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9.1.3

日本 东京

16:20

重新从屏风后面闪身出来时,伪娘茶师已然换了一身男性和服。佩奇.波特兰不禁惊诧于日本和服的魅力,想不到竟然能将一个身材如此魁梧之人装扮成女人。哦,如果让哈利.波特也穿上一件这样的和服,是不是要比骑着一把扫帚来得神气?他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茶师在上首位凛然而坐,去除了假发的光头上泛着青茬,宽阔的胸膛和厚实的肚囊被一根巴掌宽的腰带束得敦敦实实的,像只中间打着钢箍洗澡用的头号大水桶一样。

“波特兰先生,请允许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内阁情报室的副主任长官,有“相扑手”之称的柳川义辉先生。”

广濑真之郑重的介绍上垂首的彪形大汉,佩奇.波特兰以疑惑的目光转向对方,心想,中情局与远东特课的合作,这个人来插上一腿所为何来?看广濑的神色似乎对此人也是极为忌惮,莫非,这家伙仗势欺人,硬要来我这里揩油的吗?哦,小子!中情局可是不吃你这一套的。心里想着,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依旧不露声色的点头行礼道:

“幸会,柳川先生。”

柳川义辉也一改刚才的变态举止,阳刚气十足的垂首还礼。广濑真之继续说道:

“柳川先生对远东特课与中情局的合作很感兴趣,他很想在这场赌局之中加上一棒。”

佩奇.波特兰面带不悦的说道:

“哦,是嘛!这个…中途加入…是因为我们已经胜算在握的缘故吧!那么,筹码呢?跟中国人斗法可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

“哈哈!所言极是,我要追加的这一棒,分量当然不轻。波特兰先生尽管放心吧!”

柳川义辉豪放的大笑起来,广濑真之则捋着雪白的胡子默不作声的点头微笑。佩奇.波特兰于是耸了耸肩说道:

“那么,好吧!就让我们摊牌讲道理吧。”


广濑真之轻轻的抿了口茶,然后将杯沿儿擦拭干净,郑重的放在面前的茶盘上。他双手抱肩平缓的说道:

“如二位所知,远东特课的栗原小组正在中国执行任务,我相信今后她们也将是这次行动的主要力量。”

佩奇.波特兰点头表示赞成,他把目光转向上首的柳川义辉说道:

“广濑先生所说不错,我的下一步方案也需通过栗原小组的配合才能实现。柳川先生,我很想听听,您…能提供哪些支持呢?”

“还是先说说您的计划吧!波特兰先生,了解了您的计划之后,我才好安排我的人手,我是后加入者,这样的安排应该是公平的。”

柳川义辉的强硬出乎佩奇.波特兰所料,出于特工的本能他知道,对方手里一定攥着一张极重要的牌,否则,他是不会强势的拉高自己的地位的。于是,佩奇.波特兰屈服了,他的西方价值观念在此刻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他想,唯利是图嘛!这是天经地义的法则,姑且,听之任之吧!于是,他点头赞同道:

“那好吧!我就先晒晒我的牌吧。”

佩奇.波特兰挺了挺僵硬的身体,他的两条长腿因为席地而坐造成了血脉不畅,腿脚已经有些麻木了。

“我托运了一件非常贵重的礼物到中国,她将有助于我们在中国的资源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下面我就详细说明一下这一方案的具体步骤和分工。”

佩奇.波特兰忽然将讲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广濑真之和柳川义辉不得不伸长了脖子凑近前来才能听得清楚。茶屋外不知何时飞来一群麻雀,像是倦鸟归林时聚首的一个大家庭,它们凑在茶屋窗前的树梢上,你一嘴它一嘴的叙说着一天来的遭遇,叽叽喳喳的吵翻了天,盖过了佩奇.波特兰的低语声。


柳川义辉将目光从佩奇.波特兰的脸上移开,身体后仰望向天花板。心里盘算着在这个计划当中值不值得打出自己的那张王牌。似乎看穿了柳川义辉的心思,佩奇.波特兰也不催促,他把话题丢给了自己对面的广濑真之。

“的确是这样,广濑先生,有些工作需要我们一同协作才能完成。”

广濑盯着面前的茶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破例没有答腔,他显然知道何时该讲话而何时又该倾听。佩奇.波特兰见广濑没有答话,于是又将目光投向了上首座的柳川义辉,似乎,主动权已经转移到了这个“相扑手”的掌中了。

“那么,请讲吧,柳川先生,现在该听听您的计划了。”

柳川义辉没有马上答腔,似乎他还拿不定主意,在这次牌局中自己应该下多大的赌注。而此时,佩奇.波特兰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原先牢记在心的那个忠告此时似乎再次被验证了。于是,这个牛仔放荡不羁的本性又开始显露出来了。他重重的丢下茶碗,黑陶粗瓷碗在茶盘上滴溜溜的滚过,发出一阵乒乓乱响,此时的茶屋里变得寂静非常。

佩奇.波特兰还不算完,他从西装里取出一盒骆驼牌香烟,放肆的弹出一支叼在嘴上,接着,嘭的点燃了打火机。辛辣的烟草味在纯清茶屋内飘散开来,茶道的意境已经荡然无存了,空气骤然变得紧张起来。

广濑真之似乎突然猛醒了一样,他翘着雪白的胡须低声叫道:

“哦,看看,茶道、茶道,有茶无水如何成道。老朽前去取些水来吧!”

他说着,颤颤巍巍的起身,提起茶炉上的水瓮移身到拉门边上,推开拉门后移身门外,低头施礼道:

“你们谈,你们谈,老朽去去就来。”


移门闭合,广濑真之瘦小的身影从门前慢慢离开。屋内一下子变得暗了许多,黄昏似乎突然便降临了。

广濑的身影刚一离开,柳川义辉便低声发话了,似乎他一直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与西方盟友独处的机会。

“波特兰先生,我下面所讲的话非常重要,除了你我之外不可泄露给其他任何一个人。”

佩奇.波特兰不耐烦的点点头,将香烟掐灭在茶碗里,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如果不是身处景色怡人的失乐园,如果不是身在静雅岚轩的茶屋,这个牛仔可能会暴跳如雷肆意撒野了。因为,他是在一个战败国的土地上,作为征服者他拥有绝对的威严和权利,哪怕对方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但是,他不知道,柳川义辉接下来的一席话却如一场春雨,将他的满腔怒火平息的无影无踪了。然而,开始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对话进行得并不友好。

“在中国特情组织的高层机构里有我一个朋友,已经很多年啦!”

柳川义辉的话音刚落,佩奇.波特兰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他傲慢的说道:

“这样的朋友,我在中国也有一个。”

柳川义辉笑了,他的忍耐力实与他的外形难符,或许这就是他以彪悍之躯仍能扮作为娘的原因吧!只可惜佩奇.波特兰以居高临下之态完全体会不到这一点。只听柳川义辉说道:

“您的那位老爹,我也早有耳闻,的确够得上无间第五谍的头衔,只是,他也仅仅是个经验丰富的战术家,若是上升到战略层面的话,嘿嘿!”

柳川义辉说到这里,委婉的把话打住了,佩奇.波特兰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不由得暗自思忖,难道,他手里控制的那个“朋友”莫非层级更高?于是,佩奇.波特兰耐住了性子说道:

“那么,愿闻其详。”

柳川义辉的脸上露出一丝诡诈的表情,他伏下身来凑近了佩奇.波特兰神秘的说道:

“您是如何获取您在中国的那个宝贵资源的?你又是如何得知那份您要托运到中国去的礼物的?”

佩奇.波特兰第一次察觉到了自己的脸在发烧,他不由得想起了他在中情局的老友,那个代号“职员”的资深特工将上述情报透露给他的时候,“职员”的脸上也是这样一副诡异的表情。他不由得问道:

“难道,那些…都是您…”

这回,轮到柳川义辉中途插话了,他不无得意的说道:

“哦,不。不是我,是我的那位中国朋友提供的。”

佩奇.波特兰若有所悟的点点头,现在,他相信锅是铁打的了。

“啊!原来是这样。”

但柳川义辉似乎并满足于佩奇.波特兰的心服口服,他甚至想要征服对方。于是,继续说道:

“还不止这些,我的那位中国朋友他…此刻,正在密切关注着你的那份宝藏,而且,距离很近,甚至触手可及…”

佩奇.波特兰彻底折服了,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柳川义辉,馋着脸说道:

“好吧!柳川先生,我们仔细的谈一谈。”

....


当广濑真之轻轻推开移门,将一瓮清水放在茶屋内时,他从佩奇.波特兰的脸上看到的是喜出望外的神情,心下想到,又一笔交易谈成了,看起来,柳川投入的赌注不小啊!不然,这个野蛮的牛仔也不会如此的喜笑颜开呀!那么,我的远东特课呢?我掏出去的老本可是不能打水漂的呀!

见广濑返回,佩奇.波特兰轻松的招呼道:

“是我们让各自手上王牌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广濑先生,利用我们各自的财富,帮助我们实现共同的目标,但是,这离不开我们之间的默契配合!”

“哦,那就拭目以待吧!”。

说这话的时候广濑的脸上已不再是谦和的平静,他的眼神里突然间露出了冷酷和狰狞,这让对面的佩奇.波特兰看了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这就是刚才那个讲究宁静和优雅的老人吗?佩奇.波特兰在心里默默说道,真是善变的日本人啊。