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赵本山还要在春晚挣扎好久?

一年一度的春晚又要来了,赵本山今年上不上春晚,成为网络上一个热议的话题。

多年来赵本山的形象已经在十三亿人中扎下了根基,但是,反对赵本山上今年春晚的呼声愈来愈高。据权威人士透露,赵本山今年春晚将演小品,赵本山是春晚常青树,多年来,一直在春晚崭露头角,但是,当人们审美疲劳时,我想本山大叔是不是该歇歇了?要说今年赵本山的小品,不能不说一说他往年的小品,从赵本山到春晚演节目,赵本山一直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但是在1998年之后,赵本山明显是走下坡路,《昨天今天明天》是一个顶峰,以后的小品,虽然有小幅度的回升迹象,但是仍旧突破不了98的小品。今年,算是一个低谷,远远比不上以前的小品,语言的幽默性大幅度降低,表演上出现了笑场情况。

正如文化学者吴祚来说,“以赵本山为核心的文化集团,直接链接着央视春晚巅峰时刻,他们之间俨然已是利益共同体,央视可以通过赵本山的小品获取收视率和广告收益,而赵本山也可通过春晚推出他的新弟子。”我觉得,吴教授说得不无道理,春晚需要赵本山老衬台子,而赵本山需要春晚来装声势,要不,他的私人飞机怎么加油?

任何艺术家和创作者都有江郎才尽的时候,赵本山不是圣人,也逃不过这个定律。赵本山的农民形象,在观众心里已经在幻化,幻化成一个前呼后拥登上专机的大佬。

老周认为,赵本山把小沈阳这个不男不女的推上春晚是他的失误,尽管小沈阳红了,但没有紫,只是昙花一现。当小沈阳背个花包包在台上娘娘腔吼:“我是纯爷们,纯的。”在当时却是引来了铺天盖地的笑声,噼里啪啦的掌声。多少年了,中国人习惯春晚的舞台上满是“主题”和“意义”,还有道德指向。但在背负太多压力的今天,笑,也是主题。民间的小沈阳走入了春晚,土生的二人转正变成万人转。生活在一个“对艺术宽容的时代”里,不妨来点娱乐,纯的。在一个全民娱乐的时代,赵本山将小沈阳送上了春晚舞台。在最好的时间、最好的地点,小沈阳爆发了!但是,笑声过后,人们就会思索,文化的发展离不开低级趣味,但是发展到一个高度就会抛弃低级趣味。也许老周在这里说低级趣味有点过火。就好比我们的诗歌,总不能停留在顺口溜,莲花落,三句半上一样!

赵本山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艺人,他有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经济实体。为什么就不能把春晚的位置让出来,让年轻人去春晚大放光芒?就实力而言,中国的民间,比小沈阳之流高得多的比比皆是,在网络上我们也看到不少,就是,他们没有赵本山这样的师傅,而已。

其实关于春晚的批评,网络上有很多很多,我这里也不一列举,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春晚的组织者应该看到人们的好恶,倾向。只有这样,才能让春晚走出低谷。

其实,春晚这么多年来,创新不够,怀旧有余,对赵本山等人的依赖性太强,从而抑制了更多新秀的崛起,在赵本山的光环下停步不前。赵本山现象反映了怎样的审美需求?赵本山在艺术生产组织上的成功与作品审美追求的缺失对文艺创作有什么借鉴意义?这值得我们春晚组织者的深思!

本来,春晚举办的初衷本是为全国观众提供一种全民同乐的娱乐方式,但到了后来,演变成了打造明星歌星的选秀场,实行全国娱乐资源垄断的作业坊。而赵本山就抓住了这个机遇,上了,而且高高而上了,一台春晚测试出了观众对那种自以为是、居高临下、僵化面孔的厌倦,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很多,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说出来。

你说春晚的组织者不明白?不可能,除非比你比我还要平庸。

老周认为,赵本山的作品应该是可以存在的作品,而不应该是大力提倡的,主流的作品,可以是一道配菜,但不能是主菜。如果我们的电影电视、舞台上都是这样的作品,那我们为这个时代增添了什么样的精神元素和审美创造?如果拿这样的作品作为我们追求的标杆,去面向世界,起码是不体面的。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沉淀下来的精髓难道就是几个小品?

本山大叔啊,你的艺术青春永葆,我们高兴,总不能老是让你站在那个高度,让后起之秀望而生畏,望梅止渴啊!

老周说到这里,想和大家一起估计一下,赵本山还要在春晚挣扎好久?老周想:一,赵本山老了,走不动了,赵本山会离开春晚;二,春晚的组织者和赵本山翻脸了,闹崩了, 赵本山会离开春晚。就这两个问题,其他的都不是问题,你们认为呢?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六日 20:16:34于潜心斋。






本文内容于 2010/12/6 21:27:55 被周朝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