哥的得力助手. 他为努尔哈赤赴汤蹈火, 冲锋陷阵, 二十岁时成为努尔哈赤身边最勇敢的战将.由于出身十分相近, 生活环境也是如此相似, 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有着过多的相同之处. 他们都很勇敢, 顽强, 最重要的是, 他们还有着相同的雄心。事实上, 舒尔哈齐的权势和地位, 与努尔哈赤不相上下. 就在努尔哈赤称王的同时, 他也称 “船将”, 处于努尔哈赤的副手地位. 对外, 他与努尔哈赤一样, 是建州女真的 “头目”, 并数次作为建州女真的代表赴京向明廷朝贡, 当时他的势力已经可以与努尔哈赤相抗衡. 舒尔哈齐手下精兵强将逾万, 自己又因为战功显著, 颇得民心. 因此,在明廷的官书中, 常常把舒尔哈齐与努尔哈赤并称, 并冠以相同的都督头衔, 称他们为 “都督努尔哈赤”, “都督舒尔哈齐”. 就连近邻朝鲜人也把他们两个分别称作 “老乙可赤 (即努尔哈赤)”和 “小乙可赤 (即舒尔哈齐)”, 或者称 “奴酋”, “小酋”.舒尔哈齐的锋芒外露, 是努尔哈赤所不能容忍的, 于是他开始冷落, 故意贬低舒尔哈齐. 由于舒尔哈齐实力不断增长, 他越来越不甘心居人之后, 只是碍于兄弟的情谊才强忍欲火. 而努尔哈赤却无端对其削位夺权, 这无疑挑起了舒尔哈齐心中的欲望和怒火. 万历二十四年 (1596年) 元旦, 当努尔哈赤设宴款待明朝使者申忠一后, 舒尔哈齐立即提出他也要设宴接待, 于是有了 “两都督府” 的分别宴请. 宴会结束后,舒尔哈齐向申忠一说: “如果以后你要送礼, 不能忘记我.” 从这开始,同根生的兄弟俩已经出现了嫌隙.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努尔哈赤借口哈达贝勒孟格布禄背弃盟约,想要娶叶赫美女东哥,于是发兵讨伐。舒尔哈齐奉命率领先头部队二千人攻城,由于哈达兵事先已有准备,当舒尔哈齐到达城下时,哈达兵已经出城迎战。舒尔哈齐正在由于是否攻城时,努尔哈赤率领大军赶到。当他看见舒尔哈齐兵临城下,却未发一矢, 心中大为不满。他勃然大怒,呵斥舒尔哈齐靠边,自己亲率大军攻城。虽然最后哈达城被攻破,但努尔哈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不仅失去了上千的勇士,也失去了胞弟舒尔哈齐的心。当努尔哈赤兄弟俩的不和成为公开的秘密时,又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先是明朝总兵李成梁的儿子李如柏纳舒尔哈齐之女为妾,双方结为姻亲。随后,舒尔哈齐的妻子病故,李成梁又亲自命令手下置办了20桌酒席,外带牲畜前往吊祭。舒尔哈齐逐渐成为“拥明”派,这与努尔哈赤期望“叛明”背道而驰。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十二月,在努尔哈赤已连续几年都没有亲自到京朝贡的情况下,舒尔哈齐第三次代表建州女真入京。当明廷以“建州等卫夷人都督都指挥”的名义向他照例赏赐,他何尝不为那煊赫的头衔而陶醉,进而萌发了拥明自立,借明自立,将一切权利揽入自己手中的想法。这种想法无疑加剧了他们兄弟之间的矛盾,结果导致军事上的各自为政。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舒尔哈齐作为统兵主帅与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次子代善,以及大臣费英东等率兵三万接应东海女真瓦尔喀部蜚优城部众归附。行军途中,舒尔哈齐突然借口军旗发光,不是吉兆,提议班师回朝。各位将领战士都信以为真,士气不佳。由于褚英和代善的努力才稳定军心,继续前行。但当建州兵率领蜚优部民众返回到钟城附近的乌竭岩,突然遭遇乌拉数万兵马的拦截时,舒尔哈齐开始裹足不前。当褚英和代善率领不足敌人四分之一的兵力奋死拼搏时,舒尔哈齐却带领五百人滞留山下,他最信任的两个将领也率领百人在一旁观战。经过这一役,努尔哈赤以不力战的罪名将那两个将领处死,并不再让舒尔哈齐带兵打仗。被剥夺了军事权利,舒尔哈齐满腔忧怨,不时与努尔哈赤发生口角。舒尔哈齐不服,努尔哈赤不满,他们俩已经完全决裂。努尔哈赤厉声斥道:“你所有的东西都不是父祖遗留的,而是我给你的!”对于大哥过于苛刻的责备,舒尔哈齐心里感到十分愤懑。既然大哥已经不念兄弟之情,自己有何必矮人一等。于是他找来三个儿子,共商大计。他们想到了依靠明朝,于是很快踏上了第四次通往京城的道路。正当舒尔哈齐以为自己找到靠山时,努尔哈赤突然下令剥夺了他的家产,并杀死舒尔哈齐的两个儿子,又将与此事有关的部将处死。之后,努尔哈赤佯称新宅落成,邀舒尔哈齐赴宴。自知难逃活命的他,仍寄希望大哥能顾念手足之情,对他宽恕。然而,舒尔哈齐刚刚走进新宅的大门,还未来得及向兄长倾诉愧悔之情,就被推入内寝,锁了起来。从此,舒尔哈齐过着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简直虽生犹死。两年之后,即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八月十九日,舒尔哈齐死在了囚狱中,年仅四十八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